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霧都偵探 txt-第三百七十二章 沙漠珍珠推薦

霧都偵探
小說推薦霧都偵探雾都侦探
姑娘按照伊莎的吩咐,和沙漠珍珠在社交软件聊天,告诉沙漠珍珠:今晚吃饭,小孩子不喜欢自己。沙漠珍珠还是安慰的态度,告诉姑娘,爱情是属于自己的,你是和她父亲相爱,不是和她相爱。两人聊了20分钟左右,蓝河小组空中突袭一座雷丁郊区农场,在零星反抗后,击毙持枪反抗的两人,逮捕了六个人。六个人中三名青壮男女,两名妇女,一名十二岁的小孩。
突击审问得知,这两名妇女的丈夫和小孩的父亲都在阿富汗战场上和美军交战时死亡。他们是同一个部落的人,在半年时间内,陆续通过各种渠道进入英国。有难民身份的,有直接渡偷,有探亲申请长住。
被捕六个人中,扣除妇女和小孩,另外三人都属于死硬派。妇女和小孩本属于死硬派,但既然能被忽悠去死,自然能被忽悠到叛变。
“没意思。”梁袭在外看审讯,手拿早餐燕麦粥,对罗伯特道:“圣旗还没开张就结束。”经验条动都没动。
罗伯特:“或许这就是命运。”
梁袭道:“一人谈恋爱,全部抓光光。”
罗伯特:“你越来越会说风凉话,你认为谁是沙漠珍珠?”青壮两男一女,沙漠珍珠与姑娘的聊天是通过电脑完成的,电脑键盘上有他们三个人的指纹。妇女与小孩并不清楚他们之间还有叫沙漠珍珠的人,他们也不确定首脑是谁。他们日常交流用的是英语,妇女和小孩他们说的是普什图语。非要他们指认首脑,一个妇女认为是那女性,一个妇女认为是男子A,小孩认为首领是男子B。
梁袭道:“把他们集中在一起,然后给他们一个不过份的要求。比如只要你们愿意签署认罪书,就遣送他们回阿富汗。这时候小兵会下意识的看向首领,征询他或者她的看法。小兵在首领统治下的时间越久,越发缺乏思考和决定的能力。”
暴君,別過來 小說
罗伯特:“试一试又不会怀孕,对不对?”
梁袭惊:“无耻,竟然盗用名人名言。”
罗伯特:“这句话已经是刀锋的座右铭。凡事都可以试一试。”
岸邊的夢
……
试一试就试出来了,不清楚目标女是不是沙漠珍珠,但可以肯定目标女是他们的主事人。刀锋开始针对性的进行审讯,梁袭就姑娘的事和伊莎交换了意见。罗伯特同意在持续监视的情况下释放这位姑娘,梁袭联系温迪父亲说明了情况。至于后续发展,梁袭不关心,无论结果如何小温迪都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
梁袭是坏人吗?从小经历家庭不和,父亲家暴,生活在阴影中的梁袭认为,不幸福的婚姻对孩子的伤害远大于父母离异对孩子的伤害。梁袭认为:姑娘做为后母是可以的,温迪和自己母亲生活当然也可以,最不利温迪的情况是她的亲生父母不离婚,继续凑合着生活。
抓这几位恐份,梁袭没有成就感,最多是一点惊喜而已。圣旗如果还是派遣这些阿猫阿狗到伦敦捣乱,他会彻底丧失抓圣旗的兴致。
百里璽 小說
等等,为什么是罗伯特做主?
