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在发表了一番激烈但没什么实质内容的演说后,宋亚和律师团驱车回高地公园,门口又是大量记者狗仔。
“看来担心是多余的,你还是很红,APLUS。”斯隆女士观察了一番说道。
“不一样,现在的热度是多起负面新闻导致的,又黑又红,黑红黑红。”
宋亚自嘲。
“欢迎回家亚力!”
苏茜姨妈带着儿女们等在别墅门口,看到他平安回来后开心得载歌载舞,女人们扭起了水桶腰,‘嘭!’托尼拉响了喷射彩带。
“也没准备个火盆让我跨……”
宋亚心里正嘀咕就被托尼一把搂住。
“里面滋味怎么样我的弟弟?哈哈!”
托尼乐呵呵的拍打他后背,“你总是有办法,我知道你总是有办法,我说你很快就会出来,苏茜她们还不信!”
“要花钱的。”
宋亚被兴奋的托尼弄得东倒西歪,“对了,你的官司呢?怎么样了?”
“啊,还是老样子,我也在等上庭,还有康妮,到时候我们都会去法院。”托尼回答。
“对方仍然在拖,我想托尼应该能争取到缓刑,但他和他的朋友们完全脱罪希望渺茫。”负责托尼殴打加抢车案子的哈姆林帮忙补充。
“好吧,也许大家命中都该有此一劫。”宋亚和托尼碰了个拳。
“快进来吧,都进来。”
苏茜姨妈招呼律师们,“我亲自准备了很赞的食物。”她也过来抱住宋亚,贴面吻了吻,“亚力,你该让我们也去法庭的,应该能给你提供一些帮助。”
“保释庭不需要……不过还是谢谢。”宋亚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噢,我亲爱的威廉,你今天在警署外的演讲很帅。”
苏茜姨妈又亲热地和威廉牧师拥抱。
“嘿嘿,我是专业的。”威廉咧开嘴自得的大笑。
苏茜姨妈准备好了一大桌食物,宋亚中午没吃东西,在餐桌坐下后就开始狼吞虎咽,并旁听律师们聊后面管辖权争夺的准备细节。
“艾丽西亚。”斯隆把手机拿过来。
“嘿,艾丽西亚。”
“APLUS,我在春田市,没法亲自过来祝贺你获得保释。”艾丽西亚在电话中说。
“没关系,弗洛克夫人。”
在春田,那应该是暗示州长大人在她身边,宋亚笑道:“你们知道结果了?”
“二百五十万刀保释,禁止出国和乘坐私人飞机,我们都知道了,很不错的保释条件。”艾丽西亚说。
“是的,总共只花了九小时就获得保释。”
“如果由我代理你,应该能把时间缩到更短。”艾丽西亚幽怨的下梦幻律师团的眼药。
“哈哈,绝对的……”
两人很常规的寒暄了几句,“彼得要跟你说话。”艾丽西亚把话筒交给丈夫。
“APLUS,我听说阿格斯搞砸了你网站的案子?”彼得上来就聊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的事。
“是的,不过还可以把官司打到联邦上诉法院?我不太清楚细节。”
宋亚回答。
“艾丽西亚说那家网站的总裁对阿格斯很不满意。”彼得帮老婆和老部下稳定生意。
“迪莱?他当时在气头上,可能对阿格斯说了些不太中听的话,我对阿格斯没意见。”
宋亚表态,“他需要在明年上诉官司中更专心一些,艾丽西亚的律所也需要拓展在互联网诉讼案件中的能力,其实迪莱也很喜欢阿格斯,他跟我说希望艾丽西亚的律所在硅谷招揽一些本地律师……”
“我会的,我正在着手尽快和一家硅谷律所合并。”那边应该开着免提,艾丽西亚立刻接口。
