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大數據修仙-第三千二百六十八章 未來巫師推薦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对面三名汉子见到红色的牒牌,脸色顿时就是一变!
这是一个小团伙,有眼线专门盯着金银铺子,就等遇到肥羊好下手。
鬥 破 蒼穹 電視劇 第 二 季
金银铺子自然也知道他们的存在,但是有实体铺子做生意,自然不会去招惹是非。
这小团伙发现冯君兑换了不少银币,而且是用银锭换的,这种买卖可是见不得光。
再加上对方又是生面孔,就算腰里有刀,那又怎么样?
但现在他们惊悚地发现,对方竟然是武宗,那还是……老实躲开的好。
见到这名武宗横冲直撞地走来,原本勾肩搭背的三人忙不迭分开,躲到了路边。
冯君对这种情况并不意外,哪怕在地球上,很多抢劫的犯罪分子也是在银行外面盯着。
他不想惹事,所以亮出了牒牌,但是轻轻地放过对方,那也是不可能的。。
他想为自己打造的人设是——“既然是武修,怎么可能没点脾气”?
看到对方分开了,他改变一下方向,还是向一个汉子重重地撞了过去。
那汉子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撞飞到一丈开外。
所幸的是,他也有武艺在身,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怒视着冯君。
冯君却是哈哈一笑,手里一块银币抛了两抛,随手装进腰包,扬长而去。
这位汉子抬手一摸腰间,脸色又是一变,咬牙切齿地大骂, “混蛋……那是我的!”
然而, 他也只能骂一声,冲上去找麻烦,那是万万不敢的。
让他气愤的是,这原本是他们打算操作的套路, 不成想被对方反过来操作了一番!
一名汉子凑了过来, “老大,这厮当街抢钱……就这么算了?”
“不算了还能怎么办?”汉子黑着脸回答, “那可是武宗……银币上又没写名字!”
“可这厮……是外乡人呀, ”前一位汉子有点不甘心,“咱们的名头还要不要了?”
混底层的, 也是要讲牌面的,吃了亏没有反应……那是要被人小看的!
“那能怎么办?”老大也有点郁闷, “请武宗出手费用高, 还要搭人情, 划不来!”
他们的组织小,但七拐八拐的, 也能搭上武宗的线儿, 问题在于……成本太高了。
这些底层的有活力的社会组织, 不止懂得好勇斗狠,也会算经济账。
搞不明白这一点的, 早就路死沟埋了。
前一个汉子却是低声发话,“何须找武宗?不是还有巫师大人吗?”
请武宗出手, 是要自己花钱的,但是巫师的话……没准能得到赏赐。
老大的眼珠一转,低声嘀咕一句,“外乡来的武宗……嗯, 倒是值得一试。”
地狱模式~喜欢速通游戏的玩家在废设定异世界无双
冯君虽然走得远了, 但是不可能不关注那三个汉子——万一对方不肯善罢甘休呢?
以他先天高手的修为,哪怕是不用神识, 方圆几里的响动也瞒不过他的耳朵。
听到对方居然打算偷偷告知巫师,他的嘴角抽动一下,眼中掠过一丝冷意。
他是有心把巫师钓出城,刚才才会那样行事——包括兑换银币和报复性反抢。
但这些都是他自己设计的节奏, 别人想要乱入, 这就让他有些不爽了。
不过现在,倒也没必要着急计较,先打听点消息才是真的。
看看天色已经到了中午,他来到一家饭摊前……就是饭摊, 不是饭店。
不过这饭摊多少比路边摊要好一点,起码有个油布的顶棚,里面摆着七八张桌子。
在南城这种平民聚集区,这种摊子已经算是中档水平了。
饭摊的生意一般,一半桌子都没人——大概也许是穷人比较多的缘故?
王道杀手英雄谭
冯君在一张小一点的桌子旁坐下,出声招呼小二上饭菜。
他点的饭菜挺多,不多时就将一张桌子大半,然后又点了一壶酒,优哉游哉地吃喝。
都说饭店是消息灵通的地方,冯君从来没试过,不知道异世界会不会也是这样?
不过做为大吃货帝国的来客,他感觉这里的饭菜,委实有点考验味蕾。
重油重盐倒是能忍受,但是这个腥膻的味道去不了,就很难受。
吃了两口,他还是忍不住拿出了一罐辣椒酱——让辣味去膻味吧。
辣椒酱是玻璃瓶的,商标早就去了,这个世界也是有玻璃的,巫师做实验就常用到。
冯君吃喝了好一阵,也没有打听到感兴趣的信息、
来饭摊的人倒是越来越多了,也有三五相伴的,说的大多却是家长里短的一些琐事。
然后冯君才意识到,来这种地方的,大多都是本地人!
在这种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下,有能力远行的人本来就不多,其中穷苦的人就更少了。
如果他不是别有目的,肯定也是去比较富有的东城,怎么可能来这龙蛇混杂的南城?
