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臨高啓明 起點-第五十四節 龍豪灣旅館(二)閲讀

臨高啓明
小說推薦臨高啓明临高启明
元老院的电力工业始终是一块短板,由于迟迟做不出合格的硅钢片,电力口一干大佬最后决定用纯铁做发电机转子。这样磁损虽然比较大,但是至少能正常发电。
絕世
至于动力采用的是蒸汽机。元老院的工业体系下已经能够稳定的制造多胀式的大马力蒸汽机,虽然在紧凑型的船用、车用蒸汽机上尚有一定的稳定性、安全型问题,对于发电站、动力站所用的大型卧式慢转速蒸汽机上已经大致可以满足需求。
由于输配电上的技术难点太多,加上用电、供电的矛盾突出,峰值波动过大,早期架设的博铺-百仞电网彻底宣告解体,到了1637年,自备电站已经成为临高电力的主流模式。除了百仞城-东门市由百仞水电站供电之外,博铺、马袅、南宝、新盈、老城各主要市镇,都采用了用电单位自备蒸汽机火电站的模式。某些用电大户,如化工厂和冶炼厂,还要专门配备厂属电站。
自然,这种用电模式下,电力行业基本只能满足给部分的工业和行政用电。民间用电很少,除了元老院的住宅区和少数高级归化民干部和技术人员的住宅之外,大多数居民家中没有电灯,依旧靠煤油灯和蜡烛照明;公共设施、商店和到路照明等,大多使用煤气灯。只有少数特殊的有防火需求的地方,才会使用电灯照明。
所以这龙豪湾旅馆的“全电配置”的轰动效应也就可想而知了。为此龙豪湾旅馆建造了自备电站,动力设备正是当初从旧时空带来的锅驼机系统,带动临高自产发电机发电,虽然功率数不高,但是供应旅馆绰绰有余,多余的电力还能提供给临高角公园等临近单位使用。
这个电站和相关的配套电器设备,是整个龙豪湾旅馆除大楼土建工程之外最大的投资项目。
除了电站之外,龙豪湾旅馆还制造了好些个“第一”来。比如它是第一个非元老院投资项目但是使用钢筋水泥结构整体框架式的建筑。毕竟老城行政区的不少行政楼还是砖木结构或者砖混结构。
洪元老虽说并没有出现在股东列表上,但是他为“龙豪湾旅馆”提供了全程软件上支持和指导。同时在报备元老院批准之后,在龙豪湾旅馆的一楼开设了82号的分店,专门面向土著和归化民营业。另外也有传言吴南海的老婆吴初晴也提供了部分支持,并且持有股份云云。
在洪元老的指导下,龙豪湾旅馆开业之后经营火爆,风头无双。连商业部直管的百仞城商馆酒店一时也大为落寞。要不是商馆的“政治地位”和“正宗澳洲菜肴”两大卖点,恐怕李梅的脸色就会变得很难看了。
金星零式的人力车队浩浩荡荡的驶入酒店入口,停在雨廊下。众人下得车来,早有门童过来迎接,这门童的装束既不是“明款”亦非旧时空那种“仿军服”款式,而是传统老服务行业的装束,白色立领上衣,黑色长裤,脚穿布鞋,清洁又爽利。
考察团经过铜框玻璃的大旋转门,来到门厅。门厅为三层挑高的式样,穹顶上绘制有巨幅天顶画《来自大海》,巨大的波涛中,圣船被一群光着身子的青年男女托举着。肌肤质感栩栩如生,陈家兄妹看了一眼都都脸红了不敢再看。倒是考察团的中老年油腻男们看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的发出:“这灯可真亮啊”的赞叹。
他们说得灯,便是悬挂在大堂中央的一大两小三盏多层枝形水晶玻璃大吊灯。在电灯的加成下,光华万丈,璀璨夺目。但凡第一次来旅馆的人都要屏气凝神的看上好一会。
大堂的地板使用的是海南生产的海南黑火山岩石板铺设,木结构部分全部使用缅甸柚木,大堂内到处用鲜花和绿植点缀。正对旋转大门的,是一座巨型紫檀木雕花屏风,屏风上绘制着巨型山水画《毗耶春晓》:一轮红日正从毗耶山上升起,山上山下林木葱茏,百花齐放,远处文澜江蜿蜒流过。端的是气势磅礴。
只看了几眼,吴毅骏便心中暗道:果然有不臣之心!然而他马上又纠正自己:此乃开国之气象!