天山牧场
“伊莎呢?”难道怀孕离职了?不会吧,按照自己对伊莎的了解,她会一直工作到生产那一天,然后去医院住上一个礼拜,再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
罗伯特被问到这问题,先是愣了一秒,然后咧嘴笑了。梁袭立刻道:“麻烦让人送我回家。”梁袭只知道刀锋基地在板球场附近,并不知道基地的出入口通道。
“不急。”罗伯特招呼一名女探员:“麻烦你帮我泡茶。”
……
维纳遇害案件,牵扯出英国历史上最小杀人犯案件。维纳是其中一位杀人犯,还有一位杀人犯叫汤普森。为了保护汤普森,先非法正义找到汤普森,刀锋借阅了汤普森的资料。而后伊莎率领一组人马前往苏格兰,在汤普森的身边布置暗哨,一方面为了保护汤普森,一方面为了抓捕非法正义派遣的杀手。
在姑娘被捕的两个小时前,汤普森死了。杀手似乎知道刀锋的布置,从布置的空隙中切入,在刀锋监控死角处射杀了汤普森,并且进行拍照。汤普森二十分钟没有出现,刀锋预感不对,暗哨变成明探,发现了汤普森的尸体。
半小时前,汤普森遇害的新闻和照片登录了等待正义网,等待正义网一片欢呼,大家评论留言庆贺,又一个恶魔消失在人间。
在发现等待正义网后,菲奥娜已经渗入其中,她过来喝茶与梁袭就等待正义网与非法正义进行技术上的说明。等待正义网是一个欧洲另类网站,说它另类是它不对公众开放。正义网的会员全部是正义网邮寄会员号,准会员登录正义网后才成为的会员。
这个网站建立不到半年时间,会员一共有一百二十一人。刚开始会员们认为这只是一个让受害者家属宣泄不满情绪的网站,登录的人很少,几乎没有聊天的人。这情况一直到两个月前,两个月前所有的会员手机收到了邮件,正义网告知他们,将在三天后进行抽签活动。
抽签活动第一步,会员们将自己认为不公的案件投入摇奖池中。第二步,正义网抽取其中一份信息。第三步,正义网将在一个月内完成中签工作。
维纳与汤普森是第二支被抽中的签。第一支被抽中的签是法国四年前的一桩案件,一位老夫妇的孩子遭遇抢劫,遇刺身亡。在法庭上,律师认为警方取证不当,存在严重歧视。大概意思是:警察在嫌疑犯是黑人的情况下,对嫌疑人进行了超过职权的调查,最终拿到了凶手杀人的证据。反过来说,如果嫌疑犯是白人,警察是不会发现他的作案证据。
最终警方递交的多份证据被推翻,凶手被裁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处两年监禁。
一个多月前,这位律师酒后驾车,冲出海堤,掉进大海中淹死。几乎在同天,已经被释放又重归监狱的凶手因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后死亡。
这两条新闻悄悄发在了正义网上,会员们当时不敢声张,就是静静的看着屏幕。只有受害者的父母用语音向正义网表达了自己的感谢,他们的声音让所有会员感同身受,黯然落泪。
第二次摇奖开始后,会员们的发言欲增加,大家开始利用正义网平台进行沟通。由于有相似的遭遇,在这里他们很容易找到共鸣。今天是开奖日,会员们的手机收到平台的邮件后,纷纷登录了网站,看着凶手被制裁的新闻和照片,群起欢呼。
这时候,有媒体注意到了正义网,他们正在想办法和会员们建立联系,与正义网发起人进行沟通。
菲奥娜道:“法国,德国和我们英国三个国家的司法机构已经注意到了正义网。”
梁袭问:“你们是什么态度?”
