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明克街13號》-第一百二十五章 艾娃點心鋪分享

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喂。”
卡伦喊了一下。
帕瓦罗先生没动,两个黑袍人把目光投向卡伦。
“这是在排练节目么?还是什么新奇玩法?”
帕瓦罗先生忽然笑道:
“这就是你见识少了,点心店里这种玩法早就不算稀奇了。”
“嘁,谁去这种地方啊,都是些年纪大的女人。”
“这又是你年轻了,年纪,是技术的沉淀。”
卡伦抖了抖烟灰,然后特意探出头,看了一眼帕瓦罗双手上的手铐:
“追债的?放高利贷的黑帮现在也用上手铐了?”
其中一名黑袍男子拿出了一张警官证,放在了卡伦面前:
“我们是警察,现在怀疑你和嫌疑犯认识有交往。”
“额……”卡伦马上把还没燃尽的烟头丢在了地上,举起手,缩起头,“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觉得你们的打扮……警官,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妨碍公务的。”
卡伦一边陪着笑脸一边将自己的车窗缓缓摇起来。
黑袍人也没真的来调查卡伦,只是想吓一吓他。
毕竟,秩序之鞭小队的神官,可没闲到连一个碰巧路过的普通人都需要调查的地步。
戴着手铐的帕瓦罗坐进了车里,那辆商务车也随即驶离。
坐在车里的卡伦,脸上的惊慌之色也慢慢地褪去。
“哦,谢谢,幸好你是个抽烟的人。”
这句话的意思是,他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个普通人?
对此,卡伦没什么吃惊的,虽然因为特殊净化方式的原因,使得自己很难被“探查”,但那仅限于自己和对方走在路上擦肩而过;
自己和帕瓦罗先生接触了几次,中途人家还检查过阿尔弗雷德,联想和发现自己不是个“普通人”,并不算奇怪。
让卡伦觉得意外的是,帕瓦罗先生主动提到了点心铺。
这是在提醒自己么?
可是,为什么不提醒他自己的两个伙计?
卡伦目光看向老板都被带走了却还站在那里动都不动的两个伙计;
好吧,告诉他们好像也没什么用,这两个伙计看起来就不像很聪明的样子,丁科姆还好些,但也好得有限。
所以才告诉自己的么?
自己是欠了人家人情,可其实没有过多的接触,还不算是朋友,人情的话,还就是了;再多给点钱,或者,搞点点券还老板娘不就结束了?
要知道,自己最怕打交道的,也是最想避免打交道的,就是秩序神教啊。
总之,扪心自问,看着帕瓦罗先生被抓走,卡伦心里是没特别大的冲动去搜集证据帮他平反。
这可没自己帮阿莱耶的儿子问诊心理问题这么简单,前者无非是花点时间与精力,后者弄不好,可是会把自己也陷进去的。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哪怕帕瓦罗先生已经被抓走了,但自己该上门感谢的事还是要做的。
卡伦下了车,从后备箱里拿出了礼品,向丧仪社走去。
中途,走到了皮克与丁科姆面前。
皮克看着走过来的卡伦,一时有些不敢置信。
丁科姆则主动伸手,帮卡伦提起了礼物,很谦卑道:
“大人。”
看着丁科姆与皮克的反应,
嗯?
好像误会了什么。
卡伦马上想明白了过来,误会了啊,自己真的就是刚好来到这里,车里还刚好有阿莱耶准备的火机而已。
不过,卡伦犹豫了一下,也没解释,只是对丁科姆点了点头。
“大人,请。”
丁科姆领着卡伦走进了丧仪社,这是沿街店铺,虽然有两个门面合并在一起,但依旧显得有些粗糙。
因为刚举行完了哀悼仪式,里面还有些杂乱,里头有一个小高台,上面躺着一位“客人”。
“大人,这里。”
丁科姆领着卡伦来到了后院,后面是生活区,嗯,也有工作区,比如一个没上锁的房间卡伦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就知道是类似玛丽婶婶工作的地方。
客厅不大,和餐厅挨在一起,卡伦坐了下来。
丁科姆又倒来了一杯红茶,放在卡伦面前。
卡伦拿起杯子,放在鼻下闻了闻,一时竟不敢喝;
虽然他觉得丁科姆为了给老板报仇从而给自己茶水里下毒的可能性几乎低到不可能,但为什么要拿自己的命去赌呢?
