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1105、斬王,九筒的滅世級王級天劫讀書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豺王脸上带着胜券在握的笑容,望着那看向自己的九筒。
“投降吧,投降还能保得一命,如若不然,我必然不会手下留情,取你性命。”
豺王信心十足。
身为王级强者,他阴险狡诈,同时自信非常。
这是属于王级强者的自信,没有踏足王级,永远不会懂这种自信。
他相信。
九筒实力在强,天赋在好,有先天灵宝炼妖壶,也终究无法与自己匹敌。
他是王级强者,王级之下皆蝼蚁,可不是说说而已。
“豺王,大可不必如此,天下群妖是一家,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才是。”
九筒平稳开口这般说道。
“一家?谁与你是一家,你站的太高,高到我根本看不见的位置,你叫我如何与你是一家人。”
豺王漫步走来,凶性十足。
他是豺狼,血液中的凶性,不是谁都能够匹敌的存在。
在这妖族之中,他的天赋不是最好的,他的实力不弱最强的,但是这凶性,他豺王相信自己不弱任何人。
“多说无益,让我看看,什么是王级强者吧。”
九筒不想在与豺王非常。
周身水晶防御出现,继续做出防御姿势。
九筒战斗经验丰富。
面对王级强者,他要知道自己的优势在什么地方。
他的优势是防御力足够强大,所以不能贸然进攻,因为如果贸然进攻,被对方抓到一个破绽,自己必死无疑。
那可是王级强者,另一种生命层次的存在。
“杀!”
豺王厉喝出手,抬手打出一道灰光。
灰光凶性十足,撕碎虚空,杀向九筒。
九筒见此,当即催动妖纹,巩固自身水晶防御。
一攻一防,瞬间接触。
嗡!
没有巨响传来。
两种力量的碰撞,那灰光明明凶性是,却是悄无声息,撞击在水晶防御之上。
嘎嘣!
九筒的那被妖纹加持的防御水晶出现裂痕。
仅仅只是一击,九筒的防御,就已经难以承受。
这种景象有些骇人,让黑凤等人提心吊胆。
以妖纹加持的水晶防御已经挡住青龙的全力出手。
但这豺王仅仅只是试探性的攻击,竟然就给打碎,这差距也太明显了吧。
“王级强者,终究是王级强者,老九想要战胜王级强者,必然要付出一些代价。”
黑凤难得严肃,这般说道。
他很担心老九。
心中是相信老九,但事实就摆在自己面前。
豺王很强。
比想象中强大的多。
这个家伙阴险狡诈,背叛妖庭。
但你如何辱骂他,对他不爽,但这家伙始终是一位王级强者。
面对这样的王级强者,九筒吃力很正常。
不过。
越级挑战,出窍期斩王级这件事,并非天方夜谭。
前段时间。
那魔族的魔九就曾以出窍期的实力,斩杀了姜家的王级强者。
那场战斗他看过,十分激烈。
想来。
此刻九筒与豺王的战斗,应该不会让那时候的战斗。
而他相信,老九的实力,绝对是不弱那魔九的。
“哈哈哈……妖纹,不过如此,看来,这妖纹很快就会易主了!”
豺王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
他望着九筒水晶防御上的妖纹,舔了舔嘴唇,想要据为己有。
那可是妖纹,天地间独一无二的神物,妖族真正的根基。
自己若是能够得到妖纹,便是妖族之主。
“可惜,可惜,真是可惜,可惜你的实力只有出窍期,还不听管教,如果你有王级实力,且听从管教,你九筒便是妖族之主,可惜可惜,真是可惜。”
豺王口中念叨着可以,不住摇头。
面对豺王如此赤果果的言语,九筒的回应便是没有回应。
他与豺王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的肉身皆存活与修仙界,但思想已经不再一个位面。
他并不想与豺王有过多的交流。
“闭口不言,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豺王说着,直接出手,打出数道灰光。
灰光凶性十足,杀意慢慢,瞬间杀到九筒面前。
九筒本身也没有想要闪躲。
催动妖纹。
那妖纹像是一尊尊活物,散发着莫名的力量,形成防御,试图阻挡数道黑光的袭杀。
嗡!
嗡!
嗡!
