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戰士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戰士
几天之后,原本因为为了争夺杀戮之神位置而混乱的场面忽然停止了下来。
一个原因是因为杀戮规则显现的日子愈发的接近了。不少人都能够感受到物质界杀戮规则的波动。
甚至有着不少和杀戮规则略有些相关的职业者都能够感受到杀戮规则的波动,这是代表着杀戮规则即将完全融入物质界的情况,所以激烈的杀戮需要告一段落了。
所有有望成就杀戮之神的置业者们都需要做好完全的准备,以自身最佳的状态来迎接成神之日的到来。
当然了,其实还有着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最有望成就杀戮之神的、那个大名鼎鼎的点燃了神火的雷诺斯竟然被人干掉了。
而且还是在有着军团守护并且还有着王宫护卫的层层守护之下被干掉的。
最重要的是还无人知道到底是哪一个动的手,这就有点吓人了,所以一时间担心自己也成为这个胆敢干掉雷诺斯的家伙目标的所有人全都消停了下来。
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转眼之间过了几天的时间,另外的一个如同雷诺斯一般最有望成为杀戮之神的另外一个帝国的将军死于王宫之中。
要知道帝国对于王宫之中的守护那简直就可以说是天罗地网了。即便神灵降世的分身估计都不能悄无声息的侵入到帝国王城的王宫之中吧。
但是敢于暗杀的家伙就是这么厉害,竟然在王宫之中将人杀了。
就这样的和状况引起的后果就是有一些胆小的打算靠着信仰之力成就杀戮之神的家伙被吓得躲藏在他们身后势力都不清楚的地方了。
就这样,杀戮规则伴随着最后的时间在不断的变化。物质界紧张的氛围也越发的严重了起来,毕竟谁都清楚,马上在这个混乱的时代第一个具备成就神王的神灵就要出现了。
而此时引起了各地杀戮之神候选人隐藏起来不敢露头的李凯则在这个时候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西法帝国之中。
然后在黑暗世界之中开始搜寻杀手工会的六阶巅峰职业者,走杀戮规则并且点燃了生活的血刃。
“我说乌尔,不至于吧,公平竞争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提前剪除掉自己的对手啊?”
又一次寻找血刃失败的李凯双眼冰冷的看着科瓦,如果是没有见到凯特之前,李凯别说冒险进入军营击杀雷诺斯和更冒险的进入王宫之中击杀另外一人了,知道了他们被层层保护起来之后李凯就会回来,不在继续理会他们这帮在李凯看来有着极小几率使得自己失败的家伙们了。至于血刃当然是会放了对方一码。
但是现在有了凯特就不行了。即便全力施展,李凯依旧不敢肯定自己是否战胜的了对方。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周围有着捡便宜的那就有些危险了。
因此李凯是绝对不会放任这般大的危险几率出现在自己即将成功的计划的第一步上的,于是李凯看着科瓦:“他是一个威胁,而威胁能够提前解决就提前解决。”
“你打算干掉我的老师吗?”科瓦看着李凯笑着问道。可即便脸上是如此表情,但是李凯还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科瓦的淡漠,对方其实对李凯和血刃打生打死根本一点都不在乎。
成神的道路上遇到相争的人之后将敌人干掉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虽然血刃是他的老师,但是这般情况下两不相帮是十分正常的,更不用说血刃是一个杀手,死亡随时都可能降临到对方的身上的。
“如果他放弃,那么打到重伤失去动手能力就可以了。”
听着李凯的回答,科瓦笑了笑:“看来还是顾忌到了一点我的面子啊。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嘴问其他的了。”
“情报给我。”
李凯看着科瓦说道,之前自己从杀手工会拿到的情报都是错误的,那个时候李凯就知道一定是有着人捣鬼。而此时能够在杀手工会之中做到这件事情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科瓦。
“呃……这样不好吧。毕竟都是帝国的人。甩帝国的情报自相残杀什么的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既然如此用帝国的手段帮助对方躲藏我的追击也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科瓦,你是打算阻挡我成神的路吗?”
