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n6m7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嶽州紀事 愛下-仕途曲線向下滑閲讀-2wx5v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
市委考察组来岳州,在ZF班子里提拔一位任常委。施晚晴大吃一惊,无法揣摩其中意图,打了一圈电话后,颓然躺在椅子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全县干部大会后,宁致远拿着笔记本,懒散地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副县长于兵紧跟上来,愤愤地说,尼玛,这么调整,有啥干头。宁致远微微一笑,拍拍他肩膀,低声说,于哥,小心隔墙有耳,还是不聊这个话题吧。于兵声音小了些,说,管县委办的常委去当宣传部长,我真心替你不服!宁致远微笑着说,谢谢于哥。说完,不再言语。
考察组一行离开后,江河找宁致远谈话。见凌伟站在办公室门口请,遂招手说,你进来呗。凌伟赶紧走进办公室,站在桌前。宁致远说,去宣传部吧,如何?凌伟脸上顿时一喜,欢快地小声喊,太棒了!感谢主任!宁致远笑笑,摸出烟,两人开始抽起来。
待烟抽完一支,凌伟见他还是坐着未动,犹豫地示意一号等起在。宁致远当没看见一样,笑着问家里及孩子情况。两人有说有笑好一会儿,宁致远才站起来,拿着笔记本过去。
见他进来,江河露出分外热情笑容,从办公桌后走出来,拉着他一起坐在沙发上,亲切地说,致远啊,这次组织上决定让你任宣传部长,我也极力反对过,但组织定下来的事情,我们作为下级就必须服从,你要有思想准备呐!
宁致远欠欠身,笑着说,一切服从安排,我没什么意见呢。江河感慨地说,还是致远识大局啊,永江同志觉悟可没得你高呢,对组织安排存在异议,我作了好久的工作才勉强同意。宁致远微笑着,递过去一支烟,并替他点燃。
狂婿臨門 不帶槍的搶手
江河吐出一口烟圈,笑着说,你去宣传部任务很重啊,这几年宣传工作跟不上,影响岳州对外形象,我批评过好几次兴鹏同志,但结果不理想。宁致远回道,书记对我的要求也要松一点啊,宣传工作我怕也抓不好的。
见他这么说,江河就笑起来,大声说,我对致远同志还是放心的,在哪块领域都干都很出彩,呵呵,以后工作中需要我支持的,你尽管提要求。宁致远也随着笑起来,正色说,我哪里敢给书记提要求啊,哈哈哈!
国家神秘事件调查组 爆笑阿稀
江河压低声音说,我给苏婕说了,关于办公室人员安排,一切以你的意见为准。宁致远笑着说,谢谢书记了,办公室干部辛苦啊,基本都是熬出来的,我可是深有体会的呢,请书记看在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适当倾斜一下。江河伸过来握手,并拍着他肩膀说,致远意见我都是认可的。
庶女狂妃 淡看浮华三千
宁致远走出办公室,心里默想,你认可个毛线,呵呵,我又不傻,当我幼儿园学生呢。突然看见许凡上楼来,便招招手,待许凡走进,轻声说,晚上安排一下,除了值班的,全部喊上,一起聚聚。走出去几步,又回头说,还有永江书记,我去请。
晚上,宁致远和夏永江与这群年轻人敞怀畅饮,连平时不大喝酒的几个老同志都超常发挥,连续喝了好几杯白酒,饭局气氛顿时掀起高C。
昨日的情事微涼 逍遙的逍遙的尾巴
宁致远看着这群天天熬夜的兄弟姐妹们,心里非常感动,但脑子昏沉沉的,肚子里有些翻江倒海。夏永江也好不到哪里去,坐在桌边一个劲傻笑。宁致远不得不佩服许芸这丫头,不仅自己来者不拒应着喝,还不时替许凡喝,脸色还很正常。
踉跄地回到二小学校,他挥手让老范回去,自己慢慢爬楼。他第一次感到三楼是如此高,路途如此遥远,每上一步就感到脚负千钧。好不容易爬到家门口,他微睁朦胧醉眼,拿出钥匙开锁,试了好多次,都找不到锁眼,遂颓然坐在楼梯阶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朦胧中,他拿出手机,试着调出常用号码拨了过去,听到接通声音,马上对着话筒说,你,你哪位?韵诗吃了一惊,马上醒悟过来,大声道,老公,你喝多啦?你在哪里?听到韵诗熟悉声音,他含混地说,家……家门口,打不开……房门,咋……办啊?韵诗急得发出哭音,我马上打邻居电话。
隔壁李老师打开房门一看,顿时乐了,笑着问,宁常委,怎么坐在地上啊?宁致远清醒了些,努力地吐正字音,一字一句说,对不起,打扰您休息了。李老师上前扶着他,帮着打开门,一直送他到卧室床上。
任意天下
对于宁致远来说,这次调整,相当于仕途线路突然划出下行线。虽然脸上始终保持着无所谓的态度,但内心是苦闷的,今晚的酒既是告别酒,也是浇愁酒。
他昏沉沉地睡去,不管手机铃声山响。兰心月在手机微信上发了很多条信息,也不见他回,默默地叹口气,两眼凝视着窗外蔼蔼夜色。
凌晨醒来,他感觉嗓子干得冒烟,起身倒了杯冷水,咕咚咕咚一口喝干,有些许流在身上,心里陡然升起沮丧情绪。唉……夜色里,一声幽然长叹!
