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大乾長生討論-第639章 指明(一更)推薦

大乾長生
小說推薦大乾長生大干长生
楚灵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曼妙的身姿展现在他跟前。
法空神色不动,平静如水。
楚灵哼道:“我走啦,练功去。”
法空摇头笑道:“你呀……”
楚灵白他一眼道:“我怎么啦?”
“何必费这些小心思。”法空笑道:“不想我去帮忙,所以提前通风,让我躲一躲吧?”
“你反正不想帮忙。”楚灵哼道:“冷飞琼可未必会念着你的人情。”
法空笑道:“我帮忙也不是冲着她。”
“父皇?”楚灵歪头想想:“你是想让父皇压住冷飞琼?……真够狡猾的!”
她随即笑道:“不过你失策啦,父皇对冷飞琼可是百依百顺的,怎么可能帮你压她。”
法空微笑:“皇上深明大义。”
“……行吧。”楚灵反驳不得。
总不能说父皇不深明大义吧,可再深明大义,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偏向自己喜欢的女人,还是偏向法空,这是显而易见的,父皇再怎么深明大义也没用的。
法空微笑。
他笃定皇帝是会压住冷飞琼的,原本也不想大雪山宗与天海剑派闹起来,自己送上了理由,皇帝不会不用。
以救命之恩相压,冷飞琼无话可说,天海剑派也无话可说,救了你们前掌门,难道还要纠缠不休?
这个忙自己一定要帮的,更重要的是,让碎星刀宗与冷飞琼打得更激烈一些,也能趁机看看皇上的手段。
林飞扬忽然一闪出现:“住持,宫里又来人了。”
法空道:“请时来吧。”
楚灵撇撇嘴:“又是来求援的,父皇可真够热心的!”
法空笑着伸伸手。
楚灵哼一声,飘飘去了塔园。
——
冷府前庭摆了两具紫漆棺材,紫漆在明媚的阳光下闪闪放光,棺内躺着两人。
白布幔帐高高挂起,随风飘舞。
十几个人站在前庭,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冷飞琼一身素白罗衫,正蹲在一具棺材旁,替棺内躺着的中年男子整理寿衣,绝美的脸庞笼罩着寒霜。
“小姐,法空大师到了。”一个丫环轻盈进来。
冷飞琼淡淡道:“请大师进来。”
“是。”
片刻后,法空从照壁转出来,来到前庭,一身紫金袈裟在阳光下闪烁着紫金光芒。
法空合什一礼。
天蠶土豆 小說
冷飞琼起身看向法空,眼神清冽:“法空大师,听闻你大光明咒有超度之能。”
法空颔首。
冷飞琼道:“他们两个被人所杀,恐怕不能安息,还请大师出手相助。”
法空颔首。
他话不多说,左手结印,右掌竖起,一道白光照向两具棺材,把两具棺材中的两人笼罩在白光中。
众人眼睛微凝。
这是切切实实的光芒,是真实可见的白光,仿佛比阳光更加的浓烈几分。
白光之下,两人脑袋慢慢浮现出一团光芒,在一米高处扭动不已,最终化为两个小人。
小人的相貌与下面躺着的尸首一般无二。
他们平静无波的朝法空合什一礼,然后化为两道白光冲天而起,射进了湛蓝的天空中。
乍看之下,仿佛两根光柱贯通天地。
法空朝他们合什一礼。
两人的记忆之珠已经悬浮在脑海虚空,而且收获了几点功德,聊胜于无。
他直接吸纳了两人的记忆。
一个是无量剑一脉的宋英雄,一个是灵犀剑一脉的方金锐,都是大宗师。
絕世全能
通过两人的记忆,他见识到了这个刀客的厉害。
轻飘飘的一刀,却如雷霆降下,快得不可思议,出剑横挡却只挡到了刀影。
随即眼前一切开始翻转,黑暗瞬间涌上来吞噬了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了,陷入永恒的黑暗。
法空眼睛闪了闪。
这一刀突破了眼睛的捕捉能力,快得不可思议,更重要的是,还有欺骗五官之威能。
法空若有所思。
这一刀的关键是刀意。
刀意精纯,势若雷霆,且有欺骗五官之能。
如此刀法,想要抵挡,别无他余,唯有境界更高。
境界不如之人,断无幸理。
这一次只死两个大宗师,其实是幸运,如果心无顾忌之下,恐怕能杀光这一府之人。
冷飞琼合什一礼:“多谢大师。”
法空摇头:“举手之劳罢了,此事已了,且先告辞。”
垃圾桶裡出極品
他转身便要走。
冷飞琼道:“大师且慢。”
法空看向她。
冷飞琼道:“大师且喝一盏茶再走不迟。”
法空看看她。
冷飞琼神情平静,看不出什么。
“……那就叨扰了。”法空答应下来。
两人转身进了前厅。
前厅布置得简洁而淡雅,地面月白色,一尘不染,桌椅甚少,三面墙壁各挂一幅山水图,气象万千。
法空坐在一张高背太师椅中,冷飞琼则坐到主座。
她后背正北墙壁上挂着一幅大字,上面写着“高远”两个大字。
法空眉头挑了挑。
这两个大字虽然没署名,法空却一眼看出是皇帝楚雄所写,遒劲而隽永,刚中带柔,意气逸流。
两个丫环分别进来,轻盈的奉上茶茗,然后退下去,大厅里只有两人,安静得落针可闻。
冷飞琼轻啜一口茶茗,慢慢放下茶盏,抬头看向法空:“你应该听说了吧?”