有莫名的力量传来,那是豺王力量。
在这力量之下。
嘎嘣……
嘎嘣……
嘎嘣……
九筒的水晶防御近乎全部崩坏。
各种蛛网般的裂痕遍布在水晶之上,看上去触目惊心,那水晶防御随时可能被彻底打碎一样。
“哈哈哈……如何,王级强者的力量如何,告诉我,如何。”
豺王哈哈大笑,嚣张非常。
“九筒,动用炼妖壶啊,为何不动用炼妖壶,不动用炼妖壶,你是没有资格与我对决的,出窍期终究是出窍期,没有先天灵宝就想斩我王级,你在白日做梦。”
豺王话很多,手段也是狠辣。
手中灰光不断打出。
刷刷刷……
灰光杀向九筒。
面对如此灰光冲杀,九筒保持本心。
全力催动自身水晶防御,抵挡着一次又一次的灰光冲击。
嗡……
嗡……
嗡……
悲鸣四起。
九筒所在被灰光所淹没。
这豺王出手果真狠辣,根本不给九筒任何机会,全力出手,对其进行攻杀。
从某种角度来讲,这豺王的确是一位狠角色。
识时务,下手狠,够阴险。
灰光将九筒所言淹没。
这与刚刚被青龙光淹没不同。
豺王乃是王级强者,其攻击,能够轻易打碎九筒的水晶防御。
就算有妖纹加持的水晶防御,也全然无法抵挡豺王的攻击。
七大圣中的六位面色无比难看。
狼妹眼中满是担心,望着那被灰光淹没的九筒所在。
她与九筒这么多年,感情已经宛若融合,不分彼此。
此刻望着自己心爱之人被这般攻杀,她理应出手。
但她知道。
凭借自己的天赋,根本没有资格在这种战斗之中出手。
况且。
九筒也不会让她出手。
这是属于九筒自己的战斗,他自己的选择。
他想借助这一次的机会,冲击王级境界。
他想追寻主人的脚步,成就王级。
狼妹当场被忽悠,也成为了郑拓的灵兽。
且她知道九筒是郑拓的第一灵兽,其一生最崇拜之人,便是郑拓这个主人。
借助此事,将自己逼迫到极限,然后冲击王级,这便是九筒在做之事。
很显然。
这件事很危险。
重生之美谍中国心
那豺王是带有杀心的王级强者,一个不小心,便会陨落。
妖纹,炼妖壶,妖庭之主,种种多多,都让九筒处于一个必须被斩的位置。
这便是他所担心的地方。
“没事吧,这点挫折,不至于让老九陨落。”
黑凤开口,安慰众人。
别看黑凤这家伙平日里喜欢搞事,经常被人咒骂,甚至追杀。
但这货沉稳起来,绝对是最为可怕的伙伴。
“就是就是,老九什么人他们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别一个个丧气着脸,我还等老九干掉这豺王,一战成名呢。”
马王大大咧咧,心态很好。
“说的没有错。”三条战意高昂,“九哥的实力很强,那豺王仅仅只是道身而已,想斩九哥,他真身前来都未必还用,何况一个道身,无惧的。”
几人天生都是乐天派,只不过被刚刚其气氛渲染,感觉若不露出点紧张的波动,似乎很不合群。
何况狼妹这般,他们太过开心,总归不是好事。
如今这般说来,狼妹心里舒服许多,几人在度回复活跃。
“不要脸,堂堂妖皇殿,竟然策反妖庭之人,让妖庭之人内讧,我说你们妖皇殿怎么这么不要脸。”
马王叫嚷出声。
已经彻底撕破脸,那就不要惯着对方。
回头九筒若别斩,他们七大圣都要陪葬。
既然如此,他马王可不是吃素的。
“何止不要脸,要是妖皇知道他的妖皇竟然做出这种事来,怕是会气的直接掀棺材板。”
三条不爽,怒视妖皇殿众多王级强者。
“小辈,你敢辱我妖皇!”