菲奥娜道:“警察厅交代过,我们办案归办案,不要将案件与正义网联系在一起。否则在舆论上会处于不利境地。更担心的是我们警察为正义网进行免费的宣传。。”
梁袭道:“现在只有法国和英国涉案。”
菲奥娜道:“没错,法国和英国只想把案件当作单独的案件来调查,不想牵扯到正义网。德国是欧盟的老大,什么事都想管,但事情没有发生在德国的土地上,他们不能直接介入案件。”
絕色農女之田園帝國 冰茉
菲奥娜说,这个月有一些会员投稿,将自己认识的受害者家属信息提供给正义网,希望受害者家属能加入正义网,参与摇奖,但都被拒绝了。拒绝的理由是经过审核,他们不具备正义的资格。也就是说正义网认为受害者家属的案件与正义无关。
梁袭脑海整理案件。首先是声东击西,将西伯尔一家列为目标,进行跟踪,让警察认为非法正义的目标是西伯尔。不对,还要整理更早的资料。
非法正义八枪手横空出世,一直认为他们和英国前mi5雇员有关系,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似乎已经脱离了mi5的范围。这伙人是什么人呢?托米是警察,是mi5的前雇员,是非法正义的成员。然后呢?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梁袭慢慢翻看菲奥娜提供的正义网会员案件,确实都存在一些问题。大概可以分成三类,第一类是警察在调查案件时没有遵守规则,被律师抓到把柄,提供的证据不被认可。第二类是重罪轻判,最典型是一桩交通案,汽车撞人后停顿了,继续前行将受害者碾压致死。一审检察官胜出,嫌疑人被判故意杀人罪。二审辩方胜出,最终嫌犯被判定交通肇事罪,而不是故意杀人罪。第三类是证据不足型,典型的代表是波兰的杀人案,明知道凶手是这个人,警察也知道他是凶手,但是找不到定罪的证据,三次开庭都以证据不足被发回重新调查,最终凶手逍遥法外。
有意思的是有些案件是新闻报道过的,有些案件查不到新闻。梁袭不禁疑问:哪个国家的司法机构能收集这么多国家的有争议案件呢?唯一一个可能:非法正义不是英国人,而是来自欧洲各国的人联合组建的组织。但是是怎么组建起来的呢?昆塔和非法正义有什么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为什么昆塔要出卖托米?
梁袭毫无头绪,非法正义定位不清,梁袭无法展开推理。首先要确定非法正义目的是什么?真的只是追求正义吗?如果是就麻烦大了,因为代表这个团队有信仰,有凝聚力。但梁袭不信,因为正义的标准不同。
将这一年多伦敦出问题警察归纳在一起:巡逻警凯文,特警胡明,文职警员中田,特殊行动部警探托米。这四个警种都缺乏深度介入刑事案件的客观条件。不,不能将他们混在一起。中田是巴列家族的人。胡明与杀害约翰凶手有一定联系。凯文和托米与八枪手有关联。
黑暗会?梁袭掌握的信息中,目前只有黑暗会有力量,有目的在欧洲胡搞瞎搞。
巴列家族公司是可夫家族的分支,汉娜是可夫家族的核心人员,汉娜与黑暗会的伦敦市长摊牌,汉娜遭遇暗杀,市长被灭口。换个角度思考,巴列公司实则是黑暗会控制的,巴列公司出事后,汉娜找上市长摊牌。原因是汉娜知道巴列公司早脱离了可夫家族的管束。或者因为可夫家族太庞大,被黑暗会列为削减对象。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八枪手,巴列公司,乃至胡明等都可以是黑暗会的人。要得到答案必须和汉娜进行一次信任并且友好的交谈,可惜自己没有那个资格和人家交谈。
想念到此,梁袭再次梳理所有信息,他发现八枪手袭击案,昆塔出卖托米,托米说出非法正义宣言等一系列案件,有可能是黑暗会的连环套,目的是借助非法正义发展群众基础,走出黑暗,登堂入室。
线索越来越多,信息越来越杂,看似一锅乱炖。但梁袭认为,自己正在慢慢接近约翰遇害之谜。不过作为小人物,梁袭一直无法探知黑暗会的内容,这导致他的推理的可能性无限多。因此梁袭还需要信息,需要高级别的信息。
一个渠道是汉娜,梁袭深信汉娜知道很多内幕消息。一个渠道是血月,用金币购买情报。汉娜这条线太危险,自己作为一个小人物,随时可能被除掉。反观血月虽然不安全,但风险要比直接与汉娜接触小的多。
看来只能等下一次血月邀请。不能急,要对付这么大体量的黑暗会,一定不能着急。
“招了。”探员走出审讯室招呼一句。
要么说梁袭没有成就感,沙漠珍珠经历两个小时高压审讯后意志崩溃,招供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两名妇女和儿童,还有那位姑娘是他们准备好的人弹。他们将会根据上级要求,在某个时间将人送到某个地方发动袭击。至于地点、时间和上级,沙漠珍珠一概不知。唯一一个和上级单线联系的负责人在刚才的枪战中被击毙。沙漠珍珠只是一名副手,他知道的信息非常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