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青葫劍仙-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意外來人展示

青葫劍仙
小說推薦青葫劍仙青葫剑仙
苍南山山顶。
两个人影正在半空不停闪动,其中一人身穿青衣法袍,驭使水道法术,正自狂攻不停;另一人则是个白袍男子,周身气化白羽,那羽毛每一根都如有灵性,可将对手的法术化为无形。
双方各逞所能,你来我往,各种神通法术层出不穷,直打得苍南山山顶风云色变、天昏地暗!
就这样也不知打了多久,忽听半空中一声闷哼传来,却是那青衣男子不敌对方,被打得跌落了下来。
此人也是厉害,纵然被对方打中,似乎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势,在半空中把身形一转,就已经化去了对手的大部分力道,最后轻飘飘地退回了无双城的阵营之中。
“抱歉,林某道法不精,给无双城丢脸了。”
退回来的男子满脸羞愧,正是碧海宫的代宫主林月缺。
人群之中,伍慈看了他一眼,口中淡淡道:“无妨,林道友没有受伤就好。现在是四局两胜,双方打成平手,我们还有机会。”
禦手洗君與花子同學
与此同时,苍南山山顶的另外一边,九大门派却是人心振奋。
“哈哈哈,这一战真是大快人心!‘百羽飞龙’龙飞羽的名头,果然是名不虚传!”金光仙哈哈大笑,神色快意至极。
就在不久之前,他与楚昊天的一战中输给了对方,心中正自不忿,转头看见龙飞羽如此干净利落的战胜了林月缺,就觉得对方为自己出了一口恶气。
故而龙飞羽才刚刚退回,他就第一个恭贺起来。
“金光道友过奖了,在下也只是侥幸胜了个一招半式而已。如今四轮过去,咱们是两胜两负,最终结果如何,还要着落在下一位道友的身上。”龙飞羽脸色不变,淡淡道。
“嗯,龙宗主所言不错。”
上官千叶点了点头,目光扫视众人,缓缓开口道:“如今白羽宗、素心斋、赤霄书院、龙牙宗的宗主都已经上场比斗过了,这最后最关键的一轮,由哪位道友上场呢?”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声音高叫道:
“老夫愿往!”
上官千叶侧目看去,只见说话之人身高九尺,满脸皱纹,两个环眼瞪起来犹如铜铃,正是归一门的门主“虎候居士”!
“据说此人曾有奇遇,修得上古炼体之术,一身铜皮铁骨,寻常法术都奈他不得,由此人出战,似乎也无不可……….”
上官千叶心中思忖了一番,正要开口说话,旁边却有一人抢先道:
“虎候道友,最后这一战还是让给贫道来吧。”
只见说话之人是个半百老者,身穿宽大道袍,手持一根拂尘,此时随意地站在那里,看上去有些懒散。
“鲁大竹,你要与我抢这个斗法名额?”虎候居士把环眼一瞪,怒喝道。
面对他的质问,鲁大竹只是轻轻一笑道:“我知道虎候居士的亲传弟子死在无双城的手下,心中自然有些怒气。只不过那无双城最后一战上场的必定是公冶宏。此人跟随伍慈修习道法,《九转逍遥功》恐怕已经到了第五转的境界,贫道曾经与他在洞灵湖焚香论道,多少知道一点他的跟脚,所以由贫道上场会比较合适。”
虎候居士听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之色,而一旁的上官千叶却是哈哈笑道:
“无为道宗的掌门既然肯出手,那是最好不过了,这一战就由鲁道友上场,希望道友不负众望,为我等取来六指遗骨!”
“好说!”
鲁大竹呵呵一笑,也不废话,掐了个法诀,直接飞上了半空。
无双城的阵营之中,亦有一人飞了出来,是个白须老道,身穿星月道袍,头戴紫金芙蓉冠,生得鹤发童颜,仙风道骨。
两人隔空相对,鲁大竹呵呵笑道:“公冶道友,咱们又见面了。上次洞灵湖论道,道友高论玄妙,鲁某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今日正好是个机会,可以验证一下你我所学。”
“却之不恭!”