不过既然已经来了,就先这么着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吃饭的人越来越多,基本上已经快坐满了。
倒是没有人跟冯君拼桌,他桌上的吃食原本就多,更别说腰间还挂着一柄单刀。
虽然他的相貌看起来并不凶恶,但大家都是来吃饭的,何苦去惹不必要的麻烦?
冯君吃喝得其实并不慢,不过一直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他也有点不甘心。
所以吃喝到差不多的时候,他又招呼小二加饭菜,饭量颇令人侧目。
又过一阵子,他又让人加了一次饭菜,因为天色看起来,有点要下雨的样子。
这一次饭菜端上来不久,终于有人跟他拼桌了。
来的是父子俩,孩子看起来十三四岁,父亲的岁数……就有点看不出来。
反正一看就知道是做苦力的,满脸的风霜。
父子俩实在没地方,只能坐在冯君旁边,看到满桌的残羹剩饭,两人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父亲点了一大碗肉汤拌饭,专门让孩子吃,自己坐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
工作细胞black
听着两人的对话,冯君明白了,感情这孩子……今天上午通过了巫师学徒的考核。
只是通过考核,并不意味着一定能成为巫师。
但是只要孩子争气,能成为正式的巫师学徒,那也基本上算是人上人了。
事实上,哪怕一直是见习学徒,也比普通人要强,起码跟一般的武者划等号了。
对穷困的人来说,这已经是改变了命运,所以做父亲的奢侈一把,带儿子来下馆子。
饭摊主人也听到了他俩的对话,很干脆地表示。
“原来是未来的巫师大人,那这碗饭我请了,预祝你前程似锦!”
“多谢,那劳烦再打包一份吧,”少年很认真地表示,“打包的这份……我们出钱!”
饭摊主人正觉得这家伙有点贪心,听到最后又有点愕然,“那你下次再来吃就好了。”
“打包带给妈妈和妹妹,”少年的脸上有一丝不好意思,“她们也很久没吃肉汤了。”
父亲带着儿子来,自己都舍不得吃,家里的母亲和小女孩儿,根本连来的资格都没有。
这事儿说出来,其实有点丢人,不过这少年就很坦然地表示了出来。
要不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话一点都不假。
饭摊主人多少有点经济实力,闻言就笑一笑,“那我再送你一份儿好了,喜事嘛。”
“多谢大叔,但是不用了,”少年一本正经地回答,“我不能总占您便宜。”
“我会通过自己的努力,赚到足够多的铜币,让家人顿顿有肉汤……还有肉块!”
你不要,那就不送了!饭摊主人也只是不想得罪一个巫师学徒,并不是说有多大方!
他笑着点点头,“好的,我希望那一天尽早到来。”
对话至此告一段落,少年小口地吃着肉汤拌饭,每一口都细细地咀嚼,一脸幸福的模样。
冯君抿一口小酒,眯着眼睛发话,“没想到跟我同桌的,还是一个未来的巫师,恭喜!”
“这位是武修大人吧?”少年咽下了口中的食物。
他看着桌子对面的汉子,不卑不亢地回答,“我只是审核通过了,距离巫师还很远。”
冯君见状笑一笑,“那我请你吃肉块,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接受?”
“多谢,不过不用了,”少年正色回答,“我更愿意凭自己的努力赚钱。”
冯君笑一笑,“倒也是,人在看到希望的时候,就有资格考虑尊严了,你很不错。”
“多谢大人夸奖!”少年虽然审核通过,但是只看对方点的饭菜,也知道这是大人物。
他甚至注意到,“您说的话,很有哲理,多谢指教。”
“指教谈不上,我就是个流浪野人,”冯君淡淡地回答。
“我想请教一些问题,你若答得上来,我请你吃肉做回报,可以吗?”
“这个当然可以,”少年心中有傲气,但是并不迂腐,自力更生赚钱,这不丢人。
他甚至有兴趣反问一句,“野人……您是流浪荒野的自由民?”
“没错,”冯君点点头,坦然承认,“我很少进城,对巫师的很多情况,并不了解。”
少年听说,他要了解巫师的情况,顿时松了一口气,“我了解的也不多。”
“知道多少说多少好了,”冯君笑着回答,“比如说,我想购买一些关于巫师的典册,但是别人都说,书籍不能随便买,你有什么建议吗?”