妖皇殿有强者开口,王级强者灵压降临,压向三条。
反观三条,没有丝毫可以,翻身就是催动自身灵压与对方硬刚。
虽然刚不过,但没有在怕的。
“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妖族以实力为尊不假,但也有自己的规矩,我九哥战败你妖皇殿四妖神,本已是获胜,此刻,你妖皇殿玩这种小孩子都能看透的把戏给谁看,银狐大管家,被自以为很聪明了,这里是东域,不是你妖皇殿能够作用的地方。”
三条与九筒的感情很特别。
他与九筒一样,从一开始,都是郑拓的工具人。
试药,试验灵符,试验阵法……
各种试验他们两个都经历过许多。
这可能算是一种比较特别的纽带,将二者联系在了一起。
而其他大圣。
黑凤,狼妹,马王,小乌,小白龙,都是郑拓半路收的灵兽。
与之相比。
他与九筒的关系,可能更加亲密一些。
此刻他替九筒说话,怒怼妖皇殿,全然没有顾忌自己的安慰。
“你们还是太过年轻,看不到未来,只能看到眼前。”
银狐摇头,对于三条如此姿态,表示太过幼稚。
“哈哈哈……”三条大笑,“老狐狸,少在你三爷爷我面前装犊子,你连脚下都看不清,还谈什么看未来,你不懂可以去学,但你不懂装懂,是真他娘的恶心。”
三条这暴脾气相当给力,声音很大,直接跟银狐大管家杠上了。
二者实力上的差距,完全没有道理可言。
但是这气势上,三条可是一点也不怕,甚至隐隐压制了银狐大管家。
这银狐大管家也是好修养。
面对三条如此强势态度,他没有继续与三条纠缠。
他看来。
身为长辈,与这种小辈讲道理是讲不通的。
这三条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什么风雨,没有遭受过修仙界的毒打。
因为没有经历过磨难,所以天真的以为,依靠一腔热血,便能统御九天十地,闯出属于自己的天空。
实际上。
这修仙界的力量层次是有尽头的。
这条修仙路是有尽头的,一眼就能看得见的尽头。
既然能够看的到尽头,那么实力,便不是唯一的衡量一位修仙者强大与否的保准。
银狐大管家没有理会三条,继续观战。
三条见此,也是没有理会银狐大管家。
他三条可不是一般的猴,你不理会我,将我当成小孩子,我还懒得理你呢。
修仙路,千万条,你走你的,我走我的,谁能达到巅峰,还不一定呢。
这种插曲是无时无刻不存在的。
而九筒与豺王的战斗,仍旧在持续之中。
豺王的攻击暂且停止。
待得那灰光散去,众人看向九筒所在。
此刻的九筒,状态并不是很好。
他被豺王如此攻杀,没有被斩,已经是自身防御力足够强大。
此刻看去。
九筒面色微微苍白,有受伤迹象。
而他的水晶防御,此刻已经被打的受损无比眼中。
无数道泪痕出现在那水晶防御之上。
但是纵然如此。
这水晶防御,竟然被彻底打碎。
而九筒所受的伤,应该是被震伤的,而不是被攻击所受的伤害。
这种情况让人惊讶不已!
刚刚豺王的攻击,简直不要太过强势。
豺王是有杀心的,要干掉九筒,完成这妖皇殿与妖庭的融合。
但就是如此,他的攻击,竟然没有彻底将九筒的防御打碎。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豺王本能的言语中满是难以置信。
他完全无法相信,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怎么可能!
刚刚的自己,可是全力出手攻杀。
全力出手的自己,竟然没有将这只有出窍期的九筒斩杀。
你怎么可能发生了什么!
豺王难以理解,完全不信。
自己可是王级强者,对方是出窍期,且出窍期的九筒没有动用炼妖壶这种先天灵宝。
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竟然没有干掉对方。
豺王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怀疑。
他的怀疑,没有任何问题。
因为这让许多人都难以理解。
在修仙界,王级之下,皆蝼蚁。
这种言语是完全正确的,王级已经是另一种生命。
他已经脱离正常的凡俗生灵,成为真真正正踏足修仙之路的存在。
而出窍期。
显然还不够资格踏足真正仙路。
双方差距,就像是婴儿与壮汉,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现在。
这壮汉给这婴儿来一套永春,然后这婴儿仅仅只是微微受伤,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被斩的迹象。
这让人属实难以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妖纹的力量!”
银狐大管家此刻开口,解开了所有人的疑惑。
“妖纹吗?”
众人看向九筒所在。
九筒周身将其保护的妖纹散发着莫名的力量,正在修复着九筒的防御水晶。
“妖纹在妖族的历史上仅仅只出现过一次,那便是妖祖所拥有的力量,所以说,你我,根本没有见过妖纹,也根本不清楚这妖纹的力量有多强大,如今看来,这妖纹的力量,比你我想象中的更加强大啊!”
