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醫路坦途》-第五章 高興的領導相伴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正常的手术前,科室医生都会在晨会上对着全科的医生护士大概说一下手术计划和手术流程,虽然很多都是走马观花走个形式,不过主任是要一个一个的认真听的。
这就是术前科室会诊或者是术前讨论,虽然不会对手术有什么大的提升或者改良,但这个也能降低手术的风险概率,比如一个患者血压比较高,主治医生因为某种原因,比如吃了患者的大餐,不得不安排上手术,结果晨会的时候,主任一看,病历一扔,直接就停了。
可张凡今天的这种手术,说白了,术前讨论一点用处都没有,因为谁都不知道患者肚子里到底是什么情况。这种手术就如同开盲盒一样,谁都保证不了,肚子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肠道的有没有粘连,粘连情况到底是怎么样,比如说一些轻微的粘连,根本没办法发现,仪器没办法发现,症状也不明显。重度粘连,会导致肠梗阻之类的疾病,可轻度粘连,最多就是便秘,患者不是仔细人,都以为自己菜叶子吃少了,天天吃的如同小白兔一样。该拉不出来,还是拉不出来。
手术台上,消毒开始,碘伏擦拭过的肚皮,一排排的皮肤疤痕,就如同一个一个发黄的麻花被塞进了肚皮里面一样,随着卵圆钳的擦拭过去,肚皮上一个一个的麻花在慢慢的抖动,给人的感觉就如同麻花活了一样,不停的在蠕动。
“手术刀!”器械护士立刻把刀柄朝着张凡压在了张凡的手里。
现在的茶素医院,其他的不知道,光手术器械这一块,估计比全国其他医院都先进,因为茶素医院和各大医疗器械商在高新区都有合资的企业,虽然就是一个个的小分公司,可在器械上面,享受着几乎成本的价格。
有时候,张凡也实在不理解,比如一个手术刀,西门子的这个刀片,真好用。常规的刀片,切皮后就必须要换刀片,因为锋利程度很快就会损毁。至于什么缝合线,可吸收线,现在茶素医院,都不用说。
这也让很多来进修的医生,一边用,一边哭,“这么好使,这么贵,我回去以后还怎么手术啊,呜呜呜!”
切开皮肤,正常的这种肝脏肿瘤的手术,从剑突下,一直到肚脐的时候都是直线,到了肚脐化个弧线绕过肚脐,接着到膀胱上缘也是直线。可今天的这个手术,切口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障碍赛一样,扭来扭曲的。
真正打开腹腔后,麻烦才真正来了。正常人的肠道,绝对是相当漂亮的,胃部肝脏就如同新娘子被盖了头一样,静静的呆在白色的腹膜下,粉红的小肠,奶油白的大肠是在珍珠门帘下静静的蠕动。
而这位患者的腹腔打开后,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团如同不负责人的工程师摆弄的各种线条一样,粘连的粘连,扭曲的扭曲,就像是一个过了青春期,脸上还是一团各种红色的大疙瘩一样。
医疗江湖上,医生最不爱做的手术,就是接手别人做过的手术,很多患者不懂,在一个医院做完手术,二期手术去其他医院,结果对方百般推辞,他以为没送礼,其实这是行业内的没上墙的行规,比如一个骨科固定,那个医生放进去的,那个医生负责取出来。
慢,几年内腹部做了四次手术的患者,张凡还是第一次遇上,分离组织,就让张凡分了一生的白毛汗,这个时候,以前学过的解剖,这些年积累的手术经验,在这个患者身上,几乎都没了什么底蕴。
一条血管,按照正常,它应该藏在这里,可这位患者的血管,张凡真不敢确定,所以每一次的下刀,都要从上缘下缘探明,这地方到底有没有大一点的血管,或者因为粘连延伸出的新血管。
“马逸晨,你看你拉的什么勾!”
张凡也有点烦躁,手术太麻烦了,怪不得别人都不愿意做,真的毛线团团里面找线头,眼睛都花了。
光一个入腹就做了四个多小时。接着就是肝脏肿瘤,又是四个多小时,等这些做完,还有比较麻烦的,就是关腹。
这个关腹,可不是常规的关闭腹腔,首先要擦干淤血,冲洗腹腔,这玩意怎么描述呢,就如吃过的饭的碗一样,不冲洗淤血就如同剩饭的碗一样,过几天落进去个苍蝇都能给沾住,而血液有是身体内的粘合剂。
而且缝合的时候,针脚有不能太绵密,因为本来就是多次手术的身体,血供系统,损坏的太厉害,太紧密会坏死,可这种不紧密又要出血,一出血又会加重粘连。这种患者的手术,说实话,真的麻烦。
一台手术做完,张凡腿都软了。十几个小时,实在饥渴了,就喝点葡萄糖,裤子里的衬垫泡的蛋蛋都开始有一种被蛰着疼了。
“师父,这个手术你写论文不?”手术终于结束了,马逸晨打着结,一边问张凡。
黑袍剑仙 长弓WEI
“你想写,你就写!”张凡无所谓的说了一句。
“好的师父,我写好了,到时候能不能让师爷给我看看!”
