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軍工科技-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戰爭中的哲學問題讀書

軍工科技
小說推薦軍工科技军工科技
当然了,自主作战系统做出这样的应对策略还有一点因素也至关重要,那就是在充分掌握并且权衡了无人机的性能后才会做出这样的决断。
“你是说,自主作战系统对于无人机本身的性能非常了解,认为它们是可以适应并且山区峡谷飞行,并能够安全穿越出去的。”吕青峰打断他的话,并抓住吴浩话中的重点追问道。
吴浩笑着点了点头:“是这样的,不管是自主作战系统,还是机载智能控制系统,它们所自主做出的决断都需要建立在对于凫徯智能攻击无人机自身性能充分了解的基础上。
只有这样,这两套系统才会以此为基础进行分析运算,并选择适合的方案进行执行。
一般情况下来说,它们会以最大程度保护自身安全为前提来进行决断,来执行各项任务。当然了,如果遇到特别重要的任务,当我们下达相关的指令后,它们则会以任务为首要目标来进行决断,那么这时候它自身的安全则就要靠后了。
如果任务和自身安全冲突的时候,那么它们将会选择放弃自身安全来完成任务。
夏休み
当然了,这个要根据实际情况,并由后方指挥控制中心来进行抉择,无人机自身不具备这样的变更能力。
之所以这么做,也是避免无人机的智能控制系统和自主作战系统出现错误,产生相关安全漏洞,最大程度的保证这款凫徯智能攻击无人机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听到吴浩的这一番介绍,在场的众人纷纷点了点头。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很难免会存在这样艰难选择的时候,到底是任务优先,还是人员安全优先呢,这个往往都需要进行抉择,答案并不是绝对的。
虽然大家都清楚,最好的情况是安全的完成任务,但很多时候是不可能的,因此这时候就需要进行抉择了。
哪怕是无人机,也是如此,在遇到这个情况下该怎么选择,这个也得看任务性质来决定。
毕竟一架凫徯智能攻击无人机也是很贵的,就这么白白损毁了,却是划不来,至少要值得,划算才行。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指挥官进行决断了。
明星養成系統
武神至尊
不吃西红柿 小说
吴浩呢,也在观察众人的表情,见大家都消化的差不多了,他这才接着说:“其实在执行任务中,还有另外一种情况需要考虑,那就是执行任务的后果和影响。
这个往往是智能武器装备很难计算到的,它们一般会以任务为有限,丝毫不考虑后果和影响,因此这样的话会造成很大的问题。
举一个栗子,无人机发现要攻击的目标车队,可是此刻这个目标车队正在穿越闹市区,周围都是密集人群,这个时候该怎么办。
如果是飞行员的话,在遇到这样的情况,通常情况下会暂缓行动,等到目标车队穿越闹市区,到没有人或者人少的地方去动手,尽可能的避免或者减少无辜伤亡。
智能武器不会,它们遇到这种情况后,就不太会考虑周围的人群,而是在确认目标后直接打击,这样一来,将要造成大量的无辜民众伤亡,从而引发严重影响。
而我们的自主作战系统则是解决了这个问题,它们会拥有与飞行员一样的思考问题方式和能力。遇到这样的情况下,会进行冷静分析,并做出正确的决定。”
那么什么是正确的决定?有人打断他的话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吴浩微微一笑道:“我们这款无人机的自主作战系统它最大任务就是完成指挥官所下达的任何任务,只不过它们会选择自己计算得出的合理办法来执行这些任务。
死庫水的吸血鬼小妹
至于什么是合理的办法,这就要看指挥官自身的意志以及任务的重要程度了。
还是刚才的那个例子,如果对方是我们追踪很久了的要犯或者重要目标的话,之前那么长时间的追踪都没有成功,现在终于追踪到了,只不过对方的车队是在闹市中,周围有很多人群。
我们清楚,一旦错过了这个机会,那么这个要犯或者重要目标将会再次失踪,因此这么重要的机会到底要不要抓住。如果攻击的话,将会造成众多民众伤亡,如果不攻击就这样放对方走的话,那么后面很可能就很难在追踪到了。
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指挥官来进行抉择了,看看到底选择那个。
当然了,无人机的自主作战系统也可以来进行这样的抉择,只不过要看后方指挥控制中心所设置的权限,如果人群比目标重要,那当然以人群安全为主,如果目标是第一要素,是首要目标,那么……”
说道这里,吴浩停了下来。虽然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大家也都清楚了他话中的意思。的确,这种事情不好明说,但却是很多时候都需要作出这样一个选择,权衡轻重,利弊。这个别说是人工智能了,就是人类中的智者,伟人,也很难处理的好。
而为了避免无人机的自主作战系统出现运算决策漏洞,并可能出现安全风险,所以这方面仍然需要控制人员来设置安全围栏。所谓安全围栏,并不是现实中的,更不是系统中的,而是思维逻辑栅栏,换句话来说就是安全防火墙。
不管是无人机的智能控制系统,还是自主作战系统,它们的运算逻辑,以及思考决断都不能突破这个安全围栏,以确保这款凫徯智能攻击无人机的绝对可靠性和安全性。
要不然的话,很可能就会真的搞成和电影《绝密飞行》中那架智能无人机一样的情况了,一架不受控,并且自主行动的装备哪怕性能再好,也不堪重用。
而且现实中,很多事情甚至很多任务都不能够用对错来表示,很多事情也已经超越了对错这个层面,上升到了更高的位置之上。
就像是那句电影名言,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分利弊。人如此,那么更高的层面也自然如此了。就拿前面那个例子来说,误伤无辜人群自然不对,可是消灭了重要目标,罪犯,它所带来的收益绝对会比这些无辜人群的价值更高。
那么在这个时候,又该如何抉择呢,这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对错,利益多寡问题了,而是上升到了哲学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