(更新到,本月最后四天了,有谁看出新的月票了吗?)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大數據修仙 陳風笑-第三千一百九十七章 建木精髓?鑒賞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原皓真尊的脸色开始迅速变好,甚至是肉眼可见的速度。
但是现场的真尊都不是好糊弄的,情知这是真尊的肉身底子,才能发挥出这样的效果。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疗伤也是一样的道理。
原皓伤成这个样子,想要彻底恢复,没有个百八十年,根本不可能。
若是冯君时不时帮忙推演调理方子,倒有可能缩短一些时间,但也不会少于五十年。
所以原皓的变好,只是表面模样,短期内基本没可能动手,除非他是真的不想活了。
但是原皓觉得自己好了一点之后,直接挣脱了冯君的控制,“我好了。”
冯君也很无奈,“颐玦都上场了,你起码要适应一下现在的身体吧?”
原皓活动一下身体,脸色又是微微一变,“好吧,第三场是我的。”
他很想强行出场,但是真的力不从心,跟肉身的关系倒不大,但是搬运灵气都不顺畅。
灵气都运用不畅的话,怎么跟强真尊原柘交手?
他觉得自己想要恢复到能强行出手的水平,起码也得一天时间。
还是那句话,岁月的伟力,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像得到的。
“老大不小的人了,你会不会说话啊?”冯君听得一翻白眼,“呸,真不吉利!”
原皓闻言顿时不做声了,原柘干掉颐玦,才可能出现第三场好不好?
按说场外的救治,不会影响场内的战斗,但是……这主要是看仲裁者的心情。
已经到了大能的层面,耽误点时间,看一下救治伤者,也是无所谓的。
关键是盼兮真尊对冯君的治疗有点兴趣,于是先停下流程,兴致勃勃地旁观。
对于擎植的陨落和原皓的重伤,也有人心中暗叹可惜。
然而……这就是修者生涯,没谁是天生冷血,可生生死死的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反正早就约定是生死斗了,注定是有真尊要陨落的。
见到原皓不再坚持,盼兮真尊才将注意力转回战场,“第二场决斗的道友,报字号。”
其实真没什么必要,但流程还是要走。
颐玦脸上不见什么愤怒,淡淡地表示,“灵植颐玦,此番赌斗,两场足够了!”
“灵木原柘,我会扼杀掉灵植道的天才,”原柘仙风道骨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原本他还是很淡然的,但是第一场的失败,极大地震撼了他。
首先,擎植的死超出了他的算计,最起码……他应该跟对方拼个同归于尽才对。
其次,原皓使出的手段,实在太过惊人了,更坑的是,理论上讲,原皓还能拼掉他。
而刚才他绞尽脑汁,不想让原皓上场,也被别人看到眼里了,实在是太伤面子了。
原柘当初为了扼杀灵植道,也使用过不少见不得光的手段,他本身并不是道德楷模。
但是当着这么多大能的面,他露出了怯懦的一面,这让他愤怒异常。
他知道这时候愤怒是不该有的情绪,但是适当宣泄一下,也有助于调整心态。
所以他的表现就有点丑陋了,竟然还多加了一句。
“听说你在寻找对付我的法子?真是可笑,大不了两败俱伤。”
两败俱伤的话,算是平手,双方还得再出真尊,那时鹿死谁手还不知道。
此前每家来俩真尊,那只是一种姿态,证明必得之心,应该还是有真尊没露面。
而原柘真要豁出去,铁下心思跟颐玦偕亡,想必也没谁会怀疑——他应该做得到。
三场下来,甚至很可能打成平局,然后……两道依旧不能统合。
但是那样的话,灵植道已经输了,因为道里最璀璨的天才已经被毁了。
可是他现在说这话,实在有点不成体统,别说跟形象不符,关键是用心也险恶。
颐玦淡淡一笑,“原柘,你已经是将死之人了,不要让我太看不起你好不好?”
“叮”地一声传来,却是盼兮真尊伸出纤纤玉指,轻挑了一下琴弦。
她淡淡地表示,“决战尚未开始,原柘道友试图扰乱对手心性,还请注意体面。”
冯君也猜到了原柘的打算,不过他现在想的是,这琴声……有点惊堂木的既视感?
盼兮警告一下,制止了原柘的小动作,事情也就算揭过了。
然后她继续走流程,“诸位做见证的道友,有谁对他俩的身份有异议吗?”
异议当然不会有,在两道的合并中,这都算得上是正主对决了,怎么可能假得了?
见到没人出声,盼兮似乎也有点意兴索然,直接宣布,“琴弦三响,见生死!”
得,她连弹琴的兴致都没了,可见心情真的很一般。
三声琴弦响过,颐玦丝毫未动,原柘则是第一时间一个瞬闪,闪到了二十万里之外。
闪到二十万里之外,他先是给自己拍一张真君级的防御符,然后又是一个瞬闪。
很显然,刚才原皓毅然决然的一记神通,让他心里忌惮大增,生怕第一时间被重创。
瞬闪之后,他抬手打出一张符箓,却是真尊级别的“禁空”。
这禁空不是禁止飞行,在这种环境里,禁飞没有任何的意义,禁止空间挪移才是真。
颐玦依旧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作,禁空符箓的施法范围,正正地笼罩住了她。
然而,她的身上青芒一闪,没有出现别的反应。
就在原柘瞬闪的时候,颐玦给自己拍了两张符箓,一张防御符,另一张……不好说。
反正在场的真尊,没谁能认出这是什么符箓,就是一张青色叶子。
但是原柘的眼睛瞬间一眯,“这是……看束缚!”