暖风微扬 小说
“尼玛!”张凡脸都被气紫了,真是又累又气。
医院里这帮小子,比如马逸晨,手术技术是跟着自己学的,从他们的手术方式里,行家一看就知道,这是张凡的学生,或者专门被张凡手把手的教过。
可这群小子,在论文科研方面很少来打扰张凡,张凡刚开始的还以为这群货也不喜欢科研,后来才明白,他们绕过自己去找卢老头了。
你找归找,老子也没不让你们找,可尼玛说出来算什么事情。
张凡气归气,也挺无奈的,这玩意在科研方面,自己真的不能教他们什么事情,这玩意就如同一桶水才能教一碗水的,自己的这个科研,目前有没有一碗都不好说,你现在来问张凡结核的,张凡绝对有一大桶,可你问其他的,能把他问成口吃!
……
“喂!你小子是不是又逗老头子玩呢,怎么这么久了,还一点点消息都没有,我都退休在家快半个月了,你到底想行不行啊,不行我去羊城了,羊城那边听我退休,已经有人登门了。”
兰市李老头这几天在家实在是待不住了。他听了张凡的话,打了辞职报告,学校挽留了几次,不过老头说自己年老眼花,实在也想休息了。
退休后,在家里天天除了和老婆吵架以外,实在没啥可干的,本来行李都收拾好了,可张凡愣是一个电话都没有。
今天实在忍不住了,就给张凡打电话。
“急啥,学校怎么说了?你的几个得意门生怎么说的。”
五前那些事儿
“哎,一辈子在肃大,现在有点内疚,老了老了感觉成了叛徒。”老头不是张凡,张凡挖学校墙角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甚至有一种老子终于能炸学校的感觉了。
可老头不一样,这辈子从青年到老年一直在这里,几乎可以说心血都在这里,要不是他自己还有追求,说实话,给多少钱都挖不走。
“嘿嘿,这有什么啊,你来的时候要是能带来几个其他学科的带头人,就没这种内疚了!”
“少来,你小子怎么这么鸡贼的,你师父也不是这样的人啊!”老头无奈的说着。
“嘿嘿,不愿意算了,别骂人。你要是呆不住了,我派人去接你。”
“不用,不用,我和老婆子自己做飞机就过去了。”
“千万别,你这么大岁数,呆在学校没人管你,可要是在路上出个意外,我都能被人给骂死,你等着,我派人过去,你要听话,你是我以后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千万不能出意外。”
老头给张凡说的都有点骄傲了。
茶素老大也给张凡回了电话,“鸟市老大老二都同意了,也没说让你进专家组。不过,老大说了,你们的男性止吐药,政府要入股!”
“止吐药还没成功呢,这玩意不赚钱,而且政府赚这个钱有点过了吧,会让人骂的!”张凡脸都抽抽了。
“行不行就给句话,不行我就回来了!”茶素老大没给张凡机会。
张凡怎么说都不行,人家就认定了,必须入股。
“给多少钱,领导,这个可不便宜啊!”
“你不是说不赚钱吗?同志,你不能光糊弄我啊,老大老二说了,就用医科大入股,占你四成!”
张凡嘴里都开始发苦了,真的,含块冰糖都不甜的苦啊。
医科大的这种搬迁,有先例,在华国有先例,不然张凡也弄不来。早年间,东山有一个医学院,名字叫滨还是冰州医学来着,后来被雪窝子出苹果的烟太给勾引走了。
当年搬迁的时候,两个地方的领导打架打的特别厉害。最后学校搬到烟太了,可愣是学校名字不能改。
不过学校过的挺滋润,烟太给钱不说,冰州也给钱。
所以,这一次原则上是统一了,不过张凡得大出血。
张凡挂了电话,牙齿都咬碎了。
鸟市,“哈哈,他怎么说?”
“领导就是领导啊,在我手里,这小子从来不吃亏,今天终于看到他吃瘪了。那个不愿意哟,我听着都痛快。”
“哈哈,我也是才听药厂的负责人给我说,茶素的这款药很厉害,既然这样了,我们在政策上就需要倾斜了,政府这边得负责好一些老师的思想工作,拿钱了,咱们就要干活,不然我们的张院长绝对会来闹事的。”
“哈哈,是,是,是,要干活,哈哈!”
好事不好事的张凡也没办法分的清了,他知道,这种事情自己不出点血,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成。

人氣都市异能 醫路坦途討論-868 我曾來過鑒賞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说实话,成年人的世界很的很不容易,特别是在高速发展的国家里,你一个不小心,第二天醒来,就别人甩在了后面,你追也追不上。
其他行业不好说,医疗特别是外科行业,尤其明显,真的,有时候击倒一个人的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往往一句话,就能让一个人倒下。
医疗圈有句特别著名的话,还必须用魔都的土话来说:就算唔手把手的教,侬也拎不清的!
