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最初的血族-600 逆流鑒賞

最初的血族
小說推薦最初的血族最初的血族
“怎么回事?”
無敵 神龍 養成 系統
看到北境大军突然后撤,对面的兽人军官也是一头雾水。
另一位兽人军官眯着眼睛看了一阵,谨慎道:“不会是个陷阱吧?”
这么些天来跟北境的战斗中,他们已经多次被加西亚侯爵设下的圈套给搞得灰头土脸,可以说,在这次战役中,就他们所面对的北境人最为难缠。
所以,这次看着北境人突然毫无征兆地后撤,兽人大军反而没敢第一时间追击。
雪花妃传~蓝帝后宫始末记~
但这个迟疑的过程也就持续了十几分钟,来自兽人皇帝的命令终于让前线的军官下达了进攻的指令。
呜——
沉闷的号角声中,无数兽人沿着北境人后撤留下的防御空挡,直冲而下。
严密的堤防终于出现了一个致命的缺口,汹涌的兽人大军潮水般席卷而来。
莱因哈特大帝立刻下令让麾下的骑兵从侧翼穿插而上,试图挡住兽人的突进,然而,由于北境大军的后撤太过突然,留下的缺口又太大,此时的任何补救措施都是为时已晚。
溃败之势已然成型,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挽回。
而更糟糕的是,北境的行为给其他各境树立了一个非常恶劣的榜样。
原本东境、南境、绯焰领的将士们就不可能像西境人那样拼命,加上连日的惨烈厮杀更加消磨了他们的斗志,此时见北境临阵逃脱,他们顿时也都心生退意。
“公爵大人,北境人真的逃了!”
南境大军所在的阵地后方,一位满面风霜,头发花白的中年人对圣兰德斯公爵说道。
我的狼女王陛下
圣兰德斯公爵眯着眼睛遥望着北境防区所在的方向,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语气也颇为感慨:
“耶鲁格学士,还真被你猜对了。嘿!没想到加西亚居然真的敢这么做!”
“他也是别无选择。”耶鲁格学士叹道,“莱茵哈特大帝和圣格里安公爵绝不会同意轻易撤军,再这样耗下去,帝国最精锐的一支大军恐怕都要葬送在这里了。
所以,他只能用最决绝的办法来尽可能地保存下帝国的有生力量。”
圣兰德斯公爵皱着眉头,似乎对加西亚侯爵的选择很是不解:
“那他就没想过这样做,对他自己会是什么后果吗?临阵逃脱,致使帝国大军在天断山脉遭遇大败,甚至会让整个西境彻底沦陷……这样的罪名,他加西亚承担的起吗?”
耶鲁格学士长出一口气,道:“有人愿意为帝国的存亡献出生命,当然也有人愿意为此付出自己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名誉。
加西亚侯爵,是一位真正的骑士!”
圣兰德斯公爵看了耶鲁格学士一眼,叹息道:“可惜了,他的行为不仅不会被理解,还会成为这次失利的罪魁祸首,成为被世人唾弃的背叛者。”
“真正的英雄总是如此,悲剧才是他们的宿命。”耶鲁格学士低下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情绪稍微有些失控。
好在圣兰德斯公爵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心腹谋臣的异样,因为正有一位传令兵纵马疾驰而来,还没到就大声呼喊道:
“圣兰德斯公爵大人,陛下要求您立刻出兵,填补北境人撤离后留下的空缺!”
圣兰德斯公爵静静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根本没听到传令兵的话。
传令兵以为对方没听清,连忙又重复了一遍。
但圣兰德斯公爵却依然没有动静。
这时传令兵也来到近前,身手矫捷地翻身下马,匆匆一礼,然后再次开口道:
“公爵大人,请立刻……”
哧!
一道银光闪过。
传令兵的头颅就冲天而起。
圣兰德斯公爵神色淡漠地收回滴血的长剑,不屑道:
“莱茵哈特这个蠢货,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想着补救。”
耶鲁格学士没有接茬,虽然他很鄙视这个看不清形势的皇帝,但却不会像圣兰德斯公爵这样公开表露出来。
圣兰德斯公爵伸手招来自己的副官,命令道:
“通知克修鲁骑士率军断后,其余人,撤退!”
