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宋煦-第七百一十五章 南北差異閲讀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赵煦没有打断,继续听着掌柜说。
这掌柜是朱浅珍选的人,明显有两把刷子,账目虽然混乱,可最终得出的结论,是盈利‘七万贯’。
七万贯,相当于七万白银,这是相当大的一笔数字!
这掌柜颇有些沾沾自喜,孟唐不说国舅的身份,也是总号‘钦差’,表现的好,肯定‘加官进爵’!
孟唐看了眼赵煦,道:“你们的客户,主要是哪些人?”
掌柜连忙说道:“主要是本地的商贩,都是大商人,背后家里都是做官的,他们有存有取有贷,分号的名声已经渐渐打响,我预计最多两年,分号的存钱,就能破两百万!”
两百万贯,着实是一笔巨款,对于这位掌柜来说,是一个业绩!
孟唐却不以为然,相比于开封府的数千万贯,应天府的两百万贯,太小儿科,并且,帮不上什么大忙。
孟唐又瞥了眼赵煦,稍稍思索的道:“两百万太少了,目标得定的高一点,至少五百万。”
这掌柜吓了一大跳,道:“国舅,这可不是开玩笑。五百万贯,在汴京都不是小数额吧?总号我是知道,那可是官家的内库,还有朝廷国库的支撑,别说应天府了,您在往难走,别说两百万了,就是一百万都凑不齐,苏州府最繁华,可那里的士绅大户要是不存,一样没钱的……”
类似的话,赵煦听到不止一次了。
‘越往南走越穷吗?’赵煦心里慢慢思索着。
戀愛當鋪
大宋的经济状况,明显的北重南轻,尤其是开封府一带最繁华,而南方,虽然苏杭之名灌天下,可太湖四周并没有被足够开发,只有苏州府的经济繁茂,粮食收成反而并不见多。
另外,苏州府现在的位置靠海,并不在太湖四周。
孟唐见着掌柜大倒苦水,暗暗皱眉。
要是让他知道,坐着的不是什么京城里贵公子,而是当今官家,别说五百万了,一千万怕是都拍着胸脯保证了。
赵煦竖起折扇,阻止了孟唐,微笑着与那掌柜道:“两百万确实不少了,你觉得,应天府的分号之所以不如开封府,除了朝廷与官家的支持外,还有什么原因?”
掌柜对赵煦倒是颇为客气,道:“这位公子,你有所不知。别看这城里热热闹闹,出了城,各县就是另一番光景,再到各小镇,就更不一样。这地啊,钱啊,都在士绅大户手里,百姓靠着这些士绅大户过活,咱们分号要想做大,也得靠这些士绅大户。简单来说,要是得罪了这些士绅大户,百姓没活路,咱们的生意也做不成,甚至可能被赶回开封……”
赵煦眉头挑了挑,道:“他们又不是一家,还能决定分号的去留?又不是普通百姓,再说,普通百姓还能也不至于得罪个大户就没活路了吧?”
掌柜的笑了,道:“公子是汴京向来也是出身高门,这一定的大户,向来同气连枝,得罪一个就够受的了,要是大户稍微传出去几句话,普通百姓是真没活路,只能跑出去当流民了。再说咱们,这应天府人生地不熟,没有官面上照看,得罪一个大户,其实就很难立足。这大户必然与官府有关系,稍微折腾我们几下,就受不了……”
赵煦能想到一些,倒是没想到这边严重,看向孟唐。
孟唐躬身,犹豫了下,道:“主要还是阴暗手段,明面上还是好过的。”
说到阴暗手段,赵煦就懂了。
想要折腾一个外来商户,有官面照应的地头蛇,在这个时代,可怕的会难以想象!
掌柜的明显注意到了孟唐的动作,神情有些诧异,开始认真打量赵煦,猜测他的身份。
让当今皇后娘娘的亲弟弟弯腰的,可绝不是一般人!
赵煦若有所思一阵,再次看向这掌柜,笑着道:“你拜过码头了?”
掌柜的笑容多了几分,道:“不瞒公子,来这里不久,官面上,地方上,方方面面我都打点了一遍,请客送礼,花了近千贯。”
“应天府有特别照顾分号吗?我记得,当初户部好像是发了文的。”赵煦问道。
掌柜的神情迟疑,道:“说照顾也不能说,但总归是是客气了一些。”
赵煦轻轻点头,转头看向孟唐,道:“这应天府的知府我就不见了,你派人,将应天府各地的物价摸摸清楚,再给户部去信,让户部命应天府总结‘新政’推行成果与得失上报,我要看。”
“好。”孟唐应着。
掌柜看着,不由得再次仔细打量起赵煦来。
能让国舅弯腰,还能指挥起国舅,这个年轻人身份很不一般啊?
赵煦没有再问,起身向院子后面走去。
孟唐等早就打点好,他在应天府就住在这皇家票号分号。
船队进行修整,对船只修修补补,还要补充食物,蔬菜等等。
而李恪则带着他的女儿,在应天府大街小巷的转悠,寻找着赵煦要他查的东西。
李清没有任务的压力,四处乱跑,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倒是没有追着他爹买,就是好奇。
很显然,小姑娘在家里也是不经常出门的,对很多事情比较好奇。
李恪现在是御史台的监察御史,赵煦命他考察应天府推行‘绍圣新政’的方方面面,他需要在不接触当地官员,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用一天时间得出结论。
以往的李恪,是标准的文官,坐在值房里,极少体会真正的民间疾苦,他在应天府转了一圈,来到一处茶馆,坐着喝茶,静静的思考。
他知道,这样简单的转悠,找不出赵煦需要他查找的东西。
左思右想,李恪忽然站起来,拉起吃的正欢李清,道:“走。”
“我还没吃完爹……”李清喊了一声。李恪根本没管他,租了一辆马车,就直接出城去了。
皇家票号的应天府分号,后院二楼。
赵煦洗了个澡,去了一些疲惫,躺在软椅子上,看着陈皮转来的奏本。
“不出意料啊……”
赵煦看着苏颂的奏本,奏本里有对‘赵阗事件’的概述,大概结果是,朝廷堪堪稳住,赵阗没有被追究,但舆论已经从汴京城转向地方,各种非议声四起,渐渐演变成了对朝廷的攻讦。
蔡卞的奏本则写的更清楚一点,是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将矛盾焦点从赵阗的两道奏本,转移到了朝廷的‘姑息养奸、庸碌昏聩’。
赵煦看了几本,扔到一旁,舒服的伸展双臂,笑着道:“还真是无官一身轻啊,先睡一觉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