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最強之光
小說推薦萬界最強之光
夜色漆黑,即便是已然习惯为灯光所笼罩的城市,也不可能亮色真如白日一般。
所谓亮如白昼,再怎么样都是形容词。
除了现实因素之外,黑夜降临对人的心理影响,也是至为重要的。
许多光天化日之下,不敢行之所为,黑夜降临后,倒是多了几分理直气壮。
方才已经说了,亮如白昼再怎么样都仅是形容词。
只要有心,即便是这个为灯光璀璨笼罩的城市,寻找利于行动的漏洞,应该不是难事儿。
“我说这事儿似乎有些不对,怎么有点儿瘆得慌。”
鬼鬼祟祟的声音讨论,为大海波浪翻滚间的澎湃所覆盖。
“你跟我做了这么多年,蜈蚣之术都练成了。”
“现如今表现的跟个刚入行的菜鸟一般,真的合适吗?”
漆黑夜色,隐约可见,一只手提溜着脖领子。
“要是在大地之上,我肯定不多废话。”
“可现在是海边,为海浪冲刷的沙子,跟大地之上坚硬土层,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万一挖踏了,引得海水奔腾,到时候甭想活命的,绝不止我们两个。”
“我就纳了闷儿了,咱们入这一行时间也不短了,干了不少活儿,也见了不少的宝贝。”
“这一次,咋就这么看不开呢?”
钱不一定能买得了宝贝,宝贝却一定能换成钱。
提着脑袋,玩儿命凶险,说到底就是因为这个。
搁以前的话,提着脑袋玩儿命也算不得什么。
没钱日子的艰难,除了提着脑袋玩儿命外,实在谈不上其他选择。
现如今却是没这个必要,入行多年,做了几个成功例子。
钱财自是谈不上富可敌国,腰缠万贯也是实在的。
别的不说,悠悠闲闲的日子,大半辈子躺着吃,妥妥足够了。
享受过富足,再似往昔那般玩儿命,实在豁不出去,舍不得。
玩个一次两次,没出事儿自是幸运。
三次五次的,幸运值就要消减大半儿了。
万一真的玩儿脱了,好不容易凭着这条命折腾出来的家产,到头来还不知道便宜谁呢。
人死了,钱没花了。
不仅是一种遗憾,更是痛苦。
再说了,即便是玩儿命,也得看看现实情况吧。
让土埋了,运气好的话,还能挣扎出来。
让无边海水给埋了,这百十来斤,非得喂了鱼虾不可。
“你懂个什么?”
“富足安乐的日子,便完全知足了吗?”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价值连城。”
“这一次若是能有所得,轻松间就可让你现在所拥有的,翻滚十倍不止。”
“你也别担心太多,该准备的,我都已经准备了。”
“绝对的价值面前,玩儿命是必然的。”
“一点儿把握准备都没有,却是在送命。”
左右小心警惕的看了一眼,两套完整的潜水设备穿戴完毕。
抬头看了看天际星空,看似平常,却暗藏玄机的特殊位置,悄然入了波涛翻滚,看似无边界限的海洋中。
“这两个土耗子,还真跑海里折腾来了,也不怕淹死。”
两道身影刚刚没入海洋,又是几道身影悄然而现。
看着夜色下似是永久不会停歇的海浪翻滚,冷笑中杀机闪动。
“两个土耗子而已,顺手解决也就是了。”
“何必跟他们在这儿浪费时间。”
在特殊的环境里待得时间长了,畏惧什么的,早都不在乎了。
就算是无辜都能心肠冷血,何况是两只土耗子。
真要以圈里的规矩讲究,这俩东西无疑是有些捞过界了。
“虽然我们有详细情报支撑,可里边具体是什么情况,现如今还未曾完全摸清。”
“无边海洋的危险,实在不是陆地可比。”
“那些起源于寒冰世纪的古老生物,在无边大海中世代繁衍,那样的凶险,没有人在前方试探,又怎能行。”
一番所言的实际,倒是让人不禁几分心生怜悯。
积极行动,在旁人眼中,却不过是开路的炮灰。
“在这儿盯着可以,行动倒是不必急着行动。”