“听说什么?”
“关于那个刀客。”
法空摇摇头。
冷飞琼蹙眉看向他:“你竟然不知道昨晚我府上闯进一个刀客?”
法空道:“冷掌门,我消息没那般灵通。”
冷飞琼失笑。
法空笑道:“如果说神通的话,冷掌门身怀奇宝,遮住我的天眼通,所以看不到冷掌门的未来,也看不到这边的情形。”
“看来你没把天海剑派放在心上。”冷飞琼摇摇头:“不再视为威胁。”
法空微笑:“现在天海剑派也无暇抽身对付我吧?况且我又救了冷掌门你一命,你们天海剑派总不能恩将仇报吧?所以也便懒得耗费精神。”
“如果对付你,我们天海剑派便是恩将仇报。”
帝少的契約前任
“正是。”
“……这一次的事,你怎么看?”冷飞琼道:“可能帮忙找到那刀客?”
法空摇头:“有绿衣司有南监察司,不必我多事,想必皇上已经震怒,一定让他们开始查了。”
“他们……”冷飞琼嘴角微撇,露出一丝冷笑。
法空知道她对绿衣司与南监察司没有信心,却没有帮忙的意思。
平白惹上碎星刀宗,殊为不智。
法空道:“难不住皇上的。”
他将茶盏一饮而尽,放下瓷盏:“那便告辞。”
冷飞琼道:“大师也想阻止我进宫吧?”
法空眉头一挑:“冷掌门何出此言?”
“站在大雪山宗的立场,确实不想我进宫,免得天海剑派因此而崛起,横压你们两宗。”
法空平静看着她。
冷飞琼沉声道:“但你要知道,其实最反对我进宫的是天海剑派弟子们,几乎一面倒的反对。”
法空颔首。
他能想象得到天海剑派弟子们的想法。
他们不会以为冷飞琼进宫是两情相悦,是海誓山盟的结果,而会以为是天海剑派向朝廷妥协,为了证明天海剑派的忠诚,是冷飞琼牺牲自我。
冷飞琼道:“索性我卸去了掌门之位,他们才罢休,如果没卸下掌门之位,他们绝不会同意。”
“然则,他们反对也阻拦不了冷掌门你的行动。”法空道:“天海剑派已经发展壮大,冷掌门你已经知足,剩下的便留给下任掌门,是吧?”
“正是。”冷飞琼道:“我能做的已经做到,剩下的,该轮到下一任掌门去做了。”
法空道:“冷掌门你想告诉我,你不能得到天海剑派的帮助,他们不会帮你清扫进宫的障碍?”
冷飞琼慢慢点头:“所以只能请法空你帮忙。”
法空微笑。
冷飞琼道:“已经欠你的救命之恩了,不差再欠你一次。”
法空缓缓道:“如果冷掌门是我,会出手帮忙吗?”
冷飞琼道:“我会出手帮忙,且不说这刀客如此狂妄,视神京如无物,欠收拾,便只说付出与得到,便值得赌一把。”
法空笑道:“冷掌门你即使进入后宫,成为贵妃,对我却没什么用处的,碎星刀宗可不好惹。”
冷飞琼淡淡道:“你怎知没有帮助?至少没人在皇上跟前说你的坏话。”
法空失笑道:“冷掌门好手段。”
她这是威胁了。
冷飞琼道:“救命之恩,自当报答,我会压制天海剑派,消弥你与天海剑派的怨气。”
法空笑道:“这刀客可不是一般的刀客,应该是碎星刀宗最顶尖的高手之一,即使知道了,恐怕也留不住,除非皇上亲自动手,可皇上……”
他说着话摇摇头。
皇帝肯定不能轻易出手的,即使是冷飞琼遇刺。
“你能找到他在哪里?”
“可以。”法空颔首。
“……只要找到他,我会亲自出手,替老宋老方报仇。”冷飞琼缓缓道。
她双眸闪动,熠熠生辉。
法空道:“皇上知道了,恐怕……”
“皇上知道之前,我会杀掉此人。”冷飞琼沉声道:“至于你,你不说我不说,皇上怎会知道。”
“……也罢。”法空点点头,手一招。
他也想看看冷飞琼的本事,至于皇上那边,即使自己帮忙了,皇上也无话可说。
冷飞琼的茶盏中飞出一道水线。
法空一拂袖。
这条水线忽然崩碎为一片水雾,飘飘洒洒落地,地面出现了一幅地图。
冷飞琼微眯一下美丽眼眸。
这一手精妙的运劲之法自己做不到,他修为比自己强了不少,真是怪物!
法空屈指一弹,一片茶叶飘落到地面:“他便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