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域神王
小說推薦劍域神王
紫月宗。
剑妖峰。
楚天策、鬼舞秋、糖球波动虚空,悄然回返,并没有惊扰任何同门。
以三者如今的境界,特别是糖球对于虚空真粹的掌控和楚天策在灵阵一道的早已,纵然是暗中闯阵、潜入紫月宗核心,大概都存在着不小的成功率。更何况楚天策身怀紫月宗令符,一路通行无阻、甚至根本没有引起阵法波动,便即回返到熟悉之极的剑妖峰。
“终于回来了,这二百年,真是恍然如梦。”
楚天策望着山间灵气氤氲而成的烟云,本源缓缓沉静下来。
一路疯狂搏杀激斗,自进入万鬼秘境之前、便即无数次游走生死。
直到此刻,才终于可以真正意义上、松一口气。
“你之前耗费无穷精力和财富,大搞基建、现在简直是完全白给,这些基本上完全没意义了。”
糖球望着群山间一处处法阵,眼中泛起一丝淡淡的无奈。
炼丹房、演武场,在当时、都是几近夸张的提升预算。
然而此时此刻看来,却是已经太过脆弱,譬如天阶下品巅峰的炼丹房、已经完全无法满足楚天策。
长生丹道第二卷,已经使楚天策真正成就天阶中品灵丹师,甚至能天阶中品巅峰丹药,大异往昔。
“这些都是小事,如今天策战力超卓、远胜大尊,整个紫月宗的地位都会提升,基础建设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与其将太多的精力浪费在紫月宗的基建,不如好好蜕变紫峰洞天,茫茫星海、只有紫峰洞天才是永恒不动的安居之地。”
鬼舞秋嘴角轻扬,神色却是全无丝毫遗憾之色。
“咦?几位前辈脚步倒是迅捷。”
楚天策突然眉峰一挑,遥遥望向虚空深处。
三道身影踏步而来。
月千山,天玑婆婆,辛青。
紫月宗最强三人。
“利用宗门令符穿梭法阵,他们自然会有所感知。”
鬼舞秋略一思忖,并没有隐匿身形,只是稍稍退开半步、轻轻挽住楚天策的臂弯。
清朗的笑声响起,辛青通体黑色法袍无风自动,英气逼人的面庞上露出浓浓的欢喜,朗声道:“天策,你果然不愧是紫月宗有史以来最强妖孽,纵然我们这些老家伙极尽幻想、也难以想象你竟然可以拥有如此天资、如此战力,当年千山长老慧眼识珠、真是宗门大幸。”
或许是心中欢喜太甚,心情的声音非但没有特别掩饰,反倒愈发欢愉清劲。
一霎之间,整个核心区域、甚至整个内门,虚空震荡、群山回响。
“楚天策回来了!”
“这是什么境界?怎么完全融入虚空深处,明明近在眼前、却好似完全无法确认其所在!”
“虚空境!星域中有秘闻、说楚天策在万鬼秘境中晋升虚空、大展神威,纵横无敌。”
“这才区区二百年岁月,楚天策晋升到虚空境?他是大能脱体重生?”
群山之间,无数颤抖着的惊呼声、漾起明显的迟疑和呆滞,不断响起。
一个个曾经与楚天策战斗比拼的王级弟子,此时神色茫然、只是怔怔看着是虚空深处的身影。
俊朗妖异,一如往昔。
然而其融贯虚空、威压万灵的气度与风姿,却是大异于先前。
遥遥望去、犹如暖阳当空,似乎威严神异到了极点、却又偏偏全无丝毫威压。
“真是无法想象,当年千山长老一力选定的少年人,须臾之间、竟然晋升到虚空境中期,当年他距离升仙之路尚且遥不可及,今时今日、我距离这少年人、才是真正的遥不可及。”
山间,鹤发童颜、红袍裹身的残阳真人长叹一声,神色颇为复杂。
“嘿嘿,赤面鬼、你当年亲自将其带回宗门,这可是天大的因果,我听闻楚公子颇为念旧,你若是在修行最关键时刻、备齐厚礼、诚心请楚公子相助,他未必不会出手助你一臂之力。这才是真正的净土境种子,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须发皆白、面容却疏朗俊秀的归灵长老、嘿然一笑,眼中泛起浓浓的期待。
当年真灵血池,他同样有助于楚天策。
原本他还没放在心上,只当做是一尊妖孽弟子。
此时此刻,遥遥感受着楚天策身上威严霸烈、神异超凡的气韵,眼中的喜色根本无法遏制。
“葛凡,如今除去剑妖峰上的小家伙天赐福缘、千山长老慧眼识珠,整个紫月宗,大概就是咱们三个机缘巧合下、曾经与楚公子结下了善因。凡俗的唱本中、常有幸运儿于绝世强者少年时意外相助,旋即得到命运的恩赐,想不到这等幸事,竟然当真能落在自己头上。”
残阳真人指尖摩挲大棍,眼中的复杂亦是渐渐化作纯粹的欢喜。
修行之路,一步一重天。
一次机缘,极有可能使命运的轨迹彻底逆转。
这种机缘,根本不是任何尊严、面子可以动摇。
“辛长劳谬赞了,见过千山长老、见过天玑婆婆。”
楚天策躬身一礼,语气恭谨,特别是望向千山长老、神色更是纯净。
“客气了,从今而后、我等平辈论交即可。舞秋小姐、还有这位熊族道友,老身有礼了!”
天玑婆婆向着鬼舞秋和糖球稽首一礼,真元涌动、连忙将楚天策托起。
鬼舞秋和糖球回了一礼,连同楚天策、六道目光却几乎是同时落在月千山身上。
身材瘦削、气质文雅,依旧是幻形境巅峰。
然而其本源深处氤氲着的灵妙与威压,却隐隐携带着一种莫可名状的神异与强横,远胜往昔。
这是一种极其霸烈的血脉气息,似乎隐隐与楚天策的血脉本源有着几分相似、然而任凭三者如何体悟共鸣,都难以寻觅到任何一丝真正意义上的相似之处。
“众目睽睽,不请我们几个进去坐坐?”
月千山轻轻一笑。
气机随着笑容激荡,六道目光同时一颤,霎时间好似被震开一般,再无法锁定。
楚天策和鬼舞秋对望一眼,同时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震惊与浓浓的好奇。
月千山绝不是幻形境巅峰。
而真正值得好奇的秘密,绝不只是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