“你完全可以相信我,接下来有所动静儿的,绝不止一波两波。”
话音落下,身形悄然融入夜色。
接下来的动静儿,的确如睿智所言一般,有所动静儿,不止一波两波。
眼看着一批批人马潜入无边大海,再好的耐心也被消磨没了。
价值连城四个字所代表的魅力,实在不是俗念在身之人所能抵御的。
网络信息数字化的时代,可能没有那么多感触,因为再多的钱财,看着也不过一串数字,实在谈不上心动。
可若真是有一座金山堆在眼前,那种金光璀璨的震撼,再淡然的心,恐怕也得化了。
冷静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翻腾的俗念,悄然没入海洋。
却是忘记了一句老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默然看着前方不知多少的蝉与螳螂,一直处于安静状态的黄雀终于有所动静儿。
“这般的夜色下,海风吹拂,未曾享受这难得自然,一个个尽都为了财字搏命。”
圣人般无所动念的感叹,引得一双双眼眸凝视。
此刻感叹听着自然是境界极高,可要是一座金山摆在面前,不知可否还能有如此的感叹。
战斗职能不弱,主司还在情报,对于天地范围内,活动的诸多力量,自然有所了解。
就这么一番动静儿折腾,已然吸引了将近八成左右。
价值连城四个字的形容魅力,实在是太大。
“该进去的,估计都进去了。”
“是否立刻联系,将周围的海域全部封锁?”
“来个干脆彻底的瓮中捉鳖,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都甭想能跑了。”
迎着海风吹拂,提出来的办法干脆利索,一劳永逸。
瓮中捉鳖,甭管是人还是东西,都甭想能跑了。
“这事儿要这么容易解决,就不必惊动咱们这些人了。”
“你们都是专业做情报的,看看这个意味着什么。”
一则信息随着卫无忌将数据终端开启而浮现。
“向前推进了五十海里?”
“他们想做什么?”
海浪翻滚的澎湃,压制不住惊骇轻呼。
“是吓唬人?”
“还是真有这个胆量?”
虽有疑问,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懈怠。
这些年来,诸如此类的动静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虽说每次都在弓弦紧绷的状态下,逐渐放松,还不至于出什么牵扯全面干系的大事儿。
可对待如此情况,又怎敢松懈。
不出事儿自然是好,出了事儿就是大事儿。
“没有足够的利益,绝不可能如此。”
“这群家伙的毛病,也一贯如此。”
“难不成这片海域的成就,真到了如此地步?”
惊疑不定间,有凝重也有兴奋。
能吸引一个两个,三五十个,不惜性命的贪婪,也算不上一个大字。
现如今却是有了这般动静儿,怎么着也不可能再言及一个小字了。
情况可以说是极为肃然,态度与决心,也都是坚定的。
这都什么时代了。
还想着伸手,仿若从自家口袋里掏东西一般。
就是说破天,也断然没有这个道理。
“即便能够封堵,确保一个都跑不掉,恐怕也得亲自下去看看。”
“你们的水下能耐如何?”
既然带着他们出来,始终自己一个人行动,肯定是不合适的。
当然了,以内心来说,还是希望一个人行动,别的不提,一份儿轻松自在就不是随便能所求的。
“我们以往的任务,大多数在陆地之上。”
“不过也请放心,我们的水下能耐也是不弱的。”
“何况还有最为先进的辅助。”
有人能通过关系能耐,搞到水下设备,他们自然不可能没这个本事。
“我倒是不用这玩意儿。”
一步迈出,双腿全部没入海洋。
未曾常规状态般的沉默,而是漂浮于海面之上,看着自是极其诡异。
“水不过膝?”