这时,卡伦留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自己面前还有一个房间,这个房间贴着很少女化的贴纸,不应该属于帕瓦罗太太的;
就算帕瓦罗先生和帕瓦罗太太喜欢玩这种调调,也不会把情景布置到门外侧。
卡伦放下水杯,站起身,走到那个房间门口,房门挂着锁,是从外面锁的,不过没锁住,但足以让里面的人出不来。
皮克见卡伦走向那里,下意识地想走过来阻拦,却被丁科姆直接攥住手腕阻止了。
卡伦拿下了锁,推开门;
当即,一股子浓郁的霉味扑面而来,像是储存了一屋子早就放坏了的咸菜。
卡伦用力眨了眨眼,眼睛都被熏得要流眼泪了。
不过,里面并不是什么储藏室,而是卧室。
陈设很简单,一张很大的床在最里面,中间则是一个浴桶。
床上有两个女孩,一样大,好像是双胞胎,两个人的年纪都约莫十三四岁。
一个躺在床上正在看着书,一个正坐在床上玩着小贴画。
这种贴画卡伦以前见米娜玩过,一张塑料纸板,四个女模特在最上面,下面则是一排裙子、裤子和头饰,像是双面胶,可以自己去给女模特搭配穿着。
门被推开的动静惊动了她们,她们全都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卡伦。
看书的女孩,脸上有一半是烂疮,手背位置,也是黑色的疮;
那个玩贴画的女孩脸上倒是很干净,但是她脖子以下全是黑色的。
她们所躺的床上,垫着一层塑料纸,因为她们身上的脓疮会时不时地冒出脓水滴落下来,这层纸是为了方便打扫。
屋子里的这股子霉味,就是由她们二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卡伦微微皱眉,他自从神启后,看世界的感觉就变得更清晰了,虽然肯定没有“探查术”这种具体术法的效果来得好,但至少能感觉到一些很浅层的气象。
他在这两个女孩身上,看见了一团“黑雾”;
她们不是纯粹的生病了,而是……被污染了。
卡伦默默地退了出来,把房间门关上,问道:
“她们是谁?”
丁科姆回答道:“大人,她们是老板的女儿。”
帕瓦罗先生的女儿?
“是被污染了么?”
“是的,大人,在六年前的放学途中,被一头正在被抓捕的异魔报复了。”
“这个污染无法净化么?”
“大人,那头异魔并不强大,但它是精神系异魔,一开始并未发现她们的异常,老板就忙着继续抓捕它,等到那头异魔最终被抓住,回到家后老板才发现自己的两个女儿已经遭受了精神污染。
皮肤上的脓疮……只是表象。”
精神污染,也可以理解成灵魂污染,到了这种程度后,已经很难去做去根的治疗,因为灵魂的污染不像是手脚这些部位出了问题,哪怕治不了了也能选择截肢;
灵魂就像是一杯清水,哪怕仅仅滴进去一滴墨,你也无法再用勺子把墨全部舀出来了。
“六年了。”卡伦喃喃道。
“两位小姐必须每隔一段时间用血灵粉汤浴浸泡身体,才能缓解和抑制来自灵魂与身体的痛苦。
但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尤其是这两年,我明显感觉到浸泡的间隔有明显的缩短,而每次浸泡需要的血灵粉的量则有着明显地增加。”
“血灵粉?”