这句话是魔都一个特别著名的脑外科名宿说的。
张凡手把手的给三乙医院的副院长教,每过一个重点,三乙院长就好像有一种忽然戳破了一层膜一样的痛而爽的感觉,可等手术所有的重点都结束,眼看着手术要结束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是什么都会了,可又好像什么都不会了,脑袋里面竟然有一种空空旷旷的感觉。
这种手术,如果当场让他单独再做一遍,他没有一点点把握能做下来。就好像做了一场梦,梦里自己能大杀四方称王称霸,可尿憋醒后,仍旧发现自己连个抬枪的力气都没有。
“会了吗?”要缝合了,张凡轻声的问了一句。
“会了?我会了吗?”三乙院长茫然的也在问自己。
外科医生到了顶级后,珍贵就珍贵在这个地方,有些手术方式,人家敞开了让你看,你也未必能学会。
如果按照教课书上的说法,绝对就是医生需要大量的手术经验去积累,然后去突破。
而现实情况是,你这辈子就定在这里了,能打破这个屏障的机会估计都不会有了,不是谁都愿意让你去练手,也不是谁都能天天给你请飞刀来教你,而且也不是所有的飞刀都愿意手把手的来教你。
美女們的超級房東
除非医院愿意花大力气培养你,你也有股子韧性,然后医院派你去上级医院,在当地医院,你有头有脸,人人尊敬你。可到了上级医院,你甚至连坐的位置都没有,就这么咬牙努力,或许才能有一点点收获。
所以,成年人的世界不容易的。
手术进入缝合阶段,这个时候在观察室的医生们才反应过来,这群大佬不是来找茬的,也不是来站台子的,而是来学习的。
手术最精华的东西他们看不懂,可缝合他们还是能明白的。为了让自己有点存在感,有的人好像自言自语,可声音大的整个观察室都能听到:“厉害啊,张院的持针器就像是有磁力一样,你看,针头都在持针器上转圈!太厉害了啊!”
手术室的气氛很诡异,懂的人是真懂了,慢慢回味着,所以不说话。而不懂的人也要装着懂了,也不说话。
至于有什么事,绝对不会拿在台面上来说的,不能露怯。
“张院,下午还有一台手术吗?”程主任看到张凡已经开始脱手术手套了,就笑着走了过来,一边帮着给张凡解开衣服上打的结,一边笑着问。
“是啊,还有一台,程主任我记得这种手术在附属医院很多。”手术结束了,张凡就比较平易近人了。
“呵呵,我们是按照指南上走的,你这种方式我们用的不太熟练。不过我看了一下,你这种方式手术时间缩短差不多一个小时不说,出血量损伤程度还小了很多。你怎么没在骨科年会上做个报告,让指南用你的这种术式呢。”
无敌仙厨 果子仙宴
“实在是今年太忙了,顾不过来啊!”张凡实话实说。
可听在别人耳朵里,就是他在吹牛逼。
浮烟若梦 小说
“也是,也是,哈哈,张院,明天回趟咱自己的医院吧,你当年在医院的好些人都想念你呢。现在也该回来看看了。我们科室还留着当初你们聚餐的照片呢!”
老程鸡贼鸡贼的。
张凡楞了楞,“时间上估计不宽裕……”
“就是回家看看,有什么宽裕不宽裕的,来吧!”
“好吧!”张凡点了点头,既然来了,就留下点东西吧,三乙医院的底子还是薄了一点,没见业务院长这会已经宕机了吗!
其他主任一看,不乐意了。“张院,我当年也在医科大上过外科的,你们骨不连的那一章还是我上的,你也必须来我们科室一趟。”
“呵呵,杨老师,这样,咱们都汇集在一起行不行,我也有点话想说。”
“行!”
下午的时候,手术的助手全都换成了三甲医院的各大主任了,也不知道达成了什么交易,反正三乙医院的主任虽然不高兴,可也没跳起来反对。
张凡看到手术通知书的时候,还是签了字。
……
“他又来干什么?想让我见他?做梦!我都快成学校的历史罪人了,你还让我笑脸迎接这个罪魁祸首?”
临床医学院的院长看到校长,没想到校长火气这么大。
不过想想也是,医学类本来就一般的不能在一般了,结果这个本校的毕业生回头还把唯一一根独苗给挖走了,仍谁当校长都会火冒三丈。
“不是挂名了吗。”
“挂名也不行,就是糊弄人的,你知道不知道,我去首都开会,我都抬不起头。”
“领导怎么不能这样想,您看啊……”临床医学院的院长苦口婆心的劝着校长,校长都被张凡差点气出心梗了,劝说很艰难。
医科大中,“老师,张凡来兰市了!”
