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神話版三國笔趣-第四千一百零六章 年輕人少做白日夢推薦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关羽的神意志属于非常可怕的玩意儿,被这玩意儿砍死的东西,至今就没见过能复活的,五行仙人那可是邹衍的闹铃,结果被关羽砍死之后,也没得复活,什么叫做可怕,这就是可怕了。
ok大王
虽说贾诩收到这一道神意志的时候颇为尴尬,因为要搞到连渣都不剩,什么复活都没办法唤回的程度,贾诩其实也有很多的办法。
这次失误,纯粹是贾诩看着鼎盛汉室,心中多少还有点炎汉基业的想法,所以没有按照以前西凉丧葬一条龙的模式来处理这件事,可真要处理的话,贾诩也不是没办法做到程度。
不过关羽的好意,以及警示,贾诩也算是收到了,毕竟这次确实是他的锅,而且贾诩也知道这次并不是非常好的出手时机,但没得选择,更重要的是没得反驳,就算要嘴炮,也得赶紧将刘皊解决掉。
不饶舌的可不仅仅是老秦人,汉家子弟在这种事情也不怎么废话,等解决了之后,在坟头上怎么说都行,这叫盖棺定论。
“孝直这次前线就交给你和元直了,我和元常,公仁他们在后方坐镇。”贾诩带着几分唏嘘对着法正说道。
“前线就交给我吧。”法正淡漠的神色之中,洋溢着强烈的自信,这么多年了,法正第一次见到贾诩翻船,虽说内中有一些其他的原因,但是翻船了就是翻船了。
“后方的支援用不了多久应该也就到了,太尉和子川带领了八千骨干亲自过来了。”贾诩看着法正的神色点了点头,恒河之战到了现在这个程度,拼的是内功,汉室的底子厚实,人员齐心,胜利只是时间问题,可打下来怎么治理是个大问题。
“八千骨干?”法正皱眉,“八千人够干什么?我们在本土不是有前前后后轮换下去了四五十万上过战场的老兵,那些老兵的实力并不比目前在前线作战的老兵差,尤其是早些年的,甚至犹有过之。”
“你该不会以为子川过来是准备自己坐镇恒河,在这边重建直隶官僚体系吧?”贾诩看着法正,就像看傻孩子一样。
“啊?不这样,他来干什么?当参谋也不需要子川亲自过来吧,他坐镇后方的意义比来前线大的多。”法正一挑眉,随口就给出了结论,“不过你这话的意思是,太尉和子川来解决刘皊,而不是解决恒河?并不涉及恒河直隶官僚体系的建设?”
“子川腾不出那么多人的,虽说我也认为子川如果坐镇恒河,在我们直接覆灭贵霜之后,有足够的力量重建贵霜本土的官僚体系,而且内中动乱能在三到五年之内消除,但我估计子川不会这么做。”贾诩摇了摇头说道,“本土和恒河孰轻孰重,子川还是知道的。”
“换成文儒要是有子川这个能力的话,你现在估计的情况还有可能发生,但是子川的心性不可能如此行事,他来估计就是为了解决刘皊,搞不好到不了明年七月他就得回去了。”贾诩心平气和的说道。
汉室的战斗力有多离谱,大多数官僚其实都没有清楚的认知,哪怕是关羽这种着眼一地的统帅,也最多是认为汉室实力很强,但强到什么程度,其实很难描述起来。
贾诩作为以前管理内控和行伍退伍问题的官僚,这一方面可谓是心如明镜,汉室的实力在陈曦的操作下,其实是在不断地积累。
从泰山年间就建立起来的完善退伍制度,让刘备麾下的军团直到今天依旧没有抵达顶峰,因为不断地有人因为年龄,职位等等问题退伍,而这些退伍的老兵并不是不能打了,而是他们作为新的阶层进入了地方,成为稳定这个社会的新阶层之一。
汉军从一线军团退伍的老兵差不度有四五十万,这些老兵加上国内每年不断推动的兵役大比,可以轻轻松松的拉起来两百万的主力军团,更重要的是这种主力军团拥有一线军团三分之一左右的骨干,配合上汉军的甲胄,可以直接登上帝国战场。