束缚是禁锢类神通,这种类型的神通,家族阵营以轩辕家最擅长,宗门首选灵农道。
原柘的战斗很有章法,先保证自己不被攻击到,然后再发起攻击。
而且他频繁使用瞬闪,发出一道攻击之后,先来个瞬闪,然后继续攻击。
身法轻盈其实是很重要的,低阶修者很需要,对真尊也是如此。
而且原柘是处于不断地试探中,看什么样的攻击,能给颐玦造成影响。
看得出来,他是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虽然年纪大了,但他体内的灵气还足够浑厚。
不过所有人都确定,他绝对不缺乏爆发性的攻击力,只不过现在没必要使用。
原柘打算先游斗,通过丰富的经验,找到对方的弱点,或者拖入自己擅长的战斗节奏中。
像他现在不住瞬闪就是如此,看起来是有畏战嫌疑,要不住地躲避可能遭到的攻击。
这么想倒也没有错,毕竟原皓真尊一击,实在太恐怖,谁知道颐玦还会什么大神通呢?
但是谁要是以为,原柘这么做,仅仅是因为畏惧攻击,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频繁地挪移,对方按说也会跟着做出反应才对。
美女们的超级房东
然而,颐玦真要如此应对的话,那就算进入了原柘比较擅长的节奏中。
不住地瞬闪和游斗,并不是他最擅长的战斗方式,但是对付颐玦足够了。
终究是活了小六千岁的真尊,原柘使用这种战斗方式不知道多少次了。
颐玦总共才经历过几次恶战?对这种战斗方式肯定不是很熟。
他带起这个节奏来,就是想用自己足够丰富的经验,打败并杀死对手。
颐玦可以不配合,但是一个游走一个站桩,她会陷入极大的被动中。
不过颐玦的反应还就那么奇怪,她稍微动了一下,瞬闪距离不过千里。
对方是发出了禁空符箓,但那禁止的是空间挪移,而不是瞬闪。
她的移动范围,还是在束缚神通的范围之内,所以正正地被笼罩住了。
然而紧接着,她的身上青光又是一闪,接下来,她瞬闪了……不过百里。
至于说攻击?她根本就没有发出攻击。
但是这一幕,却是吓坏了原柘,他的身体又是一闪,出现在了十余万里之外。
现身之时,他的面孔异常狰狞,“建木精髓……灵植道的老东西,都疯了吗?”
建木是什么无需多说,关键是作为传说可以支持整个世界的伟岸植株,它有很多特性。
坚不可摧只是特性之一,如果没有实体的建木枝干做支撑,防御能力也就那么回事。
建木的特性之一,还有“万法不侵”,可以免疫大多数的术法攻击。
它不能免疫所有术法,但是最擅长免疫的规则之一,就是空间规则。
建木自身能支持起一个世界,本身就蕴含了相当的空间规则在其中。
原柘开始也没有认出对方的符箓,不知道禁空是否奏效——这不着急,可以慢慢试。
但是看到自己的束缚神通都劳而无功,他终于反应过来,对方使用的可能是什么了。
如果真是建木精髓的话,禁空肯定也无效了。
怪不得她会有恃无恐地没什么反应,只是小范围挪移,万法不侵了还怕什么?
我的主人不是人
原柘其实并不确定,灵植道是不是又得到了建木,只是几千年前,有过这样的传言。
他并不是很相信传言,两家的关系实在太糟糕了,没准是灵植道给灵木道下的套。
但是看到颐玦的表现,以及攻击落空的反应,他有点相信是真的了。
一时间,他忍不住大怒,建木……是这么糟蹋的吗?
(更新到,召唤月票。)

優秀小說 《大數據修仙》-第兩千九百三十一章 空間歸屬 上林繁花照眼新 熱推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出竅期的狸妖?”馮君看得聊納罕,“還真是有狗仗人勢這種事?”
婦孺皆知偏下,那出竅期的狸妖就被鄔不器的噬妖葫蘆攝了上,雖說它在隨地地反抗,只是終於是徒然的。
另人也沒安眼紅,雖說那是一隻出竅期的大妖,代價嚴重性。
一場交火一了百了,闞輕劍真仙灰頭土臉走進去,瀚海真尊不得已地搖頭,“你這造化訛謬不足為奇的差,公然撞到了這種狀況,能活上來真拒絕易。”
他是的確被危辭聳聽到了,想一想和樂一起首想著是跟馮君進來,肺腑身不由己發生點後怕,若錯處又加了兩名真君,就這種結,想要把他留成也錯太難。
輕劍儘管如此單元嬰,但眼光反之亦然一對,像出竅天魔、出竅狸妖、玄狸獾的橫暴,他都十二分敞亮,便是那山君神通,他也所有聞訊。
聞言他只能苦笑一聲,“師祖莫要打哈哈了,何地是流年好,單是想借著我勾人來。”
燎原大人 小說
馮君等人落得海水面上,瀚海真尊才又叩,“何等尋到了此處?”