李凯这样一说,科瓦登时变得严肃的了一些,随后看着李凯无可奈何的将手上的情报递给了李凯:“行吧,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也算是我这个做学生的能够帮的最大的忙了。即便之后死了也怨不到我的身上了。”
对方科瓦的嘟嘟囔囔李凯根本就不曾理会,拿起手中的情报转眼之间李凯就消失不见了。
……
一个宽大的仓库之中吗,李凯踏着带有声音的步伐走了进来。
手中血刀出鞘挥动。
‘叮!叮叮!叮叮……’
武器撞击的声响十分的清脆。两把如同勾刃一般的手掌大小的兵器不停的打算突破李凯的防御伤到李凯。
但是很可惜,超凡的技巧让对方任何的攻击在李凯的眼中都不是挡都不能阻挡的。因此李凯只是单手握着血刀就轻松的将血刃的所有攻击全都抵挡了下来。
【负能量视线】
在对方连续攻击停顿的瞬间,李凯空着的手对住了血刃,一道阴寒的射线瞬间朝着对方的脸上飞奔了过去。
原本必中的攻击在下一刻被血刃以不可能的动作躲避了过去。
“咦?”伴随着血刃躲避了李凯的攻击之后后退了出去,两人的战斗此时停了下来。
“你的副职业竟然是属于加强主职业能力的?”这倒是李凯 没有想到的,而且也是情报上没有的。
身体如同蛇类一般柔软的血刃视线冰冷的看着李凯:“没想到你会成长的这般迅速,早知会这样的话我当初就会干掉你。”
听到血刃的话,李凯轻轻的甩动了一下手中的血刀,点点血液甩到地面上留下了点点血斑。
这是在对方最后将自己的法术躲避过去之后,李凯继续攻击造成的一点点伤害。现在血刃手臂之上的那道不会造成任何影响的血痕就是李凯的杰作。
“也是,当初我要是说了我会选择杀戮规则这条线路的话我估计你早就对我严防死守了。而且我猜测即便是知道了,你估计也不会相信段段时间我就能够成长到如此的地步吧。所以才会一直不曾认为我是一个威胁。”
血刃听到李凯的话之后皱眉看着李凯。就是如此,他当然知道李凯打算领悟杀戮规则,但是一来李凯的职业虽然不是无关,但是主要还是黑暗和阴影规则更好领悟。
二来,就算是黑暗和阴影规则显现出来的时候他也不认为李凯能够真正的成长起来,所以才会不曾理会李凯的变强。
举起手臂,而后视线看了一眼被李凯血刀划破了皮肤的地方。他轻轻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血液。身上的杀气不可遏制的喷涌了出来。
“原本是打算以最完美的装填等待杀戮规则的完全显现的,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战吧。活下来的继续为了神位拼一把,死掉的那个就只能说一句天命不佑了。”
伴随着话音落下,血刃朝着李凯如同飞扑而出的蟒蛇一般,身体带着影子朝着李凯冲了过来。
六级阴影法术【阴影囚笼】
李凯双眸之中精光一闪,两个人谈话的时间准备好的法术被李凯瞬间释放了出去。
但是下一刻,李凯看着没有丝毫效果的阴影法术。李凯一怔。
‘当!’
武器挡住了血刃的进攻,李凯左手探出抓住了血刃的手腕,使得对方左手的武器也攻击不到自己。
“早有准备了?”
“你认为呢?西大陆的那个家伙和北大陆的两个点燃神火的敌人群殴是被你干掉了吧。所以在我猜到了这一起点的情况下你认为我会不做任何的准备吗?”
而后手指轻轻的的点了一下手上武器的刀柄,转眼之间整个房间之中光芒照耀着四周。正能量的气息也将所有的元素排斥了出去。
甚至浓郁的正能量已经在这个大兴仓库之中凝结除了圣洁的金色羽毛。
眼睛的余光看着四周飘落的圣羽:“哦?正能量这般浓郁的吗?怪不得我一个六级法术都释放不出来。原来是这样的情况。用打量的正能量直接抵消掉我释放出来的法术。这好像是光辉教廷的神赐魔法阵卷轴吧。就是为了防止如同我一般的拥有强大负能量的家伙的攻击。我记得在物质界已经承认了负能量的法术地位之后,这个东西就已经不再成为光辉教廷的军备物资了吧,现在光辉教廷之中也剩不下几份儿了吧,真是亏得你能够拿到手呢。”
血刃倒是没想到李凯这般简单的就认出了自己准备的手段,正常来说和这种东西已经几千年都没有出现过了,毕竟第五次众神大战的时候负能量就已经成为了法师殿堂的一个分支,不再是那个被众神称之为邪恶力量的年代的了,因此这些魔法阵卷轴就被封存了起来。
血刃的这个也是当初为了准备对付杀手工会的那帮老东西而做的后手准备、备用计划。但是谁知道帝国这般给力,直接就将杀手工会的事情处理到了不需要使用后手计划的程度,因此这份魔法阵卷轴才没有被使用,才会被血刃拿来成为对付李凯这个不论是黑暗还是阴影都属于负能量的家伙身上了。
“放弃吧,没有职业力量的加持,你一身的实力估计连吧一半都发挥不出来,这样的情况下我想你应该能够明白自己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而你毕竟是我西法帝国索伦大帝承认的王子,只要你签下契约,我可以给你留下一条生路。否则的话,成神的道路之上即便你是洗发丢哦的王子我也不会的客气了。”
李凯单手挥动将对方甩了出去,手中的血刀在手中挥动化作一片片的血霞。笑眯眯的看着对方:“唔……听上去好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呢。但是很可惜,我是绝对不可呢过放弃成神的。这样来看我们应该是只能做过一场大了。不然的话你是绝不可能放我离开了。”
“冥顽不灵,明明之后你还可以成就黑暗之神或者阴影之神。但是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理智的打算和我争夺杀戮之神的位置,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去死吧。”
身影化作一道幻影朝着李凯冲了过来。洒然一笑,李凯的瞳孔盯着那道越来越近的身影。
【极刃·雨流】
漫天的刀气朝着血刃飞射了过去。
‘铛铛铛……叮叮叮……’
血刃双手武器挥舞着挡下了李凯所有的刀气,并且自身的速度也只是受到了短短一丝丝的影响,依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了李凯的身前,手中的武器带着冰冷的杀机对准了李凯的要害位置。
‘咔咔……’
血刃懵逼的看着李凯身体没有动就挡住了自己的攻击,看着那层从李凯身上蔓延出来的血气铠甲,看着自身的武器刺破了血气铠甲之后击中了李凯身上却刺不进去的样子。
“你身上的是……”
‘唰!’
