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b2o8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第六百二十二章:畢業大典鑒賞-gokjt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
金秋九月。
一年一度的中秋马上就到。
十年光景一晃而过。
北芒学院第三期学生终于迎来了毕业这天。
完美世界
神谕之门 朝暮夕阳
宁尘作为大执政官,亲自来参加这一届的毕业典礼。
许多早已经隐居二线,甚至三线的工会老人也纷纷赶来。
电视机前,已经从清纯少女,变化为成熟少妇的郭玉,破天荒的亲自来做为本次毕业典礼的主持。
规模之大,声势之强,前面两届毕业生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对此,前两届毕业生也只能看的一阵羡慕,但心里也知道,虽然他们算是学长,但真正意义上来说,都是属于半路出家。
或是因为工会,或是因为家族的原因,把他们这些年龄大的少年强赛进了学院,所以毕业的早,但真正待在北芒学院的时间却并不多。
而眼前第三期毕业的学生就不一样了。
这一批学生,都是低年级开始,一步步完成了全部学业,严格意义上说他们才是北芒学院培养出来的第一批学生。
更不要说这期毕业的学员里,一些学生还未走出校门,在外面就已经大名鼎鼎。
就如此刻,正在接受宁尘亲自颁发结业证书的这名少女。
少女一身整洁无暇的白衣,圣洁如雪,如空谷幽兰,有一种宁静的美,与周围秀丽的自然景物完美的合一,仿佛她是这天地灵秀的一部分。
给人一种无暇的感觉,不仅是容颜上倾城秦国,纵然是气质上也是如此的超尘脱俗,不食人间烟火,让人有自惭形秽的感觉,仿佛这世间的一切美好事物在她面前都要黯然失色。
少女的出现,令人们无不惊叹。
无需介绍,她的名字早已经被人们所熟知,天才少女王湘,蝉联五届附魔大赛总冠军。
据说正是因为连续五年冠军的名头,导致附魔大赛禁止王湘参赛了。
毕竟她若是参赛,其他人恐怕只有被碾压的份。
直至第六届时,这位曾经一出场就艳压群雄的少女,已经坐在了裁判席的位置上。
网络上甚至流传了一个久经不衰的笑话。
在第十一届附魔大赛的时候,因为王湘直接点出了参赛选手在附魔时,许多不好的习惯,而被坐在后面观众席上的青年调侃:“你行你上啊!”
于是乎各种围绕着这件事延伸出来的段子简直不计其数。
而今天这位天才少女,附魔大王终于拿到了北芒学院授予的毕业证书,许多人看的眼热,但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已经有知晓内情的人流传出了消息,王湘注定要加入工会,成为工会最年轻一代的龙级除灵师。
没错,你没听错,龙级,堪称史上最年轻的龙级,刷新了整个联盟历史档案。
甚至在未来,很有可能成为最年轻的神灵,这样的天才,出身更是根正苗红,工会注定会倾尽全力去培养。
宁尘这个大执政官亲临,只怕多半也是因为王湘的缘故。
当然,除了王湘之外,本次所有毕业的学生,随便一个喊出名字都有着极多的头衔。
放在哪个学校,都足以让整个学校吹上好几年都不为过。
只可惜,有王湘这样的太阳一般耀目光芒在,他们这些闪耀的群星也只能沦为做陪跑的地步。
“总算是毕业了。”
观礼席上,萨达尔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十年过去这个老家伙胡子都白了大半。
此刻坐在校长位上,看着毕业的王湘,不禁满心感叹。
他这一辈子,收获了两个最好的徒弟,一个叫王小狗,一个就是眼前的王湘。
哦!在这里要说一下,王小狗如今已经改了姓名,叫做的风海生。
毕竟他现在可是北芒学院最顶尖教导主任,经常要代表北芒学院,参加其他学院附魔交流学会。
甚至还要发表各种附魔学的著作。
如果再继续叫王小狗,听起来就太变扭了,风海生这个名字是他自己改的。
若不是当年他冒险出海,在狂风中遇到了萨达尔,或许他这一辈子要么早早就死在了海面上。
要么就是在天堂岛下层做一个打鱼的渔夫,亦或者在勃勃野心的催使下变成一个海盗,哪里有如今这般闪耀的地位。
扯远了,还是说王湘吧。
王湘在学校也有十三年时间了。
这么久的时间,萨达尔可是把王湘当做亲姑娘看,如今她毕业,萨达尔就觉得好像是自己家的姑娘,嫁人了一样。
