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ptt-第1611章 風見裕也:真的走了啊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二天,春暖花开,上学党开始上学。
池非迟晨练后,到了波洛咖啡厅,跟毛利小五郎吃了一顿早餐,没有特地去问昨天的委托。
他有预感,就算他问了,他家老师也会随便两三句过去,而且他家老师未必就那么大大咧咧,松本清长出事之后,搞不好会察觉他跟这些事有关。
在没有摸清别人的底细前,先暴露自己的底细可是会很被动的。
师徒俩桌上聊的话题,不是今天报纸上的报道,就是今天的活动安排。
“嗯?你下午要去逛商城?那晚上呢?”毛利小五郎放下吃意面的叉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今天晚上有两个很久不见的朋友约我去喝酒,你有空可以跟我一起过去,那两个家伙成天炫耀自己酒量好,我每次都是最先醉倒的一个,真是可恶啊!”
池非迟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家老师。
所以,徒弟的用处,就是带去灌倒曾经灌倒过自己的人?
他家老师这样很像个无德老师。
毛利小五郎被池非迟盯得汗了汗,笑着辩解,“而且今晚他们请客,又是很久不见的朋友,一定会有好酒好菜,我不带你去好好吃一顿,实在是太可惜了嘛!”
池非迟:“……”
所以,老师的用处,就是可以带着自己蹭吃蹭喝找人凑桌打麻将?
他这样很像个无赖徒弟。
毛利小五郎见池非迟还是盯着自己,压低声音,笑眯眯地如实说了自己的盘算,“有你跟去的话,小兰就不会带着那个小鬼来找我了,每次他们过来总是在旁边打转,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真的很扫兴耶……”
“我晚上没有安排,有空的话,跟您一起去。”池非迟答应了下来。
不过,晚上他可能没空。
毛利小五郎不知道池非迟心里的想法,在波洛咖啡厅门口分别时,还笑着表示晚饭前再联系。
池非迟开车去了附近闹市区,在车上换了一张普通大叔的易容脸,又换了一身深棕色夹克、灰色长裤的大叔装扮,下车后,径直走向人来人往的天桥下。
天桥下,风见裕也穿着西服,神色严肃,一副干练精英的模样,双手撑着栏杆,看着护栏外的反射着阳光的河道。
池非迟走上前,站到风见裕也身旁,察觉风见裕也在偷偷打量自己,也没多看,双手手臂搭在栏杆上之后,将右手下藏的购物发票贴着栏杆、借着手臂和身体的遮挡,移向风见裕也那边。
醉墨心香 小说
昨天晚上,他让非墨送了张便条纸给安室透,上面只写了一句话——【新行动:记录日本各界卧底名单的储存卡丢失,袭击松本清长,替换后夺回】
在这种重要行动前夕,他公寓附近应该有组织的人潜伏,不过他能够把乌鸦迅速召唤到手里又送回屋外,这样也能隐蔽地把信息传递出去。
安室透让非墨带回来的,是一张购买销量款手表的发票,发票的购买地点是离这最近的商城,他到了商城卖表的区域,站在橱窗前,一眼就看到天桥下有幽蓝的光点在闪,再到天桥下,就能认出风见裕也搭在桥上的手上露出的销量款手表。
在太阳下,这款手表表盘反射着一点一点的、像星星一样的幽蓝光芒,很好认。
再就是,发票上还盖‘放弃’的印章字样。
那说明安室透没打算趁机夺取储存卡。
想也是,他这边在行动结束会被监视,安室透那边似乎也有调查任务,虽然也能利用警局内部的人,里应外合,联合夺卡,但仓促之下,随便一环出了差错,他就会有暴露的危险。
组织很重视这张储存卡,做出行动准备的未必只有他们这边,而要是被逼急了,组织在警视厅安装炸弹,炸死几个警察,趁乱夺卡也不是不可能。
总之,放弃行动,是因为他们没空做好充足准备,成功几率不足够让他们冒险,而安室透应该也考虑过他的安全问题。
至于安室透表示放弃行动,还让他来这里、又安排风见裕也跟他碰头的原因,他也能猜出一点——
大概是想保证松本清长的安全,但安室小卧底最近的时间安排跟他搭不上线,没法配合他做什么手脚,所以让他有安排就跟风见裕也说。
风见裕也垂眸看了看发票,很快又收回视线看河面,伸手按住发票,贴着栏杆移回自己身前,神色严肃地低声问道道,“顾问,降谷先生让我转告您,松本警视不能丢了性命,如果有需要,我会找人全力配合您行动,请务必保证松本警视的性命安全。”
池非迟用大叔声音低声回道,“知道了。”
“那我需要怎么配合您?”风见裕也轻声问着,把手放回口袋里,顺便也把发票装进了口袋,视线依旧盯着前面的河面,只用视线余角留意着身旁的中年大叔。
相貌中等,不帅不丑,也没什么辩识度,属于丢进人群里人很难注意到的那类人,站在他身旁,能对比出个子很高,但乍一看好像又不是很高,微微驼背,走过来的脚步有些拖沓,就像个为了生活奔波的普通中年男人一样……这样的形象很适合潜伏。
嗯,就外形来说,比降谷先生适合。
他是第一次跟这位公安顾问合作,虽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事会涉及到警视厅搜查一课管理官的安全,但降谷先生表示‘全力配合’,又关系到警界高官的性命,他会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应对,绝对不给降谷先生丢脸,绝对不给这位顾问拖后腿!