卡伦记得这个东西;
当初老安德森带着贝德先生与麦克先生一起给自己看了艾伦庄园的资产表,和艾伦庄园世俗上的财富相比,“教会资产”,萎缩得可怜。
巅峰时,艾伦家族有十二座作坊,为八个正统教会提供基础材料。
现在,艾伦家族仅剩下三个作坊在手,失去的九个作坊里,有一个就是血灵粉制作作坊;
没记错的话,这个作坊现在在拉斐尔家族手里。
丁科姆抿了抿嘴唇,继续道:“虽然老板每个月都能从大区处获得秩序券,但现在,每个月的秩序券根本无法负担起两位小姐每个月所需的血灵粉开销,虽然用雷尔也能买到一点,但价格很贵不说,量也是非常稀少。
所以,老板经常会主动去接大区发布的任务来赚取额外的秩序券奖励。
甚至……还会匿名去接其他教会的任务去获得奖励。”
艾伦庄园无比富裕,却依旧有着家族破败的危机,因为这个世界真正的圈层里,最值钱的货币,是点券。
血灵粉这种特殊基础材料,原产地作坊直接供货给教会,基本只在那个圈层里流通,所以想要得到它,只能通过点券来购买。
怪不得老板娘那日特意询问自己有没有点券可以做报酬,因为她的两个女儿需要点券来买药。
“所以,帕瓦罗审判官,就为此犯法了?”卡伦问道。
丁科姆沉默不语。
皮克却鼓足了勇气,开口道:“老板不是这样的人!”
“皮克,不准对大人无礼!”丁科姆呵斥自己的同伴。
就在这时,帕瓦罗太太走了进来,喊道:
“外面这么忙,你们两个居然敢在这里偷懒!
还有,你们的老板他人呢,他又跑哪儿去了,怎么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他人影,不会又偷偷去点心铺一条街了吧!
咦?
你是……你是那天那个,你怎么来了?”
皮克哭丧着脸对老板娘喊道:
“莱克夫人,老板被秩序之鞭抓走收押了。”
“什么!”莱克夫人惊愕了一下,随即喊道,“还讲不讲道理,还讲不讲道理,停职了没点券薪水了就算了,怎么还能把人也抓走了!”
隐婚总裁 小说
莱克夫人眼睛开始泛红,她似乎很想哭,但长久以来一直伴随着她的火爆脾气,让她已经不适应流眼泪了;
此刻,她红着眼,看着卡伦,又问道:
“你怎么在这里?”
丁科姆没说话,皮克直接道:“这位是秩序之鞭的大人。”
“是你?”莱克夫人不敢置信地看着卡伦,“是你带人抓走了我丈夫,是你抓走了我丈夫?”
卡伦无法回答。
莱克夫人作势想要冲上来和卡伦厮打,丁科姆和皮克见状,马上一齐伸手拉住了莱克夫人,可不能和这位大人有肢体接触,这是大不敬。
“你是秩序之鞭的人?那天都是你装的了?你一直在演戏?哈哈哈哈,秩序之鞭的人都这么会演戏么,怎么不去大剧院里演出啊!!!”
“夫人,夫人,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丁科姆马上提醒自家老板娘。
“我还有什么不敢说的!你们让开,你们给我让开!”
见无法挣脱两个伙计的拉扯,莱克夫人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疯狂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蹬着自己的腿,丁科姆与皮克只能后退让开。
莱克夫人重新看向卡伦,嘴角带着清晰的嘲讽笑容:
“这就是秩序,这就是秩序之鞭?
你们抓了我丈夫,罪名是不是还是渎职?”
卡伦没回答。
“呵呵呵……我一直劝他渎职,骂他呆板,死头脑,这两年来每个月需要的血灵粉的量越来越多了,我几乎每天晚上都骂他;
骂他没看见因为没能跟得上浸泡频率女儿的皮肤又开始溃烂了么?
骂他没发现两个女儿每次看见我们时明明疼得受不了却一直咬着牙故意在忍着装着说没事么?
骂他没听见深夜房间里两个女儿传出的埋在枕头里的哭声么!
我知道,他完全可以得到更多的点券,还不用去外面冒着生命危险接任务,两个女儿的血灵粉也能供应上不会短缺,可宁愿被我掐得后背没一块好皮,也偏偏不!
