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1083章:要加快速度了分享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收到李承乾的馈赠。
两方的反应可是极其的不一样。
且说拔灼一方。
拔灼收到了李承乾的钱粮,那是相当的兴奋。
他看了眼那些装钱装粮的马车,随后直对着满场将领道:“看见了么?这就是大唐太子的支持。”
“钱,十万,粮,千石。”
被迫成為反派贅婿
“虽不算多,但这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拔灼直道:“如若咱们能攻破更多的城寨,让更多的仆骨部部族臣服,咱们就能获得更多的支持。”
連接後
显然,这家伙还以为,只要自己证明了实力,李承乾就一定会支持他登上王位呢。
不过,他手下的那些人也是没反应过来。
当下也是一个比一个兴奋,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嗷嗷怪叫。
见此情景,拔灼更是心满意足。
他直道:“既然大唐太子都给咱们鼓劲了,那今日就再屠他七八个部族去。”
说完,他便开始点将。
随后各路兵马也是从军营之内愉悦而出,分别去往各处。
邪王绝宠:毒手医妃 小说
而另一边的曳莽则是看着军械愣愣出神。
他直看着那前来送军械的小吏道:“这些就是殿下给我的全部军备?”
“是的。”
那小吏道:“殿下说了,我们能提供给您的,暂时只有这些。”
“可是只有这些简单盔甲和弓弩,让我如何打仗?”
“又让我如何能胜过兵力是我数倍于的拔灼?”
这一下,就连曳莽都有些没信心了。
要说这李承乾也太抠了点吧?怎么一样好东西都不给自己?
而这时,一旁的罗定安开口了。
他直扯了扯车上的甲胄,随即道:“可汗啊,这就已经不错了。”
“殿下给您的都是我们军中当下装备的甲胄。”
“不说刀枪不入,但轻便的很,最起码比你们穿的皮甲要好很多。”
“况且你的将士根本不会使用贞观炮,更不会使用天火雷。”
“那些东西给你们也是浪费,还不如先从这些简单的入手。”
罗定安又拿下了一支弩机,道:“而且你也千万别小看殿下给你的这些装备。”
“当初我们可就是拿着这些东西,将西突厥给杀的落花流水的。”
听闻这话,曳莽还能说什么?
他也只能是苦涩的笑笑,随即道:“这我倒也知道,可是我现在真的是有些没信心了呀。”
“放心吧。”
“我在这呢,就不会让你死。”
罗定安昂首道:“刚才,我已经接到了殿下的命令,他让我在此继续辅佐你两个月。”
“这两个月内,我都听你的调遣。”
“至于你让我做何事,那都是你的问题。”
说完,罗定安直将那弩机丢给了一旁的将士,自己迈步走向了校场。
显然,这家伙对李承乾的安排那是十分的不满意。
为何就偏偏要自己留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怎么就不能让段瓒过来呢?
可也就在他念叨的时候,身后忽而传来一声呼喊:“罗老弟!”
听闻这声音,罗定安回头一看,正看见段瓒正一路小跑的朝自己跑来。
见状,罗定安挑了挑眉,道:“你来作甚?”
“殿下说,让我过来辅佐你。”
段瓒脸上带着些许无奈,道:“顺便,好好看看,这些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是如何打仗的。”
听闻这话,罗定安也是仰面笑了。
好家伙,自己刚才还念叨着,这一会就成真了。
倒霉蛋有一个和有两个那完全是不一样的。
况且,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语言又不同,都快把罗定安给憋疯了。
他直拉着段瓒道:“好啊,那可太好了,这回有你陪着我,我倒也不无聊了。”
“还不止我呢。”
段瓒抬手指了指另一边,道:“我还带来了五十乾字营,殿下说是让你自由调配。”
“挺好,挺好。”
罗定安看了一眼那些个兄弟,随即道:“以后,就让他们给这些蛮子当伍长去,我是懒得动了。”
“对,就这么干。”
修仙 遊戲 滿 級 後
“咱们哥俩也是好久没见面了。”
“走,我领你喝酒去。”
说着,罗定安就拉着段瓒跑向了一旁的军帐。
罗定安这家伙也是在离开了北漠之后,彻底放飞了自我。
在薛延陀可没有那严格的军法约束他,在这里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而且这也是李承乾给他的自由,毕竟让他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教一群傻子,着实是有够折磨人的。
允许他喝酒,也就是李承乾给他的一点小小的补偿罢了。
而从这一天开始,罗定安他们也开始了对仆骨部一众军兵的紧急训练。
……
北漠道府衙。
李承乾自顾自的喝着茶水。
箫锐从外面迈步走来:“下官,拜见太子。”
“行了,这里又没有外人,不必这般拘谨。”
李承乾胡乱的挥了挥手,随即问道:“薛延陀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一切都按照殿下的设想发展。”
“拔灼在收了殿下的东西之后,果真加急了攻势。”
箫锐道:“如今又有七八个部族,惨遭他们的毒手了。”
“嗯……”
“那曳莽那边怎么样?”
李承乾头也不抬的问道。
“那边的情况也还不错。”
“最近在段将军与罗将军的紧急训练下,听说他手下的队伍已经有了些许样子了。”
“尤其是在乾字营也加入其中之后,更是激起了许多人的好胜心。”
箫锐拱手说道:“想必,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拥有与拔灼一战之力。”
“慢,真是太慢了。”
李承乾放下了手中茶杯,缓缓起身道:“以当下这情况而言,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让薛延陀来一场硬碰硬的战斗。”
“而且要是两方再打不起来,怕是薛延陀那夷男就得出面调停了。”
“如若真的是让那老狐狸也搅进来,这事儿恐怕就不好办了……”
想到此处,李承乾也不由得陷入了沉思当中。
如若真的是被夷男给调停了,那他先前做的努力可就都白费了呀。
思索半晌后,李承乾直看向身旁一人,道:“去通知罗定安,按照最大强度去训练那些个薛延陀的士卒。”
“务必要在一个半月之内,结束全部训练科目。”
“两个月之内,我要看见这批战卒出现在战场上与拔灼的队伍干起来。”
听闻这话,那人也是赶忙应是。
而一旁的箫锐则开口道:“两个月之内就要打的话,恐怕只靠曳莽的队伍撑不住啊。”
“他撑不住,自然有人撑得住。”
李承乾高挑着嘴角,揉着下巴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执失思力那家伙现在就在东北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