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明第一臣笔趣-第一百四十八章 水軍大都督

大明第一臣
小說推薦大明第一臣大明第一臣
廖永忠第一个冲破元军船队封锁,又追杀了一阵,直到最后一艘载着元军的船只消失在眼前,他才长出口气,抹了一把额头的热汗,让水手调转船头,返回了濡须口东岸。
等到廖永忠上岸,发现张希孟已经等在了这里,身旁站着蓝玉,另外李文忠也在,俞家父子兄弟,也过来了。
众人都是面带喜悦,俞廷玉首先向张希孟见礼。
“张经历,早就听说了,你可是上位的心腹,智谋无双。如今一见,更是英雄少年,让人好生佩服。”
张希孟笑道:“俞老客气了,您主动率领巢湖水师归附,老当益壮,慧眼识珠,有句话怎么说,叫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以为巢湖子弟,都应该感谢俞老,记着俞老的大恩大德。”
这几句话说得俞廷玉心花怒放,老脸上止不住的笑容。
他这步棋是走对了,因此俞廷玉问道:“张经历,你看我们也打破了濡须口,如今可以随意进出长江……上位那边是什么意思,用不用继续追杀鞑子?”
廖永安等人也是翘首以盼,迫不及待要知道接下来的任务。
张希孟却是笑了,“大家伙先不要忙,濡须口是要地,咱们需要在这里建立营寨,屯兵守卫,不可落入元鞑子的手里,至于水师要怎么安排,接下来要怎么用兵,还要等上位的命令。一支兵马,最重要的是上下一心,如臂使指,断然不能坏了军规,这样吧,你们先在东西两岸,修筑营寨,让士兵们安顿下来。这一次跟元军作战,有牺牲受伤的将士,赶快呈报上来,我会妥善抚恤。”
张希孟在观看战斗之后,对巢湖水师的打分不算太高。
毫无疑问,他们很勇猛善战,但是偏偏水战不是勇猛就行的,首先巢湖水师的船就不行。普遍缺少大船,船上配置的武器也差得很多。
士兵光凭着一腔血勇,这是要吃亏的。
其次水师分属廖家和俞家,这一次廖家抢功,俞家也就在后面看着,很明显缺少配合,还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
元兵并没有在这里部署重兵,只安排了几十艘楼船,还有一些小船,斗志也不高。若是元军准备更充分,可就没有这么容易得手了。
因此在张希孟看来,巢湖水师更需要的是彻底的整顿,完成从水匪到正规军的蜕变,经过一番妥善训练之后,才能投入战场。
但是话又说回来,朱元璋那边的情况如何,是不是需要立刻投入水师……如果老朱要拼,张希孟也没有权力阻拦,局部服从大局,就算有所损失,也是必须承受的。
这就是不用当家的好处,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他用不着承担后果。
因此张希孟只是在军中走访,了解情况,跟大家伙谈心,顺便统计战死的士兵,给予妥当抚恤。
张希孟很享受这个状态,有事情做,压力又不大,很好!
可张希孟的好日子只维持了两天,朱元璋送来了一道命令,准确说是委任状,他任命张希孟担任水师大都督。
负责送信的是郭英,他嬉皮笑脸,“恭喜张经历,高升大都督啊!”
张希孟却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甚至有点生气,“主公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水师大都督是怎么回事?”
郭英笑了,“原本上位不是担任了都指挥使吗!可现在有了水师,总不能叫水陆军都指挥使吧?你又不在上位身边,上位想了想,就决定升格一下,改为大都督府。”
张希孟眉头紧皱,按理说多了两万人的水师,的确叫都指挥使不够威风,升格大都督府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大都督府也只有一个大都督,怎么给他个水军大都督的名号啊?
“没错的,上位是大都督,你是水军大都督,要听上位的。”
“废话!”张希孟气得翻白眼,“不管叫什么,我都要听上位的,只是军中只有一个人能称大,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叫大都督。”
郭英眨了眨眼睛,他不太能理解张希孟的坚持,疑问道:“那,那叫都督?”
张希孟认真思索了一下,摇头道:“不好,还是叫左都督吧,或者都督同知,都督签事。”
郭英脑袋都大了,他哪里分得清这些官职称号啊,事实上朱元璋也是一知半解,有人在身边,老朱能弄得清楚,但是没了人帮着参谋,就不免出现纰漏,就比如这个水师大都督,就闹了笑话。
但不管怎么说,老朱的意思都是一清二楚,他要把水师交给张希孟统领。
水师大都督!
这不就是三国周郎吗!
难不成老朱想让自己来一次赤壁之战的辉煌胜利?
还真是瞧得起自己啊!
“主公还有什么交代没有?”