池非迟用着附和形象的沧桑声音,轻声道,“不用,我不需要配合。”
风见裕也一愣,出声确认,“您是说……”
“我能搞定。”池非迟道。
风见裕也看着河面,皱了皱眉,“可是……”
“你这么转告降谷就可以了。”池非迟打断道。
风见裕也语塞,接头出现超出他预料的情况,让他无法应对,这种节奏居然有点熟悉,好像以前降谷先生接头遇到过两次,说好了要他协助,他都已经构思好各种协助方案了,甚至把怎么联系人、谁适合做什么都想好了,接头事突然又说不用了。
让人憋屈。
而且他不提前想好又不行,因为也有可能行动继续,那就是需要用到他准备的时候了。
一阵微风吹过,在照射着阳光的河面荡起涟漪。
路边有人匆匆走过,有人在栏杆边逗留,也有带着小婴儿的夫妻在路上散步。
“真的不需要吗?”风见裕也低声确认,忍不住抬手推了推眼镜,提醒道,“要是关系到一个警视的生命安全,做一下后手准备,应该会好一些。”
池非迟考虑了一下风见裕也的提议,就算柯南和孩子们发现不了松本清长被抓,他也可以引导那些人去发现,如果公安的人介入,情况反而会变得复杂,一旦组织怀疑有公安警察参与了对松本清长的解救,或者松本清长被看押时有公安的人在附近晃,那他就会成为被怀疑的几个人之一,那样更麻烦,还不如他自己去解决。
“不需要,你的表情不符合一个在放松看风景的人,趁早离开。”
“……我明白了。”
风见裕也抬起手看了看手表,假装打发完时间、准备去做别的事,转身说着栏杆边,脚步不急不缓地朝路口走去。
他走了啊。
他真的走了啊。
如果现在不做安排的话,接下来这位顾问改变主意,再接头商量说不定就来不及了啊,现在想办法拦他还来得及。
他……真是的,他近期的任务就是协助这位顾问,人家不需要,他总不能回家找‘不是黑’他们打游戏去吧?
呵呵……不可能的。
降谷先生的工作报告还有一堆没写,就丢在他这里,要是他不帮忙写完的话,下次见面,降谷先生肯定会一脸意外又无辜地说:‘你这段时间闲着,居然没有帮我把报告写完吗?’
说得他会怀疑是不是自己工作不够用心尽力。
可恶,为了避免那种情况发生,他回去就动手写工作报告去!
……
在风见裕也离开后,池非迟站在栏杆边,悠然看了十多分钟的风景,才到附近卸了易容,换上自己常穿的衣服,开车到一个商城,在三楼的餐厅吃了午餐,又在商城闲逛。
松本清长关注的案子,应该是20年前、15年前的连续杀人案。
他记得这段剧情里,柯南加入调查,是因为和少年侦探团其他人去步美家里玩,步美和灰原哀出门买零食回去时,发现了一个可疑的男人,那个男人哼着和连续杀人犯当年哼的曲子同样的曲调,而之后,柯南就发现了和步美家住在同一栋公寓大楼的犯罪心理学家被杀了……
他来这里,就是想偶遇一下灰原哀和步美,合理介入案子调查,制造和松本清长接触的机会。
步美家住的高档公寓就在这个商城附近,附近没有什么小型便利店,两个女孩子出门买零食、家里又有三个小伙伴等着,应该不会钻巷子或者跑太远,来这个商城的零售区就是最好的选择。
小学生今天是下午2点半放学,步美带小伙伴回家、再叫上灰原哀一起出来买零食,大概会是3点10分到3点半之间,距离现在两个小时不到,他可以在商城逛逛,顺便买点东西,在下午三点左右到一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