“这小子又来干什么来了,难道要挖咱生化组?咱生化组可不像是结核组那么没骨气,扔个骨头就摇着尾巴跟着走了。今年中庸生化的国家项目一共投入了多少钱,他要是能给一半,也不是不能商量的。”
生化组里,李老头听张凡来了,本来要去外地讲课的他,也不想去了。
“听说去给三乙医院当抢手去了。今年不是有个三甲名额吗。三乙的请张凡来做骨科手术。”
獵妻計劃:老婆,復婚吧! 默菲1
“呃!这个货,一直是这样,学习差的要死,就算当了院长也就做做简单的手术,我们这种高科技,他听都听不懂,这个货……”老头本来以为轮到自己了,结果人家是来捞钱的,这把老头给气坏了。
其实张凡也不是没想过,挖人这个玩意就和吃兴奋剂一样,会上瘾的。特别是立竿见影的感觉,真的,就像是男人吃了大力丸一样。
可张凡也清楚,真把211的学校惹急了,总经理也得出来帮着人家学校说话。
下午的手术速度更快,因为三甲的几个主任上了台子,竟然比张凡他们自己的团队做的更快,也更好。毕竟一个省会的顶级医院中的主任,可不是随便就能勾兑的。
不过这种术式的难度还是挺大的,程主任手术快结束的时候,叹了一口气,“这术式还是有点难,张院要不明天早上再做一台吧。”
“行,可以。”张凡也感觉出来了,上手术的几个主任还是没有彻底掌握。
当初张凡做这个术式的时候,水潭子的大骨科主任看了一台手术,就会了。有时候,这种事情真的没办法说。人家牛逼,是有道理的。
而茶素的骨科医生,比如王亚男,张凡手把手的教,不会了就骂,骂哭了,流眼泪也要下了手术再说。许仙都让张凡折磨的没了脾气。
猴子不进一会炼丹炉,他还是个猴子。有时候这个平台真的太重要了。
晚上,因为三乙医院的手术都做完了,而且三台手术很成功。三乙医院的院长嘴都笑得合不拢了。
结账相当的利索,张凡都没出手术室呢,直接就把钱转给了王红。甚至还专门用私人身份给张凡送了一幅画。
这种事情,王红不敢做主,张凡刚出手术室,就被王红拉到了一边,“这里的院长给您送了一幅画!”
“什么画啊!”张凡的意思是什么画啊,能抵十个人来飞刀的费用?
也就现在张凡收入高了,要是按照以前,别人给他一幅画,说抵钱,张凡能和他着急。
“驴,一头毛驴,说是私人送给您的,他说晚上估计没时间说话了,就提前给您送了过来。其他的费用也结算了。”
张凡听完后,瞅了一眼王红,王红以为自己说的不雅致,可就是画的一幅驴啊。
下了手术,因为人太多,还要商讨明天的行程,还要去看昨天手术后的患者,是真没时间。
等一切弄完,三乙院长邀请茶素团队赴宴,又让其他三甲医院的主任作陪。
说实话,这种业务招待,真的累,张凡都开始羡慕在一边猛吃海喝的王亚男他们,一场招待下来,张凡觉得自己脸上的肉都是僵硬的。
圈宠前妻:总裁好腹黑
清晨,酒店门口就来了好几辆奔驰,肃省最好的医院骨科主任亲自来酒店接张凡。
“休息的怎么样,按说你这个级别,用奔驰有点不伦不类,不过政府专用的红旗车,我没哪个牌面啊,人家不给我借,你就将就一下。”
见面后,程主任笑着和张凡打趣。
毕业的时候这个医院呢已经是当地最大的最厉害的医院了,几年没回来,现在再看,医院面积也大了很多,规模也上了好几个层次。
汽车缓慢的进入医院,张凡看着医院的门头,忽然想大喊一句:我又来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醫路坦途-866 來人了推薦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张凡本来就不想去,现在有了借口就更不想去了。朝着同学们无奈的摊了摊手,然后就上车离开了。
“李威,看着这个车好像是你们院长的座驾?”