“哈哈,哭什么,往后每期毕业的学生,你要是都哭一次,眼睛早晚要哭花了不可。”
丁小乙坐在一旁,一点都不顾及形象的嗑着瓜子。
“滚蛋,你个甩手掌柜,一年三百六十天,你至少两百天没在学校,毕业了来这里摘个桃子,你懂个屁。”
萨达尔满脸怒容的瞪他一眼。
你曾是我唯一 卿筱
说完,萨达尔又叹了口气,满怀深意道:“可惜,学院往后再想出这么大的风头,难喽~~”
丁小乙眉头一撇,知道这老家伙又要说什么,也不接他话茬,只是顺着点点头。
其实北芒学院的资源一紧足够丰盛了,甚至有神级高手隐藏在学院里做老师。
这样的教学资源,放眼联盟如今数百家灵能学院,拍马都追不上一根脚指头。
更何况北芒学院里的灵能丰厚,学生的吃的喝的,甚至连洗澡水都是蕴含着丰厚的灵能。
但无论是这一期,还是往后几届的学生,都无法再达到王湘这个标准了。
倒不是说学院里的孩子资质不行。
而是这些孩子们即便在他们的教学下,稳扎稳打的往前走,但没有经历过生死搏杀的小家伙们,对灵能的认知还是太少太少。
这些感悟是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就如这一期的学员,抛去王湘本人来说,其他的学生里,也只有余阳等少数人,撑死挺进灾灵级已经是了不起了。
而且丁小乙断定,只要离开学院,这些孩子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实力都很难在进一步。
甚至出现倒退的可能性都会有。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
见丁小乙不接自己的话茬,萨达尔皱起眉头:“小乙,都这么多年了,丁鹏那孩子究竟怎么样了,你一点都不关心么??他可是你亲生的儿子啊。”
正要把瓜子送到嘴边的丁小乙闻言,手指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就继续嗑起来。
合同情人
仿佛完全没听到萨达尔的话一样。
亲儿子被自己丢在北方十年,自己若是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其实心里何尝不后悔,当初为什么就没否决这小子的提议呢。
但他尊重丁鹏的选择,十年时间,丁鹏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回一趟柴木新居,父子俩现在能说的话,也不过十几句。
倒不是彼此疏远,而是儿子大了,越来越有自己的想法,自己对此能做的只是默默站在背后支持他。
“喂,小乙,要不把你儿子喊回来吧,在学校再好好学习学习,这不正是你当初的想法吗?”
萨达尔不死心继续说道。
哪知说完却见丁小乙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道:“等小号吧。”
“你家又要生啊!!”
萨达尔闻言声音顿时标高起来,瞬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看向了丁小乙。
“玩笑,玩笑。”
丁小乙赶忙朝着四周挥挥手,苦着脸解释起来。
当然虽然是玩笑,可开小号是真的,不过不是玉娘,而是柴蓉。
一想到柴蓉挺着大肚子,满脸幽怨的盯着自己的模样,丁小乙就忍不住苦了脸。
见丁鹏的事情说不通,萨达尔也没好气的摇摇头等授业典礼结束后,就迈步去后山,找鹿老下棋去了。
“小乙,你刚才说要开小号,真的假的?”
宁尘带人走了过来,半开玩笑的问道。
“当然是假的。”丁小乙连连否认。
“那可真是可惜了,工会现在太需要人才了,我都恨不得你一年多生几个孩子才好。”
宁尘半开玩笑的说道。
丁小乙白了他一眼:“你今天把我们学院最好的学生给挖走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周围众人闻言,不禁心头一颤。
眼前的宁尘可不是当年刚刚上任的时候,如今这么多年过去,宁尘早已经把自己的势力扎根在工会和联盟的权力当中。
多年上位者养出的气场,已经没有人敢再这样和宁尘说话。
也就是丁小乙这样的软饭天王,才敢这么胆大包天。
宁尘对此不以为然道:“这可不算数,你要是问问李老爷子,就知道王湘是我们工会一直在栽培的,本来就是我们工会的人。”
“至于其他几个孩子,你算算看,有几个不是出身工会家族的孩子?”