好嘛,
如果他真的渎职了,女儿能多过半年或者一年的舒服日子,就算你们抓走了他,我也认了!
可现在,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卡伦只能留下这句话后,直接离开。
坐在地上的莱克夫人,咬着牙,红着眼,死死地盯着卡伦的背影;
但最终,在看向那间贴着少女贴纸的房间门时,又只能无奈地仰起头,任凭泪水自脸颊两侧滴淌。
皮克上前蹲下来,安慰莱克夫人;
丁科姆则跟着卡伦走了出来。
卡伦走到自己车旁,打开了车门。
丁科姆站在那里,有些尴尬。
卡伦看着他,道:“帕瓦罗先生的事,会继续调查的,你现在是维持好丧仪社,以及照顾好莱克夫人。”
“是,大人,我知道了。”
“嗯。”
卡伦坐进车里,发动了汽车。
开过了一条街后,卡伦靠边停下了车。
他没想到帕瓦罗先生家里居然是这种情况,原本他仅仅是觉得帕瓦罗丧仪社仅仅是经营得不好而已。
尤其是床上的那两个女孩,她们身上的疮疤。
脑海中,浮现出狄斯当初所说的一句话:
“你的父亲和母亲,是被我亲手杀死的。”
因为,他们已经被污染了……
卡伦下意识地伸手摸到了手刹旁的那包烟,打开,抽出一根,咬在嘴里,用火机点燃。
抽了一口,他就把烟夹着置于车窗外,另一只手则撑着自己的额头,闭着眼,不停地深呼吸。
“呼……呼……呼……”
等到指尖感受到自燃烟头的烫感,卡伦松开手指丢下了烟头。
然后像是对自己自言自语,又像是面前好像真的有一个人需要自己去特意解释一样:
“我现在的实力水平,暂时还没资格去参与这种事情,我觉得自己可以想办法弄点点券,或者弄点血灵粉给他们家送去。
对,就是这样。”
卡伦觉得自己说服了自己,再次发动了车子;
可等到卡伦再次停车时,却发现停在了一条街面上,对面,就是“艾娃点心铺”。
莫名其妙的,就开车来到了这里。
卡伦扭头,看着点心铺上的招牌,良久,他终于决定下车,走到了点心铺门口。
柜台上,放着好几盘点心,里面两个沙发上,坐着七个女人。
“来,进来。”一个女人很热情地招呼卡伦。
卡伦迈开步子,走了进来。
原本身上衣服还挺多的女人们,马上将保暖用的外套脱下,露出了清凉的穿着;
其中有一个,看着卡伦,脸上露出了些许意外的笑容。
人每天都要吃饭的,如果有的选,为什么不吃色香味俱全的呢?
她们每天本就要接客的,如果有的选,为什么不选择英俊年轻的呢?
这些女人年纪都在三十到四十之间,可能稍稍过了四十,但因为妆容很厚,在氛围灯下,其实看不出具体的年纪。
这时,里面又有一个女人拿着簸箕刚扫完地出来,她看了一眼站在正中央的卡伦,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来了一条鲜鱼,瞧把你们谗的。”
说完,她很从容地绕开卡伦,将簸箕里的垃圾倾倒进店铺外的垃圾桶。
这个女人年纪五十以上了,体格不算高大,脸上也没做太多妆容,所以岁月的痕迹在她脸上很是明显,她也完全没打算去争这一单。
可是,当她倒完垃圾提着簸箕回里面时,
卡伦抬起手,
指向她:
“你……多少钱?”
女人愣住了,回过头,确定卡伦是在指着自己,笑道:
我有一柄打野刀 猪怜碧荷
“真的?”