“是啊!”李威也茫然的看着。
张凡走了,大家也就散伙了。
“你是不是想拉张凡下水,可惜人家没上当!你也就拉我下水的本事。”酒店里,胖子的肉都在浑身抖动,而前女友今天愣是咬着牙不配合。
谣传鲁大爷曾说过,男人两大爱好:拉良家妇女下水;劝风尘女子从良。女人两大爱好:和穷人总是在谈钱,和富人谈的全是感情。真假不知道,可听着好像很有道理。
胖子也没了力气,躺在一边喘气一边说:“是这么想着的,不是说三大铁吗,寻思着一起飘过的最铁,可惜没机会。你说张凡这小子变化够大的啊。”
“其实也不大,以前他宁愿不开口求人,也要满世界的当小贩,这种人没机会则罢,如果有机会绝对能起飞的。别说大学了,就算进入社会,能拉下脸来这样干的有几个。反正我是做不到,所以我也不羡慕人家。更不会上前凑,只会远远的观赏着。”
胖子的前女友倒是看得挺透彻,可惜就是抓不住胖子的心和人。
胖子好像吃醋了,忽然又有了力气,两人打的难解难分。有时候嫉妒或者吃醋真的比大力丸有效。
李威家,“哟,今天怎么没喝酒。你那帮同学今天怎么这么含蓄。”说完上前闻了闻,“可以啊,竟然连KTV都没去。”
李威浑身疲惫的靠在沙发上,对妻子的话恍若未闻。“你见到你前任了?前任带着大款来的?”
“胡说什么呢。”李威白了一眼自己的老婆。“今天同学聚会,张凡来了,也就是我们班,或者说我们这一届甚至十几年来学院毕业混的最厉害的人来了。吃完饭,人家医院的办公室主任亲自在门口候着。
真的,吃饭的时候,感觉这小子平易近人的,一点都没张狂,还是老样子,还是老同学。可一出饭店的门,看着办公室主任都冻着跺脚的样子。
忽然感觉一下好像泄了气。这才几年啊,人家就和我们拉开了如此大的距离,就连家里有私人医院的胖子,你知道的,就那个爱显摆的胖子,今天都装疯卖傻的充愣头。”
“就是来你们医院飞刀的那个?你也是,你应该单独邀请人家吃饭,这么好的机会,你倒好拉着同学们一起闹,别人都办成了事情,你就成了活**了!
我也不是舍不得钱,给你一万,你找机会和他单独吃个饭,能飞刀的,以后在你主任面前多说两次,什么都有了。”
张凡跟着王红朝着医院走,王红坐在副驾驶上,拿出笔记本,“院长,明天有……”
“让我缓缓行不,明天就手术,其他的你也别给我安排了。”
王红伸了伸舌头,无奈的合上了记事本,本来明天有几个医药公司的老总想找张凡,可张凡明显就没这个心情,她也没办法。
和张凡一起来的几个助手回来了,吃的还不错,王亚男都吃的嘴唇发亮了,油津津的一看就知道,这姑娘今天也是没少吃。
“干嘛去了,集体活动你不参加,竟然单独活动,我可告诉你,你要是回见什么老情人,我可不帮你保密。”王亚男看到张凡后,小狗一样凑了过来,还不停的嗅。
“该干嘛干嘛去。好好休息,明天还有手术呢。今天吃的怎么样。”
“还不错,听说你们兰市人挺抠门的,不过今天很大方,我还是第一次吃黄河鲤鱼,胡须这么长,乖乖……”
张凡快步进了房间,关上了门,隐约听到王亚男在门外骂街。张凡笑了笑,躺在床上给邵华打了个电话,然后准备洗漱。
微信群里面这回很热闹,“哇,李总还是这么漂亮啊!”李总就是龅牙妹。
“我去,张院也没变啊,仍旧那样的黑又亮啊!好羡慕你们在兰市的,我好想你们啊!”
“哎,对了,胖总今天怎么不说话了,胖总快出来说话。”
“你以为胖总今天会出现在微信群?”
“懂了,他估计已经吐了好几回了!”
“哈哈!”然后群里就一群老爷们说话了。女同学们偷窥着,但绝对不说话。
有句话说的好,兔子不吃窝边草,很多人都知道,但总觉得这个话到底什么意思呢。
其实简单的很,比如说一个办公室,一男一女有了情况,然后悄摸摸的,约会都在十几公里以外的地方碰头,他们觉得鬼不知人不觉,其实这玩意,在老办公室眼里,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一些女性阿姨眼里。
这等于直接被人家透视了。
她们通过眼神啊,动作表情啊,一眼就能看出问题来,然后就是风言风语,真的一点都不夸张。
一觉起来,外面的太阳如同糖心的荷包蛋一样挂在天边,别说温度,甚至连刺眼都做不到,看着周围化工厂还有热力公司冒出来的各种烟雾,张凡都有点不适应了。
出门,李威早早就到酒店了,“大清早的,你怎么来了。”
“呵呵,我猜你很久没吃牛肉面了,这不是来带你去吃牛肉面吗,其他的也用不着我,不过这个我还是能给你办到的,还是咱学校小巷子里面的那个?”
