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貞觀俗人-第977章 春宵苦短展示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说说你们的故事。”
当狂风暴雨结束后,承乾如一滩烂泥般的瘫在羊毛毯子上,鹿鞭汤和鹿血酒确实有如神助,彻底的释放出了这具年轻身体的活力。
只不过同御姐妹花,也让年轻的承乾有些吃不消,特别是当他还在那汤酒的刺激下,梅花三弄。
等停下来时,才感觉似乎用尽了精气神。
左拥右搂着那对年轻的鲜卑姐妹,承乾却心满意足,这种彻底释放后的感觉太棒了,简直就跟上天了一样。
刚才来不及问她们的经历,甚至连姓名都来不及问,等一切云收雨歇后,承乾想要用温柔来弥补一下刚才的粗鲁,好证明自己其实是一位温柔的皇太子,而不是一个被欲望驱使的粗鲁夯货。
姐妹俩很乖巧。
她们如猫一般的蜷缩在太子的怀里,拥着太子,温温柔柔,特别是一副刚被大力摧残过后的可怜模样,让承乾都有些怜悯。
姐妹俩并不是女奴,也不是侯君集强抢来的民女。
她们来自附近的鄯州绥戎城的鲜卑城傍胡人,姐妹俩姓拓跋,所以他们是来自鲜卑拓跋部的。
拓跋曾经建立起了北魏朝,后来改姓元,东魏西魏也曾延续了一段时间,最终被北周北齐所取代。
虽然拓跋部建立的魏朝最终灭亡,但许多鲜卑贵族却都与汉人融合,比如太子的母亲长孙皇后,她家是河南长孙氏,但这个河南并不是说他们家世代居于河南,只是当年北魏从平城迁都洛阳后,许多鲜卑宗室勋贵便把户籍改到了河南或洛阳。
长孙氏正是当年北魏宗室的一支,赐姓长孙,以河南洛阳为籍贯,经历数代,如今的长孙氏其实跟汉人没什么区别,尤其是在文化等方面,他们主动与汉人通婚,接受汉化,故此现在中原长安洛阳,虽然有许许多多的豪门大族皆本是鲜卑族,但并没有多少人会刻意去区分什么汉人鲜卑。
经历了隋朝一统天下,到如今的大唐再现盛世,中原的胡汉其实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对立,胡汉从早年的对立,到如今的完全融合,使的鲜卑族正在消融。
因为没有传统意义上的鲜卑部族了,他们不再是游牧,也不再以部落形式生活,他们跟汉人一样在中原定居生活,说着汉话,衣着汉服,连姓都改成了汉姓,各个方面都是汉化的。
当然,在一些边疆之地,也还是有一些传统的鲜卑部落存在。
比如吐谷浑汗国,其汗王一族,便是当年辽东鲜卑慕容部出来的一支,再比如如今镇守且末鄯善的高宁王乙弗阿豹,他是鲜卑乙弗部的。
鲜卑曾有四大部落,慕容部、宇文部、段部、拓跋部,这四大部,如今基本上都汉化了,慕容部也就是很早以前出走的到青海的那一支,因为建立了吐谷浑才一直保留到如今,但他们也因为跟党项羌、白马羌、武都氐等羌氐人混居,并且是以少统众,所以几百年来,吐谷浑慕容部王族,其实是很大程度的被羌化过了的。
这就好比当年留在辽东的慕容部建立了前燕等几朝后,因为统领了大片的辽东、河北等中原之地,所以反过来被数量更多的汉人给汉化了。
历史上那些以少数统治多数的民族,其实最后多数都难逃这种反被同化的结果,最出名的当属蒙古当年西征,攻灭了多少国家,统治了多少部族啊。
后来蒙古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汗国,然后有许多汗国最后就被穆化了,满清入关,最终也还是基本被汉化的。
鲜卑人统治中原,于是汉化,鲜卑人统治青海,于是被羌化。
按姐妹俩说的,她们部族是拓跋部的一支,在北魏时期,就一直在河西一带游牧,后来北魏灭亡后,他们也曾依附过突厥,再后来又迁移到了吐谷浑境内,成为了吐谷浑的一部份。
“后来,我们的父兄们随着伏允大汗进攻大唐的陇右,遭遇大败。大唐的卫国公率军来伐,杀的我们的落花流水。我们的牛心堆,在曼头山,在赤水源,在大非川,在野马台,我们一败再败。”