……
东境阵地。
尼科尔伯爵一脸苍白地看着面前混乱的局势,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北境大军的突然撤退,让东境大军的侧翼彻底暴露在兽人大军的面前,理智告诉他,如果不赶紧后撤,东境大军很快就要面临腹背受敌的危险。
但莱茵哈特大帝派来的传令兵却要求他们东境立刻派兵去堵住北境后撤留下的防守漏洞。
这怎么堵?
尼科尔伯爵一边痛骂着加西亚侯爵的临阵逃脱,一边又埋怨着莱茵哈特大帝的不可理喻。
身边围着的众多军官和贵族都一脸急切地看着他,希望他能够尽快下达作战命令。
也有人幸灾乐祸地催促道:
“伯爵大人,到底该怎么办,您倒是快点决定啊!”
尼科尔伯爵看向说话的年轻人。
卡米拉骑士也用根本不掩饰自己戏谑的目光。
虽然暂时执掌东境权柄,但尼科尔伯爵毕竟不姓圣普洛斯,威望难以服众,这位据说得到皇室支持的圣普洛斯家族骑士已经等不及要取而代之了。
尼科尔伯爵知道,当前的局势下,最好的选择就是撤军,现场的东境贵族们也都期待着他下达撤军的命令,毕竟谁也不希望将自己的军队葬送在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役中。
但传令兵的目光却让尼科尔伯爵如芒在背。
如果违背莱茵哈特大帝的命令,尼科尔伯爵很清楚,自己肯定会被追责。
武 靈 天下
可如果继续战斗,面前这些愤怒的东境贵族们会不会被卡米拉骑士煽动,强行剥夺自己的权力?
“伯爵大人,您还在犹豫什么?”传令兵出言催促道。
尼科尔伯爵攥紧了拳头,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有人惊呼道:
“你们快看!西境人也撤了!”
尼科尔伯爵顿时不再犹豫,立刻下令道:
“撤军!”
……
“该死!他们都该死!”
莱茵哈特大帝疯狂地咆哮着,发泄着心中的愤怒,以及恐惧。
北境、西境、东境全都相继撤退,这仗肯定没法打了。
哪怕莱茵哈特大帝怎么不甘心,也只能咬牙切齿地下令道:
“撤!”
邪醫紫後
……
西境阵地。
圣格里安公爵沉静的目光扫过面前聚集的一众西境贵族,缓缓开口道:
“他们都撤了,但我们能撤吗?”
西境贵族们面色各异,有慷慨激昂的,也有眼神闪烁的。
但在圣格里安公爵冷冽的目光注视下,却无人敢说话。
圣格里安公爵举剑向前,洪亮的声音犹如煌煌天威,清晰地传遍了整个战场:
“西境骑士,宁死不退!”
“宁死不退!”
无数的嘶吼汇聚成一个声音,响彻整个战场。
在其他各境相继后撤时,西境大军却成了一股逆流,义无反顾地冲向了兽人大潮。

优美玄幻小說 最初的血族-566 拒絕鑒賞

最初的血族
小說推薦最初的血族最初的血族
橡树庄园的建筑精致高雅而又暗藏奢华,支撑住宅的立柱非金非木,看不出是何种材质,但又异常坚硬。
柯林试了一下,竟然无法在上面留下一点痕迹。
長大後的青梅竹馬
最強系 小說
问了一旁值守的侍卫才知道,这些立柱的材料竟然是龙骨!