贪狼此刻这般说道。
望着那正在修复九筒水晶防御的妖纹,眼中同样有贪婪的光出现。
妖族就是这样,喜欢什么东西,就想要抢过来自己使用。
妖纹对于任何一名妖族来说,都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特别说他们,就是黑凤都想忍不住将那妖纹抢过来耍耍。
贪婪的情绪,在此地,在仙斗场,随处可见。
这可能就是妖族的真性情吧。
喜欢什么,从不掩饰,想要得到,从不掩饰。
“妖纹吗?”
豺王望着此刻的九筒,同样的贪婪,攀爬在他阴险的脸上。
他双眼放光,望着那水晶防御之上的妖纹。
自己若是能够得到妖纹那自己的实力,必将有质的提升。
甚至。
他如果能够被妖纹认可,自己或许便是未来的妖族之主。
在如今这种大世面前,自己成为妖族之主。
哈哈哈……
豺王感觉这是自己气运到了。
自己天生便有这机缘,他只需要抓住这个机缘,便能一飞冲天,成就至高。
豺王想到此处,双眼之中的光芒大胜。
他催动法门,有灰刀出现身边。
“杀!”
他不要干掉九筒,他要夺舍。
他要夺舍九筒,然后拥有妖纹。
他想的非常好,但他并不傻。
妖纹这种东西,可不是谁都能够被认可的。
特别是那炼妖壶,他自认为自己还没有那个资格继承炼妖壶。
既然如此。
那唯一的方法,便是夺舍。
夺得九筒的血脉,继承炼妖壶,继承妖纹。
豺王的确很聪明,也很阴险。
相信在场之中,没有人会想到他竟然要夺舍九筒。
“杀!”
星际修真舰队 末一笑
灰刀出手,杀向九筒。
九筒那正在修复的水晶防御,此刻突然承受豺王灰刀的冲杀。
铿锵!
水晶防御岂能承受如此攻击,当场被斩出一道缺口。
同时那灰刀威势不减,三下五除二,直接将九筒的水晶防御破除。
九筒暴露在黑虚空,看上去没有任何防御的架势。
“妖祖甲!”
九筒此刻开口,催动自身手段。
转眼间。
那被打碎的水晶防御向他非常,呼吸间化为一副水晶铠甲,将他保护其中。
此甲名为妖祖甲,乃是他已妖纹与自身土灵体融合后的产物。
防御力相当惊人,比刚刚的水晶防御,更上一个层次。
铠甲遍布全身,包括手掌,头颅,全部被铠甲所保护。
九筒站在那里,恍惚间,其背后浮现出种种异象。
在那种种异象之中是一片世界。
在那世界之中,各种妖族生灵汇聚。
他们嘶吼着,咆哮着,爆发出恐怖无比的力量。
那是属于妖祖的气息,妖族之祖,妖族的起点,创造妖族的天下第一妖。
九筒此刻,便是这万千群妖的主人。
他站在那里,让所有妖族,全部屏息。
包括三头蛇皇看到如此一幕,整个人显得无比严肃。
因为此刻他的,竟然感觉到自己的血脉,有被微微压制之感。
这简直不要太过恐怖。
他的实力是传说级,高高在上的存在。
而这九筒的实力只有出窍期,只有出窍期的实力,竟然让自己感受到了源自血脉上的压制。
这简直前所未见。
妖纹的力量吗?
三头蛇皇同样有贪婪之色,望着此刻如妖祖降世的九筒,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是……妖界吗?”
有妖族老者开口,望着九筒背后的世界,这般说道。
“妖界?”
妖族并不是修仙界土生土长的生灵,人族才是修仙界土生土长的生灵,他们妖族与魔族一样,本身拥有自己的世界,那便是妖孽。
但这妖界从未显现过。
传言中。
妖界需要妖祖的力量才能打开。
而妖祖的力量,便是此刻九筒所展现出的力量。
这般看来。
这九筒,怕不是能够打开妖界的入口,让所有妖族重归故乡。
“是妖界,是我们妖族的故乡!”
“传说是真的,传说妖祖的力量现世,就能打开妖界,让你我重归故乡!”
群妖顿时激动的难以自控。
他们在这修仙界,看似土生土长,实际上他们都是外来者。
这修仙界是人族的家,他们只是客人,从妖界而来。
如今看到妖界,顿时让无数妖族激动不已。
他们看到了自己的祖地,那是他们的起源,一种莫名的力量,让他们对那妖界格外亲近。
“妖界!”
