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超維術士-第2921節 神罰六篇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各位挑战者可以商量一下,谁最先上,确定之后按一下桌上的雕像即可登场。要记住,每位挑战者只能登场一次,所以谨慎做出选择。最后,提醒一下各位,不要商量的太久,观众可是在等着你们。”
主持人说到这,便彻底的熄了声响。
而此时,坐在悬空座位上的众人,也感觉到了束缚身体的力量慢慢消失。
除了不能离开座位外,包括说话、小幅度的动作、以及相关的限制全都解开了。
在解除限制后,众人第一时间将目光看向了格莱普尼尔。
这一次的重点,就是格莱普尼尔的第四赛道。他们决定参加这次的接力赛,就是要赌格莱普尼尔能不能使用仙境道具,如果能够使用,那算是赌成功了,通关的概率会提高很多。
在众人注视之下,格莱普尼尔迟疑了片刻,小心翼翼的将手探入了虚空,然后慢慢又缩了回来。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众人紧张的心情已经松懈了一半,格莱普尼尔能够将手探入虚空,至少说明放置道具的仙境空间是可以被打开的。
既然仙境空间能打开,那里面的道具,应该也可以拿出来才对。
“可以。”果不其然,格莱普尼尔将手缩回来后,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众人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能够使用长鞭,成功率会大幅度提高。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情,至少赌成功了。
但是,下一秒拉普拉斯的话,又让众人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
只见拉普拉斯对着路易吉道:“你这一次要拿到满分。”
之前,他们以为能够通关就行,但现在主持人明确的说了,至少要达到75分,才算是成功。满分是20分,他们每个人要得到15分,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想到这,众人都表现的忧心忡忡。
倒是路易吉很自信的道:“用我原创的唱诗,征服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人,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拉普拉斯对于路易吉的实力还是认可的,路易吉的声音条件与感染力,都属于上乘,她也对路易吉有信心,不过——
“别原创了,可以颂唱那首……”拉普拉斯顿了顿,似乎在想着什么,最后道:“《光之王伐珊龙篇》。”
路易吉皱了皱眉:“我原创的也很好啊。”
拉普拉斯淡淡道:“你确定你原创能超越这首?”
路易吉这下不说话了,他原创的肯定超越不了这首,毕竟这首可是……
“咦,《光之王伐珊龙篇》是出自神罚六篇?”安格尔低声问道。
路易吉有些意外的看向安格尔:“你听说过?”
安格尔:“……估计巫师界没人会不知道这首礼赞诗篇。毕竟著作此篇的人,可是一位真知巫师。”
——“圣歌”光羽。
圣歌巫师,来自息炬学院,一级真知巫师,是学院派的标志人物。
息炬学院出来的基本都是“艺术家”型的巫师,光羽也是如此,他擅长作诗与唱诗。其创作的诗篇无数,最著名的有圣咏三首、神罚六篇、人迹十三首。
之所以出名,是因为这三种类型的诗篇,都是超凡诗篇。圣咏三首,宛如圣乐,效果似药剂,却又更胜药剂。能让人心生安宁,在圣咏之中进行冥想,甚至能达到“心静”的层次,如果悟性更佳的,达到最顶级的“灵静”也不是不可能。神罚六遍皆为史诗颂唱,前三首述礼赞,能提升群体增益;后三首讲哀思,为惩戒战曲,能给所有敌方上减益效果。
至于人迹十三首则是演歌,只在息炬学院内部演示,据说对元素侧与血脉侧的学徒有非凡的作用。
而《光之王伐珊龙篇》,就是神罚六篇的中的前三首礼赞之一。
路易吉露出恍悟:“也对,这首诗是你们南域的息炬学院传出来的,你知道也正常。”
安格尔知道肯定很正常,因为这在南域并不是什么秘密,诗篇的内容只要有心有实力去寻找,也是能寻找到。毕竟,这一系列的超凡诗篇只有息炬学院的巫师念诵才有效果,外人就算知道了诗篇内容也唱不出来其中的韵律。
安格尔好奇的是:“……你怎么知道的呢?”