屏风两侧,各有一道弧形大理石楼梯向上连接到二楼。楼梯扶手端矗立着栩栩如生的石雕人像。
陈小兵让他们在大堂沙发上小坐,自己去总台办理入住手续。
陈霖坐在沙发上,看四周真是每样都觉得新奇。实话说,他在广州也去过大世界,看到过不少澳洲玩意,也看了许多的“杂志”和报纸,并不是什么“乡下佬”。但是这会深入到髡贼的“腹心之地”,一国的“都城”。从入港开始,他就感受到完全不同的气息,这种巨大的差异不仅体现在各种“机器”或者“设施”上,而是在人文上。当然,陈霖并不懂“人文”这个词汇,但是沿途所见的种种,无论是“物”还是“人”,都和广州截然不同。
广州自然也有元老,也有归化民干部。但是他们久在广州,多少还有些旧时代的他所熟悉的气息,而在这里,一切都是全新得。自己身在其中,完全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外人”。
这感觉令他不安,再看妹子,更是坐立不安。也难怪。她长这么大,虽然不是养在深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却也从来没有跟着一群男人出远门的经验。原想关心几句,但是想到陈玥虽是自己妹子,到底也是男女有别,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表示关心太过轻浮。
然而他很快就看到了更为轻浮的场景,男男女女混在一起,嘻嘻哈哈的说笑着走过,甚至还有年轻女子挽着男人胳膊的!继而又看到一对青年男女,穿得还是明国旧装,男得却直接搂着女子的肩,女子的头靠在男人的肩上,公然从楼梯上说笑着下来了。陈霖虽非道学之徒,多少亦有些看不惯。又怕陈玥会被影响,便板起面孔对着妹子低声道:“莫要乱看!”
陈玥赶紧把头低下,只跟着脚尖发愣。
吴毅骏却含笑不语,心道这表侄还挺有“世家”的风范。可惜大明不在,元老院就喜欢这个调调?汝之奈何!只有紧随潮流,才不会被浪涛吞没!保得家族的延续。这陈家叔侄,倒都有些犟脾气。
陈小兵办完手续回来,手中已然带着一大把的钥匙牌。
“诸位,我这里分一下钥匙牌,大家的房间在第三和第四层。一会可以坐电梯或者走楼梯上去。”陈小兵道,“诸位可以在房间休憩。餐厅在二楼,不论早餐午餐,凭钥匙牌即可消费。亦可在周边散步,但是不要走远了。晚上六点,企划院首长将会宴请诸位。”
“陈同志,您安排的可太周到了。”申长喜奉承道,“我们大家都觉得过意不去……”
“不要紧,不要紧,这都是我的工作职责。”陈小兵倒是落落大方,又叮嘱道,“房间里有设施使用手册,看不明白的可以问服务员--每层楼都有。只是我要嘱咐大家一句,既然是大宋的国民,就要奉公守法。大家也不是从明国地界过来的,多少是了解元老院的法度的……”
“明白,明白,我们都清楚!”
陈小兵嘱咐完毕,这才离开。考察团一行人亦是如释重负。一路颠簸终于到了地方,而且看这客栈的模样,澳洲式的享受必然是登峰造极。
当下众人拿着钥匙牌分头散开,各回各房。吴毅骏和陈家叔侄的房间都在三楼,一行人坐了电梯上楼,栅门一关颇觉滑稽--自己这不是成了笼中之兽?
只见电梯员拨动杠杆,头上机器轰鸣,笼箱猛得一震,便缓缓向上升起。众人虽早就知道电梯的用处,亦还是齐齐发出一声惊叹。
吴毅骏道:“若是大世界亦能装一个,岂不更好!”
“照我看,镇海楼也装一个!老朽的腿脚不好,每每到得到楼下也只能望楼兴叹!”
“你胡说什么!是探海楼!探海楼。”梁辰龙义正词严道。
“是,是,老朽糊涂了。”此人赶紧做出“老朽不堪用”的模样来。
吴毅骏的房间是313,打开房门,却是朝北的“海景房”。大幅玻璃窗清澈无物龙豪湾一览无余,今日因为天气极好,能直接看到海峡对面的雷州半岛。
“真是绝世美景。”吴毅骏叹道,“论享受二字,澳洲人是登峰造极了。”看到窗户前还摆着一对藤制的摇椅,他忍不住立刻坐了上去,缓缓晃动身体,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忽然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招呼道:
“永寿!”
稗記舞詠
最美就是遇到你
永寿是他随身的男仆,此时正从走廊里把送来得行李搬进房间。听到主人召唤,忙应道:“老爷!”
“你且去盥洗室放水,老爷要沐浴更衣。”
“是,老爷!”