“这样最好了,我也能安抚住迪莱。”宋亚说。
“好了,你们出去吧。”彼得把艾丽西亚,可能还有其他人打发出去,“APLUS,方便说话吗?”他压低了点声音问。
“方便。”
宋亚拿着手机走进书房。
“科兹科的地产公司……”彼得说:“可能会在你市郊那块地附近有一些新投资。”
“我知道,我听说了。”
“你听说了?”彼得有点意外。
“是的,那块地附近农民说的,科兹科正在试图收购他们的农田。”宋亚也没必要瞒着。
“OK,那最好了,我只想问问你那边有没有问题。”彼得说。
“没有,我这肯定不会有问题。”
科兹科收购成功后卡在自己哑铃型腰部的地产颇具侵略性,但宋亚不甚在意这点,自己又没有往专业房地产开发商走的意愿,起码现在没有。
“嗯。”
彼得不说话了。
宋亚揣摩上意,“呃,彼得,我可能在明年年初给A+CN和A+唱片的总部举行一个奠基典礼,你能赏光吗?也许到时候我可以吹个气球,把投资额宣传到九位数。”
上亿投资让州长过来混政绩是早就决定的,“第一期工程实际上可能只有一两千万的规模。”当然对彼得要提前实话实说。
“我会让伊莱帮我空出时间,你让你的人和他联系就行。”
彼得很满意,“到时候科兹科也会去,他可能还想从你那承接一些建筑生意。”
喂!电话里说这些好吗?你还真是越来越不掩饰了呢!宋亚心里吐槽,嘴上答应得比谁都快,“没问题。呃,我已经找好了一些建商,是……是负责以前巴恩荧光剂工厂附近住宅的。”
但话要说清楚,这些生意是为了笼络当地建商,好为可能的巴恩案管辖权被放在巴恩荧光剂工厂附近的联邦法院做前置准备。
“我了解,那就这样?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彼得心里肯定也清楚,和聪明人不用说太多。
“海登?什么事?你还在澳洲?”宋亚又接了海登的电话。
“MJ不同意更换管理人,他说他已经和身边的一位护士在澳洲登记结婚了,这两天应该就会官宣婚讯。”
海登沮丧的报告最新进展。
“护士?谁?”宋亚问。
“很普通的普通人,他身边的女护士没长得好看的。”
海登说:“但已经怀了MJ的孩子,明年二月就会出生,我不知道他是逼不得已结婚还是什么,但他说他现在不想节外生枝,摩图拉和亚伦格鲁布曼在这件事上应该拿住了他的什么把柄,我已经把利害关系对他说得很清楚了,但还是被他拒绝。”
“那岂不是他和猫王女儿离婚不久身边护士就怀上了?”
宋亚不爽地吐槽:“好吧,起码外界不会再质疑他的性向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没办法,我很没用,我……”海登哽咽着说。
“回来吧,一切按计划呗,别那么消沉。”宋亚反过来鼓励海登。
“好的。”
看来真要把MJ卷进来了,也好,宋亚挂断电话,眼神开始变得凌厉。
铃声又响了,这次是前妻。
“哈哈哈!”
玛丽亚凯莉似乎开心得很,“你看报纸了吗?上面有你的帅照,很上镜噢。”
“什么帅照?”
“自己找来看就知道了。”
玛丽亚凯莉放下电话,和教母帕蒂拉贝尔还有闺蜜布伦达继续盯着报纸配图,没心没肺地大笑,就是上午拍的入狱照,一张正面一张侧面,没准备好的宋亚正用狗狗般无辜的眼神直视镜头,嘴巴张开,似乎在说着什么。
“可怜的APLUS。”帕蒂拉贝尔说。
“哈哈哈!”