“真的。”
“我便宜。”
“好。”
“那跟我来。”
女人放下簸箕,牵起卡伦的手,带着卡伦向里面走去。
里面是一间间隔出来的小隔间,每间隔间的内部空间很狭小,只能放进一张躺板外加一张凳子;
当然,这里不是用来住人,只是用来睡觉的,而且就算是睡觉,也只是躺下歇息几根烟的功夫就起身。
“这里。”
女人将卡伦领进隔间,卡伦在躺板上坐了下来。
“我们这里只做到一半哦,不过可以给你做服务。”
女人一边用橡皮筋扎起自己的头发一边说道。
卡伦开口问道;
“帕瓦罗先生,您认识么?”
女人扎头发的动作,忽然停下了。
抽烟时,帕瓦罗先生说过,年纪,是技术的沉淀。
这就是卡伦选择她的原因;
“呵。”
女人笑了一声,在旁边坐了下来,手里拿出一盒烟,取出一根,没给卡伦,只是自己点燃,
道:
“我就说嘛,这么年轻英俊的小伙,怎么会来这里玩,外面年轻干净的小姑娘不多的是么,甚至都不用你花钱。
我还以为你纞母呢。”
“我是为帕瓦罗先生的事而来。”卡伦解释道。
“他人呢?”
“被正式收押了。”
女人吐出一口烟圈,然后舔了舔嘴唇,听到这则消息的她,显得有些紧张,不,是有些畏惧,她小声道:
“赞美米尔斯。”
有时候,这种赞美话语,就像是“我的天呐”、“我的神啊”、“谢天谢地”,对于信徒而言,像是一种日常习惯语气词。
米尔斯教的信徒么?
卡伦知道这个教会,是一个海盗时代那些在岛上妓院做生意的妓女们所信奉的一尊神祇,据说,她是海神的情人,会庇护她们。
上一次接触到米尔斯教信徒,还是在莫尔夫先生的书房里,那位女信徒从莫尔夫先生的书桌抽屉下钻出的画面给卡伦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所以,眼前这位年纪很大了的女人,也算是教会成员。
她继续从事这门行当,并不让人觉得奇怪,可能就是为了一种修习,就像是秩序神教地方审判官喜欢开丧仪社一样。
女人花费了很长时间在平复自己的心情,卡伦就默默地坐在旁边等着;
他看见凳子上放着一杯水,水杯下面垫着纸,是那种很粗糙上厕所用的厕纸,而不是平日里会放在茶几纸巾盒里的面纸。
任何一个正常男性,看到这种红色的粗糙厕纸,大概都会下意识地,感到有些刮痧一般的疼。
终于,
女人再度开口道:
“我之前就劝过帕瓦罗,不要再继续调查下去了,因为能组织这么大规模的人,背景绝对不一般。
再说了,拉斐尔家族也派人前来,愿意给他每个月免费提供血灵粉,足够他那两个可怜女儿所用了。
但他就是这么固执,依旧一次次地向上汇报情况,其实一开始两次上报没能得到回执单,就已经可以说明一些情况了,这也是一种警告。
可他偏偏无视了这种警告,一边继续不停向上面汇报,一边亲自调查起这件事。
我一直很不理解,他到底为了什么;
每个月为了凑到足够的点券,不惜经常去接那些很危险的任务,可偏偏,他可以坐着什么都不做就能拿到一笔封口费,那笔封口费足够他两个女儿每个月正常的泡澡,过上类似于正常人的生活。
难道,
真的是为了那一句:赞美秩序?
大家都只是喊喊而已,为什么偏偏就他当真了呢?
两个月前,他被停职了,他与我说这件事时,我和他其实都知道,这是来自上面的最后通牒了。
好了,
现在他真的被收押了。”
女人又默默地点起一根烟,继续道:
“秩序神教的审判官,为什么地位很高,因为他们背后站着秩序神教,而秩序神教的拳头最硬;
可一旦你背后的教会并不站在你身后时,审判官,也不过是一个审判官罢了。
哦,
那杯水是做服务用的,但也能喝的,你口渴的话,可以喝。”
“不口渴。”
“呵。”
“这件事,有关于血灵粉么?”
