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wtb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異常樂園 起點-第十六章 雪域三城與偷獵是非讀書-yj5bj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
找完五十枚火石炎晶,时间就来到午餐饭点,下线吃饭努力锻炼,等到再次上线,便已是晚间七点半。
余烬也考虑过早些上线狩猎雪兽,只是这寒地雪兽与“炎魔”一般,都是元素生物,唯有夜幕拉起,才会出现在酷寒之地的冰川深处,因而就算是着急也没用。
黑夜降临,风雪满天的神奴聚落,陷入沉寂。
異變之基因風暴 老蔔
尽管这里是火石产地,可火光却只有零星几处。作为酷寒之地仅有的修炼资源兼取暖能源,聚落高层对火石流通的限制力度,几乎达到无法再苛刻的地步。
底层奴隶获得的火石残渣,用来度过寒夜都有些够呛。
平民家庭单独生火做一次晚餐,那就算是过节了。
即使是不那么高的聚落高层,想要肆无忌惮的耗用火石,也是奢望,毕竟实力才是一切根本,没人会拿修炼资源开玩笑。
球坛双星耀洛 薛慕然
唯有聚落之主、拾梦祭司这样的存在,才能大肆动用火石资源。但随着门徒阿难成为拾梦尊者,贡献出自身份额,令底层奴隶得以安然度夜,聚落之主也只能跟着照办,否则,拾梦祭司的昨天,便是他的明天。
“狂医大人,有位客人正在等您。”
堂堂史诗强者,到了余烬面前,愣是成了大号的暗幕黑侍,余烬方才走出安全上线的定位房间,早已等候在门外的聚落之主,便格外殷勤的将他引领到会客室中,会见前来赴约的倒吊人。
帝乾劍
“老夫原以为,你会将我的承诺当做筹码捏在手中,没想到就这么被你随随便便的用掉了。”
倒吊人面色不悦,之前他还担心余烬会利用这份承诺,弄些阴谋诡计,结果一天都没过,就被用在不太重要的事情上。
很明显,余烬就没把老夫放在心上!
但话说回来,真要是放在心上,老夫又铁定难做……
这种既如释重负又感到不受重视的矛盾心理,令晋升神阶的倒吊人鱼脸阴沉,眼睛也跟着变成死鱼眼。
“哈哈,哪能说随随便便呢?还能有什么事情,比扮演苦难教皇更重要吗?”
余烬打了个哈哈,绕开话题:“阁下,东西带来了吗?”
江山如此多枭
嗖!
倒吊人弹指掷出一枚戒指,力道之强足以秒杀聚落之主,却被余烬随手接住。
力量一直是他的强项,和倒吊人版扳手腕简直轻而易举。
碧眼金雕 萧瑟
无视了神阶鱼人的惊异眼神,余烬查看戒指空间,发现里边的珍品海产,都是清一色的章鱼、乌贼以及鱿鱼,百多海产触手上千,看得余烬不禁呲牙问道:“斗胆问个问题,你们鱼人一族这么搞,造物主就没说点啥?”
倒吊人昂首说道:“愚者先生的明日边缘,已经将原生海域划为领地。”
余烬当即会意,而他和倒吊人的关系,也没有好到说不完的地步,立马起身送客,又将空间戒指交给聚落之主进行料理,便和木偶少女一起乘坐灵鸦白夜,飞往酷寒之地的冰川深处。
……
远离被无数祭坛团团围绕的神奴聚落,便能看到与寒风刺骨、碎雪埋人等严酷环境,截然不同的绚烂夜景。
莹蓝极光宛如长缎,于夜幕悬挂,驱散了不少酷寒之地的肃杀气息。而在冰川上放眼望去,时常能发现散发绮丽冷光的冰冻元素,随着风雪摇摆狂舞,留下一条条经久不散的耀眼光痕,让这片黑色笼罩的冰雪世界,变为赏心悦目的梦幻天地。
“好漂亮啊!”木偶少女撑着雪伞,目不转睛的俯瞰冰川,经过极光映照,冰川雪原也变得美不胜收。
“如果这里不是古神世界,开发成旅游景点,一定会游客爆满。”余烬怅然叹道。
古神世界杀机四伏,这酷寒之地看起来是人间圣境,但只有实力达到一定层次,才会萌生游玩兴趣。
毕竟,谁知道看似平坦的雪地之下,是否藏着深不见底的万丈冰窟?那冰窟内部,又是否会有冰虫盘踞?
