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是我瘋了-第三百四十六章:逼迫鑒賞

是我瘋了
小說推薦是我瘋了是我疯了
“这就是……异星。”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
在神树的边界,在世界的夹缝之中,辛难正静静的看着那层怪异的异彩胶质。
早在神树开始颤抖之时,辛难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能让神树表露出那样警惕和蛇一般的应激反应之物,地球上总共就那么几样而已。
在短暂的犹豫后,他便带着宴雨,自夹缝的世界中,行走而来。
一路上,他看到了那些被称作【星兽】的怪物,也看到了异星借由这些星兽正在侵蚀神树生机的行为。
“那些光,是活的!”
辛难面色凝重的捕捉着视线中的那些微小粒子。
在他的视界里。
那些星兽身上的光,简直就像是真菌的孢丝,每一根都是活物。
獨家寵愛:我的甜心寶貝
但是却又不仅仅是孢丝的感觉,同时也是一种粒子。
他们每一根、每一粒,都带有明显的个体感,会有截然不同的游动行为。
辛难曾经在世界的夹缝中,近距离盯着一只星兽仔细观察的两个小时。
期间,他甚至发现了那些光的孢丝、粒子,会脱离星兽的身躯,簇拥着,成群结队的离开它们的宿主,在体表不远处逛一圈又返回。
从那些孢丝、粒子上,他甚至感觉到了情绪!
截然不同,丰富多彩的情绪。
没有比这更好的证明了。
情绪是生命的奇迹,唯有生命,才有可能产生情绪。
所以辛难才如此惊讶。
这些孢丝、粒子们,在各自独立的同时,却又形成某种极其完整统一的共同体,在无数个体的情绪之外,这些孢丝、粒子的共同体竟然又拥有一个整体的,同样独立的情绪。
这种感觉,就像是乐高积木的每一颗都是活的,每一颗都有自己的名字,但是他们拼凑成的乐高主体,同样也是活的,具有自己的情绪。
这,简直矛盾!
辛难根本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自己体内的所有细胞都诞生了自己意志的情况下,辛难这个个体也同时存在,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他的每一个神经元都活了过来,辛难又如何存在呢?
矛盾。
诡异。
难以理解。
但毫无疑问,这些孢丝、粒子在适应这个世界。
辛难看到,他们在虚无中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虽然增加的非常缓慢就是了。
但有趣的是,即便抗性提高了,这些孢丝、粒子,还是会主动进行分裂,自毁一般的行为,把生存的时间保持在同一个数字上。
如果用仪器进行精密的计算的话,会发现。
每一个孢丝、粒子生存的时间,都是十分钟!
精确的吓人。
他们就像是一群低调的富翁,正一分一秒的把自己赚到的时间存起来,等待大用。
而每一个星兽的生存时间之所以不同,皆是因为体内的孢丝、粒子数量不同罢了。
如果把他们藏起来的时间用上,那些孢丝、粒子不再自毁的话,恐怕星兽整体生存的时间会延长至少半分钟左右。
这还只是现在,若是能延长半小时、甚至一小时。
那么在某些时刻,就可能变成致命的利器!
辛难心头不免出现了一丝阴霾。
异星在…..藏拙吗?
它似乎已经在准备什么了啊。
仔细感知了一下那些粒子,甚至在夹缝世界“近距离”接触了一下某些星兽,确定那些粒子无法感知到自己的存在,并且伤害自己后。
辛难看向那象征着异星世界的胶纸范围,犹豫起来。
“要不要试一下呢?”
关于深潜者,关于地球,辛难都有一定的了解。
但是异星,他却一无所知。
甚至在那个连柱神的信息都所有存留的城堡中,辛难都没有得到相关的信息。
STEINS;GATE 世界線變動率x.091015%
这对人类,对神树,对他自身,都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如果能够获取一部分对方的信息的话,那么也许值得冒险。
但是。
花钰 小说
辛难皱眉间,还是觉得风险太大。
毕竟他对于这东西是一无所知,根本不清楚它有怎样的能力,会不会能影响到夹缝的世界。
如果他一不小心失陷在里面的话,没有与宴之人神力,连跑都跑不出来。
“先把眼前观察到的信息告知给唯物局吧,我现在必须谨慎一点。”
这样想着,辛难便准备退走。
但是就在这时,他却突然感觉到了一阵让自己毛骨悚然的注视。
恍惚间,他似乎感觉到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催促这自己。
当然,这全是错觉!
因为以他现在的状态,如果那位趴在地球之外,生怕自身的存在就能挤爆地球的神明真的亲眼看他的话。
那么辛难的下场绝对是当场畸变。
也许他那堪称逆天的的锚定BUG,都救不回来。
所以,辛难猜测此刻自己感觉到的注视,只是来自对方的某个念头。
玩心所致,而起的念头。
但即便如此,辛难也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样,甚至无法移动一下身躯。
祂的意志,已然笼罩此处,且必将得到彰显。
辛难如果敢退的话,无法就是换一个从主动变为被动而已!
而现在的他,根本无法反抗。
辛难的心中,骤然升起了一股无法浇灭的怒火,这怒火也许早就在了,从他察觉到那双眼睛开始,从他被粗暴的推入克苏鲁的梦境世界开始。
现在,对方又要逼着自己进入异星的世界!
辛难低下了头,开始向前迈步。
冷漠的就像是一块礁石。
他的眼前,那被孢丝、粒子编制起来的胶纸世界里,异彩纷呈。
见他的动作,进入二阶以后,已经能在眷者状态下和辛难分享一部分视野的宴雨惊慌道:
“白塔同学,你要干什么?”
“秘书,没事的,我必须去一趟。”
“太危险了,我们根本不了解它!”
她觉得,今天的辛难同学太不像他自己了,不知道是不是彼此联系的紧密,宴雨很快感觉到了辛难心中的愤怒和冷漠。
她也明白了什么,于是沉默了下来。
看着那近在眼前的胶纸边界,宴雨情不自禁的吸了一口气。
“没事的,白塔,我会陪着你的,没事的!”
辛难的身影一顿。
然后毅然决然的走入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