路易吉:“从空镜之海捞出来的。”
安格尔:“……”空镜之海捞出来?!安格尔倒是明白路易吉的意思,只是他没想到,空镜之海连这些内容都能捞出来。
“捞出来的有画面吗,是光羽巫师的唱诗?”安格尔问道。
路易吉摇摇头:“不是,是一个息炬学院的学徒翻看书册的画面。书册里记载了圣咏三首与神罚六篇,可惜那一份镜面记忆被空镜之海冲刷的破破烂烂,我只看到了其中三篇,还有一篇是残篇。”
听到不是光羽巫师亲自的唱诗,安格尔微微有些遗憾,如果是亲自唱诗,安格尔都想听听……甚至想要制作成音乐盒,哪怕自己不用,也可以回去后丢给托比玩。
只是看到书册里的诗篇,那就没什么了。
安格尔自己就从桑德斯的藏书库里看到过神罚七篇中的两首,一首礼赞一首哀思。
在研发院的时候,他为了备课,讲述影盒的内容,甚至还找到了圣咏三首的原文。只是最后没有选用罢了。
南山隐士 小说
目前唯一没有外传的只有人迹十三首,据说是因为人迹十三首每年都会更变,外流出来就算不是假的,第二年估计也成假的了。
安格尔:“如果你要唱《光之王伐珊龙篇》,的确不错。”
《光之王伐珊龙篇》既是礼赞也是史诗,这种唱诗只要不出错,唱出来就是绝杀。
“不过,《光之王伐珊龙篇》会不会有点不应景,要不换一首,你不是还看过光羽巫师的三篇诵诗么?”
路易吉正准备回答的时候,拉普拉斯这时却是打断道:“反正路易吉别唱原创就好,具体唱什么,可以等会再说,路易吉是第三赛道,还早,要讨论可以放后面说。听那主持人的意思,我们拖的越久,观众的好感度也会降低,这可能影响最后的评分。”
安格尔和路易吉互觑一眼,没有再吭声。
拉普拉斯则看向其他人,尤其是兔子女孩:“虽然这一次的接力赛有分数限制,但你的话,还是以通关为主。在达到通关的前提下,尽可能做一些提升分数的事。”
兔子女孩低声嗫喏道:“怎么……提升评分?”
具体怎么提升分数,拉普拉斯其实也说不清,表演这种事,她自己是从没尝试过。只能看向路易吉,希望路易吉给出一个建议。
路易吉默默的看着兔子女孩,最终也没憋出任何一句话。
馭房有術 小說
他会表演,但不会教人表演。
DIY俠
而且,兔子女孩的特长是战斗,难不成让她在钢索上卖弄一下战斗技巧?这不是不行……可真要这么做了,最后通关时间估计又不够了。
所以,还是以通关为主,其他的别想了。
拉普拉斯也有些无奈,路易吉给不出实质建议,她大概也能猜到。毕竟,兔子女孩融入的是自己幼时记忆,而她从小到大就没表演过。
“算了,直接上吧。起码格莱普尼尔能够使用长鞭,算是一个好消息。”拉普拉斯:“其他的……再说吧。”
兔子女孩沉默着点点头,伸出手就想要按雕像,表明自己第一个登场。
不过,就在这时,安格尔叫住了她。
安格尔仔细的打量着兔子女孩,看着她那可爱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终于开口道:“要不,你上去卖个萌吧?”
兔子女孩:“卖个萌?”
众人也没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安格尔咳咳两声:“我的意思是,你上去以后不忙上台,先做一个拉伸训练,譬如说动动腿动动手,也可以吃点胡萝卜来提升体力。”
兔子女孩用低如蚊蝇的声音道:“……我包里没有胡萝卜。”
她虽然有胡萝卜包,但包里没有胡萝卜。
安格尔:“那你就把胡萝卜包当成胡萝卜,咬上几口。然后闭上眼回忆一下吃胡萝卜的感觉,这样也可以。”
兔子女孩满脸迷惑,不懂这是什么操作。
安格尔:“我就给个建议,你可以试试,当然不试也没关系。”
兔子女孩最后还是没明白安格尔的意图,挠着头皮就登上了赛场。
随着兔子女孩登场,主持人的介绍声音也重新响起,依旧是那老一套,不过观众的掌声倒是很热烈。主持人没有抖包袱都能收获这么热烈的掌声,是因为太期待接力赛,还是说看到了……兔子女孩挠头不解的样子?