“是狐檀越帶的路,”輕劍聞言,面色又灰暗了下來,“嘆惋以便偏護俺們,它也受了害人……是它請來的師祖吧?”
“它一度墜落了,”瀚海真尊皺著眉頭張嘴,“僅僅妖獸……你說一說由此吧。”
他舉棋不定,但輕劍真仙卻聽懂了道理,好多修者對妖獸都裝有一種警惕心理,瀚海真尊也很介意和睦妖內的大防。
最至關重要的是,狸妖和冰元狐的血脈相像,平地一聲雷找還然一期半空中,庸都發覺小希罕。
唯有輕劍真仙仍舊顯露,“師祖,狐香客可不可以異常,您凌厲推求區區。”
“氣機遮蓋得很決意,”瀚海真尊也就嘀咕,在他還沒入玄會戰的時分,這隻冰元狐就仍然做了萬晚年的信女,不復存在盛傳過底壞人壞事,從來不實在憑據,他也不敢說夢話話。
為此他又看一眼千重,“我只當是虛妄天魔在遮光事機,不可想卻有佛事成神系的山君術數……大君可否受助推導單薄?”
“妖獸信士嗎?”千重的眉頭皺一皺,她也聽出事端的當軸處中在哪兒了,跟瀚海不等的是,她對妖獸的防禦心錯處很重——都曾經做了那般有年施主了,合宜不致於再倒戈吧?
惟有瀚海真尊的心氣,她也能敞亮,遂抬手推求,又看一眼馮君,“合辦吧?”
推導的終結……可無孕育如何迴轉,冰元狐安閒間原狀,自己又有妖族血脈,因故浮現了古妖時間,並逝像蒯不器平淡無奇掐訣,而是帶著六名玄爭奪戰下直白橫跨了空間隱身草。
呈現了之生空中,冰元狐和輕劍都很百感交集,始發猜測此處留存魂體以後,按理就可觀退回宗門了,可是輕劍盼望能失掉更簡單的信,冰元狐也道這裡近,引而不發他的靈機一動。
這種感應算不行“貪功”,首屆湮沒一番曖昧長空,縱可以叩問得大詳實,而大致景象要麼要略知一二一念之差,諸如空間有多大,小哪邊迥殊是,有磨別實力的陳跡。
圖書 室
咋樣都不摸頭的環境下,就回宗門,拿不出重點音信,會延長心半空中的開拓隱匿,難保還會掉落一下縮頭的信譽。
在索求的流程中,冰元狐發明那裡是一度正生長的上空,這就勾了玄地道戰下更多的尋求感興趣,隨之,他們在空間裡景遇了魂體和妖獸的衝擊。
玄陸戰下固然不會怕鹿死誰手,他倆更關切在此間會不會撞其餘人族修者,但殊災難的是,不算了多久,他們就察覺有進一步多的妖獸和魂體至,到自此乃至浮現了天魔。
之工夫再想走,那就走穿梭啦,冰元狐設或整廢棄她倆,和樂還能逃命,而它傾心本身“毀法”的天職,頑強閉門羹走,政究竟發揚到不可救藥。
等五名金丹滑落三人的光陰,冰元狐試圖帶結餘兩名金丹走人,關聯詞不得了一瓶子不滿,它做缺陣,末了它將精煉血氣噴雲吐霧在戍陣上,出逃一挫敗開了空中……
也就它這一口精元之氣,有用守陣困守了千秋。
之後妖獸和天魔也款了擊的快慢,擺出了一副緩緩磨的架子,似乎是不想多來之不易氣。
止兩個多月往日,還沒攻破戰法,輕劍一度在思疑,外方是否在拿他做釣餌了。
直到這日,他才正兒八經肯定,締約方是真有這麼著的思緒——都不要瀚海真尊說,輕劍真仙本人就看得顯明,如此這般的陣仗,一般而言的真尊來了也得栽。
說到這裡,馮君情不自禁出聲叩,“狐檀越有破滅說過,妖獸是為啥長入斯空中的?”