豺王望着那出现在九筒身边的异象,眼中有一瞬间的迷离。
人越是年纪大,越是念旧,越是实力强大,越是希望追溯本源。
因为本源的追溯,能够让他们更加看清自己。
看清自己,便能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
豺王有一瞬间的恍惚,而后很快恢复过来。
“这种力量,我很喜欢。”
豺王更加坚定了自己想要夺舍的想法。
他心念一动,周身凝聚出九把灰刀。
灰刀当即化为九道灰光,杀向九筒。
刚刚这灰刀斩碎了九筒的水晶防御,此刻出手,且是九把,威力顿时大胜。
豺王这家伙阴险狡诈,同时做事不计后果,杀伐相当果断。
九柄灰刀他全力出手,试图攻击九筒神魂,将其神魂泯灭,自己好夺舍成功。
面对如此强势攻杀,九筒显得十分冷静。
他脚下黑虚空,宛若妖祖降临。
望着那杀来的九柄黑刀,没有任何出手的打算。
嗡!
九筒催动自身领域,妖界降临。
界域类原始领域,这是九筒觉醒后的所获得的领域。
这种领域与郑拓的领域一样,都是界域类原始领域。
九筒以妖纹催动妖界降临,顿时妖界降临将自己保护其中。
那豺王的九柄灰刀杀来,钻入妖界降临之中,顿时如陷泥泽。
不仅如此。
重生之阴阳归一
这九柄灰刀冲击的力量在减弱,自身在逐渐变得透明。
九筒的妖界降临,不仅仅能够抵挡正常的灵纹攻杀,还能阻挡九柄灰刀这种神魂类神通。
且他拥有妖纹,妖纹对妖族的压制力难以想象。
豺王的力量在妖纹面前,就像是儿子见了爹一样。
或许这个爹的力量没有儿子大,但这儿子的力量,根本无法发挥出全力。
血脉上的压制,力量层次上的压制,让九柄灰刀的攻击越来越弱。
慢慢的。
其中一把在冲击的过程中彻底消失不见,被妖界降临所吸收。
然后下一把,下一把,下一把……
九把灰刀,全部消失于无形之中,被妖界降临所吸收。
九筒曾领悟一丝天道印记的真谛。
这妖界降临能够吸收任何一种形式的妖族力量。
虽然无法做到天道印记那种吸收任何兴致的力量。
但这对九筒来说,已经是一种不可思议。
“我的力量被……吃掉了!”
豺王惊惧,难以相信。
他感觉自己今日见鬼的次数,比他整个修仙职业生涯都多。
这九筒不断创造奇迹,竟然给他的力量吃掉了。
这种事的发生,让他难以接受。
堂堂王级强者的力量,竟然被一个出窍期吃掉了。
“死死死……”
豺王不信邪,急促发飙出手,数柄灰刀杀出,皆有自身王纹。
且这灰刀有攻击神魂的,有攻击肉身的,两种力量混合着一起出手,看你九筒是否能够在度吃掉。
面对这数柄灰刀杀来。
九筒看上去沉稳依旧。
他催动妖界降临,将那数柄灰刀融入其中,然后一点点吃掉。
妖纹这种力量简直太过匪夷所思,妖族面对妖纹,完完全全的被压制。
纵然豺王很强,乃是王级强者,也是难以对九筒造成伤害。
而九筒,将那杀来的数柄灰刀全部吃掉。
吃掉数柄灰刀之后,九筒的气息明显有增强。
他将那灰刀的力量吃掉加持己身,这种感觉,简直就是郑拓的翻版。
随后。
九筒终于迈步前行。
他一步一步,走向豺王。
仔细感受,其所走脚步,竟然是玄武步。
玄武步以妖纹施展,威力大胜。
豺王之事感觉周身空间一紧,不知何时,自己竟然被妖界降临涵盖其中。
“豺王,你可知罪!”
有生意传入豺王耳中。
豺王转头看去,看到一位老者。
老者出现,不用说,豺王便是能够感觉到。
自己面前这位老者,竟然是豺祖。
豺狼之祖,妖界第一只豺狼。
“老祖!”
豺王言语中满是尊敬。
那种源于直系血脉的压制,竟让他一时间慌了手脚。
“吾之后背,竟然敢背叛妖祖,且对妖祖传人出手,豺王,你可知罪!”