另外,别光看冰冻元素散发精灵光辉,就在好奇的驱使下,冒冒失失伸手接触,传奇层次的雪原探险者,有不少被第一时间冻成冰雕。倘若遇到由大量元素汇聚而成的【寒地雪兽】,寻常的史诗存在也要葬身雪原,因而捕杀雪兽,往往需要群体出动,像余烬和木偶少女这样的,几乎不见。
她本無情 寧如雪
此刻,在一片施加特殊阵法,助于雪兽凝聚的【冰川牧场】中,便有总数过百的三方人马,艰难搜寻雪兽踪迹。
每一头寒地雪兽,都会生成类似火石的修炼资源,但因为极度稀缺且蕴含特殊能量,价值远超同阶火石。
所以深处酷寒之地的雪域三城,便联手打造了一片冰川牧场,提高寒地雪兽的凝聚概率。并且,冰川牧场的地形经过勘探,还可以极大限度的规避冰窟、躲开冰虫。
尽管,还是会发生冰川陷落的惨剧,但捕猎效率和生存几率,都是明摆着的。
……
“祭司大人,有发现了!”
一位浑身被厚重毛皮包裹,只露出一对眼睛的传奇强者,兴冲冲的看向队伍之中,仅仅身着单薄神袍,与旁人打扮截然不同的高大身影。
此人体魄平平,但眷者实力令他足以无视寒风吹打,淡漠面庞下,则够找到一丝与阿难相似的悲悯痕迹。
因为他便是雪域三城中,【热泉地堡】的拾梦祭司,在阿难的邀请名单上,就有他的名字。
“出发!”
热泉祭司不敢疏忽,立刻带人行动,一头雪兽的发现,往往会引发三方争夺。即使热泉地堡派出他这位最强之人,也难以保证必有收获。
好在幸运的是,当热泉祭司率众赶赴发现地点,其他两家并未现身,使得他完全有机会将寒地雪兽一举拿下。
值得一提的是,由冰冻元素凝聚而成的雪兽,并不具备共有形态,甚至很多时候,都无法在动物中找到对应种族。但它们却有一个相同特点,那就是需要汲取极光来完成蜕变,因而每当夜幕拉起极光降临,才会从冰川之下纷纷冒头,仰望极光提升力量。
一旦受到惊动,雪兽便会立刻融入坚固冰川,哪怕是酷寒之地最有经验的雪兽猎手,也甭想将之抓获。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拾梦者的力量,极其适于捕猎雪兽。
只见热泉祭司于远处站定,遥遥释放梦境之力,便在不知不觉中,让雪兽落入被极光笼罩的现实梦境。自以为蜕变之期指日可待,殊不知在旁人眼中,却是脑袋歪倒呼呼大睡的蠢笨模样。
成功了!
来自热泉地堡的一众人马,心情激动,有这样一头史诗初阶的雪兽打底,今天晚上就不算白忙。
然而还不等他们将寒地雪兽彻底拿下,一根冰晶长矛竟然破空而来,插在雪兽跟前,激起强劲冰屑,将之猛然惊醒!
恍惚间,见一群凶神恶煞靠到近处,雪兽美梦当即变作噩梦,融入冰川逃之夭夭。
任凭热泉祭司如何争取,也没能挽回局面。
到嘴的鸭子飞了,热泉地堡的人马自然怒不可遏,愤然怒视出现在远处的对头——【极光城】,雪域三城中唯一一座真正的“城”,因城中藏有一缕极光而得名。
极光城的实力,在酷寒之地首屈一指,尊者层次的拾梦主祭,不单单是极光城的领导者,还是目前拾梦神教地位最高的存在。而扔出冰晶长矛的人,则是拾梦主祭之下的极光祭司,同样也是一位史诗眷者。
“极光祭司,你什么意思?”热泉祭司咬牙怒道,“你明明来晚一步,为何还要惊走我的猎物?是不是非要把我们热泉地堡逼到反击,你才满意?”
“哈哈哈哈,热泉祭司不要动怒嘛,我也只是心急才会贸然出手。”
双眼狭长,眸中仿佛有极光涌动的极光祭司,淡淡笑道:“怪我怪我,天气寒冷,令我出手失准,不然将雪兽钉在冰川上,也不至于让你们热泉地堡白忙活一场。”
“哼!”
热泉祭司哪里会听信这番鬼话!
单是今天一夜,极光城就破坏了三次捕猎行动,极光祭司每次都是类似说辞。表面上极力维护雪域三城和拾梦神教的内部稳定,但暗地里却毫不收敛霸道行事。尤其是在雪域三城中最后一个势力【海寒岛】,被迫倒向极光城后,后者愈发无法无天,大有独霸冰川牧场的势头。
“当初冰川牧场是雪域三城共同开辟的,你们极光城无视和平契约就算了,居然还大肆打压异己!拾梦神教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自私自利的家伙,才会变得一盘散沙,遭人鄙夷!”
热泉祭司激愤之下,也就不再忍让,当场抨击极光城的不是,但那极光祭司的言语,却远比他犀利得多。
“呵呵,主祭大人和我们极光城的拾梦信徒,是否自私自利,暂且不谈。我倒是很好奇,你在出口之前,为什么要把自己摘出去?”极光祭司眼神戏谑,“如果我没记错,冰川牧场修建之时,神奴聚落也出了不少力吧?怎么没见你们热泉地堡帮衬一把说句话啊?既然你们热泉地堡不自私自利,何不带着神奴聚落一起狩猎?”