“他连这个都没告诉过你,却让你来找我?”女人有些疑惑地问道。
但不等卡伦想一个借口出来,
女人就自己点了点头:“是了,这件事,不到万不得已时,肯定不能再拉一个人下水。”
她自己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再放下,继续道:
“近些年,血灵粉的产量高到有些不正常,他点券不够用了,所以想着自己买一些原材料,看看能不能自己配制2出来一些,哪怕量少,但他又不往外贩卖,只需要分担一下自己两个女儿的使用压力就好。
结果,因为这个,他发现每个月流入约克城地区的原材料和产出的血灵粉供货量完全不对等,甚至可以说是失衡的。
这意味着,有数量庞大的不属于原材料制作的血灵粉,在‘市场’进行着流通。
而血灵粉,除了原材料制作外,还有另一个制作方式,那就是用女人的经血来做替代品原料,可以省下很多的功夫,材料效果虽然会降低一些,但本就是基础材料,影响不会很大。
但那个东西,又不像是去公厕里收粪那么容易,社会上也没听说哪家公司专门收这个的。
最重要的是,那个失衡多出来的产量,供应得如此稳定,肯定有着规模很大同时又很高效的收集方式。
比如……”
卡伦接话道:“将人圈养起来。”
女人点了点头,道:“还得喂一些特殊的药,把每个月一次变成两三天一次……甚至,更短。”
听到这里,卡伦咽了口唾沫,拿起女人刚刚喝过的杯子,也喝了一口水。
女人见状,又笑了,抽出两根烟,都咬在嘴里,然后一起点燃,随后,将其中一根夹着送到卡伦面前;
卡伦伸手接下了,抽了一口。
“你知道,每年偷渡到维恩的非法移民,数量有多少么?”
卡伦摇了摇头。
“呵呵,不仅你不知道,连政府都不清楚,因为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很多人,很多女性,根本就没人在意上岸后她们被安排去了哪里,又最后消失在了哪里。
一个招女工的告示,就能把那些为了多赚一些钱给家里减轻负担的女孩给骗走了。
这里面,牵扯着很深的利益,甚至可以说是,正统教会的污点。”
女人看向卡伦,问道:
“我这里有一份材料记录着帕瓦罗先生的所有调查进度,如果你打算继续帕瓦罗先生的调查之路,我可以把这份材料交给你。”
“我……还没想好。”
女人没觉得失望,也没露出什么鄙夷的神情,而是伸手,放在了卡伦后背上,像是一个长辈轻轻地抚摸着他,
道:
“你很真实。”
“不,我很虚伪。”
“你和帕瓦罗先生,很熟么?”
“不熟,就见过三次,最后一次还是他被抓时。”
“可你,还是来了。”
“只是凑巧开车开到了这里。”
“嗯,又是走进了店里?”女人捂着嘴笑道,“你是不是还要说,如果不是凑巧选中了我,你现在本应该躺在这里被做服务的?
你知道么,语言和文字,经常会说谎,可行动,却最为诚实。”
“那您呢?”卡伦问道,“您为什么会帮助帕瓦罗先生调查这件事,您也应该清楚这里面面临的危险,以及,您根本就无法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因为,帕瓦罗先生自己,都已经那么惨了,很难想像他能拿出什么利益来打动眼前这个女人,让她帮着自己调查一同冒险。
女人问道:“你知道米尔斯女神么?”
“我知道。”
“她是一个妓女,在那个年代里,海盗们对被他们掳掠来的女人,随意玩弄,动辄虐杀,那时岛上的妓女们,地位比货物都不如。
所以,米尔斯选择走入大海,成为海神的情人,以此来换取海神对海盗们的警告。
自那之后,海盗之间就开始流传出一个契语:
无论风浪有多大,都不能拖欠妓女们的辛苦钱!
愿意给钱了,本身,就是一种尊重了。
就像帕瓦罗先生的上司,甚至是他上司的上司里,肯定有参与这件事的,他们也会经常在日常中‘赞美秩序’。
可他们的赞美,和帕瓦罗先生的赞美,一样么?