魔吞乾坤
“强大的陇右唐军将他们一次次击败,一次次的屠杀。”
“他们没有杀光我们所有的人,那位卫国公很仁慈。”
承乾冷哼了一声,“秦琅可没那么仁慈,你们可别被他骗了还替他数钱,他没杀过所有吐谷浑人,一来做不到,当初他攻入吐谷浑率领的也就几万人马,转战几千里,也伤亡不小,而且疲惫万分了。”
“再者,秦琅其实是个很精明的家伙,他不会轻易的浪费。他觉得把敌人变为战俘,然后卖为奴隶,能赚很多钱,比直接砍了更划算。所以在那次吐谷浑之战后,有大量的吐谷浑战俘最后成了奴隶,被卖到了关陇的农夫手里,或者是卖给了那些商人的矿场、工坊,也有许多直接被运到了南方去,那里是正开拓的新世界,最需要人力,秦琅的武安州封地,当初可就卖了许多奴隶过去,不仅有你们吐谷浑的战俘,也还有许多突厥战俘,甚至是南海贩来的昆仑奴、菩萨奴等。”
“你们知道秦琅从这些奴隶贩卖里赚到了多少钱吗?”
两个女孩摇头。
“多到你们想不尽的财富。”
两女孩的部落运气要好一点,因为他们是跟着慕容顺可汗投降的,所以最终逃过了被屠杀、贩卖为奴的下场,只是在最后被抽中迁移到唐境。
一路东迁到了鄯州,最后在赤岭下的绥戎城为城傍,这是一座沿湟水而新建的移民城。
有安人军的兵马驻扎镇戍,也有新开的驿站,远处便是烽火台。
沿着湟水河谷,到处都是新建的屯庄。
他们这些鲜卑拓跋部的人安置到了绥戎城周边,负责为安人军牧马养牛放羊,在规定和牧场上放牧,并且要定期缴纳税赋,同时汉人也教他们垦荒种植粮食蔬菜,并向他们收购羊毛、毡毯、毛线、皮子、草药,奶酪、肉干等。
除了被划定了牧场,要缴税,他们还有为唐军服役的义务。
比如青壮要自备马匹、武器、粮食,轮流到军镇、戍堡去训练、值守,遇到作战,他们也得随同应召出征。
迁到鄯州来后,他们跟以前的生活习惯还是有了很大不同。
以前他们游牧生活,逐水草而居,游牧的范围很大,甚至还有夏冬两季的不同草场,不同季节要转场。
此外,虽是吐谷浑所属,但其实比较自由,税贡也是要交的,打仗也是得出征的,可部族内部的事情,都是自己解决自己说了算。
但是现在他们到了鄯州后,一切都得听从官府管理,要依唐律行事。
比如说牛羊被偷盗,互相间打斗斗殴等,这些都要按大唐的律法来解决,而不是按照他们以前自己的传统。
总的来说,其实除了被管的较多外,生活倒是安定了许多。
尤其是河湟谷地很富庶,他们虽然划分的都是山区部分,但也不比以前的牧场差,最关键的还是现在冲突少了,不用经常集结去抢劫犯边,也就不用怎么死了。
而沿着湟水谷地,如今是一条很热闹商路,他们部族的产出,能方便的交换,不管是以物易物,还是卖钱,都很方便。
总的来说,就是大家的日子安定了不少,生活水平也上涨了许多。
对于如今的生活,其实还是挺满意的,所以河湟谷地那些移民,不管是汉人,还是突厥人、吐谷浑人、铁勒人又或是党项人等,几乎家家都供着天王像,也就是供着秦琅。
其实以前吐谷浑人喜欢抢劫犯边,主要还是他们的生活方式较为落后,全靠游牧,一旦遇到一些大的灾难,往往就无法抵御,这个时候要么大的部落抢小的部落,要么就只有集合起来犯边抢唐人了。
而如今他们的生活方式正在改变,虽然仍以放牧为主,但也开始种植,并且还能通过交易,用牲畜、皮毛、奶肉制品,毛纺制品甚至是挖到的草药等等,换取到不错的收益,然后从商人那里买到比较便宜实惠的粮食、药物,甚至是布匹针线等等日常用品。
生活的成本下降,抗灾的能力更强了。
就算有时遇上大灾,官府甚至也会帮忙求助调济。
只要还有活路,谁也不愿意豁出性命去抢劫,毕竟犯边抢劫也是有很大的风险的。
所以这次大唐征召他们这些胡人从征时,大家并没有多少抗拒。
至于她们姐妹俩,因为是双生姐妹,且长的漂亮聪明,所以一直都在绥戎城一带比较有名。
侯君集寻到她们的父亲,赏赐了她们父亲不少财物,还以行军大总管的身份,授封了她们父亲一个七品的武职,她们的兄弟也得到了八九品的武职。一家子都非常高兴!