公冶宏面无表情,手中拂尘一挥,无数光华流转,好似日月星光,分作金银两色,把个茫茫苍穹都笼罩在里面。
二十四团星光在半空忽明忽灭,周围空间犹如漩涡般旋转起来,底下观看斗法的众人,心中不约而同地生出古怪感觉,仿佛这万丈高空,倏忽之间已经近在咫尺。
那鲁大竹身处日月星光之中,被那混沌漩涡罩住,整个人就好似一枚浮萍,随着漩涡旋转忽上忽下,飘忽不定,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淹没一般。
“能把日月星光演化为神力,重塑芥子空间,果然不愧是《九转逍遥功》,那公冶宏才不过五转小成,居然就有如此神通!”上官千叶看着半空中的斗法,喃喃自语了一声,眼中也露出了深深的忌惮之色。
只不过公冶宏的《九转逍遥功》虽然厉害,但那鲁大竹却始终没有被周围的混沌漩涡所吞噬,纵使日月星光一同发力,都把神光照耀在他的头顶,依旧无法让此人伏诛。
“厉害!厉害!”
无边漩涡之内,鲁大竹朗声大笑,足踏罡步,信步而游,穿梭在这片混沌漩涡的缝隙之中,好似一条滑不溜滴的游鱼,根本没有任何神通法术可以捕捉到他。
“看来无为道宗的法术,还是有几分门道的,可惜你今日落在我的手里,却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公冶宏脸色淡然,手中法诀一变,芥子空间内居然生出罡风雷火,时而狂风如刀,时而雷火激荡,狂暴灵力鼓荡不休,就像是打碎了空间内的各种法则,要重新划分那清浊乾坤一般。
如此紊乱的空间之力,只是局限于公冶宏的芥子空间之中,外面的修士虽然可以亲眼目睹,却无法感应到里面的狂暴气息。

但有一点他们知道,除了上官千叶一人以外,在场其余之人,无论是谁身处这片芥子空间中,都是必死无疑!
上官千叶也是惊讶无比,心中暗暗忖道:“难怪伍慈号称无双域圣人之下第一人,看来不是徒有虚名,就连他座下调教出来的弟子都如此厉害,我是远不及他!”
众人各怀心思,再看那芥子空间之中,鲁大竹也没了刚开始的淡定,脸色凝重无比,双手飞快掐诀,周身冒出七彩霞光,化作七面幡旗,将自己牢牢护在里面。
这七面幡旗名为“补天旗”,据说是由一枚七彩神石炼化而成的法宝,能够定住风火水雷,不惧刀枪剑戟,所发七彩霞光还能破开虚空,遨游万里,乃是鲁大竹压箱底的法宝。
他现在把这套法宝祭出,实在是已经到了坚持不下去的地步,周围罡风雷火呼啸不断,空间漩涡滚滚咆哮,若是再拖得片刻,恐怕自己真要身死道消了。
这“补天旗”一出,七彩霞光立刻为他撑开一片空间,将附近的罡风雷火和空间漩涡死死抵在外面。
龍王 小說
只不过“补天旗”虽然为他争得一丝喘息的机会,却无法彻底破开公冶宏的芥子空间,四周压力依旧源源不断地向他涌来,鲁大竹脱身不得,只能咬牙强撑,周身灵光都被压得扭曲变形,头顶青烟直冒,脸色也涨红了一片。
这两位道门高人,一个用神通镇压,另一个则用法宝死死抵抗。
公冶宏虽然占据了上风,但由于“补天旗”实在不凡,他一时也无法擒下鲁大竹,只能用芥子空间中的罡风雷火不断轰击对方,企图慢慢蚕食对手。
苍南山山顶的八大掌门都是化劫老祖,看到战局至此,都知道鲁大竹的败亡只是时间问题,只要公冶宏的神通不散,短则数个时辰,长则半日,鲁大竹迟早还是要败下阵来的。
“不妙啊………”
独占总裁 若缄默
上官千叶暗叹了一声,脸色焦急,心思急转,正想着应对之策,却忽然听到远处天边传来一阵歌声。
歌曰:“隔江送春去,把酒祝东风,闻香知雅客,醉卧碧云天!”