“嘿,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你一说,我还真想吃了,现在还有时间,哪就出发。”
“好!”李威晚上想了一晚上,最后觉得什么请客吃饭,这些都没用,按照张凡现在的地位,什么没吃过,所以他就早早起来,等着张凡。
每个城市几乎都有一个承载着乡音乡情的食物。比如兰市,在一些著名的面馆里面,往往你能看到一些拉着行李箱,或是要离开或是刚回来的,一碗面条下去。
身上的胆怯或者劳顿都会减少了几分,其实他们吃的不是面,而是家乡。
医学院后门的小巷子里,有很多饭馆,都不大,大多都是夫妻店,而且也没什么名气,可对于张凡他们当年的学生来说,这里就是青春。
微焦的辣椒混合这一碗浑厚的牛油汤汁,怎么吃都觉得舒服,“再来一碗,咱两分了?”李威笑着给张凡说道。
“行。”
溫室的果實
两人有要了一碗,分开。这次吃的就慢了,“老板娘还是没变,还是那么的丰腴啊!”李威一边吃一边笑着给张凡说。
“是啊,好几年没来了。”
“我也来的少了,咱这一行,大清早的吃牛肉面都成了奢侈。”
张凡也没问李威的情况,李威也没说想让张凡帮忙。
这小子现在算是混明白了,有些事情必须水到渠成,绝对不能火急火燎的,想着什么事情一出手就成功。
张凡坐着李威的车直接到了医院,医院里王红看着手表,估计张凡再不来,她就要打电话了。
她和老陈的差别就是,火候不够,总是有一种事情发力,发的容易出头的感觉。
优点也有,别看这个傻女人一天老干错事,可她比老陈有担当,老陈是过于油滑。
看到张凡后,王红也没和李威打招呼,甚至连多看一眼都没有,直接对张凡说道:“张院,今天来了好多的人。”
如果是老陈,虽然一样的汇报,可绝对会给李威一个灿烂的笑容。可王红不,她眼里李威就是某某某。
“怎么,什么人?”张凡不急不缓的下车。
反正不是自己的医院,就算来谁,自己心里一点涟漪都不起。
“各大医院的骨科主任,说是要观摩今天的手术。院长,这个是不是有问题,要不我去给说一下,就说人多会影响手术,我……”
“行了,我有数,他们几个来了没?”
“来了,吵着要去吃牛肉面,我没让去,要是走丢了一个,上哪去找人,马上要手术了,都吃的是酒店的营养餐。”
张凡自己去偷吃,一听,也不好发表啥意见。
“行,出门在外的,你多操点心。”张凡夸了夸女人,然后和李威打了声招呼就去了院长办公室。
“哎呦,张院这么早就来了,我寻思着昨天车马劳顿的又做了手术,没想到还没上班你就到了,哎,专家就专家啊。”
“这是应该的。”张凡笑着回了一句,毕竟拿人家钱。
“是这样,有个事情我得和您通报一下,昨天的手术结束后,医疗系统组织了专家集体学习,结果反响很热烈啊。今天好几个三甲医院的主任来了要在手术室里观摩手术,我拦都拦不住啊。
不知道能不能让他们观摩。”
三乙院长说话的时候,酒糟鼻显的格外的通红,脸上掩饰不住的笑容和兴奋。
他觉得这个钱花的真值。
“我这边没问题,只要无菌条件达标,可以观摩的。”张凡笑了笑。
“行,我这就通知下去,让他们做准备。今天还查房吗?”
“呵呵,查房还是要查的。”
院长心里感慨了一下,“怪不得这么年轻就这么厉害,做事滴水不漏啊,竟然对我如此负责。以后要多请!”
其实张凡这是对患者负责,这是职业谨慎。不过三乙院长是外行,他不懂。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醫路坦途》-850 確定目標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师父,您喊我?”马逸晨下了手术就来找张凡了。
“嗯,想不想跟着我搞胆囊?”
“我不是一直都在搞胆囊吗,倒是您……”
张凡眼睛一瞪,马逸晨说不下去了,张凡瞅了他一眼,一副师父是你能评论的吗?马逸晨心说,您以前虽然不务正业,可也算是外科的,现在直接去传染了,能干还不让说!
“我的意思是,你以后就选胆囊。专攻胆囊!”
马逸晨一听,颇有点不乐意的说道:“我想搞肝脏,胆囊就那么一点点,施展不开。”
“嗤!”马逸晨把张凡给气笑了,“水平次,就水平次,还施展不开,你是想在肚子里跳舞吗?
你以为你现在会做抢镜下摘除胆囊了,就牛的不行了吗?还早呢,师父我其他不敢说,可在胆囊领域的地位是我大师伯都承认的,我骄傲了吗?”
说完,一副看木头的眼神说道:“我想在胆囊癌上下点功夫,这是对你偏心呢,你还傻乎乎的不领情,怎么没遗传你爸爸一点点的精明劲啊!”
马逸晨老爹酒贩子,浪荡江湖几十年,是个眼皮都会说话的人,马逸晨从小读书然后进了医院,怎么可能会他老爹的本事呢。
张凡一说胆囊癌,马逸晨楞了,“师父,您真要弄胆囊癌?”
“废话!行不行,不行我让……”
“干干干!我干!我怎么可能不听您的话呢。”
“快过年了,现在是胆囊疾病的高发期,这几天上点心。”
“好的!”