三个女人又继续笑,把她怀里的小雷加都吵醒了,哇哇大哭。
“Mimi,你最近的行程会不会排得太满了?那么多需要真唱的场合,嗓子承受得了吗?”布伦达问。
“我需要补回我怀小可爱的时间。噢噢噢……”玛丽亚凯莉温柔地看着儿子哄着。
“桑迪格伦总是对旗下艺人过度使用,他在当MJ经纪人时MJ差点被高强度工作累死。”
帕蒂拉贝尔有些担心的说道,然后看到桑迪格伦从门口进来就闭上了嘴。
“凯莉小姐,晚上奥利弗斯通导演举行晚宴,纽约电影圈的人基本都会到,你要过去结识一些人脉吗?”桑迪格伦问。
“不出门了,我前夫现在这样……到时候我肯定又要被一大堆记者烦。”玛丽亚凯莉回答:“替我推了吧。”
“也好。”
桑迪格伦点头,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声,取出来看到一条短信,读道:“一些演职人员和歌手、编剧会响应威廉莫里斯的号召罢工一天,为APLUS的案子表达抗议。”
“OK,记得把那天我的行程取消。”玛丽亚凯莉点头。
“威廉莫里斯会举行一天的罢工抗议,他家旗下艺人,好莱坞编剧工会,还有其他经纪公司的非裔演职人员都会响应。”
纽约,大导演奥利弗斯通的家,查莉丝打扮得艳光四射正四处交际,结识大导演、名演员时,刚凑在人群里听完伍迪艾伦的碎碎念,胖跟班拿着手机来找他,经纪人派金斯利在电话里说道。
“那我呢?!”
查莉丝问清楚具体日期后惊呼,“那天魔鬼代言人剧组正好要拍我的戏!”
“你自己看吧。”派金斯利不置可否。
“你旗下的其他艺人会响应吗?”查莉丝问。
“有些会,但靓汤夫妻俩不会,我们不能和派拉蒙作对,到时候你帮忙对APLUS道声歉,他应该能理解靓汤和派拉蒙的合作关系。”派金斯利说。
“好吧,我考虑考虑。”
查莉丝立刻忧心忡忡起来,一位新人女演员在明星云集的大片里闹罢工?她有些不敢,没头苍蝇一般在晚宴派对里乱窜,“斯派克李导演!”
她看到了纽约帮的黑人名导斯派克李,在五号应召女郎中合作过的,立刻找到救星一般的追过去,一直跟进了厨房。
“嘘。”
斯派克李把食指放在嘴边阻止,很多衣着华美的宾客聚在厨房的小电视机前面看新闻,画面里警署的大门刚刚打开,一身貂皮的宋亚龙行虎步地霸气冲了出来,“他们无法击败我!”他振臂高呼,获得了大雪中抗议人群的热烈回应,场面非常煽情。
“嘿嘿嘿……这小黑葛朗台,捞钱捞过界倒霉了吧?”
斯派克李幸灾乐祸乐了,其他人也都纷纷哄笑。
宋亚又扯着脖子上的水钻吊牌来回走动,还舞蹈一般的跳步,厨房里的笑声愈发欢快。
‘APLUS在主动投案九小时后交保二百五十万刀获得保释,法官裁定其不允许出国并乘坐私人飞机……’
“皮草,看来APLUS不怎么支持动保事业噢。”简短的新闻结束,一个女人阴阳怪气说道。
查莉丝才发现说话的人是流行天后麦当娜,其实这场晚宴就是奥利弗斯通为下个月开画的贝隆夫人造势举行的,他是那部电影的编剧,麦当娜的女主。
这时候很多人的助理也过来报告,他们都集体收到了威廉莫里斯即将举行罢工的通知短信。
“要响应吗?”有人问道。
“当然。”斯派克李向来是黑人反歧视社会活动的排头兵,他大声回答,然后看向其他人给压力。
有人看向麦当娜,流行天后抿抿嘴,没有表态。
“我也会响应的。”
主人奥利弗斯通走进来,“毕竟我和他同为编剧工会的成员。”
“对了,你七九年第一次拿奥斯卡也是拿的最佳改编剧本奖吧?”斯派克李一拍脑门。
“那大家都响应咯。”麦当娜立刻见风转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