豺祖开口,怒斥豺王。
豺王顿时心中慌张,不知该如何回答。
但是片刻后,豺王当即回复过来。
“不好,是幻术!”
他心中一动,催动法门,立刻让自己清醒过来。
带他的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化为本体。
一只瘦弱的,浑身灰毛,且极其丑陋的豺狼。
“哈哈哈……好难看,好难看,堂堂王级强者的本体,竟然如此难看。”
黑凤大笑之声传来,嘲笑豺王。
“这豺王天生便是这般德行,怪不对是个阴险小人,背叛妖庭,还对妖祖传人出手。”
小乌接过话来,继续讽刺。
而此刻仙斗场中,也是许多人窃窃私语,那豺王这丑陋的本体说事。
“哼!”
豺王表面上无恙,但内心之中还是非常受伤的。
他自幼便被如此嘲笑,就算如今已是王级强者,但内心之中,仍旧是自卑的。
这是雕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他今生今世都无法改变的东西。
“无需在意他人看法,活出自己,方能遇见黎明。”
话语是从九筒口中传来。
不知何时,九筒已经站在他面前不远处。
“你在嘲讽我吗?”
豺王杀意慢慢,眼中满是狠辣。
“不,我只是在说实话,活着,在让你看到另一条路。”
九筒很平静,像是一位圣者,在传颂大道,教导妖族后背。
“你就是在嘲笑我!”
豺王杀意慢慢,王级灵压释放,将九筒笼罩。
这王级灵压的确很强很凶,但对于九筒来说,却是无用。
在这妖界降临之中,单凭道身的豺王,显然是翻不起什么风浪的。
“不是我在嘲笑你,而是你自己在嘲笑你自己而已。”
九筒话语平淡。
“大千世界,万千生灵,万千神魂,万千条路,就算是至圣先辈,也难以让所有人都满意,既然如此,何不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九筒周身散发着智慧的光芒,这般说道。
豺王沉默,不知心中在想写什么。
“你对我所做之事,我并不怪你,每个人,每个妖,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前行,无分对错,只是路不同罢了。”
九筒继续开口,竟一副要度化豺王模样。
而这豺王仍旧保持沉默,一副要被度化的模样。
这一幕很诡异。
妖族可不是这样的种族。
妖族以实力为尊,所有的一切都向实力看齐。
“你想度化我!”
豺王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
“不,我只是给了你一个选择,一个能走出自己路的选择。”
九筒平静的望着豺王。
对于继承了妖祖力量的九筒来说,他对整个妖族,还是有一份特殊感情的。
“无用的,我知道自己该走什么样的路,如今的你,还不配给我指路。”
豺王对敌人很,对自己更狠。
面对九筒的询问,豺王选择保持本心,仍旧走在他认为对的道路上。
既然如此。
双方便没有什么可以讲的了。
九筒不是圣人,没有想要度化整个妖族,让所有妖族都走在正确道路上的责任。
他不是真正的妖族,他只是继承了妖祖力量而已。
他对妖族有一点特殊感情,但也仅仅只有一点。
他本身还是九筒。
“九筒,你是无法将我度化的,我是王级,永恒的王级,而你只是出窍期,就算继承了妖族之位,也仅仅只是出窍期而已。”
豺王催动自身力量,欲要将这妖界降临打碎,将九筒斩杀至此。
但是。
当他使用催动自身力量时却惊愕的发现,他那为止自傲的力量,竟然已经消失大半。
他此刻仅剩余的力量,根本无法爆发,更别说脱困此地。
嗡!
豺王眼中有光闪烁,面前的画面出现变化。
待得他看清楚周围的一切后,整个人彻底傻掉。
他此刻整个人被安静的趴在一片草地之上,本体豺狼的自己已经没有了血肉,仅仅只是剩下骨骼。
这种画面极端恐怖,他像是一梦千年,当自己醒来时,已经是沧海桑田,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改变。
而自己的肉身,因为没有力量的维持,彻底化为枯骨。
不仅如此。
他微微有想要移动的想法。
他的骨头当即化为骨尘,随风而去。
这种景象着实有些恐怖。
如今的他,仅剩神魂体。
且这神魂体虚弱非常,根本无法与此刻正处巅峰的九筒匹敌。
“发生了什么!”