侯君集也并没有欺骗她们家什么,直言是要送她们姐妹俩去服侍太子。
她们的父亲曾经也是个年轻彪悍的能干,只是如今年纪渐老,大腹便便,近年又沾染上了饮酒的习惯,而她们的几个兄弟也只喜欢舞刀弄棒,还习人赌博,所以家里的牧场田地产出,本来可以让一家过上富足的生活,却反而越过越穷,经常被债主追上门。
如今侯君集不但帮她们家还清了所有债务,还赏赐许多钱,又给安排了官职,虽然只是团结兵中的职务,但终究也是大唐的官职。
父兄们并没有半点犹豫,何况女儿这是进东宫服侍太子,这可是天降幸运啊。
所以从始至终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逼迫强抢等事情发生,而是你情我愿皆大欢喜的。
就连姐妹俩对于服侍太子也并不反感,甚至还为能够成为大唐太子殿下的女人而欣喜。
她们以前就听说过高宁王乙弗阿豹的一对双生女儿好运随了秦天王,嫁给汉人,是许多胡女们的向往。
尤其是嫁给汉家的官员、士人,就更是渴望了,那代表着富庶、体面、文明。
“你们的父兄也随在军中同行吗?”
“嗯!”
她们父亲虽然大腹便便,甚至有酗酒的坏习惯,可大总管侯君集发话了,当然一切顺利。
他如今以七品官职,任绥戎团结营的一名校尉,统管二百名团练胡骑,他的两个儿子,分别任八品旅帅,各为百骑长,统领一旅百骑团结。
承乾听到这里,心里最后那点小担忧也尽去。
暗道侯君集办事果然了得,事情办的干净利落,漂亮至极,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两个鲜卑美人刻意讨好奉承着承乾,更是让他十分欢喜,那种征服天下的感觉,提前在这两美人身上体验到了。
左拥右抱,承乾干脆连大帐都没出,一整天都躺在羊毛毯上。
第二天一早。
侯君集来请示是否开拔。
结果承乾顶着两个大黑眼圈,无精打彩的摆手,“昨晚没有睡好,孤今天要补一觉,不想动弹,便再继续休整一日吧。”
侯君集没二话的就同意了。
“对了,今天还有猎到鹿没?”
侯君集看帐中一角那两位娇滴滴的鲜卑美人一眼,暗叹太子也还真是贪心。人家可是一对年轻姐妹,再说了鲜卑女子可比一般的汉家千金要身体强健的多,她们一般也是从小骑马射箭,甚至帮忙挤牛奶、打水、拾粪、打酥油等,那身体甚至比一些中原的书生们还强,承乾跟她们折腾,怎么能折腾的过。
“殿下今日不如先好好养精蓄锐休息一下?”
“身子骨重要。”
“美人虽好,也不可贪欢过度。”
承乾有些恼怒,“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缠爱入髓:华丽小萌妻 莫小七
侯君集赶紧又道,“臣这就亲自去猎几头肥美的鹿,煎几块鹿排给殿下尝鲜。”
这下承乾才脸色稍好看些,“嗯,鹿排不错,不过昨天那汤很好喝,你记得再炖一份。”
侯君集出了帐篷。
席君买等几员将领又来请示是否开拔。
“殿下身体略有不适,今日继续休整一日。”说完,他带上亲兵出营去猎鹿去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