‘噗嗤!’
血霞从天空而落,而后在血刃躲闪不及之下在血刃的胸前划开了一道口子。
伤势倒是在对方那如同蛇一般来回扭曲的躲避之下不是很严重,但是外翻的血肉却看上去有点吓人。
捂着胸前的伤口,对方后撤了出去:“你那是什么?血气?”
不怪忽血刃会懵逼,血气这中东西属于只有超强体质的职业者才能够拥有的,而且拥有也不代表着就可以调动。
而且即便是调动也不应该呈现出盔甲的模样。而且除了血气铠甲让他震惊之外,对于李凯的身体防御他也是很诧异的。
李凯的双职业他都知道。一个是杀手一个是法师,就没有任何一个是加持体质的职业,所有他很是诧异为什么自己的武器都刺中了李凯的身体了,可却好像是刺中了一块实心的铁一般呢。
李凯当然不会告诉对方自身平台之中的技能了。而且这还不算是完全的防御呢,对方如果将有着霸气附着的体外防御也击破了的话,有着调动自身肌肉能力的李凯甚至能够靠着肌肉将对方的武器限制在刚刚刺破身体的程度而不会让利刃真的将自己刺穿。
“虽然对于我的职业你很是了解,可现在看来你应该对我其他的手段不甚了解啊,以为限制了我杀手和法师的手段就能够战胜我了?你不会以为这么简单吧?”
“不好!”心悸的感觉出现,血刃身影一闪瞬间闪到了一边,而后双手武器交叉。
‘当!’
靠着连续的【剃】进行移动攻击的李凯那双冰冷的双眸此刻和血刃的双眸对视在了一起。
从李凯的双眼之中他看不到丝毫的感情色彩,自己如同面对的是一个杀戮的机器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刻,血刃忽然觉得双臂一松,和李凯相持的力量瞬间转换,那压迫而来的长刀瞬间转为了无力。
血刃的身体依着惯性不由自主的朝着李凯扑了过来。
‘咔……’
感受着冲击而来的膝撞力量将自己的胸骨击碎,感受最后李凯拳锋的力量将下巴打断。痛觉瞬间传递到大脑之中。
心脏的震荡和大脑的震荡几乎是同时出现,这使得血刃的反抗之力瞬间就弱了下来。
而没有等到血刃清醒过来,李凯的双手如同鹰爪一般死死的抓住了对方的脖颈和脸骨。
如同钢筋一般的手臂一错,下一秒咔嚓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转眼之间刚刚好像清醒过来打算反抗的血刃瞬间就失去了身体的所有力量。
身子一软朝着地面坠了下去。而此时的李凯也送开了抓着对方头颅和脖颈的双手。并且脚下一动一脚踢中了血刃的尸体,将对方踢飞了出去。
反手一抓将地面上的血刀抓在手中,李凯下一秒一刀朝着血刃挥砍了过去:“打算靠着让我以为你死了偷袭我是不是也要将自身的杀气完完全全的收敛好呢?”
【极刃·魔刀】
而在李凯斩出这样血刃如果不闪躲根本就防御不了的刀气之后,李凯的身影也动了起来。
【极刃·鬼斩】
‘噗嗤!’
‘啪嗒!’
一条染血的手臂摔落在地面上发出了轻微的声音,身上散发的鬼气消失不见。李凯看向了再次后退出去的血刃:“你的副职业到底是什么?竟然被扭断了脖子都不会死去。”
“咔咔……”
从血刃身上传来了一连串的骨骼交错的声响。对方那被李凯扭断的脖子有重新恢复了正常。剩下的一只左手在背后颤抖着,血刃看向了李凯:“你是怎么发现我没有死去的。绝不可能是因为杀气,我收敛的很好,绝不会是这一点暴露了我。”
李凯笑眯眯看着血刃:“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我也对你的副职业很是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