特殊的战斗环境,对于枪械的使用,倒不是那么高。
故而还能在这特殊环境生存的,基本上都有不俗的个人能力。
好歹也算是老道士的徒子徒孙,传承嫡系的东西,自然没有份儿。
一些不属于核心的外围,倒也不那么重要。
出色的完成多次任务,自然也都曾经历过认真打磨的时刻,对于一些常规,自然有所认识。
所谓水不过膝,有所了解的自然清楚,不是一种记载中的传说。
实在是有这个苦功,有这个能耐的,实在太少,几乎绝迹,也就成为传说。
如今传说,现实的出现在眼前,激动自然是有的。
“要不是这无边大海,隐秘无数,藏着不知多少恐怖。”
“真想来去自如,走这么一趟。”
来自海上的危险,自然不仅是单纯的海水翻滚。
那些古老而凶横的存在,才是危险麻烦的源头。
独身于海浪漫步,身后紧紧跟随着八名队员。
手掌晃动,一枚珠子浮现掌心。
肉眼不可见的无形力量,自无边海洋而起。
同样是一层肉眼不可辨别的守护支撑,外在表现却是入海所行这么久,连最起码的好奇骚扰都没有。
一层防护,屏蔽了原本不属于海洋的气息,与整个海洋,完美贴合在了一起。
来自心灵间的力量,突然吸引着卫无忌。
面上不动神色往前所行,一份儿意念跟随吸引,自然融入。
一派尽是蓝色的梦幻天地,一条看着足有万丈的庞大身躯贯穿。
“我说怎么好好的会有心神吸引,原来是一条青龙。”
“隔绝无边混沌的封锁下,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意念所言是最为初始的纯粹之声,无所谓种族限制。
“你是什么人?”
似是从昏睡中逐渐清醒,卫无忌意念所化身躯映入眼眸,明明看着仅是一小点儿,形象却是无边伟岸。
“你看我是什么人?”
心中朝阳初生,无穷光芒驱散了黑暗。
“至阳之道,金乌一族,这不可能!”
眼眸起初疑惑,接着便是无边震撼。
更让龙震撼的,还有境界二字。
似乎已然练就了胸中五气,距离那渴望至极的命运超脱,仅有一步之遥。
“已经站在你眼前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不过我倒是好奇,你是怎么样坚持到现在的。”
“仅凭沉睡二字,自是远远不足。”
疑惑相问,眸中易数神威变化。
被探查的感觉一闪而过,心思却是拔凉。
“肉身消散后,便将所有都归拢龙珠。”
“可即便是这样,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于是龙珠熔炼,成了皇权的威严象征。”
“凭皇权而窃取人族运气生存,胆量着实不小。”
刹那间,所有的隐秘便不再是隐秘。
卫无忌脸色阴寒而杀机闪动。
别说一条凭借龙珠而苟延残喘的龙魂,就是真身在此,也休想能翻腾。
“切莫动杀念,且有下情回禀。”
“吾为龙族,自不是那屁事儿不懂的家伙。”
“当然明白如此行事的风险与后果,可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
“何况即便如此,我也是付出了代价,顶多就是合作,而非剥削。”
“再言我已经很长时间,未曾修行,否则也不必为了保存本源,而陷入沉睡。”
这话倒也是实际,经历了三千年未曾有之变革,所谓至高无上的皇权,已然成为一种传说。
“先前海上的风浪,以及吸引了无数贪婪的船只,也是出自你的手笔吧。”
翻云覆雨,本就是龙族的自然神通。
哪怕肉身不敌岁月消散,本能所能发挥的力量,也是不可小视的。
“此地原本也是一处修行圣所,可是后来不知出现了什么变故,枷锁越来越严重。”
“许多有能力的,皆都撤离。”
“而我则因为比较贪睡,耽误了时光。”
“睡醒之后,为生存,我想了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但是真让我一直如此,也自是不愿。”
“沉睡之前,我动用了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儿威能,强行突破一点儿枷锁,探究到了一点儿天机。”
“在经历时光浪涛的某些岁月时刻,或许就是我的重生之际。”
“于是我设定了一个该设定的时刻,果然遇到了该遇到的人,以及属于我的重生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