说到这里宁尘深吸口气,低声道:“丁鹏那小子还不肯回来么?”
“怎么你也说这个呢,他不回来就不回来吧,怎么一个个都在问这个呢。”
丁小乙满脸不耐烦的挥挥手,让宁尘一肚子话都没机会说出来。
事实上也怪不得他们会在这时候问丁鹏的事情。
一个王湘,已经让工会看到了神级强者的希望。
更何况是据传资质比王湘更好的丁鹏呢。
刃皇昊天
宁尘甚至怀疑,这些年丁鹏不曾回来,是不是因为丁小乙故意藏着掖着。
“这样,你下次见那小子的时候,帮我给他带个话,等他觉得历练够了,就来找我,我可是把工会压箱底的宝贝给他留着,连王湘这个小丫头都没有呢。”宁尘开口说道。
他当然清楚宁尘什么心思,可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也只能客气道;“行,等年底若是这小子回来的时候,我一定要他亲自上门给拜年。”
“好好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啊。”
宁尘闻言大喜,虽然自己不能威逼丁鹏加入工会,但他相信等丁鹏看到自己为他准备的礼物后,一定会难以拒绝。
随后不给丁小乙继续说话的机会,就匆匆带人离开了。
宁尘匆匆忙忙的走了,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比特瑟从后面走了过来,感叹道:“权力果然是让人迷失的毒药啊。”
“不意外,换我坐在他的位置上,我也要膨胀一下。”丁小乙眯着眼说道。
“对了,就在刚才,有人传来消息,彝族的那位老国王驾崩了。”
“嗯!”
丁小乙顿时一怔,片刻才意识到,那个老国王似乎正是玉娘的族亲啊,严格意义上和自己也是沾亲带故。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拿出手机一瞧,就见玉娘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
按下接听键后,玉娘的声音听起来情绪很稳定的样子,只是要他马上来血帆岛,陪她前往彝族参加葬礼。
临了不忘向自己嘱咐道:“顺便把丁鹏带回来。”
挂断了电话,丁小乙不禁皱起眉头,让比特瑟给萨达尔打个招呼后,就要准备去找丁鹏那小子。
绝地求生之抗战时代
“丁校长!”
就在这时候,身后一声呼喊声,打断了丁小乙正在揉挊黑铁钥匙的举动。
转身一瞧,居然是王湘。
丁小乙脸上神情顿时变得慈祥起来,毕竟是自家儿子内定的儿媳妇,自己当然要给个好脸看。
“什么事情啊,是有什么难处的地方么?尽管说,能答应的都可以。”
他和颜悦色的说道。
王湘红着脸点点头道:“丁校长,您……”
话没说完就被他开口打断道:“别叫校长啦,反正我也不是校长啊,你叫我丁叔就行。”
“厄……好,丁叔叔,我要毕业了,您知道工会的意思,毕业后我可能很难有机会再回来,临走前想问上一句,丁鹏还会回来么?”
丁小乙一挑眉头,眼神就更加和善了,心想这小子还有点手段嘛,这么多年了人家还能想着他。
不过即便是这样,自己也不能泄露风声,不然让宁尘知道了,非要烦死自己不可。
“这件事啊,我也说不准,等年底的时候这小子应该会回来,到时候我喊他去找你。”
“不用,不用,当年的事情,我只是想向他说句抱歉,毕竟那时候是我的话说的太重了。”
王湘连连摇头,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来递给他。
拜托自己把信件交给丁鹏,旋即变转身告辞了。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天際白
“哎,多好的儿媳啊,不行,这个臭小子赶紧回来,别到时候被别人给拐跑了怎么办。”
想到这,丁小乙把信封收起,立即拿出黑铁钥匙一阵狂挊后,身影顿时被黑暗吞噬下去,消失在校园内。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书还可领现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