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朕又突破了 起點-第二百七十二章 華夏至尊仙器【月初求票】熱推

朕又突破了
小說推薦朕又突破了朕又突破了
“可以试试。”赵淮中一本正经的回应。
然后穆大家就真的跑了,伸手轻挥,动用圣人之力,想解开屋内禁制,可惜禁制纹丝不动,半点用处也没有。
赵淮中抱臂旁观。
他打量了一下屋里摆设,这是穆阳静的内寝,也就是睡觉的房间。
屋内造型方正,中间摆着原木色矮席,不临窗的两侧墙壁放置书架,陈列着满满当当的古籍。
矮席上则放着一个三足的青铜香炉,巴掌大,淡雅的香气袅袅。
一侧的榻上,被褥洁白……可惜就一个枕头。
“穆大家是想掩耳盗铃吗?”赵淮中道。
穆阳静发现跑不了,泄气似的垂手站在一边。
她琢磨了一下才明白掩耳盗铃的意思,居然点了下头。
赵淮中好笑道:“因为跑不了,所以就释然了?反正寡人是五境圣人,你也没法反抗,锅都在我这,你是屈从强权?”
穆阳静还答应了一声,脸蛋红润:
“要先说好,我们……以后,我也不入宫,且不会给大王孕育子嗣。还……要有节制,一个月,不,一季最多一次。
还有,咱们的关系不能公开。”
“打断一下,不能公开的意思是一直偷偷摸摸?”
赵淮中眨巴着眼睛,觉得和穆阳静刷花枪着实有意思。
儒 道 至 聖 uu
“嗯,这事情绝不能让人知道。”
穆阳静浓密睫毛下,清丽的眸子扫了扫赵淮中:“你知道我和你…下了多大决心?”
“行吧,都依你。”
赵淮中心忖暂时先应着,迈步往前逼近,穆阳静就往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还有其他的…我暂时没想好,等想好了告诉你…唔……”
声音变的含糊不清。
啪!
夜色很快降临,灯芯灭了。
花草居外,侍女竹兮愣愣的看着房间的窗户。
那窗口居然弥漫出一层遮目的法力壁障,无法注视。
大王和穆大家一块进去,从黄昏到夜色渐深,听不见任何动静,灯盏亮了一下,但立即又灭了,随后再次亮起,然后再灭……
穆大家和大王在干什么?
一盏灯也能玩出节奏感,亮闪闪和黑漆漆不断变化……
这得快两个时辰了吧?
竹兮很震惊。
可惜的是,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侧耳倾听,确定没有声音,然后以莫大的意志力控制了自己的好奇心,转身径直回到自己在一侧的偏房,闭门不出。
五针松的枝杈上,麒麟,兔子,陆吾,胖虎都在。
自从吸收了那缕金乌气息,加上一直以来各种胡吃海塞,胖虎早就具备能够离开炼妖图的能力,只是不能离的太远。
它此时便是从图中出来,找小伙伴们玩耍。
四颗脑袋八只眼,加上树下的大公鸡七彩,齐刷刷的盯着前方的窗口。
陆吾新加入大秦神兽圈,虎脸上全是懵逼,问:“吾等在看什么?
大王和神农后裔进了屋,为什么要布下禁制?”
胖虎满脸艳羡:“他们一准是在屋里吃好吃的,怕让人知道,吾也想进去吃点。”话罢舔了下爪子。
兔子眼神鄙夷:“你真聪明。”
撒谎成性,正话反说,但胖虎信以为真,洋洋得意:“大王也说咱除了爱吃,就剩下聪明了。”
麒麟在一侧老谋深算,纰漏真相:“你们几个太年轻了,只有吾知道,他们是在繁衍。对穆大家,咱们以后得恭敬些。”
“为什么?”陆吾纳闷。
“身份变了,你不懂啊。”麒麟阖动着硕大的眸子,很懂的样子。
轰隆隆!
到下半夜,天上突然下雨了,雷电交加,隆隆的闷响不断。
大雨噼里啪啦的落下来,打在花草居院落里的树叶上,发出密集的噼啪声,像是在和另一种声响遥相应和。
风吹起了雨沫,雨势愈大,狂风暴雨,打散了院子里娇嫩的花蕊。
“快看,灯亮了,灯亮了,亮灯了。”胖虎道。
几个神兽一直趴在树上,关注风吹草动。
“还没睡吗,现在是什么时辰?”麒麟惊叹。
“子时。”
花草居的窗口,映现出一个比例完美,充满力量和协调感的身影,那是大秦之主。
他晃荡着身体在屋里走了一圈,不知在干什么……从神兽们的视角,只能看见一个法力遮挡下朦胧不清的背影。
夜色流逝,到了天明时分。
花草居内,赵淮中从榻上起来,自行穿好玄色王袍。
穆大家在榻上海棠春睡,如玉细腻的身体蜷缩在被子里,秀发散乱,脸上却带着——泪痕。
昨晚上讲述修行,把穆大家给感动哭了,这是个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赵淮中笑笑,昨晚的经历,大抵是个深入学习的过程。
赵大君王难得脱俗一把,哼着今天是个好日子的调子,伸手一挥,在房间里布下禁制,防备有人出入,随即晃身返回了咸阳宫,参加朝会。
群臣也发现今天的大王好像格外高兴。
整个朝会,脸上都带着神秘的微笑,说话声音也比以往要温和。
傍晚,赵淮中再次来到花草居。
穆大家刚醒,看见赵淮中就来气,哑着嗓子道:“你回宫里去,不想见你。”
————
楚地。
王宫,楚王熊悍端坐在矮席后,背脊挺拔,目光熠熠:“我军开拔逼近边境,秦人反应如何?”