就着天光,他翻看了一遍未接电话和微信留言,韵诗连续打了近二十个电话,微信里兰心月连续发了好几个问号。徒然放下电话,闭上眼,心里想,心月肯定早就知道的吧,只是不好给自己说,每个人的坎儿只有自己去过,谁也帮不了谁的。好在韵诗还在身边,遂打电话过去,便听见她睡意朦胧地问,老公酒醒啦?你吓死我了!他嘿嘿地笑着说,放心啦。她问,没发生什么事吧?他回道,没事呢,再睡会吧。
一直以来,宁致远从不把愁忧带给家人,与其让于事无补地担心,不如让他们简单快乐。是啊,在职场中的每个人,哪里不会遇到沉浮不定的烦心事呢,自己挺挺就会过去的。
县委组织部长苏婕有些发恼,这唐兴鹏也太扯淡了嘛,县委调整分工哪里是组织部可以决定的,只是代笔起草文件而已,找组织部大闹一场,简直就是拜错了菩萨。
濁世蓮 洛陽女兒
傲娇老公,别缠我!
越想越气越委屈,就打电话向市委组织部长潇雪作了报告,忍不住眼泪掉下来。潇雪只轻轻地说了句“我知道了”便挂了电话,要不是有夏常务副省长这个背景,真想把这个唐兴鹏撸了。
这时,宁致远推门进来,笑着说,美女部长,打扰你没呢?苏婕扫去脸上情绪,笑着站起来说,宁常委,请坐,欢迎您大驾光临呢!宁致远也没客套,坐在沙发上说,美女,市上文件已经下发,我也到宣传部报到了,想问问凌伟何时到位啊?苏婕拍拍脑袋,愧疚地说,马上启动考察,这不忙昏了,还没来得及安排,对不起哈。宁致远站起来,笑嘻嘻地说,注意身体哦,你这忙坏了,可是岳州一大损失呢!苏婕知道他是名嘴说不过,遂烟流波光,说,致远兄一定要帮助我!宁致远立刻狡黠地说,我倒想,只怕是你家那位不同意的。说完,哈哈大笑出门去,留下苏婕独自凌乱。
漫遊電影的神匠
正待下班时,许芸风姿绰约地走进来,大大咧咧地坐在班前椅上,低声说,哥,你去宣传部了,我咋办?他爱怜地看着她,说,该咋办就咋办,工作做好便是。许芸撇撇嘴说,我要跟您去宣传部。他摇头道,不考虑这个,有机会出去提拔出去再说吧,许凡也到建设局了,你俩考虑把婚接了吧,过段时间把孩子生了,这才是大事呢。
许芸撅着嘴唇,不情愿地起身,出门时说,你是哥,反正你要管我,你记住哈。见她踩着高跟鞋啪啪作响的背影消失后,他便起身开始整理书柜,准备搬办公室。
窗台上的山藿香开始越发翠绿,与这即将到来的冬季显得格格不入,有百花萧杀我独开的气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