华国循证做过一个统计,每年的冬季,高发疾病是肺部疾病,心脏疾病还有骨骼疾病。
而到了年底快春节的时候,胆囊和胰腺疾病就追了上来,然后紧随其后的就是各种意外和外伤、炸伤。甚至国外的有个学者专门写论文就这种情况专门进行了研究。
……
说实话,挑选外科,相对来说比挑选内科容易多了,这两年,外科的基础打造的比内科夯实很多。
而且,也可以借着这波外科科研,挑选几个好苗子,茶素这边的李存厚,赵京津、赵燕芳该收学生了。
想想以后,张凡也不知道怎么想起蔬菜大棚的韭菜了!
就在张凡已经放下结核的时候,华国之外的国家可没消停下来,过来过去的人道主义的大帽子一顶一顶的送给了华国。
清晨,欧阳看新闻看的咬牙切齿,张凡进到她办公室一看,乐了,因为看到了欧阳的QQ名,白雪!
星間大橋
张凡是真没敢笑出来啊,“欧院,大早上的和谁置气呢。”
“你瞧瞧,你瞧瞧,这帮家伙怎么这么不要脸啊,非要让咱们公布数据,放弃专利权。”
“哦。”张凡头都没伸一下,这个事情,有专业的打手,反正现在他们也不敢飞机大炮的开过来,吵架?就单凭华国的文化,能输吗?
欧阳坐在这里咬牙启齿,估计气的不是别人让放弃专利,气的估计是自己没亲自上去说两句。
“是这样,我师父也在茶素,路师哥也在茶素,我想最近攻克一下肝胆方面的问题,马上又要到春节了,我觉得是不是有点快,心里没有底,所以……”
张凡一说,欧阳摘下老花镜,也不看电脑上的新闻了,直接说道:“吴老的身体吃的消吗?”
“可以,老头现在红光满面的,比刚来的时候好多了。”
“只要吴老身体没问题,其他都不是问题,春节年年过,就三天,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不管咱们有没有把握,先把大家调动起来。
你也别很确定的宣扬的满世界都知道你要干什么,就先调动起大家的情绪,然后一步一步的抓紧。”
张凡脸上笑呵呵,可心里想的是:满世界宣扬?这是我的爱好?
“其他的方面我也帮不上你,就是要抓紧,毛老爷子说过一句话,什么东西只有抓的很紧,毫不放松,才能抓得住,爪而不紧,等于不抓!”
张凡无奈的撇了撇嘴,其实他来的目的就是先和欧阳通气一下,结果老太太给他弄了一套兵法!
用茶素领导话来说,茶素医院只要张凡和欧阳都同意了,等于就是开班子会议了。
张凡心里有数了,刚进手术室,就听到急诊中心的薛飞通过呼叫器,呼叫皮肤、脑外、还有眼科的医生。
一次性呼叫这么多科室的医生,都快赶上院内大会诊了,“什么情况?”张凡刚刚换号了刷手服,拿起手术室墙壁上的内部电话,就打了过去。
薛飞一听是张凡,立刻说道,“一个小区发生了爆炸,一家三口被炸伤了,刚110总台打来了救急电话。”
“好,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张凡披上白大褂就朝着急诊中心跑。
爆炸,张凡一听就心慌,其它地方的人听估计或许会想到天然气爆炸,或者化工厂爆炸一类的,张凡想的不一样。
“这得有多大的鞭炮啊。”
进了急诊中心,张凡看到薛飞已经带着一群护士医生站在门口推着担架等待了。
“具体什么情况?”
“还不清楚,就说发生爆炸,伤势很严重。让我们做好准备!”
“哎!”
说实话,等待这个玩意,真的不是一个什么好事情,在医院里,一些情况不明的等待,往往就是等着等着,人就不来了。
原来,在茶素有一批老式的红砖楼房,普遍都是三四层高,别看这些破楼陈旧的像是危房一样,当年这些楼科室专门给毛子专家修建的。
不过因为当年的的设计还是不太好,面积都不大,三四十平方,洗衣机就只能放在厨房里。
爆炸的这一家呢,老公在厨房里做早饭,媳妇抱着孩子就在旁边洗衣服。
狭窄的面积,过来过来都是肉贴着肉的,不然一个人先的进客厅,然后另外一个出来,他在进去,因为两人都要去上班,也顾不上肉贴肉了。
这家的女主人就把上一周换下来的羽绒服仍进了洗衣机,一边站在洗衣机边上抱着孩子刷牙,一边和老公说着琐碎的事情。
结果,刚刚眼看着锅里的葱爆肉都要出锅了,就听到一声嘭,孩子嘴里叼着奶嘴,都没来得及咧嘴哭呢,只见一个明晃晃的分盘飞了过来。
原来啊,这个羽绒服,转着转着,生气了,然后气体充斥在它的面料里面,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然后因为高速旋转,各种力矩的加持,嘭的一声。
洗衣机的门如同飞盘一样飞了出来。
如果地方大一点,这个爆炸力度也不算什么,毕竟,羽绒服再生气,他还能上天?