“没有。”郭英老实道:“上位说了,先生看过之后,自然都明白了。”
张希孟立刻将老朱的委任状捏在手里,仔细看了看,在任命张希孟为水师大都督之后,有八个字:整顿兵马,协同迎敌。
张希孟瞬间明白了老朱的意思,朱元璋是需要水师立刻发挥作用的。
巢湖水师两万人,其中不乏老弱,如果有时间,把他们裁撤整顿,练出几千精锐,船只也选择好的,战斗力自然会提升很大一截。
但是对不起了,朱元璋等不了。
既然如此,两万人的编制就没法缩减。
在历史上朱元璋收编了巢湖水师之后,是任命了两个万户,俞家和廖家,不偏不倚。可偏偏由于张希孟的掺和,在朱家军里面没有万户这一档,如果非要任命水师万户,那徐达那些人要怎么办?
正在交战,就随便调整编制吗?
很显然,这是行不通的。
老朱在急迫之下,就给了张希孟水师大都督的位置,所谓大都督,就是让张希孟全权负责。
这里面至少有三层意思,第一是张希孟总揽一切权力,第二是弄清楚巢湖水师的真正实力,做出妥善安排,第三,是寻觅战机,配合朱元璋在和州的战斗。
责任还不小。
张希孟也没有料到,竟然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他获得了独当一面的权柄。
这个水师大都督他是不稀罕的,周郎也没什么好羡慕的,他还是一个卑微的社会公器,只等这次战斗结束,他就老老实实把水师交出来。
只不过在交出水师之前,还要想着大破元军才是。
张希孟陡然紧张起来,明明是个配角,一下子被推到了主角的位置上,这不是难为我吗!
“传令,聚将!”
伴随着鼓声,俞廷玉,俞通海,廖永安,廖永忠,包括蓝玉和李文忠,全都齐集一堂。
张希孟把任命他担任水师大都督的事情说了一遍,出乎预料,连俞廷玉都没有什么意见。
说实话,如今的这帮人,对于官职体制,还没有什么概念,你有本事,能让大家伙服气,我们就认你。
张希孟一手操持了巢湖水师归附的时候,攻击濡须口的时候,张希孟又提出了纵火策略,烧了连环战船,成功破敌。
巢湖水师上下,都非常钦佩张希孟。
所以说他这个大都督当得顺顺利利。
可就是因为顺利,又让张希孟更加压力山大,不干出点动静来,是真的不行了。
张希孟沉吟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现在想问大家伙一句心里话,如果与元军长江水师硬拼,胜算多大?”
张希孟顿了顿,又补充一句,“我要听实话。”
这下子把几个人说得眉头紧皱。
濡须口一战,虽然他们赢了,甚至俘虏了几艘元军没有着火的船只,但是不可否认,元军的战船比他们强多了,如果不是濡须口情况特殊,他们放火得手,胜负还真不好说。
让他们跟元军硬拼,胜算真的不大。
俞廷玉年纪最大,威望也最高,他沉吟了少许,就说道:“大都督询问,卑职只能说巢湖水师没有孬种,不管损失多大,我们都能打赢元鞑子!”
廖永安也道:“没错,我们决定投靠主公,杀出巢湖,就是想建功立业,拼出一个前程。不管鞑子多厉害,我们都不怕!”
张希孟点了点头,巢湖水师的确勇气可嘉,人心可用。
凭着这一股子锐气,的确有希望建功立业。
尋寶全世界
但是张希孟也深知,这么干是有风险的,而且还不小。
究竟要怎么破局呢?
张希孟思索了许多古今中外,各种战例……归结起来,还是那句话,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有什么装备,打什么仗。
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硬拼。
张希孟反复推敲,脑子里一遍又一遍过着长江的地图,突然之间,张希孟想到了一个点子,而且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俞老将军,你帮着我参详一下……元鞑子攻击和州,我们能不能对江南下手,迫使元军回调。这样一来,就会占用元军水师的船只运力,把他们调动起来,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俞廷玉也没有料到,张希孟居然冒出了这么个主意……他皱着眉头道:“都督准备打哪里?”
“铜陵!”
张希孟很干脆道,铜陵位于濡须口上游,元军防卫薄弱,容易打下来。而且一旦夺了铜陵,就可以绕道芜湖、太平等地的后方,袭击水师驻地,把元军的后方弄乱了。
而且元军十万人在和州,江南空虚,他们自以为有长江水师作为屏障,却不料想朱元璋这边有了巢湖水师。
虽然巢湖水师不一定是长江水师的对手,但是却可以把人轻松送到对岸!
“我看行!都督这一手当真高明!”俞廷玉盛赞,其他众人也纷纷点头支持,觉得这个办法不错,可以尝试。
张希孟松了口气,可旋即又意识到了一件事。
渡江!
这件关于朱家军前途的大事,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因缘巧合,在自己手上实现了,张希孟顿觉振奋百倍。
同时张希孟也清楚,要渡江,还要攻城略地,必须有敢战之兵,而且还要军纪过硬,不能乱来。
张希孟立刻派人,给朱元璋送去了一封密信。
老朱的回复非常快,只用了两天不到时间,伴随着回信,朱元璋还派来了一个猛人——常遇春!
准许渡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