所以摸着良心说,法正确定汉室如果真的愿意,是能灭掉贵霜的,只是灭掉了该如何治理,如果保证自身不陷入治安战才是大问题。
相比于战场上敌我之间的杀戮,陷入治安战之中,对于士卒带来的精神压力才是最大的麻烦,更何况贵霜本身就是小规模作战对汉室有绝对优势,一旦陷入治安战,五十万大军被磨死都不是问题。
所以汉室对于贵霜的处理方式一直都是打赢一片治理一片,同化一片,然后稳扎稳打,避免陷入治安战之中。
当然在李优坐镇恒河的时期也出现过婆罗门私底下串联,挑动地方民众动乱的情况,但由于李优控制到位,迅速的将之扼杀。
毕竟陷入治安战之中,作战方式从摆明车架的决战,变成各种小规模的骚扰,暗杀,收买等等,汉室在恒河这点人口,没本地人投靠,能玩过当地才是见鬼了,李优治恒河时期,因为战场推进过快,地方人心未定,甚至出现了关羽麾下将校被收买的情况。
这些事情很意外,但真要说其实也属于情理之中,到处都是本地人,作为外来者,你必须要想办法将本地人变成自己人,否则陷入到地方治安战之中,怎么打都不可能赢的。
至于屠杀这种事情,一方面是三观不合,另一方面则在于是否真的能震慑住对手,毕竟这世上不是没出现过大规模屠杀不仅没震慑住弱小的对手,反倒结下了死仇,以至于彻底回不去的那种。
所以陈曦还是现实的选择一边打一边同化的方式,从某种角度讲,韦苏提婆一世摧毁婆罗门制度,然后重建种姓核心这个是陈曦默许且观察等待的结果。
毕竟这世间如果要说哪一种文化的同化能力能排到前三,汉文化和婆罗门种姓制度绝对能位列其中,可要是这俩玩意儿相互同化起来,说实话,陈曦都没有把握说是汉文化能稳赢。
大正羅曼史
更重要的是,就算是赢了,恐怕也会残留一些其他糟粕的痕迹,所以陈曦在司马彰打碎婆罗门体系,韦苏提婆一世重塑婆罗门体系的时候都在看着,因为这些举动肯定会伤到婆罗门体系的传统。
只有一而再,再而三的重伤到婆罗门体系,汉室才有机在拿下这片地方的同时,较为轻易的同化掉整个文明。
没错,印度也是一个完整的文明,甭管分裂成多少个国家,也甭管这玩意儿其实只是地名,可这地方从公元前就是实打实统合在婆罗门教之下,具备完整传承的一个文明。
虽说人种确实是换了几茬,但婆罗门教这个代表着印度核心文明的教派却一茬换一茬的寄生了下来,陈曦可不想花费了千辛万苦,将这片地方夺下了,代表自身的文明核心却被对方给夺舍了。
哪怕没有被夺舍,只是被对方文明之中的糟粕所影响了,对于陈曦来说都不是好事,所以必须要稳扎稳打。
法正闻言面上明显有些无精打采,他原本以为刘备和陈曦过来,估摸着带上三十万的大军,以陈曦的习惯,到时候肯定连名都不挂,而贾诩刚挨了打,军师祭酒肯定是他法正。
这样一来,后方大军一到,法正为军师祭酒,关羽为左将军,统帅张飞,赵云,于禁,黄忠,陈到,张辽等人,五十万大军西进恒河,一鼓作气拿下曲女城,联络荀祈跳反,不说彻底消灭贵霜,至少也能将贵霜重创。
之后以曲女城为跳板进攻摩佗罗,八面出击,直接就能将贵霜破灭,可以说集中主力,全力一击,法正有把握在后年年末之前,将贵霜打灭,而破灭一个帝国的大功,法正表示自己就毫不客气的笑纳了。
这倒不是什么加官进爵的问题,法正对这些到没有太大的兴趣,他现在只想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简单来说就是,收录史册的时候,不求像陈曦那样个人单列一传,至少也别四五个人一起,两个人混一传就行,当然能单人最好。
可惜贾诩一番话让法正明白,年轻人少做梦,刘备和陈曦来就只带了八千人,虽说按照法正的估计,这八千人人均不弱于关羽的校刀手,而且基本都是能指挥一队的百夫长,但这点人意味着刘备和陈曦就不是来灭国的,而是来杀刘皊的。
