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校花的貼身高手 ptt-第9860章推薦

校花的貼身高手
小說推薦校花的貼身高手校花的贴身高手
虽说整个过程太过耻辱,确实不堪回首,但好在现实中没人知道,没有人知道那就是不存在,那就是从来没有发生过。
天云开不知道的是,他的整个被喷过程被某无良的黑客小组全程录了下来,成为了林逸集团内部专用的下饭材料。
后来天向阳不知从哪儿听说的这件事,当即一个电话打过来,义正词严的把林逸批评了一顿,要注意维护安定团结云云。
然后,他也要了一份。
天云开本人对这一切毫不知情,自闭了整整三天之后,总算从网络阴影中走了出来,干脆化悲愤为动力,满怀热情的投入到了家族大计之中。
核心任务就一个,利用共同训练的机会,以交流修炼心得为名,让一众天家高手对训练营众人进行渗透式洗脑。
为此,他还事先专门找人对一众天家高手做过这方面的培训。
在江海学院,天家本就占据着名分大义,同时又掌握着最顶级的修炼资源,有着天然的洗脑基础。
事实上,在训练营开张之前,天家一直都是学院高手的第一投效对象。
“能当天家的狗,就是我最大的荣幸。”
这话虽然是一句戏言,但也确实是绝大数草根高手最真实的心态。
反正卖给谁都是卖,那还不如卖给势力最大的那家,何况天家给予一众家族客卿的待遇,向来都是行业标杆。
从来只有比他家差的,没有比他家好的。
只不过天家一向门槛颇高,除了硬实力之外,对各方面也都有所要求,绝大数人就算想当他家的狗都没这个机会。
不过现在随着林逸集团的崛起,尤其是随着训练营的开张,无形之间天家已经沦为了备选。
毕竟真要有的选,谁会不想当人,而主动去给人当狗啊?
就算是天家的狗,那也终究还是狗。
加入训练营固然会有贴上林逸一系标签的嫌疑,可终究没有彻底绑定,何况加入林逸麾下跟给天家当客卿截然不同。
前者虽然也有高低之分,但严格来说,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伙伴关系,你要是待着不高兴了随时可以扭头就走。
可是后者,名义上的客卿高手只是听着好听,实质却是要签下卖身契的,根本没有来去自由之说。
两者性质截然不同,正常人自然都知道该怎么选。
而作为天家大长老的天云开,很清楚这个趋势一旦彻底成型,对于他整个天家有着多大的打击!
别看眼下没什么影响,可天家能够维持住江海第一家族的超然地位,靠的就是远远超出其他任何家族的强大实力。
这等实力,纯靠天家自己的家族子弟是绝对撑不起来的,必须持续不断从学院吸血才行。
河流之汪 小說
只有借着江海学院之利,源源不断吸引各路高手加入天家,天家才能维持住第一家族的统治力。
一旦无法从学院吸血,那就是家族衰败的开始。
林逸的训练营,就是推倒天家无敌光环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所以,哪怕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单是林逸开训练营这个动作本身,就已经成为了天云开的眼中钉肉中刺。
林逸的势头,必须压下去!
挖训练营墙角只是第一步,他还有后续一系列针对性计划,除非林逸主动彻底投入天家阵营,成为他天家的狗,否则他的打压就永远不会停下。
天家高手团的这些小动作,自然逃不过林逸众人的眼睛。
“名义上是来交流的,实质上是来挖墙脚的,这个天家大长老倒也真有点意思。”
暴君喝着酒冷笑道:“挖人都挖到老子脚下来了,看来我这种野路子草包,是真没被他放在眼里啊。”
炎池点点头:“我这边麾下也被他们渗透了,吃相实在是难看,一样米养百样人,看来天家除了有天向阳这样的豪杰人物之外,也少不了这种阴私之辈。”
王三绝提醒道:“天家的号召力毕竟摆在那里,要不了多久,他们这种渗透拉拢就会见效,到时候我们这些人可就都是为他人做嫁衣了。”
何止是为他人做嫁衣,时间一长,连他们各家麾下的核心人物都得被挖走。
到那时候,在场一众训练营的顶级战力都将被迫沦为天家的打工人,哪怕再不情愿,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下去。
毕竟哪怕是现在的他们,都没底气公开叫板天家,更何况到时候他们已是孤家寡人!
所有人都在等待林逸的态度。
作为整个留级生院唯一的主心骨,林逸的决定直接关系着他们每个人的核心利益,一旦林逸向天家服软,那他们可就坐蜡了。
暗黑男神不聽話
林逸看着众人道:“各位不必激动,他渗透他的,我们做好我们自己的,想要平白洗脑一群巨头大圆满后期以上的高手,哪有那么容易?”
众人不禁有些失望。
他们当然也知道因为这种事情跟天家去硬顶,那肯定不现实,可林逸作为留级生院的领头人,若是在天家面前一点脾气都没有,那以后留级生院的前景,可就要蒙上一层阴影了。
林逸看他们这副心事重重的表情,笑了笑道:“此事我自有安排,保证不会让诸位受到损失,你们回去各自安抚好手下就是。”
见他这么说,暴君几人虽然还是有些不太踏实,但一想这货以往的战绩,从来没人能在他手上占到过便宜。
天云开虽也是一位相当棘手的人物,可跟这货一比,明显还是差着份量。
天向阳本人亲自出手还差不多,其他人想要打压林逸,哪怕背后站着整个天家长老团,那也妥妥是自取其辱。
说完,林逸转头对言尘道:“考验情报处的时候到了,为大局计,我们不跟天家高手团搞正面冲突,但他们所有人的一举一动我们都必须一清二楚,否则真要阴沟翻船,那就不单单是丢人的问题了。”
言尘点头道:“处长尽管放心,如今情报处已基本整合完成,论情报能力,放眼整个江海我们就是独一档的存在,要是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干脆一起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那可得买块硬点的豆腐。”
众人不由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