听见歌声,山顶众人都有些惊讶,几乎同时把目光向天边看去。只见茫茫天际处,居然有一支商队逶迤而来。
队伍中有十余架马车,都是金碧辉煌、祥云缭绕,马车前方用各种珍禽异兽充当拉车的车夫,在碧云蓝天上如履平地。
商队中间有十余名修士骑乘灵兽,肩上抗一杆大旗,旗上书了几个大字,正是:“闻香商会”!
“闻香商会?他们来此作甚?”
苍南山山顶的众人,无论是无双城的七位化劫老祖,还是九大门派的掌门,此时心中都有些疑惑,摸不准来人的意图。
那商队虽然远在天边,可是拉车的灵兽速度极快,只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来到了苍南山的山顶。
领头的那架马车极为宽大,金砖为墙,白玉为顶,车上坐了三人,都是化劫境的修为。
这三人从左至右依次是:一位老年书生,一位中年商人和一位白衣和尚。
那书生年过半百,身穿一套老旧的褐色长袍,头戴文士巾,额下一缕寸长胡须,此时正游目四顾,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
坐中间的商人则是肥头大耳,全身穿金戴银,从靠近山顶开始,就始终一副笑呵呵的模样,看上去倒像个老好人。
至于那和尚,赤足白衣,坐一九品莲台,眼眸明亮得好似九天星辰,颈脖上面还挂了一串念珠,每个念珠都有婴儿拳头大小,足足十八颗,用一根金线串在一起,看上去和寻常的佛珠截然不同。
“甘大长老?”
上官千叶并不认识左右两人,但却认识最中间的那个商人,此人乃是闻香商会的三大长老之一,名叫甘龙。
“今日乃是我们九大派与无双城的论道之约,究竟是什么风,把你们闻香商会给吹了过来?”上官千叶问道。
甘龙听后呵呵一笑道:“上官道友,甘某此来别无他意,只是想做个说客,劝大家罢手言和,不要再斗下去了。”
他这番话虽然是笑着说出,但却用上了神通,声音远远传出,苍南山山顶上,无论是九大派还是无双城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上官千叶还没说话,半空中的公冶宏就皱了皱眉,冷笑道:“你们闻香商会真是好大的面子!此番比斗已经到了最后一场,老道获胜只是时间问题,为何要听你们的?”
话虽如此,但他也没有再继续催动罡风雷火,只是用芥子空间暂时困住了鲁大竹,要听那甘龙接下来如何分说。
岂料甘龙还未答话,旁边的白衣和尚便开口笑道:
“呵呵,无双城和九大派之间的恩恩怨怨,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在于‘六指遗骨’上,可是据小僧所知,你们手上的指骨加在一起也只有四根,既然凑不齐六根,又何必闹得如此惊天动地呢?”
此言一出,在场的不少修士都露出了疑惑之色,无双城这边,伍慈看了他一眼,开口问道:“恕伍某眼拙,这位道友是何方神圣?”
“他是天宫城十九星官之一,怒僧传人,法号莲心大士。”甘龙在旁介绍道。
“原来是怒僧传人,失敬失敬!”
伍慈脸色一肃,冲他拱了拱手道:“莲心大士远道而来,也是为了调解我们无双城和九大派的恩怨?”
“正是如此!”
莲心大士双手合十,低宣了一声佛号,道:“无双城统领一域,多年来和九大派相安无事,如今却因为‘六指遗骨’之事大动干戈,长期下去难免会动摇一域根基。小僧不忍见无双域大乱,特意来此做个说客。”
他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在场许多不知道其跟脚的,还以为真是个有道高僧。
伍慈稍稍思忖了一会,问道:“那依道友所言,今日之事该如何处理?”
“简单。”
莲心大士微微一笑,回答道:“依小僧看,不如大家化干戈为玉帛,将‘六指遗骨’凑到一起,先把那‘天机匣’从虚空中找出来再说。”
“哦?”伍慈眉头一挑,问道:“听道友的意思,莫非是知道另外两截指骨的下落?”
“不错!”
總裁大人的甜蜜小女巫
莲心大士笑道:“另外两截指骨,一根在闻香商会的手中,另一根就在小僧的手中,只要大家摒弃前嫌,将六根指骨聚在一起,今日‘天机匣’便可重见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