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坐忘長生-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蒼松翠柏家國相伴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柳清欢说不勉强,就真的不勉强,实际上若只有他一人,有时候反而更好行事。
留金烬自己呆在客店,他转头就又出了门,先在乌乌城上下各处逛了逛,也试过往万丈深渊深处去过,但半途就遇到森严的守卫,被拦了回来。
魔气在脚下翻涌,狂风从悬崖上呼啸而过,来往魔人多以黑袍覆面,分不清男女美丑。
运起正立无影,柳清欢潜入深渊,便见两侧山壁上密密麻麻都是洞穴,满身黑甲、血甲和赤身的魔军进出都是一整队一整队的,森然肃杀。
三界联军!
柳清欢心下暗凛:难怪人间界攻不过来,这些精锐的魔军绝非当年赤魔海那些杂牌军可比,只见他们身上凝厚的杀气就可看出,这些魔军曾经过杀戮血洗。
包括这座乌乌城,都与别处不太一样,可见魔族对此处的空间通道有多看深。
而这条深渊中必然有魔神坐镇,因此他没靠得太近,只远远看了眼空间通道所在处,那里被魔雾完全淹没,等闲人等无法靠近。
看来,的确得小心行事,暴露了恐怕就没得命在。
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
一路心事重重,柳清欢从魔渊深处出来,又找到那些魔修所说的坠阳崖。
但见一道危崖孤峰独起,数具人修尸首高高吊在崖壁上,被狂风吹得荡来荡去。
一些魔族围聚在崖下,对着上面指指点点,时而传来哄笑之声。
柳清欢装作不经意路过,抬头四顾,那些尸首少有完整的,从他们身上一条条黑色伤口可以看出,其身前曾遭遇过多少残酷折磨,死后还被挂在魔城中任人观赏。
昔日倚天直斩开鲸海,
剑芒摧九川,浩气荡仙楼。
今朝残阳昏惨照尸骸,
寒霄悲秋风,梅落魔鬼台。
一生道行尽负,苍松翠柏家国。
柳清欢别开眼,片刻后又仔细扫过那些尸骸的脸,将容貌都记下。
走到上崖石阶前,一个声音正大喝道:“……不要围在这里,今日坠阳崖不开,想看刑场的三日后再来!”
“三日后有公开行刑?太好了!”一个魔人问道:“有大乘人修吗?”
“哪来那么多问题!”守卫不耐烦地驱赶他们,又指着旁边:“去那边问,自有人告诉你们。”
崖壁上开了个洞,洞口挂着脏污的破布,像是店铺又不像。
柳清欢跟随着那几个魔人走进去,昏暗的屋子里只有一个石台,石台后趴着一团黑影,听见声音抬起头,却是个老得不成样子的老魔。
老魔朝他们咧嘴笑,洞开的嘴里没几颗好牙了,以至于笑容显得颇有些瘆人:“来买观刑票的?前排的五万魔晶,中间的一万,后面的五千,位置不多,你们要哪种?”
“五千!”一个魔人低呼道:“怎么这么贵?”
“是啊,就观个刑,这也贵得太离谱了吧!”
“贵?”老魔的脸说变就变,骂道:“一群穷鬼,浪费老子时间,不买票就快滚!”
那几个魔人修为都不算低,但显然也有些舍不得五千魔晶,见老魔态度蛮横又不敢造次,一时之间好不犹豫。
老魔正准备重新趴下,忽地看到人群后的柳清欢,瞪着眼道:“后面那个,对,就是你!买不买!”
那语气,好像不买就别想再走出这间屋子似的。
柳清欢走上前,道:“第一排离行刑台有多近?”
“近到血能溅你脸上!”老魔态度又是一变,一张老脸笑得像朵蔫了的菊花:“怎么样,要买吗?”
柳清欢点了点头,从袖中摸出个骨镯,正准备递出去,又突然收回来:“这次有大乘人修行刑吗,如果没有就算了。”
“有!”老魔看着骨镯眼睛发光,拿出块玉牌放到桌上,故作神秘地压低声音:“有三个呢!听说这次还抓到了人间界一个很有名望的大修,上面说要杀了以祭天魔神尊,到时保证你看得过瘾!”
“哇!”旁边几个魔人惊呼,柳清欢手顿了顿,一边往外倒魔晶,一边问道:“大修?谁啊?”
“太什么来着,人修的道号都差不多,哪记得住!”
柳清欢心下一沉:以太为尊封的,目前修仙界只有三个人,太清、太昊,还有无极海的太极。
这三人怎会落入魔族之手?!
心中翻腾,他面上却微微一笑:“看来今天我来得巧,这票很值五万魔晶。”
“嘿嘿嘿!”老魔迅速收了魔晶,递出玉牌,又神神秘秘地道:“我这里还有些好东西,你想要的话,可以给你算便宜点!”
“那却不用了。”柳清欢笑着拒绝,微微一点头,转身朝门外走去。
那几个魔人连忙挤上前:“给我来张五千魔晶的票!”
“我要一万的!”
……
回到住处,金烬听到动静走出来,就见到柳清欢神情凝重,立刻把先前要说的话忘了,连忙问道:“出事了?”
柳清欢坐下来,把今日探查到的情况一说,听到有太字辈修士被俘,金烬差点跳起来。
“怎么可能!”他满目震惊,慌乱地道:“魔族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大了,这这这……我们怎么救人啊?”
柳清欢看着他道:“大师想清楚了,要留下来和我一起救人?”
金烬苦笑:“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冒险,可是这不是……”他正了正神色,道:“以太为尊者都曾对整个修仙界做下过大功德,才会得此封号,咱们绝不能任他们被魔族欺辱,必须得救!”
看他一脸正气凛然的样子,柳清欢没再多说:“如今魔神坐镇乌乌城,咱们行事就不能张扬,所以这救人也不能蛮干。
两界搬运工 小说
今晚我会试着潜入坠阳峰,看能不能找到关押他们的地方,不过我觉得可能性不大,白日里我把整个坠阳峰都悄悄扫了一遍,没发现密牢所在处。
如果找不到,那就只能等到三日后,魔族会在坠阳峰行刑,我已买了观刑票,到时再拭机而动。”
金烬听得连连点头:“那我做什么?”
柳清欢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这就要看大师你胆量有多大了,如果我需要你在我救人之时,去深渊空间通道之处制造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