輕劍真仙明,這位即使紅得發紫的馮山主——門裡摸索魂體隨處的上空,亦然想請該人幫襯萃取養魂液,自是,他不會所以諧調的落敗,把仔肩歸咎於葡方,那是文弱的心境。
因故他繃謙虛謹慎地質問,“它有推想,跟我神識換取過,簡而言之率的或者是妖獸採用先天,浮現了這一處長空,從此就逐漸地壟斷了。”
馮君皺一皺眉頭,其後蟬聯叩問,“這裡是隕仙古沙場,附近逛的修者決不會太少,這麼著多妖獸,能靜靜地退出……這恐怕不太異常吧?”
輕劍想一想後來迴應,“狐護法這種得空間純天然的存,差不離帶著一貫數目的修者短程進此間,交換外妖獸,相應也做沾的吧?”
馮君對這答案誤很差強人意,千重識破了這一些,故作聲叩,“馮山主你根本想問怎?美妙吐露來,我輩齊聲參詳倏忽。”
“我是在想不行崩毀的位面,”馮君沉聲對答,“山君是佛事成神仙的法術,此處孕育的那隻出竅狸妖,會決不會是非常位長途汽車神魔留的後手?”
“夾帳?”千重皺著眉梢尋味一個,逐年搖,“這種可能事實上太低了,即崩毀位長途汽車天時,三名渡劫期的大能聯袂動手的,我不道嗬喲存能同聲瞞過三人。”
“區域性餘地目標謬誤薄弱,可是公開,”馮君還想說哎呀,但最後如故皇頭,“算了,我也便這麼樣一問,石沉大海質疑問難那三位的興味,還請列位千萬毫不陰差陽錯。”
“斯倒無足輕重,”南宮不器笑眯眯地發話了,“將就妖獸,謹而慎之幾分無效錯……絕我也有點驚奇,是何如讓你以為,容許意識先手呢?”
“為這一處消失,委實很不正常啊,”馮君皺著眉頭象徵,“你要讓我交到原由的話,我給不下,可……就當是錯覺好了。”
“痛覺?”鄺不器、千重和瀚海齊齊一怔,使馮君再講出另一個的理由,他們三人沒準會強辯轉眼,不過關涉“觸覺”這種不力排眾議的理,這三位反倒珍愛了始於。
瀚海真尊甚至於看了一眼輕劍,“之空中裡,見兔顧犬過任何人族修者的轍不如?”
“付之東流,”輕劍真仙很爽快地搖頭,“咱倆進原來也不如幾天,大部時辰還在搏擊,卓絕我卻聽狐施主說……此間莫不有大妖,未必除非一度。”
叫作大妖?界歧,嘴裡的大妖也就區別,只是冰元狐說的大妖,初級有道是是出竅期。
少年大将军
“這樣一來,除開那隻狸妖,應該再有出竅妖獸?”瀚海真尊的眉頭皺一皺,後看向兩名真君,一攤手迫於地心示,“勞煩兩位……協助讀後感瞬。”
千重搖動頭,還沒來不及開口,臧不器卻是笑著表,“是否紅火有感,咱倆姑不說……為何是你勞煩我倆呢?”
瀚海真尊聞言縱一愣,“上輩此話何意?我些微不明。”
“這處半空中,還不一定算玄消耗戰的吧?”佴不器很簡捷地表示,“既然是東未決,理所當然就不需尊駕說何許勞煩,你特別是錯事?”
瀚海真尊怔了一怔,早就醒目外方的意,最最他亦然寧折不彎的本性,“那老輩合計……這上空該當是誰的?”
“是誰的……這霸道逐月商酌,但相對謬你要‘勞煩’吾儕,”蘧不器生冷地解惑,“不殷勤地說一句,倘若遜色吾儕三人,你二位恐怕曾不祥之兆了吧?”
小心中暑+珍珠奶茶
“之我認,”瀚海真尊很無賴漢所在拍板,“但我玄空戰下血染這裡,信女靈獸也因故隕落,若說我玄會戰力所不及佔大洋的話,我是不要折服的。”
“呵呵,是以為我倆掛念上這點點了嗎?”邱不器輕蔑地笑一笑,“我是聽馮小友說,他師門尚不比餵養凶獸的時間,就幫他問一聲。”
瀚海真尊聞言也是一愣,從此短平快就點頭,“馮小友成心,那本來好商討,此大幅度,同等片給他豢凶獸也是無妨,不過……馮小友不至於想稱王稱霸這邊吧?”
