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線上看-第二百六十四章 飯局變臉熱推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到了阮元的时候,布姐像是看到宝藏一样,不禁啧啧道:“这帅哥怕是明星吧?这也长得太帅了!”
阮元不以为然地看了看布姐,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最后一个是我,班长还没说话,布姐装作很吃惊的样子,捂着嘴说道:“这不是陈老板,哎呦,您怎么会到我这小地方来吃饭啊!我也太荣幸了啊!家里的地方都满人了啊?生意太好了,是吧?”
我淡淡地笑了笑道:“布姐说笑了,我那儿的生意哪有你这里好啊!我那是郊区,和你这市中心没法比啊!”
布姐切了一声道:“全市都知道你酒家的名号,在郊区也有人去啊!”说完,双手搭在我的肩上,轻声细语地说道:“难得你过来,今天晚上我啥也不干了,就和你不醉不归!”
说完,端起酒杯,对着所有人说道:“来,我先敬大家一杯!”然后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自己就把手中的半杯酒干了。
这种情况下,一个女人,还是个美女,还是个风骚的美女敬酒,自己先干了,一桌子的大男人没理由不喝的啊!菜还没上呢,就干这么一大杯酒,还是真有点难受,可架不住布姐那风骚的眼神,很快几个男人就跟着干了。
桌子上就剩下了三个酒杯没动,阮元,班长和我的。
阮元很直接地说道:“我从不喝酒!滴酒不沾!”
布姐马上走了过来,端起他面前的酒杯劝道:“哪有猫不偷腥的你,哪有男人不喝酒的啊?”说完,想在阮元的脸上摸一下,被阮元躲开了,拒绝道:“我不喝酒!”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
歡迎回來
这让布姐很尴尬,不过她是酒经沙场的老手,马上侧身转向我,胸前的丰满刚好对着我耳朵,还故意往我头上靠了靠,我都感觉到自己的耳朵,挨到了什么东西,一下子就红了。
布姐像是没感觉似的,对我说道:“那陈总呢?也不给我这个面子吗?”
我想转过头对着她说话,怕不看人说话,太不礼貌,可一转头就刚好对上了她的胸前,又转了过来说道:“我前段时间查高血压,医生让我戒酒,我是真不敢喝了,再喝怕爆血管!要不,我就意思,意思算了!”
布姐知道再要求我,可能就会让自己下不来抬,只好说道:“你们这一个个的,都是银样蜡枪头啊!中看不中用啊!”
我哈哈笑道:“这个你得试过才知道!”
布姐娇嗔地打了我一下:“讨厌!”
之后,只有转向班长,班长有些为难地说道:“你看,我这还没开始呢,就被你们灌了快不行了!要不我也意思算了!”
布姐假装着不悦道:“男人哪能说自己不行呢?我看您可是年轻力壮的!他们两个不喝,要不您叫他们喝,要不您替他们喝!”
阮元像是没听到一般,此刻是老僧入定般,开始打坐了。
我就不行了,不能让班长这么为难,开口道:“你这一杯酒敬了我们一群人,有点说不过去啊!要不你再倒上一杯,我舍命陪娘子!今天爆血管也赔你喝!”
布姐不满地说道:“那要是你们一个人敬我一杯,我不是得马上倒下啊?这可不行,一群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
我笑着说道:“布姐可是酒场高手,女生豪杰!能和一般女人比吗?长得漂亮,身材还好,最主要是会做生意,这生意和你人一样,红红火火的!”
布姐捂嘴一笑道:“还是陈总会讲话,那我就陪你喝一杯!”说完,爽快地倒了一杯。
可她不肯和我碰杯,一定要喝交杯酒,其他人就开始起哄,一定要我喝。
我倒是不怕和这样的女人亲近,只是这群人,没一个想我好的,今天这杯酒要是喝下去,明天就得有人说我,和这老板娘不清不楚了!
看着她伸过来的双臂,我本能向后退了退,然后拱手说道:“你就放过我吧!”
布姐不依不饶道:“你怕啊?是怕媳妇,还是怕舆论啊?”
我摇着头道:“我都不怕!我怕我会喜欢上你啊!”
布姐哈哈大笑道:“我还以为你早就喜欢上我了呢!上道,我喜欢!就不为难你了!喝了这杯,赶明我去你那里喝酒,你也得这么对我啊!”
我急忙说道:“没问题!我做东,想什么时候来都行,只要我在!”
布姐带着一阵香风催菜去了,剩下的人又是一片安静。
这饭吃的,是真尴尬!
菜上来后,还是他们几个人聊着天,阮元看到桌子上的菜,好像没什么胃口似的,就摆弄着筷子,然后看到我大快朵颐,十分的不解问道:“你自己家不是有海鲜酒家吗?怎么一幅从来没吃过的样子!”
我低着头一边吃,一边说道:“自己家的也是有钱买的,这不花钱,我还不可劲儿吃啊!”
班长指着我说道:“上学那会儿,你就喜欢占便宜,那时候都没啥钱也就不和你计较了,现在你都多有钱了,还这样!”
我切了一声道:“我有个屁的钱,睁开眼,就是欠银行一屁股的钱!我旁边这个才是有钱人,一张嘴几百万跟零钱似的!我怎么比啊?”
阮元没理会我的话,而是好奇地问班长道:“你和他是同学?”
班长笑了笑道:“是啊,不像吗?他比我早一岁入学,我比他晚一年入学!我大他两岁!”
阮元哦了一声道:“那你们班出了不少人才啊!”
班长骄傲地说道:“那是!我们当时的学校是ZH市最好的学校,现在也是啊!不过,那时候断层的厉害,一中最后一名,到了二中就是第一名!我说的市分数线以上的啊!所以啊,基本上,我们那一代人,都成了这顶梁柱!比我强的人,太多了,我这水平也就到这个位置了!”