“秦将廉颇率七万精锐,陈兵秦境,做出迎击我楚军的姿态。”有将领回道。
楚王熊悍:“这次不惜与秦用兵,定要牵制使其无法攻魏。
对边境继续增兵,再增调五万精锐往秦魏边境活动,与燕魏联兵以应对秦人。”
“善!”
李园颔首。
他对这个外甥的决断,见解,成长速度,乃至毫不畏惧秦的魄力,越来越满意。
李园甚至生出一种感觉,若能加以时日,他大楚之主不会比秦王稍差。
————
燕。
“太子遣吾过来询问,荆家的人手在魏地,可曾做好准备?”
一个体型偏矮的中年燕臣,来到荆家,询问家中管事。
“请回去告诉太子,我荆家的人已全都安排妥当,不会给秦人任何可趁之机。”荆家的管事是个瘦长脸的男人,声音冰冷。
“此外,太子还特异提醒,希望你荆家之人能注意防卫。
按以往秦人的手段,他们说不定会主动出击,让边境的燕军,魏军,还有荆家好手注意防范。”燕臣又道。
荆家管事冷冰冰的勾了下嘴角:“我三国联合,秦人若仍然坚持出兵,等待他们的必是惨败。”
————
七月中。
妖墟。
主殿后方,熊熊燃烧的火焰徐徐消失。
金乌妖主从殿内走出,一身金袍,瞳孔深处藏着一点金芒,威严慑人。
“妖主!”
魔天,骊姬,妖尊,各路妖王,都在殿外恭敬等候。
“我族现在可用之兵有多少?”金乌走进妖墟正殿,高居王座之上。
“近百万众,但隶属不同部族,称得上精锐者不足三十万。”魔天回应。
这时,金乌身畔,妖主无声无息的浮现,媚眼流溢,笑吟吟道:“你出关前,秦王早你半月,破入了人族大圣的境界。”
金乌淡然道:“那又如何?你应该知道,同等级内,吾金乌一族是无敌的。”
他将目光再次看向魔天:“传令下去,做好准备,等候吾之命令。”声音未落,身影兀然消失。
————
咸阳。
夜幕降临,仲夏的晚风习习。
武英殿的书房。
赵淮中闭目盘坐,温养体内力量。
成就人族大圣后的再次修行,在意识的层面,他不仅更为清晰的感应到了那条地脉神龙。
且他的气息与一方天地,与横贯秦境仍不见首尾的神龙交织,取得了直接联系。
赵淮中体内,龙气离体,一条黑龙进入大地,很快来到地脉深处,和那条地脉神龙不断拉近着距离。
最终,黑龙靠近了地脉神龙!
轰!
此时此刻,地心深处,仿佛出现了震动。
黑龙吐息,和地脉神龙的气息,互换交融。
这是赵淮中不用借助五针松,凭自己的力量,首次和神龙气息共联。
这一幕玄之又玄,赵淮中仿佛在吞吐神州浩土积累了亿万年的一股磅礴气机。
那气息厚重,如同万物之源,承载着一切。
赵淮中的意识里,竟映现观悟到了神龙的头颅。
其头颅处于未知之地,体量伟岸,口中吐出一颗珠子,宛如盈盈皓月。
恍惚中,赵淮中的意识还在龙头上,捕捉到另一件东西。
好像有一只青铜鼎,被那神龙托在龙首上方!
下一刻,赵淮中意识里的神异景象,猝然崩溃。
那只鼎与神龙相合,仿佛超出了他的意识承载极限,冲溃了他的神识。
“那鼎……是什么东西?”
赵淮中睁开眼睛,进行回忆,意识里映现的景象过于朦胧模糊,只隐约感觉那鼎上祭刻着山川河流,还有诸多奇妙咒文,像是对应着时间的刻痕,给人一种古老和岁月流逝的观感。
那只鼎,似是承载着整个神州的山山水水。
是什么鼎如此神异?
赵淮中思索着神州漫长历史中,和鼎有关的事物。
“难道是九州鼎?!”
九州鼎是华夏人所共知的神物,传说是夏禹收九州之铜而铸造,为至尊仙器,代表着无上的王权和华夏神州的气运。
许多古籍中,都曾提到过九州鼎,可见其曾真实存在。
但在夏朝以后,这尊大鼎不知所踪,留下诸多猜测。
后世有许多帝王遍寻而不获,亦有帝王效仿九州鼎,尝试铸造,但都远不及九州鼎传说中的神异。
赵淮中以指肚轻轻磨蹭着桌面上的玉笔,面露沉吟。
要真是九州鼎…他枯坐良久,看看天色,夜深人静,星月皎洁。
赵淮中从书房里消失,重新出现的地方,是花草居,按穆阳静的要求,偷偷摸摸来的。
“快起来,别睡了你们几个…”
兔子本来在屋里有自己的小床,大半夜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来到了外边。
它一反应,立马精神起来,跑到树上,把麒麟和陆吾都叫醒:“大王好像又来了。”
Ps:月初求票,求订,谢大家
另,多谢大碗兄的打赏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