传说当年精灵族最强大的主战职业,并非后来的游侠,而是德鲁伊。
那时候的德鲁伊可是能够与巨龙硬碰硬的强大存在。
可惜,这个职业也已经因为未知的原因在时间的长河中丢失了传承,只能留下一些隐晦的传说和零星的遗迹,供后人景仰。
正当柯林对着这些龙骨立柱心生敬畏之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在背后响起:
“安格列伯爵。”
柯林缓缓转身,就见一位身穿黑色礼服的少女正俏生生地站在那里。
她的身材高挑匀称,五官精致,白嫩的肌肤闪耀着玉石般动人的光泽,配合一头柔顺亮丽的金发,有一种让人一见难忘的独特魅力。
“莎莉娅小姐,没想到你居然也在这里。”柯林确实有些惊讶。
橡树庄园虽然曾经被赐予莱希亲王,但现在已经被皇室重新收回了,莎莉娅作为莱希亲王的女儿,除非受到邀请,不然应该也不会想要回到这个伤心之地。
莎莉娅伸手将一撮被微风吹乱的秀发拢到耳后,眼神躲闪,竟表现得格外羞怯。
“我是受陛下之邀前来做客的。”
柯林顿时有些惊疑不定,莱茵哈特大帝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将莎莉娅请来橡树庄园,尤其这里即将举行一场极为正式的会谈,怎么也跟莎莉娅扯不上关系……
但看着莎莉娅羞红的脸颊,柯林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莱茵哈特大帝不会打算撮合他和莎莉娅吧?
仔细想想,似乎还真有可能。
毕竟在莱茵哈特大帝看来,薇拉已经成了植物人,而柯林却年轻有为,前途无限,还没有正统子嗣,将来恐怕大概率要恢复单身……
所以,莱茵哈特大帝这是想要用莎莉娅来拉拢他?
柯林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荒谬。
也不知道是谁给莱茵哈特大帝推荐的人选,竟然选中了莎莉娅。
当然,莎莉娅身份足够高贵,也足够美丽,只是她现在的处境太过尴尬,柯林就算真的打算抛弃薇拉,也不会选择莎莉娅。
毕竟莱希亲王现在可谓是名誉扫地,成了帝国人人喊打的角色。
除非……
柯林忽然惊觉,除非莱茵哈特大帝有意要为莱希亲王洗白!
或许是兽人帝国入侵的危机让莱茵哈特大帝感到恐慌,或许是如今帝国的局势有些脱离皇室掌控的危险,莱茵哈特大帝终于开始明白,皇室还是需要莱希亲王这位圣骑士作为定海神针。
只是不知道莱茵哈特大帝怎么就有自信让莱希亲王原谅他当初所做的一切?
柯林的沉默让莎莉娅产生了一些误解,她低下头,仿佛无法承受柯林灼热的目光,半晌才再次开口,轻声道:
星臨諸天 小說
“安格列伯爵,之前我冒昧拜访了红堡,可惜您不在……”
“哦,对,我听说了此事。”柯林回过神来,笑了笑道,“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外奔波,没能亲自接待您的到访,如果有所怠慢,还请莎莉娅小姐见谅。”
“安格列伯爵,您多虑了。我在红堡受到了热情的招待,那是一次难忘的美妙经历,如果有机会,我还希望能够再一次饱览北境风光。”
任何一位绅士在听到这话时,都应该主动发出邀请,但柯林却装作没听懂莎莉娅言语中的暗示,微笑道:
“莎莉娅小姐,我们还是快点去宴会大厅吧,要是迟到可就失礼了。”
“好。”莎莉娅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还是乖乖跟着柯林沿着长廊往前宴会大厅的方向走去。
两人没有再说话,气氛渐渐有些尴尬。
倒不是柯林不解风情,而是他并不打算抛弃薇拉,当然也不能给莎莉娅过多的期待,以免对方误解。
如果莎莉娅只是想成为柯林的情人,那自然好说,柯林没有道德洁癖,你情我愿之下的欢愉体验他是非常乐意提供的,但可惜,莎莉娅所期望的是合法妻子的位置,那柯林只能说声抱歉了。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宴会大厅。
“安格列伯爵,欢迎来到橡树庄园!”
刚进门,柯林便听到一声洪亮的招呼。
“尊敬的陛下,感谢您的邀请!”柯林毕恭毕敬地向莱茵哈特大帝行礼。
莱茵哈特大帝居然走上前来,亲热地拍了拍柯林的肩膀,又用暧昧的眼神瞄了一下柯林身旁的莎莉娅,促狭道:
“安格列伯爵,你已经挑选好今晚的女伴了?”
柯林嘴角抽搐了几下,暗自吐槽这个皇帝的拉拢手段也太直接,太粗糙了,简直就是拿着棒棒糖往你嘴里塞,还一边问你“好吃不?”