“你!”
热泉祭司一下子被说得哑口无言,原因倒也不是羞愧难当,而是由于坐拥火山矿场的神奴聚落,一直是拾梦神教的难言之痛。
大量产出各阶火石的神奴聚落,无疑是一座资源宝库,曾几何时也是拾梦神教的核心重地,有着【拾梦神城】的崇高称谓。
但由于拾梦神教势力微弱,被疫病母体和暴怒雷灵的信徒打上门来,不得不让出大半权益。
拾梦神城至此完全沦为各方矿场,拾梦者的信徒们能够保留的,仅仅是二成奴隶份额,还不是矿藏份额,雪域三城也需要向神奴聚落输送奴隶,用来攫取火石资源。
然而,问题又回到了最初,如果酷寒之地人数足够,拾梦神教也就不会微弱。因而这两成的奴隶份额,雪域三城常年凑不够,久而久之,拾梦神城变为了神奴聚落,连眷者都不是的继任祭司,也被踢出神教高层,大家都在刻意回避这个让人尴尬的伤心之地。
热泉祭司一下子没了兴师问罪的心情,但不肯罢休的,反而换成了极光祭司。
今夜之所以屡次阻挠,极光祭司为的就是逼迫热泉地堡的人马愤然出手,好完成主祭大人的交代。
然而好巧不巧的是,一道烟花于夜空中绽放开来。两位史诗眷者见状,当即面色一变,因为烟花出现,便意味着有外敌入侵。
“走,是海寒岛的信号。”
热泉祭司立时说道,极光祭司暗哼一声:
“同去。”
……
比油,嘭!
烟花冲天,绽放开来,于夜空中形成一颗深邃眼眸,惊动了缭绕极光。
余烬呲了呲牙,心说还怪好看的,便又收回视线对着一帮同仇敌忾的“雪人”说道:“就知道你们这帮人是一个尿性,打不过只会叫帮手,从来没有自强自立的念头。”
闻言,被木偶少女以冰冷雪花包裹成球的一众人马,纷纷喊道:“打不过,还不许我们叫人了?这是什么道理?冰川牧场是我们雪域三城的领地,你胆敢偷猎,就是挑战雪域三城!识相的话,就快点把雪**出来,不然我们拾梦神教齐聚此地,你们这对狗男女只有死路一条!”
出行之前,余烬自然要打听清楚寒地雪兽的分布区域,听闻拾梦神教有着一座冰川牧场,便想着来这里碰碰运气。
狩猎成果格外丰厚,没过半小时就捕获了三头寒地雪兽。当然,这份运气可不是碰出来的。以木偶少女的强大意志,非但能轻易发现雪兽踪迹,哪怕寒地雪兽融入冰川,在她眼中也是无所遁形。
所以这貌似最难的任务,被两人轻松解决。
但不凑巧的是,第三头寒地雪兽的捕获过程,被海寒岛的探子看到,进而便引发了一场偷猎争端。
大佬養成計劃 魅鳩之吟
海寒岛的眷者祭司,见余烬和木偶少女只是普通史诗,再加上己方人多势众,旋即强硬要求他们交出雪兽。
余烬哪里会肯?争端随即上升为打斗,然后海寒祭司和他的手下,就因为一句“狗男女”,被木偶少女搓成了球,余烬甚至都没有插手。
“啧啧,不知道怎么说你们,明知犯错还一错再错,这不是找打吗?”
余烬摇了摇头,懒得理会海寒岛的阵营所属,总之先让木偶少女出气再说,但雪域三城的另外两方来得很快,木偶少女只来得及把小雪人搓至半大,便被极光祭司高声叫停:
“住手!”
嗖嗖嗖嗖!
数十道人影激射而来,迅速形成统一阵营,单看人数的确是声势浩大,连余烬也必须要重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在这里放肆!不知道我们雪域三城的名号吗?”
极光祭司的狭长眼眸瞥着余烬,尽显审视之色,极力思索余烬有何来头。
“知道啊。”余烬脚踩灵鸦白夜,飞在半空微微一笑,“就是因为知道才来的啊!”
“哼!”
“放肆!”
“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雪域三城的一众人马,被余烬的态度给气到了,可是紧接着,他们便看余烬略显委屈的拿出一面令牌:“作为拾梦神教的一份子,我哪里敢瞧不起各位大佬?只是当初冰川牧场建成之后,雪域三城给了我们神奴聚落一块令牌,说是凭借此令便能进入牧场狩猎。我这好不容易来了一趟,就被人污蔑偷猎,几位大佬来得正好,可要给我做主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