兔子女孩虽然不懂安格尔最后教给他的内容有什么意义,不过,她仔细想了想,反正这些都只是赛前的准备,不影响比赛,那么照着做好像也不会影响什么。
于是,接下来众人便看到了,兔子女孩卖力的在第一赛道的山巅做着拉伸训练。
时而蹦跳,时而顶着厚厚的玩偶服卖力的做拉伸动作,明明只是简单的动作,但是,在这不断的“嘿咻嘿咻”中,观众席上的掌声几乎没有断过。
这让兔子女孩都满脸迷惑,为何观众会不断的鼓掌,这些有什么好看的?不过既然有鼓掌声,那代表她这么做没错,于是她按照安格尔所说的,又开始进行起了无实物表演——吃胡萝卜。
而掌声,也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
看到这一幕,半空中一众人等,都明白了安格尔的意图,这不就是靠可爱脸蛋骗掌声么……这真的能拉高分数吗?难说。
而且,就算真的能拉高分数,大概也只有兔子女孩能做到了,毕竟其他人实在不适合装可爱。
不过,不管怎么说,掌声是骗到了。
格莱普尼尔看着安格尔:“你……倒是机灵。”
这听上去也不像是诚心的夸赞,安格尔耸耸肩,没有接话。
而趁着下方兔子女孩进行卖萌拉票的时候,路易吉则和安格尔继续讨论起唱诗选题来。
“《光之王伐珊龙篇》为何不应景呢?”路易吉好奇问道。
安格尔也不吝解释。
《光之王伐珊龙篇》讲的是光明神为拯救祸乱苍生的百姓,去斩了一条名为珊龙的魔物。
就和很多故事一样,梗概的总结就一句话很简单,但内容会依照撰写者的水平高低,写出截然不同的故事。光羽巫师的水准就很高,写出来的故事更是跌宕起伏,足以引人入胜。
哪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巫师,听到《光之王伐珊龙篇》都会被其中内容吸引,可窥一斑。
《光之王伐珊龙篇》好虽好,可安格尔还是觉得不太应景。
因为主角光明神去伐的那条珊龙,其实是一只海兽。具体是哪种海兽,光羽巫师没有明写,但听上去像是某种食肉鲸。
而大海之中,最怕食肉鲸的是什么?海豚、海豹、海狮……等等。
路易吉在第三赛道的坐骑,就是一只幻豚,要是听到路易吉详细的去描述珊龙有多恐怖,有多么的骇人,会不会被吓到?
纵然最后珊龙还是死了,但珊龙死亡是故事的结局,是整个诗篇的尾章,幻豚能坚持听到尾章吗?
当然,幻豚大概率听不懂唱诗。
可万一呢?
万一听懂了呢?
所以,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安格尔觉得还是换一个比较好。
解释完原因后,路易吉也忍不住点头:“你说的倒是没错,那我还是走原创……”
“不行,别原创。这个不行,就换其他的。”拉普拉斯一听路易吉所谓的原创,立刻打断。
路易吉的原创,安格尔也听过,只能说……一言难尽。
面对拉普拉斯,路易吉也不敢反驳。安格尔也趁此询问起路易吉,他所会的篇章除了《光之王伐珊龙篇》,还有什么。
路易吉想了想,道:“《长夜之主出深渊》,以及《海灵华赞》的残篇。”
《长夜之主出深渊》,是神罚六篇的前三首礼赞。而《海灵华赞》则是圣咏三首的最后一篇。
安格尔想了想:“这两首,我个人偏向于《海灵华赞》,作为圣咏序曲里的最后一章,内容无可挑剔,而且还很应景,赞美的海中生灵。”
银色海洋是不是海,无所谓。幻豚是不是海中生灵,也无所谓。
反正《海灵华赞》肯定比《光之王伐珊龙篇》好。
“《长夜之主出深渊》也可以,不算太应景,但也不煞风景。”安格尔:“这两首都可以,你可以自行斟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