豺王言语中满是难以相信。
“没什么,你只是走了一条错的路而已。”
九筒平淡开口,这般说道。
“错的路,难道,我真的错了吗?”
豺王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
他此刻已经真的,自己刚刚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幻术。
在他中幻术的时候,自己的力量被妖纹吸收掉。
妖纹作为妖祖的力量,能够将自己的王级力量吸收,他不意外。
他意外的是,为自己会如此轻易的便中了幻术。
难道。
真如九筒所言,自己走在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上。
“不,不,不,不可能,我认定的路,怎么可能是错误的路,假的,此时此刻,我仍旧在幻术之中,假的,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你是假的,你们都是假的!”
豺王突然的爆发,让他的神魂体开始燃烧。
他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自己苦苦追寻的路竟然是假的,他凭借自己所追寻的路达到了王级。
纵然如此,竟然被人告知这条路是错的。
且看上去他好像真的错了。
他不相信,他不接受。
突然爆发的豺王,实力似乎在这一瞬间,又达到了巅峰,甚至超越了巅峰。
这是他最后的挣扎,他要证明自己没有走错路,他的路是正确的。
道心的崩塌,对于一名修仙者来说,无疑是非常可怕,足以摧毁整个职业生涯的。
豺王作为王级强者,他的道心自然稳固非常。
但是此刻,在九筒言语之下,他的道心面临崩溃的迹象。
这也不怪豺王,只是因为九筒的妖纹太多强大。
妖纹对妖族的影响,绝对不仅仅是单纯的压制。
妖纹是妖族力量的根本,也是妖族的根本,这种力量对妖族的影响,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压制能够解释的。
豺王燃烧自己神魂最后一缕光辉,瞬间冲向九筒,转眼间钻入九筒神魂之中。
九筒安静的站立原地,一动不动。
周围人见此,没有人上前打扰。
“被王级强者入侵灵台,就算是道心不稳,已经快要崩溃的王级,就算是妖祖传承者,也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贪狼这般说,多多少少有些失望。
还以为会是一场旷世大战,能够让他看到曾经妖祖的影子。
如今看来。
这战斗简直沉闷的想要睡觉,与想象中的旷世大战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个豺王的野心还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啊!”
熊王望着那站立原地,一动不动的九筒,已经看出豺王的把戏。
豺王想要夺舍,这一般人都能够看得出来。
夺舍成功,豺王虽无法完全继承妖纹,但只要拥有五成的妖纹力量,其在妖族之中,便能横着走。
甚至。
因为这五成妖纹的力量,这豺王,有可能被推举为妖族之主,成为妖族的领军人物。
当然。
大概率豺王会被干掉,然后妖纹被夺走,让那些老古董妖族夺去参悟。
人们安静的等待之中。
等待着结果。
但谁都不看好九筒这一次能够成功脱险。
被王级强者入侵灵台,这种事,怎么可能存活。
那可是无奈强者。
正常厮杀,你或许能够依靠妖纹这种东西缩小彼此的差距。
但是。
神魂体的对决,这种对决王级强者与出窍期的差距,巨大的难以想象。
除非……
九筒动用炼妖壶,才能对豺王造成影响。
炼妖壶乃是妖族至尊天宝,对于天下妖族的克制,怕是比妖纹还要强势。
如果九筒动用炼妖壶,抗住那豺王的爆发,待得豺王虚弱,或许还有机会。
人们安静的等待着结果的出现。
这个结果的影响必然是甚远的。
九筒赢了,屠王正道,佳话传遍整个修仙界。
九筒输了,一代妖祖传人陨落,也必然会传遍整个修仙界。
两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人们安静的等待之中。
这妖皇殿也还算是个人。
此刻如果对九筒动手,百分之百,绝对能够斩杀九筒。
但他们没有出手,他们也在安静等待之中。
这种等待,并未持续太久。
仅仅十几个呼吸后。
九筒缓缓睁开双眼。
众人定眼看去。
九筒面容如常,眼中只有平静。
他平静的让人在那一瞬间知道,九筒赢了。
在面对豺王拼死搏杀的最后挣扎下,九筒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而赢得胜利的九筒看上去并不开心。
他平静的缓缓抬头,看向头顶虚空之上。
轰隆隆……
有雷鸣之声回应他的观望。
不知何时,天空之上,已经乌云密布。
在这乌云之中。
一股恐怖到能够灭世的气息,笼罩了整个东域。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