可地方太小了,小的肉贴肉了,这直接就等于炸到了脸上。
吹一个套套在脸上爆炸,也能让你脸上出个红印子,更何况还有一个锅一样大的飞盘呢。
老式住宅,老式洗衣机,狭窄的空间下,这就是压力。
飞盘第一个砸到了女人和孩子,然后好像它也饿了一样朝着热锅热油飞了过去。
噼里啪啦,孩子吐了奶嘴,哇哇大哭,而女人一脸的鲜血,就好像鲜红的油漆泼从头泼了下来。
女人紧紧的抱着孩子,还没来得及看自己呢,一锅热肉从天而降,鲜血上覆盖着肉片黄油,还有一头的长发上夹杂着绿色的葱花。
真的,猛一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盘披萨呢。
家里的男人也顾不得烫的一身水泡,看着老婆和孩子满脸鲜血,魂都吓散了。
嚎啕着给110打电话,说的感觉好像国外的敌人打进来了一样。
等送到医院,除了女人的后脑勺被划开了一个口子,咕噜咕噜的流血以外,就是孩子和男人受了点惊吓,孩子喊着奶嘴哭,男人扶着墙哭。
越是到了年底,越是到了这种马上要阖家团圆的日子里,越是容易出事,像这一家三口,是不幸中的万幸。
有不幸的,因为年底大雪的缘故,今年的年货储备比往年早了几天,特别是回家的杰克、丽丽们纷纷换上家里的衣服开始帮着干活。
最靠近茶素市区的一个汉族村庄,这里的人相对其他远离市区的人生活方式不太一样。
其他地方的人,不是放牧就是种植小麦玉米,而这里的人主要是玻璃大棚种菜,大棚前面种菜后面养猪,收入也是不错的。
因为家里的孩子们早早回来了,就挑了一条肥硕的白条猪准备杀了装香肠的装香肠,弄腊肉的弄腊肉。
一家人忙的热火朝天,几个三四岁的孩子也好像要参与进这个活动一样。
就在大家吆喝的去抓猪的时候,两个孩子玩啊玩的,爬上了杀猪后要褪毛的大铁锅。杀猪腿毛的铁锅,年纪轻一点的都不知道,因为现在不让你自己杀猪。
上点年纪的,曾在农村生活过的人,大都知道,这种铁锅比行军锅都大,一个成年人跳进去洗澡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这玩意是开水烫熟了猪皮表层让毛囊脱落的。
当一群人刚抬着猪朝院子里走的时候,两个孩子爬上了锅,朝着冒气的锅里咿咿呀呀的。
抬着猪的家长一看,腿都吓软了,还抓个屁的猪,喊,不敢喊,只能悄悄的脚底下恨不得能飞一样,摸过去。
孩子的妈妈已经瘫在了地上。
眼看着一把就抓着两个孩子了,结果孩子转头一看自己爸爸过来了,还以为抓猫猫,嬉笑中急急忙忙要躲避,然后带着笑容的孩子掉进了大锅里。
烫猪毛的热水,刚刚煮沸后才从灶台上搬移下来。撕心裂肺的哭声,在这个原本是喜庆的院子里升腾而起。
孩子屁股以下,挛缩的厉害,粉嫩粉嫩的脚丫就如同旧社会被包裹后的金莲一样,小腿直接就是加了红曲粉的香肠被塞进开水锅里,可又没扎眼子一样,红肿红肿的腿上,满腿的白色水泡和灰白色的坏死皮肤。
也辛亏是在茶素,也辛亏当时孩子父亲就在身边,不然后果不可想象。
李存厚异体移植皮肤直接用了上去,张凡、李存厚带领着茶素医院烧伤科的医生还有数字研究所的医生集体进了手术室,两个孩子,医生们分成了四波。
因为这种手术相当的耗时,一波医生根本做不下来,36个多小时,四波医生接替轮换着上手术,真的和感染病毒在拼手速。
而茶素的急诊中心,因为马上要春节的缘故,也格外的热闹,打架的,原本好的不能再好的朋友,就因为相互起了比较的心,然后喝点酒,酒瓶子相互如同放炮一样,爆炸在对方的脑袋上。
更有因为回谁家两口撕扯的如同猫挠的一样,薛飞都不敢回家,天天吃住在家。
有些事情听起来好像很奇葩,其实医院越是节假日遇上的越多。李存厚甚至想开个科普讲座,让一个连政府会议都不开的专家,忍不住要主动开会。
小说
可想而知,每年得有多少惨不忍睹的事情发生,所以越是到了喜庆的日子,越要注意自身的安全和家人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