就像是我们米尔斯教的信徒里,很多信徒只是为了学习一些取悦男人的术法,从而获得更高的财富与地位享受的,她们也会‘赞美米尔斯’,
可她们赞美的,是真正的米尔斯女神么?
米尔斯女神,象征着无畏、博爱与奉献!
她可能出身卑微,她可能工作卑微,她的结局与选择也卑微,没有那些高高在上的女神拥有着清白无瑕履历;
但在我心里,这种赤着脚行走暴风雨之中,任凭狂风呼啸而过,任凭污泥拍打在身上,却依旧能唱出动听歌谣的她,才是真正的伟大与神圣的存在。”
女人犹豫了一下,没有再继续抽烟,而是看向卡伦,问道:
“你呢,你赞美的,是什么?”
我?
我走的是秩序的净化,用的是秩序的术法……
可中午回家时,才被普洱说过“你真的是把‘赞美’亵渎得干干净净”的卡伦,此时,却有些难以开口。
他能在柏莎小姐面前,很自然地“赞美自然”。
他能在丁科姆面前,很从容地“赞美秩序之鞭”。
却在眼前这个女人面前,无法赞美出口。
女人弯下腰,伸手,从床板底下取出了一个文件袋,放在了卡伦面前:
“很抱歉的告诉您,先生,您的服务时间已经到了,您现在可以选择续时间或者直接起身离开,当然,你离开时,也可以选择带上它,不带也可以。
毕竟,在很多人眼里,点心铺里的东西,和人一样,都脏。”
“服务费,多少钱?”
“他们是40雷尔,我是20雷尔。”女人说道,“你也能看到的,我年纪大了。”
卡伦取出一张一百雷尔的钞票,递送了过去。
“哦,没有零钱么?”女人有些头疼道。
“很抱歉,没有。”
“好吧,我给你找。”女人拿出了不知道先前藏在哪里的一个老款女士钱包,从里面取出一张50面值的,又取出三张10雷尔面值的,递给了卡伦。
卡伦伸手接了钱,又取出两张10雷尔放了回去,道:
“您是年纪大,但您技术比她们好,值得的。”
女人笑了,笑得很开心:“哈哈哈……”
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叫帕瓦罗的混蛋,每次来找自己沟通最新调查进展时,都会给自己服务费,而且每次都是给40雷尔,次次都是说:
虽然你年纪大,但你技术好啊!
卡伦起身走出了隔间,他没拿文件袋。
看着还放在自己腿上的文件袋,
女人笑了笑,
准备将它收起来。
但就在这时,
卡伦又走了回来,微笑道:
“抱歉,第一次来吃点心,太紧张了,刚走得有些心虚也有些匆忙,居然落下东西了。”
说着,
卡伦将女人腿上放着的文件袋拿了起来,夹在自己的胳膊下。
女人双手撑着床板,
叉开腿,
后仰着,
就这么看着去而复返的卡伦。
她穿的是裙子,这个姿势,会把秘密都暴露出来;
但卡伦眼睛里没有丝毫亵渎的目光,不是因为她年纪大了,而是因为她在卡伦眼里,有些神圣。
“您刚刚的那个问题,可以再问我一遍么?”
女人点点头,
问道:
“你呢,你赞美的,是什么?”
卡伦深吸一口气,回答道:
“我觉得我现在还没有资格回答您这个问题,但我希望,下次见到您时,可以很自然地回答出来。”
女人摇了摇头,道:
“不用那么极端,你有需要了,可以随时过来。
帕瓦罗之所以经常过来,是因为我们也是能帮忙打探和调查一些事情的。”
“这样啊,好的,谢谢您,我知道了。”
“反正我们是欢迎你来的,当然,前提是你不嫌这里脏,也不嫌我们脏。”
“怎么可能呢,我有一位我最敬重的长辈曾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
“哦,你那位长辈说的是什么?”
“他说啊,
连伟大至高的秩序之神,也都是被妓女养大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