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大明小學生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八章 拿着雞毛當令箭(下)讀書

大明小學生
小說推薦大明小學生大明小学生
冯经历攥着两卷谕令,雄赳赳气昂昂的走进了总兵府议事厅。
这地方有时候也被不懂事的官兵乱传为白虎堂,反正军中士卒多是没文化的。
厅中坐着总兵官,还有十来个直属标营的部下,二十多只眼睛一起看向闯进来的“外人”冯经历。
如果换成个内向懦弱有社恐的,遇到这种场面,难免会畏畏缩缩,但冯经历是绝对不会的。
这也是秦德威让冯经历帮忙跑腿的缘故,如果换成一般的军兵传令,进了这里就先软半截,平白丢了钦差威风。
將你的一切全部擁入懷中
心情非常不好的刘总兵没有礼节性的站起来,依旧端坐着不动。
然后笑着嘲讽道:“冯大人堂堂一个两榜出身,怎么干起替人跑腿的活计了?”
冯经历冷哼一声,过一会儿你刘淮若还能笑得出来,那秦德威就不姓秦!
又想象着秦德威的嘴脸,冯经历就模仿了一句回应说:“子非我,焉知我之乐!别急,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刘淮瞬间就怒了,这意思就是看乐子来的?那把堂堂总兵官当什么了?给你逗乐的戏子吗?
Liar&Jack
冯老爷突然觉得挺爽的,难怪秦德威喜欢这样说话!
他想起正事,连忙将手里的谕令递给刘总兵的亲兵,然后大声喝道:
“钦差有令!当日调拨护卫钦差、巡抚的官兵,临阵脱逃,致使大臣失陷于乱兵,请刘将军严查人员明细,全部军法从事!”
一言既出,满堂哗然!都没想到钦差大臣从这里开始算后账!
当时前巡抚吕经从辽阳逃过来时,以及秦德威被任命为钦差后,都是从标营调拨官兵暂时充当护卫。
一开始秦德威还以为刘总兵是好意,没有拒绝这种保护,没想到还是糊里糊涂地就被乱兵抓获了。
再回想起来,那所谓的护卫肯定有问题了!
假的交往
如果没有印信,只是嘴炮钦差的话,这种没证据的事也就只能吃哑巴亏了。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掌握了巡抚关防旗牌就可以发号施令。
当时调拨了一名把总和二百军兵给秦德威使用,跟随秦德威出行的则有一百军兵。
如果按照大明军法行事,钦差主将沦陷于乱兵,那么这名把总和一百军兵,应该全部处斩!
再加上负责护卫前巡抚吕经的官兵,往狠里算,不知道还要斩多少人。
而且这不是滥杀,按照大明军法,确实就应该这么办事。
如果像前巡抚吕经那样,已经没能力算后账就罢了,偏偏秦德威咸鱼翻身,现在有了这个权力算账。
坐在厅里的营官们很清楚这些规则,不免群情大哗,又齐齐看向刘总兵!
大概能出面保护的,只有刘总兵了。
刘总兵久在边镇,骄兵悍将的习惯了,先前忽略了这回事,完全没防备钦差居然直接下令行军法杀人!
但真要照此杀人,整个标营官兵以后必定全部与自己离心!
冯经历胆气确实也壮,毫不畏惧的在厅中来回扫视着,又开口道:
“来之前也没想到,标营众将都聚在这里议事,那可真是巧了。
只是不知道,当日负责护卫钦差、前巡抚的营官是哪两位?”
若玩忽职守令主将失陷,护卫武官肯定也要斩!此时点名,让人感觉就像是当场核实死刑犯身份!
冯经历这话瞬间又将众营官的视线吸引了过来,所有人都在恶狠狠的盯着冯经历,仿佛一言不合就要让冯经历走不出总兵府!
没想到冯经历一个文官更彪悍,凶猛的一个个瞪了回来,这让众营官心里打鼓。
钦差或许动不了总兵官,但如果想行军法杀护卫不力的官兵,那绝对是做得到的。
就算官司打到朝廷,朝廷肯定也是支持钦差行军法。
尤其是当时被派去护卫秦钦差的把总阎金盛、被派去护卫前巡抚的千总史平两个营官,此时脸色都开始泛白了。
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总兵官面子大,不惜代价的出头力保了。
毕竟当初他们之所以故意放纵乱兵,也是奉了来自上面的命令啊,主使不是总兵官还能是谁?
刘总兵本来连连猝不及防,脑子有点乱,但现在逐渐适应后,也渐渐的稳住了。
他心里不禁冷笑,这秦德威果然还是年少气盛沉不住气。
行事幼稚,稍微有点权力就肆意报复,又完全不计后果,真当标营官兵都是泥捏的不成?
戰錘神座
果然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
“哈哈哈哈!”刘总兵先是仰天大笑几声,用笑声来表示自己的镇静和不屑,并向部下们传达出不要慌的信息。
然后继续说:“我刘淮一生行事……”
“慢着!”冯经历早有预料的直接打断了刘总兵的笑声:“刘将军请稍安勿躁!钦差谕令还没有传完!”
然后又转向营官们:“千总史平、把总阎金盛听令!前番玩忽职守、护卫不利之事,按军法本该处斩尔等!
但尔等若另有隐情,出面捉拿主犯,便可免罪,并另行记功!”
“主犯”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这里官最大的那个。但要让两个营官以下克上,未免太难为人了。
随后又听到冯经历还在继续宣示钦差谕令:“或可检举揭发,亦能功罪相抵,免去本该处分!”
雾草!众人一起大惊,这钦差就是个魔鬼!
第一道谕令:让总兵官行军法,杀两个玩忽职守、护卫不利的营官和部下士兵。
第二道谕令:让两个营官捉拿或者检举“主使”,以此来脱罪,甚至立功。
而且这两道谕令,都是合法的,盖了巡抚关防大印的、就是吵到朝廷也有理的谕令!
那么问题来了,总兵会怎么做?两个营官会怎么做?人心隔肚皮,实在不好猜。
总兵府议事厅里,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最強 醫 聖 uu
史千总、阎把总与刘总兵不约而同的互相对视,但眼神一触即分,尴尬的像是男人相亲遇到了前女友。
只有冯经历乐呵呵的,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刘将军你接着笑,你要还能笑得出来,秦德威就不姓秦!
认识秦德威好几年,冯老爷第一次真正体验到了游戏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