精华都市言情 臨高啓明笔趣-第四十九節 白雲山號看書

臨高啓明
小說推薦臨高啓明临高启明
陈定在吴家休养了几日,头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眼看着去临高的日子将近,他亦是兴致勃勃。
他对传说中的临高很是好奇,原本也曾想过去临高观光,顺便看看有什么挣钱的机会。
只不过后来为兵锋所阻,家里又闹出了变故。只能暂时撂下这个年头。
侯爺說嫡妻難養
没想到,自己来广州挨了一棍子,又丢了巨款,却换来了这样的奇遇!陈定原本就是心胸豁达之人,此刻有了光明的前景,不但把南沙的事暂时搁下,连丢了二百两银子也变得不太在意起来。满脑子想得都是怎么办厂。
临高的种种,他过去也是听过很多人讲起过。不过那只能算是道听途说,想来有许多浮夸之处。老话眼见为实,他倒要亲眼去看看这澳洲人的巢穴到底是什么模样,又有何等新奇的物件。
这一日,企划院驻广州办公室的干部送来了邀请函和船票。船票是大波航运的最新投入海南-广东航线运营的“号”。
蓝雪心 小说
随着元老院在两广的统治日渐稳固,来往于海南广东之间的旅客人数激增。这其中一部分是往来两地之间“公差”或者“探亲”的归化民,但是“商务旅行”的客人也有了大幅度的增加,原本数量很少的“自发移民”更是有了爆发性增长。这些移民即有谋生找出路的穷人,也有对中原局势忧心忡忡,希望来“桃花源”避难躲嚣的富人。
从1636年开始,海南到广东的航线客运量上翻了十多倍,大波航运原本客货混载的模式渐渐不能满足需求了,便专门改装了两艘大型运输船,成为专职的“邮船”。分别命名为“五指山”号和“白云山”号,目前暂且每周对开一班。
1637年的1月20日,陈定和吴毅骏在南门外的天字码头登上了白云山号。这白云山号原型是铁骨木外壳的T1200标准船船体,经过了一番改装,内部舱室设置也更偏重于载客。保持了帆装的同时,还加装了蒸汽机,平均航速可以达到8节。是海南-广东航线上最大最豪华的航运班轮。
按照元老的眼光来看,标排1200吨的铁骨木壳风帆船算不上如何的壮观--毕竟他们捕获的两艘西班牙盖伦的吨位也与之相近了。但是对于本地百姓来说,T1200依然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尤其是经过客船化改造后,甲板上多了一层建筑,增设了舰桥,最显眼的自然是两座黑烟滚滚的烟囱了。
“久闻大宋船坚炮利,果不其然。”吴毅骏感叹道。
舷梯旁的候船码头上,已经聚集了大批旅客。旅客们按照买的舱位不同,被分为几个不同区域。象陈、吴二人的船票是二等舱的,人数不多,几乎全是在茶社购买了特许的大户们和他们的仆役和相关的陪同人员;三等舱室的人就多了不少,看模样大多是归化民干部职工,亦有一些商人模样的旅客;至于四等舱的候船区,那就人声鼎沸了,乌泱泱的都是人,不但扶老携幼,还大包小包的背着各种行李,口音也是五花八门。
最为昂贵的头等舱候船区旅客人数最少,较之其他各处等候区,他们毋须在露天等候,而是专门搭建的遮阳棚下等待上船,还有专人提供茶水。
“这澳洲人也真是吝惜,请咱们去还只给二等舱位!”陈定笑着低声说道。
“若非如此,如何叫澳洲人?”吴毅骏亦觉得有趣,其实澳洲人虽然素称“豪奢”,但是精明的商人们早就看出在唯利是图上二者其实是同类。
二人正笑,陈定忽然觉得脑后一阵起栗,似乎有谁在盯着自己,猛然回头,却又没见到什么异样。
“世兄怎么了?”
