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影帝他不想當太監-第135章 亞洲最帥的四個人相伴

影帝他不想當太監
小說推薦影帝他不想當太監影帝他不想当太监
这不是重点。
数学天才也不是演不好数学白痴。
关键在于。
传说罗先生就读北大时,曾以文情并茂的情书攻势苦追北大校花。
重点来了啊。
“初以相貌丑陋遭拒”!
哈哈,罗先生可能不像传说中那么丑,但恐怕和帅是不沾边的。
继续这个校花的八卦。
校花后来被他的才华所感动,终于开了三个条件才答应嫁给他:
一、要留学取得洋博士学位。
二、学成后回国任教大学校长。
三、夫妻不可公开并行,要保持相当距离。
國民校草寵上癮
透視神眼 薯條
罗先生为了求得美人芳心而首肯了。
但这只是奇闻异事,后来罗先生的夫人,是沪江大学政治系毕业,米果密西根大学硕士。
这个和北大校花的身份不符。
然后,还有一则传言,说罗先生还曾经给破格录取他的蔡校长写信,请求和蔡先生的女儿订婚。
蔡先生复信一封,大意是:婚姻之事,男女自主,我无权包办。况小女未至婚龄,你之所求未免过分。
这事似乎是真的,钱宸在北大上学的时候还有流传。
这复信的大意,粗鲁一点讲就是。
你个沙雕竟然打我闺女的注意,她还是个孩子啊,你就是个禽兽!
罗先生于清华,功大于过。
是近代最伟大的教育家之一。
这个是无须争议的,在新文化一事上,他更是先进积极分子。
就连五四这个词,都是他提出来的。
还有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
1952年的时候,罗先生奉命推行汉字简化,遭到各界极力反对。
争论胶着不下时,内地率先开始推行汉字简化。
于是,文化问题一下变成郑智问题。
其上不再倡言汉字简化,罗先生也被一百多位“议员”攻击为“通匪”,遂作罢。
如果罗先生当时成功。
估计繁体字的生存空间就彻底丧失了。
钱宸演罗先生。
最大的问题就是他太帅了。
这和人物本身不符。
不过,既然造型师都觉得没问题,那他又何必纠结这个。
他的台词没几句,今天要演的,就是在辜先生演讲的时候,作为学生代表提问。
然后还有几个没台词的镜头。
“钱老师,早上没刮胡子吧,胡子给你刮了啊。”
二话不说,就给刮了。
其实也没多点,毕竟昨天上午都还在演戏呢。
这个时候,进来了一个人。
也是刚换好衣服来化妆的。
“吴老师好。”
钱宸和他打招呼,这个必须认识啊。
亚洲最帅的四个人,现在这个化妆间里有两个。
“钱老师……幸会幸会。”
由于钱宸被化妆师按在椅子上,所以吴言祖走过来和钱宸握了手。
难得他认识钱宸。
大概是提前看了今天的拍摄计划表。
吴言祖在边上坐下,任凭化妆师捯饬,他和钱宸一样,都帅的无可挑剔。
所谓的化妆也非常简单。
随便聊了几句,妆容就画好了。
两人一起去拍摄现场,这场戏的表演中心是刘培齐饰演的辜先生。
辜先生学博中西,号称“清末怪杰”,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西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华夏第一人。
当然,其中真假,有些已经无法考据。
你没办法简简单单的说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不同的立场、受教育程度。
还要考虑历史的局限性。
“钱宸,准备一下,台词背熟了吗?”副导演准备开始拍钱宸的戏了。
“没问题。”钱宸点头。
这是一场大戏,现场的人很多,有群演,也有许许多多的演员同行。
《建D大爷》能量非常大。
就算只有这样坐着当背景板,可能连一个特写镜头都没有的戏,该出席的演员也会出席。
每一个人都对应了一个历史人物。
“辜先生,您学贯中西,难道对孔子之学难得用于今日的状况视而不见吗?”
这是钱宸今天唯一一句台词。
并不需要特别的演技,以他的水平,自然不会表现太差。
“孔子教人之方法,如数学家之加减乘除,两千年前是三三得九,今日仍是,不会三三得八,自家不精将题目算错,却怪发明之人,毫无道理。若这也算新文化,那就是瞎扯。”
刘培齐是老戏骨,不管是演技还是台词,都妥妥的教科书级别。
这一段自然就过了。
天價寵婚:雙性總裁好凶猛 小說
拍完,还要保一条,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回头要补拍的话,成本太大了。
还是一遍过。
这人一多了,就有点较劲的意思。
谁都不想在太多人面前丢人。
理性之籠·ReasonCage
老戏骨丢不起。
新人想着要表现一下。
哪怕是平日里被吐槽没什么演技的,似乎都勉强能看了。
钱宸拍完了之后,就打算去换衣服。
这衣服质量还可以,也很干净,奈何剧组吝啬,不让他带回家。
五志 小说
“钱宸老师,”副导演叫住他。
“导演好,刘老师好。”这娱乐圈,你不管什么人,叫老师准没错。
以前这称呼还有点含金量。
现在和买早餐的时候,说师傅给我来两笼包子也没什么区别了。
当然,刘培齐在演技这一块,叫他一声老师,人家也担得起。
“你好。”刘培齐和钱宸握了一下手。
然后就陷入了沉默。
这并不是摆架子,不屑和钱宸说话。
刘培齐没什么架子。
他出去演戏或者参加什么活动,从来都是一个人。
不带经纪人,也不带助理。
有事的时候就干事,需要演戏的时候就演戏。
其他时间就抱着手提包,在那里静静的坐着思考。
“是这样的,钱宸你还有一场戏,也是和刘培齐老师合作的,今天结束的比较早,刘培齐老师希望能再拍一场,你看……”副导演把情况说了一下。
钱宸立刻就来了精神。
这完全是意外之喜啊,本以为下次还得专门跑一趟,没想到今天竟然给他全安排上了。
“完全没问题,我可以的!”钱宸猛点头。
“先背台词,我去安排。”钱宸接过第二页纸,那边还没简单的安排好,这边就背完了。
副导演讲了一下戏,各就各位开演。
钱宸扮演的罗先生带着一群学生,去围堵辜先生,质问他在霓虹人办的报纸上,骂学生是暴徒。
各有各的立场。
辜先生也不认为自己有错,也懒得解释。
两边不欢而散。
这一段就非常考验演技了。
话少,表情多。
需要代入更多的情绪,两人不管那一边拉胯,这戏都要反复的磨。
刘培齐不会拉胯。
他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处处都是戏,体验出远超导演要求的演技。
而让人意外的是,钱宸竟然也都接下来了。
戏都演完一小会了,那边才喊了一声过。
后面再保一遍,钱宸依旧发挥的很稳定,甚至可以说比之前更好。
《建D大爷》的戏,钱宸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演完了。
剧组给他发了三千块钱。
不算特别的少。
至少够路费和酒店。
钱宸这边拍完戏,正准备着直接去机场,当晚就飞回去。
姜大斌的电话打过来了。
“都到家了,怎么又跑去住酒店,今天的戏拍完,来我这边吧。”
钱宸很无语。
大佬你认真的?你老婆一个人在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