我急忙说道:“吐口水重新说过!多不吉利!”
阮元对我的语气很是不解道:“就算你们是同学,可我觉得你们两个差别很多啊,可听你们说话的语气,办事的方式,你们很难成为朋友啊!”
班长很真诚地说道:“朋友这东西,和脾气,办事能力,都无关!主要是品性好,能为人着想就行!说这些你也不懂!表面朋友,都是相见如宾的,真正的朋友,一天不骂你几句,你心里都不舒服!”
阮元看了看我的吃相,摇了摇头道:“那你也得找几个体面点的朋友吧!这个,估计一般都带不出去吧!”
我擦了擦嘴上的油脂,不满地说道:“怎么说话呢?我是狗啊?还要人带!再说了,我这吃相怎么了?那你告诉我,这濑尿虾怎么吃?怎么吃能优雅啊?”
阮元鄙视地看了我一眼道:“你不会不吃啊?”
我鄙夷地回击道:“我为什么要不吃呢?就为了一个吃相?你是不是读的洋墨水太多了,脑子进水了?吃饭就要有个吃饭的样,像你这样,不得饿死啊?装什么绅士啊?我就不信,你天天拿着刀叉吃饭的!不过,看你这弱不禁风的样子,估计肯定是挑食,吃牛排汉堡,也养不肥你!浪费粮食!”
班长知道我一旦发飙,十个阮元也说不过我,忙阻止道:“你少说两句吧!批评你一下就受不了了?你说你,跟没日子吃似的,你抢什么啊?慢慢吃就是了,谁能想到你是珠海最大海鲜酒家的老板啊!”
我看了看自己桌前,快推成山的虾壳,蟹壳,不满地对着外面大吼道:“有没有活人进来收拾一下垃圾啊!?”
服务员急忙拿着推盘走了进来,收拾了我的战果,嘴上还一个劲儿的道歉。
我挥了挥手,表示没事,让她出去了。
班长这做和事佬的性格又上来了,对着张老板说道:“张总,我看这样吧,今天这事呢,你的确有不对的地方,陈总呢,他脾气不好,也处理的过激了!今天喝完这顿酒,这事就过去了,你明天呢,继续参加学习,你们两个就握手言和吧?”
我皱了皱眉,还没等我说话呢,张老板借着酒气道:“郑部,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可今天这事,太让我下不来台了!我就是抽了支烟而已,一个小小的保安,对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你说我能不气吗?”
班长给我递了一个眼神,我忍了忍没说话。
谁料这张老板不解气,还继续说道:“我张强,大小在ZH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今天这事传出去,我脸往哪儿放啊?他陈飞是个人物,我就不是了?我给他们万众供了十几年的货,从我爸那辈开始的,今天说翻脸就跟我翻脸!你说这事能就这么解决吗?”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反击道:“你说你给万众供了十几年货,你不认识我是谁啊?见我过来了,招呼都不打,叫了熄了烟,你要是息了也就算了,还把烟头往保安身上扔,你这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能干出来的?今天我是给郑部面子,才过来的,给你脸你不要,还想要自行车啊?”
然后对着班长说道:“郑部,你也别劝了!今天你都看到了,这事还能怪我吗?”接着指着另外几个人说道:“你们有一个算一个的,不想和万众做生意的,就请自便,没人求着你们做生意啊!我万众还不欢迎你们呢!都在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啊!他张强这是有后路了,你们也有啊?不靠万众,你们不得饿死啊!自己想好了,明天一早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愿意去学习的,就还能参加,不愿意的,从明天开始,我就让采购部,把你们都加入黑名单里面!我虽然不在万众任职了,但还治不了你们了!”
一群人都不敢说话了,我又看了看阮元,他也盯着我看,我不屑地说道:“你也别装了,搞得跟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吃的东西跟喝药似的,小媳妇都比你强!长得是听好看的,可就是没有一点男子汉的样子,家里条件好,也别老这么有优越感,有钱没钱的,都得死!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你也不比别人多一张投票权!既然彪炳就自己是自主创业,一步一步自己走到今天的,那就该有你装的样子!有钱人我见多了,你可真还没入流,多学学那些人家是怎么为人处世的!”
说完了,我再次摇了摇头,看着十分怒愤的阮元,微笑着推门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正好撞到了迎面而来的布姐,她亲密地用手搭着我的肩膀说道:“陈总,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啊?我还没和你喝一杯呢!”
我笑嘻嘻地说道:“有的是时间,以后喝!真的,你什么时候去我那里都行!”
布姐这回收起了伪装的笑脸真诚地说道:“我是真想去你那里学习一下!就是一直没机会认识你,今天见了你,看着就亲切,为人还这么和善,早认识你就好了!这样,我定下时间,给去找你!能给我电话不?”
我急忙掏出手机说道:“当然可以了!是我失误了,早该给你要的!我打给你!”
布姐看了看手机的号码,笑着说道:“我有你电话啊!咱们什么时候就认识了啊?”
我愣了一下说道:“没有啊,我没你号码啊!”
布姐拿她的手机给我看,我凑过去看着她的手机,一看我的号码没标注啊,但脸上就却被她亲了一口。
吓了我一跳,我擦了擦自己的脸,不解地看着她。
布姐笑着说道:“奖励你的!看你这么好人!”
我是真无语了,只好勉强露出笑容道:“你这搞得我都不敢再好一点了!”
布姐哈哈大笑道:“不但人好,还挺幽默的!其实长得也挺帅了!”
我撇了撇嘴道:“你刚刚看我们包厢里面那个帅哥,口水都流了出来,现在又夸我帅了!”
布姐不屑地说道:“奶油小生,我可不喜欢,没有一点阳刚之气!还是喜欢你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