既然不是来灭国的,那就不可能极限的扩大战争,自然也就不可能给法正作为军师两年绝灭整个贵霜的机会。
“啧,真的可惜了,我还以为子川亲自过来是作为后方大总管,给我们灭掉贵霜做准备的。”法正扯了扯嘴说道,“我还以为我能捞个灭国的大功。”
“你还是小心一些,竺赫来这个人拥有灵活的底线。”贾诩看了两眼法正说道,“而且智力、能力、看待问题的思维都不会弱于我们,你小心吃亏,贵霜帝国的根基可不弱。”
大夏王侯
“这个我是知道的。”法正点了点头,“毕竟能坑到你的头上,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小视,至于贵霜帝国的根基,老实说,贵霜帝国还有啥根基,就现在这个情况,贵霜帝国搜刮完整个国家,能拿出来五万禁卫军吗?我很怀疑。”
“五万我估计还是有的。”贾诩估摸了一会儿回答道。
“会一次拿出来吗?”法正一挑眉,没否认贾诩这个估测,而是换了一个问题询问道,贾诩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这个是事实,就算真有那么多禁卫军,也不可能一次性拿出来。
“打完了他们说补就能补上吗?”法正再次追问道,“现在这年头的禁卫军可不好补了,我们汉室因为不断地试错,没有走前辈的道路,所以好歹还有大规模的后备,而这些后备士卒,哪怕在当前的环境下,也会小批量的诞生禁卫军,贵霜有吗?”
过于成熟的体系,会导致及格线明确,就跟考试一样,六十分以上就绝对合格了,可汉室的士卒并不是明确的到了什么程度就转入更高级的军团,而是从高往下碾,可能八十分就碾够了,剩下及格的也没用了,故而在这种情况下,汉室和罗马和后方还会缓慢诞生禁卫军。
当然法正也知道,这种诞生其实是不断地消耗这个国家兵役堆积的底蕴,迟早有一天也会消耗完,但现在这不还有吗?
再加上老兵退伍制度,和贵霜打的只能说是海平面以上的冰山,至于海平面以下有多大,那真就看陈曦愿不愿意拿出来了。
“贵霜现在就像是子川当时所说的,当所有的变量全部融入体系将体系推升到顶峰之后,就会出现的必然下滑,而我们汉室,现在还在不断的往里面添加新的变量,一个体系尚且还在不断引入新变量的时候,这个体系就必然还未抵达顶峰。”法正带着几分自负开口道。
贾诩闻言点了点头,确实,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汉室尚未抵达顶峰,而贵霜的变量已经即将用完了,顶峰一过,就必然的进入下坡。
“接下来,前线就交给你和元直了,话说最近元直又跑哪里去了?”贾诩对于法正一直都很满意,除了以前年少的时候有些小暴脾气,锱铢必较以外,其他方面都很优秀,而现在更是心性极佳。
“元直在搞研究,当然我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研究,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那家伙还是很靠谱的。”法正回忆了一下最近每次见到都忙忙碌碌的徐庶,开口解释道。
若水琉璃 小说
“这次有机会的话,你懂的。”贾诩给了法正一个眼神。
法正点头,不就是有机会就让徐庶在刘备面前出出风头什么的,没问题,他也不缺功勋,给徐庶分一分,法正也明白原因。
好歹徐庶也是刘备在颍川白捡的二号,不能总是添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