馮君目那稀霧氣中,有一雙閃爍的雙眼看趕來,一眨不眨。
他躊躇分秒,緩緩搖頭,“那就有勞三位長上抬愛了,此間既然如此是玄防守戰下收回了活命,我也不敢多想,卓絕孑立的祕境空間,我早晚竟然要弄一下的……”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數據修仙笔趣-第兩千八百七十九章 奇葩意識 浸微浸灭 存心不良 閲讀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馮君接納完九萬大山的寥廓之氣過後,有意識地想找剎時,看此有底天稟奇物。
僅特出深懷不滿,此地消散接近的奇物,他神識觀感了一會兒,卻視聽佴不器嘆口氣,“這會兒真窮啊,連半點近乎的廝都煙雲過眼。”
合著大於他一期人惦念著此間的詞源。
可是,千重並不整認同感他的主張,“天然形式……此處峻嶺潮漲潮落,果然是天生大陣。”
“那視為搬不走嘛,”司馬不器兼有可惜地搖頭,“我還說有生老病死精魄那種任其自然奇物。”
“若有生成奇物,十之八九干礙報應,”千重置若罔聞地報,“一先導就不該裝有逸想。”
這話說得……倒也不易,百里不器撇一撅嘴,看一眼那倆小真仙,“你們不去尋求張含韻?”
善冧和一得相望了一眼,善冧女聲回,“俺們宗門庸者,快當就到了……主焦點是咱倆隨感空中裂開的本領不強,竟自等教職工來論斷吧。”
“這般的話,你們等著吧,”馮君謖身來,接納了燈盞,“咱們去萬島湖了,急切。”
“我跟你們走吧,”一得決斷地心示,“此處有善冧師弟在就行了。”
四人飛地走人,半天爾後,青雪派的援兵到了,有兩名真仙和十餘名金丹,“咦,我們又來晚了?偏偏……這般快就掃平了九萬大山?”
“對,他倆去萬島湖了,”善冧真仙精疲力盡地對,“這裡的情事些微單純,我得跟你們商量發話……正,此處有個原生態大陣。”
“任其自然大陣?”一名元嬰中階眼眸一亮,“具體說來……興許有天稟道紋了?”
“我不看有,”善冧真仙很精煉地蕩,“使有點兒話,那兩位老一輩會放行嗎?”
“也對,是我影響了,”元嬰中階首肯,又笑一笑,“還以為又有生死存亡精魄類的奇物。”
“生就大陣也不一定就會差,”善冧真仙五體投地地擺動頭,“仲,此處真有空間騎縫。”
“是訊息早被宗門肯定了,”元嬰中階沉聲應對,“據此你留心處分,倒亦然對的。”
善冧愣了一愣,才無語地搖搖頭,合著宗門盈懷充棟營生,我要麼不清楚的?
悟出以此,他微意興闌珊,“再有饒,此地當有成百上千天材地寶,大方尋寶的天道,小常備不懈點……對了,馮山主望吾輩能報給登門,管束彈指之間時間綻。”
“這個倒要勤謹一對,”元嬰中階首肯,“他倆以為萬島湖有絕非空間裂隙?”
“他倆沒說,可我以為有,”善冧沉聲回覆,“九萬大山這一戰,萬島湖來了十幾只元嬰魂體,還有十餘隻元嬰天魔支援,想要夾擊我們……”
翕欻藍調BLUES
“嗯?”元嬰中階的雙目又是一亮,“萬島湖有二十餘隻元嬰來援?”
“無可爭辯,”善冧真仙點點頭,“這一戰,整個冰消瓦解了八十多隻元嬰,一隻出竅。”
“還有出竅魂體?”元嬰中階的眉頭一皺,“可以能吧,那樣你們哪獲取了?我風聞那兩位是真君,然則……這也欠佳贏啊。”
差一點在而且,馮君四人早已來臨了萬島湖,千重這次也不謹小慎微了,直白縱了神識體察。
來回來去掃描了幾番隨後,她弛懈地表示,“惟有三個元嬰錨地,兩個看不太清,剩餘那個認可單單一隻元嬰……降加開班,完全不會進步七隻元嬰。”
事後她看一眼卦不器和一得真仙,“咱們三個,包打了吧?”
她都這麼著說了,那兩位信任不會曖昧。
於是兩名真君分別收養一番數茫然無措的元嬰群,一得真仙收養了那隻落單的元嬰。
馮君小不放心一得,倍感他是元嬰四層,派別稍許低了,想要跟他一總言談舉止。
一得真仙這是委實禁不住啦,“馮山主,縱然我打而挑戰者,跑連珠跑完結的……那裡的元嬰魂體估算都嚇破膽了,我操神的是乙方見了我嗣後脫逃。”
千重因上一次的靜心,差點薰陶了大方的舉措,這次亦然態勢很果敢,“正確,俺們分三個趨勢進攻,任重而道遠是戒潛逃,馮山主你容易在角落俟就好……恰到好處幫著打斷。”
馮君還想說怎麼著,大佬在逐漸的兜兒裡小顫了兩下,他就沒再放棄。
等那三位毀滅在一展無垠霧中下,馮君才蹺蹊地問話,“為什麼了?”
“她們企忙,俺們就偷會兒懶唄,”在天之靈大佬嗤之以鼻地表示,“千重老大疏漏,本來要麼險乎致究竟……讓她填補一晃好了。”
“你是說……一得和一得真仙險乎掛彩嗎?”馮君想一想爾後搖搖頭,“不至於吧?”