但没办法,谁让他是帝国皇帝呢。
柯林只好装傻充愣地答道:“抱歉陛下,我的女伴现在还在凛冬城,恐怕无法参加今晚的宴会。”
莱茵哈特大帝眉头一皱,对柯林的不识抬举有些恼怒,正要发作,却听到门口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Love stories
“安格列伯爵,如果你需要女伴的话,我正缺一个男伴呢。”
莱茵哈特大帝两眼一瞪,就要开口呵斥,但等他看清来人后,顿时又憋了回去。
因为,说这话的人,是圣格里安公爵。
柯林也回过头,就见今晚的圣格里安公爵也脱掉了铠甲,换上了一袭天蓝色的宫装长裙,衬托出美好的身体曲线而又不失端庄典雅,恰到好处的淡妆让原本就完美无瑕的容貌更加明艳动人,举手投足间从容优雅,而且有种符合自然规律的奇异美感,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人的感官。
名門嫡秀
这样一位处于骑士之道巅峰的绝色女性,既能让人感受到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也能轻易地用一个魅惑的眼神激发出男人心底最原始的冲动。
就在柯林惊疑不定之际,圣格里安公爵已经轻摆柳腰,来到他的身边,主动挽住了他的手臂。
柯林只觉得一股浓郁的芬芳直往鼻子里钻,手臂上的温润触感也让他一阵失神。
莱茵哈特大帝看着这一幕,之前憋下去的那口气再次涌上来,涨得脸色通红。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最初的血族 起點-544 秩序看書

最初的血族
小說推薦最初的血族最初的血族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回荡在狭**仄的空间中。
重生科技狂人
这里是圣光大教堂的地下告解室,是罪恶的灵魂向至高主忏悔的地方。
按照《光辉圣典》所言,一切罪恶在这里都将得到宽恕,只要你虔诚地向至高主坦白一切。
啪!
一根被鲜血浸染的长鞭狠狠抽打在少女光洁白皙的后背上,娇嫩的肌肤瞬间皮开肉绽。
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哪怕再怎么心硬如铁的人听了也会心生怜悯。
但手执长鞭的教皇格里高瑞却没有一丝怜悯,反而脸上充满了狰狞扭曲的快意。
啪!啪!啪!
长鞭如暴雨般落下,少女的惨叫越来越虚弱,直至再也没有了声息,彻底晕死过去。
格里高瑞又发泄似地抽打了几鞭,四溅的鲜血将墙壁上的天使壁画都染红了。
扔掉红的发黑的长鞭,格里高瑞深吸一口气,又恢复了那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双手在胸前画出一个圣辉印记,道:
“神怜悯世人,主治愈众生!”
白金色的圣光瞬间充满了告解室,地上少女后背的伤口渐渐愈合,若不是那一道道狰狞的伤痕,恐怕还以为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幻觉。
见少女没有苏醒的迹象,格里高瑞也没有去管她,只是理了理身上有些散乱的长袍,转身走出了告解室。
门外,侍从似乎已经等候多时,见到教皇后立刻躬身报告道:
“冕下,莱茵哈特大帝陛下正在祈祷大厅中等您。”
格里高瑞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便沿着旋转阶梯来到地面。
又穿过一条幽静的长廊,格里高瑞再次来到祈祷大厅。
莱茵哈特大帝听到脚步声后,也没有回头,依然仰望着面前的光辉之主雕像,口中道:
“格里高瑞,你说吾主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了?”
教皇的脚步微微一顿,但又很快恢复,他走到莱茵哈特大帝身边,面无表情地说道:
“陛下,您可别忘了上一位如此恶意揣度至高主的皇帝,到底是什么下场。”
“你说‘黑皇帝’呀……”莱茵哈特大帝侧过头,用挑衅的目光看着身边的教皇,道,“但您如今还能找到一位‘审判者’么?”
教皇似乎并没有动怒,依旧用不咸不淡的口吻道:
“陛下,吾主的光辉感召之下,人人皆可为‘审判者’。”
“你说的没错。”莱茵哈特大帝竟然赞同地点点头,“只是最应该接受审判的人是谁,你自己心里难道还不清楚?”