“没什么……”
这时汽笛鸣叫起来--上船的信号。聚集在候船区的旅客顿时骚动起来。船员们和码头工作人员立刻过来维持秩序,引导旅客们从船左右两条舷梯登船。
陈吴二人在船员的引导下来到舱室。因为T1200本质上还是一艘风帆船,所以船舱都在甲板之下,虽然有舷窗,光线却不太好。
“如此暗淡,怕是不能读书。”陈定道。
“若要看书就得买船尾的头等船票。”吴毅骏道,“船楼上窗户多,地方也大。不过二等舱已经不错了。听人说四等舱在最下面的甲板,不但是通铺,连舷窗也没有,下去便是一团漆黑,白天黑夜全靠油灯照明。”
环顾四周,这舱室并不大,环境干净整洁,布置得华丽精巧。各种旅途上需要用到的器物一应俱全、茶具柜内备有放置在固定底座的热水瓶和全套的搪瓷茶具,还有绿茶、乌龙茶、红茶等诸般茗茶,全部分装成小包,甚至还备有糖果和格瓦斯。
“真是考究。”陈定看到靠着舷窗有一张小小的书桌,虽说没有文房四宝,却有固定的墨水台和文具盒,备有澳洲的笔和墨水,打开抽屉,还有一本整洁的印有“大波航运”和“白云山号”水印的便签,纸质厚重洁白,让他爱不释手。
天宮炫舞 小說
只是舱室内的铺位甚小,刚好容纳一人起卧而已。两个铺位正好一主一仆居住。难怪这次考察通知上特别告知每人只能免费带仆役一人。
吴毅骏带着仆役回了自己的舱室,陈定便关照随来伺候他的陈雸将行李收拾好,又从行李中抽出两本书来,放在床头,预备消遣之用。
船员此刻依次敲门进来关照:“船马上就要开了!请大家都待在舱室里不要乱走,不要上甲板。不要触碰舷窗。船舱内不准吸烟!”
“这是何物?便器么?”陈定指着每个铺位旁用铁架固定着的带盖子的白色搪瓷圆桶问道。
“这是呕吐桶。”船员说,“吐得时候接着。”
这边只听得外面汽笛连鸣三次,整条船都震动起来,即使在小小的客舱内,也能听到奇怪的呜呜声。这第一次乘澳洲船的感觉真是太奇妙了!
随着震动和轰鸣声渐渐趋向平稳,船忽然一动。陈定赶紧扒着舷窗往外看,只见船只渐渐正朝着江面而去,
“只恨不能上甲板一观这难得的美景!”
船到江心,因为今日天气很好,便准许乘客上甲板漫步休憩,不过只限前三等舱。四等舱有固定的“上甲板时间”,每次半小时。
一开始陈定等人还兴致勃勃,在甲板上漫步眺望,然而船出了珠江口,风浪渐大,便渐渐地晕起船来。吴毅骏见状,便赶紧叫他回舱室躺着休息。
这一躺,他就再没起来,先是天旋地转,接着便是大吐特吐,随后的两天两夜的航程里,陈定一顿饭也没吃,只是半梦半醒的睡在床铺上,昏天黑地。迷迷糊糊间有人过来给他喂些又咸又甜的水。
忽然他感觉到一阵晃动,发现是吴毅骏在摇晃他的肩膀,叫他起来。
“快到了!你也赶紧起来收拾收拾,都成啥模样了!”
“我……我这是……”
“你都快睡了两天了。船一会就要到临高了。”吴毅骏催促道,“先洗洗脸,再吃点东西--现在不晕了吧?”
“倒的确不晕了。”陈定摸了摸脑袋,原本昏沉沉的头脑也清醒了,肠胃也发出了一阵鸣叫,他惊喜的发现:自己的胃口回来了。
“这次多亏了陈雸,”吴毅骏苦笑道,“我和小福亦是晕得七荤八素,这两天全靠他一个人照顾我们。”
陈雸忙道:“这是小人的本分。老爷莫要折杀小人。我看定老爷也是饿了,要不要去拿些干粮过来点心?”
常客的目標是…?
陈定这会饿得狠了,忙道:“要!要!拿我包里的曲奇饼来!”说着他发现身上不知什么时候盖上了一条毯子,这灰色毯子顺滑柔软异常暖和,而且织艺相当高超,但用料是什么他感觉不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吴毅骏的毯子。
吃过几块曲奇,又喝了一杯茶。吴毅骏便提议上甲板走走,吹吹风。
二人走上甲板,映入眼帘的便是琼州海峡,两岸田地绵延,远处就是临高,隐约间还有黑烟冒出,最近在广州也出现了这种黑烟,听闻这是澳洲水火之力所产出的,只是这临高的黑烟比广州的更多。
忽然间他听见边上有一阵女子的说笑声传来,转头一瞧船舷的另一侧有几个穿着一式的澳洲人服饰的女子。她们都斜戴一顶棕色小圆帽,上身穿着一件棕色澳洲小褂,领口露出白色的领子,胸前打着黑色布条的结绦,而下身则是穿着一条棕色的打褶及膝裙,小腿上只套着一双黑色的袜子,露出了膝盖。外面还穿着着一件长大褂,有人扣着口子,有人却敞开着。
空間攻略:無良農女發跡史 小說
虽说是岭南,到底也是一月的天气,这澳洲女人难道都不怕得老寒腿吗?陈定早就听说过澳洲人的奇风异俗--女子的装束是其中传播最多,讨论最热烈的。毕竟这种17世纪无论东西方都没有装束着实惊世骇俗,又充满了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