“你這話就……”陰靈大佬來說說到參半剎車,過了幾息事後,遠地嘆一聲,“相,釀成的惡果來了吧?”
“何方呢?”馮君皺一愁眉不展,聚齊煥發郊觀感一陣,隨後神色刷地一變,“這是……出竅期的曲蟮?有亞搞錯,此處摩天修為是元嬰高階……”
他的話說到半半拉拉,也是拋錨,過了陣才輕喟一聲,“這味道似曾相識。”
就在這兒,十來裡之外,那條百丈長的曲蟮中止了私潛行,隨後地表嘭地冒出一縷青煙,變換出一個掛著又紅又專肚兜的白胖早產兒,差之毫釐有兩尺高,乘勢他略帶一笑,“道相好。”
這幅鏡頭,是要多為奇有多為奇了,這孩童的肚兜上倘諾畫個劉海戲金蟾以來,擱在天罡界,斷斷可從前畫用了,哪曾想軍方來個“道喜愛”?
下一時半刻,馮君就反應捲土重來哪兒不對了,他指著葡方吞吞吐吐地叩,“界域……認識?”
“是啊,”白胖產兒笑吟吟位置頭,“我成材得高效吧?”
神特麼……長進得快!馮君一不做吐槽酥軟了,我從小魁次時有所聞,界域窺見能化形!
大佬也猜想到了他的動機,用神念安慰他彈指之間,“界域認識……偏向你想的那麼。”
“你下!”白胖毛毛就馮君招一擺手,但是很黑白分明,他語言的靶錯誤馮君,“別道我感覺近你……那倆真君幾乎,發掘連你,但這裡是朋友家,未卜先知嗎?”
“我一隻魂體,有呦出來不出來的?”大佬鬧了神識,多少無可奈何,又稍目空一切,“我在九萬大河谷,就觀後感到你的留存了,沒想開我沒找你的困難,你甚至找上我了?”
“你找我煩惱,憑爭呀?”白胖孺子將一截食指塞進嘴裡噙了陣子,一臉的不知所終,太最終竟自氣色一整,“其餘隱瞞了,你使用了過界域忍領域的修持,這對吧?”
“是啊,超了,”大佬行止得特異妙不可言,“哪又什麼樣?”
“以此……本信誓旦旦講,我有權把你放流沁!”白胖毛毛眸子一瞪,奶凶奶凶地表示,“我當今要驅除你了,刻骨銘心冤有頭債有主,別洩私憤我界域的百姓。”
馮君聽見這話,眨眼轉眼目,道自我稍許解析,界域意識幹嗎會化形了。
“你少跟我來這套!”大佬根本不待搭訕乙方,“出竅的天魔能來,我就辦不到來?”
“予來離去,靡下出竅的修持!”白胖嬰幼兒瞪著馮君,照例是奶凶奶凶的,“而你利用了高於界限的修持,感應到了我的根子……你必用貢獻定購價!”
“你別瞪著我深好?”馮君難以忍受翻個白,從此童聲嘟囔了一句。
“我交給個屁的協議價,你爭跟阿爹不一會呢?”大佬軟弱無力地表示,“我是何等參加界域的,這些天魔何故上界域的,你胸臆沒數?其堵住界域巨集膜灰飛煙滅?”
“界域巨集膜……那是我還罔齊全成長啟,在所難免有缺欠,”白胖產兒也不凶了,但他反之亦然微微對持,“有天魔亦然透過界域巨集膜出去的。”
“少跟我扯這些,”大佬很直截地表示,“那隻出竅的荒誕天魔,也是堵住了界域巨集膜?”
這木本是不成能的,儘管真有這麼著一趟事,界域覺察也不敢招認——它敢給天魔以權謀私吧,天琴修者分毫秒教它學立身處世。
果不其然,白胖嬰幼兒不敢確認這少數,但它故伎重演了一絲,“它何故入夥本條界域的,我訛誤很黑白分明,而它冰釋運用過趕過元嬰高階的戰力。”
“我就用了,那又焉呢?”大佬煞是不近人情地談道了,“竟敢跟我比試,你知底我的誠實修為嗎?”
“不清楚,”白胖乳兒的雙目稍許發紅了,淚在眼眶中跟斗,“雖然……這裡是朋友家,你們要刮目相看主人的見解。”
“你家?呵呵,”鬼魂大佬輕蔑地笑一笑,“你也曉暢,那兩名真君都付之一炬發現我,你猜……我比她倆強出多寡呢?”
“真君……再有真君之上,都要守界域準繩的!”白胖小孩的淚水在眼眶裡轉了幾轉,好不容易吧唧喀噠掉了下去,過後哇地哭出了聲,“你修持再高,也不能諂上欺下孺!”
(還有一週就月終了,現如今四千票都不到,高聲呼喚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