教皇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世人皆有罪,吾主的审判谁也无法逃脱。”
天才丹药师:鬼王毒妃 小说
五滴風油精 小說
莱茵哈特大帝嗤笑一声,似乎对教皇失去了耐心,径直说道:
“好了,格里高瑞,在我面前就别装了,既浪费时间,也怪恶心的。
我这次来,只是想告诉你,我懒得管你跟北境之间的恩怨纠纷,谁对谁错,如果换个时间,你们怎么斗都行,但现在不行!
兽人帝国入侵在即,我需要帝国所有的军事力量全部聚集到西境,不能有任何形式的内耗和纷争!
所以,我不管你需要做出什么让步,必须给我将圣希尔德家族安抚下来!
我的百万大军,一个都不能少!”
教皇格里高瑞微微一笑,似乎对莱茵哈特大帝的态度早有预料,立刻用无比诚恳的语气道:
超級因果抽獎
“陛下,我与您一样,也不愿看到这个时候帝国发生内乱,所以,请您放心,我会尽快让此事平息,绝不会耽误了您的西征大事。”
莱因哈特大帝有些意外地看了教皇一眼,似乎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好说话,原本准备的那些威胁加诱导之词反而都派不上用场了。
格里高瑞看到莱因哈特大帝的脸色,自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便笑着解释道:
“陛下,我知道我们之间有着诸多矛盾,也曾有过多次冲突,对很多事情的看法也不一致,但在某一点上,我相信我们却一定能够达成共识。”
莱因哈特大帝眉头一挑,饶有兴致地问道:“哪一点?”
獲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過平凡生活
格里高瑞伸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莱因哈特大帝,道:“这一点就是,当前的帝国秩序,决不能乱!”
莱因哈特大帝想了想,才有些明白教皇所指的意思,他撇了撇嘴角,有些不以为意地说道:
“你觉得北境有可能威胁到帝国的当前秩序?”
格里高瑞认真地点点头,道:
“陛下,您恐怕还不知道吧,东境领主们已经公开声明支持北境,而且东境联军也已经正式开拔,目标,却不是西境,而是要去和北境联军汇合!”
莱因哈特大帝眉头一皱,似乎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格里高瑞再次开口,语气幽深地说道:
“陛下,北境和东境这次既然能够联合起来对付我,他日,就能联合起来对付您!”
“他们敢!”莱因哈特大帝两眼一瞪,咬牙切齿地说道。
“为什么不敢?”教皇格里高瑞冷笑道,“您觉得自己在帝国子民中的威望,难道要比我更高?
还是说,您觉得说服各大领主出兵进攻凤凰宫,比说服他们进攻圣光大教堂还要难?”
莱因哈特大帝沉默了,但眼中却流露出无法掩饰的冰冷杀意。
教皇格里高瑞将这一切都看在眼底,心中得意,表面上却是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诚恳地说道:
“所以,陛下,现在北境和东境的所作所为,就是无可辩驳的叛变!
是对光辉帝国现有秩序的一种挑战!
他们今日敢联合起来挑战我,挑战教会,他日就敢挑战您,挑战皇室的权威!”
莱因哈特大帝悚然而惊,再也忍不住出声道:
“格里高瑞,你别以为用这种粗陋的手段就能挑拨皇室跟圣希尔德家族的关系!
你是不是忘了,帝国皇后的名字,就叫弥黛拉·圣希尔德!”
格里高瑞面露讥讽,摇头叹道:“陛下,您不会觉得,光靠着联姻的手段就能让两个家族建立坚如磐石般的信任和友谊吧?
在面对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的诱惑时,手足相残,父子反目的故事,您难道在历史典籍中看得还少吗?”
莱因哈特大帝冷哼一声,还在挣扎:“但那也是圣洛伦佐家族内部的倾轧,帝国皇室始终都是圣洛伦佐,千百年来从来没人敢挑战这个事实!”
格里高瑞立刻反问道:“难道千百年来,曾有人敢宣称教皇是伪信徒了?”
莱因哈特大帝瞬间语塞。
格里高瑞幽蓝的眼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祈祷大厅中的圣光似乎在这一刻变得无比浓郁,他张开口,宏亮的声音犹如来自苍穹之上:
“他们今日敢审判吾主的代言人,明日就敢审判帝国皇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