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南宋風煙路》-第1840章 吾生不避,吾死請繼推薦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当时当地,移剌蒲阿、完颜斜烈方败下阵,王冢虎、万演的援兵便开到又围上来,
虽说敌军的攻势似这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吟儿能明显感觉到有人放水,所以以寡敌众倒也并不吃力。
然而还来不及辨认哪个是海上升明月,她身边的“敌众我寡”就已一去不返——
一刹而已,以她为圆心的整个平面,无论半径多少,所有的敌我全都躺平任虐,惊天剧变,教她傻眼……
“?!”稍顷,吟儿虽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却是知其然而不自知其所以然——为什么只有她不怕这寒火毒?按理说这毒也不是不传孕妇啊……难不成……
灵光一现,难不成我是百毒不侵的天选之人!哈哈哈哈!

吟儿才刚想利用自己是天选之人来给宋军造势,怎料却被战狼抢先一步反用。这才知道,金军中伤她的舆论本就正在发酵,借此机会又顺风顺水推进了不少——
是的战狼早先就已拉凤箫吟来给金军挡刀,他曾在张从正的病榻前宣扬过环庆的第二代毒是宋军盟主所下,她的目的是要离间大金的民众与朝廷、从而使宋军渔翁得利……舆论生根,还需发芽,“今晨所见,证据确凿——得入那迷烟境中人,除她凤箫吟之外,无一幸免!真凶果然是她!”“宋军是为掩盖罪证,才给自己下了较轻分量,陪着我方官兵一起倒地,做戏!”“因不忍伤害他们家少主,才未做足全套戏,于是乎留下破绽。”
“真好笑!若真是处心积虑,我凭何亲自入局,留破绽?”“宋军与其费力做戏,不如趁你们虚弱、将你们一举击垮!”吟儿听此谣言,才辩驳两句,便被新一轮口水淹没:
“还不是你们高手匮乏!”“宋军舍小图大,为的是民心所向。”战狼对答如流,说得跟真的一样。
“宋匪又不是第一次靠下毒解毒来收拢人心了。”唐小江虽是个三姓家奴,但对于宋匪的仇视却始终没有变过。
“说得对。我方身在此山,来不及跑;而宋军明明可以撤,却为何不走?”那一厢,范殿臣在素心的指导下,也暂时和曹王府同仇敌忾。这是他二人的迫不得已——夔王府主力都不在环庆,暂时只能仰人鼻息。
大部分敌人当然没指着鼻子骂,而是躲在暗处、隔空骂,煽动无知民众、争先恐后来问责,甚至打砸——趁凤箫吟和萧溪睿所领的这支宋军暂避本营的好机会,千夫所指,千夫只要有一个被砍或中毒,凤箫吟都百口莫辩。
所以,战狼看似造谣中伤,其实也在道德绑架。凤箫吟,我们的先锋是民众,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要忍耐、不还手;要攻毒、快恢复;等你们解除了内忧外患,我军的中坚便可以上了。

失了先机,突发变故,纵使吟儿也没调整好阵脚,眼见着麾下那些没败给金军的勇士,竟被一群愤慨的群众打倒或掳走……何其讽刺、残忍。
“像极了山东红袄寨兴师问罪、群狼扑虎。”吟儿哼了一声,不爽得很。
“盟主,咱们虽然中毒,但吃过治标的药,实则还是能动武的……可是,万不敢打那些手无寸铁的百姓……”沈钊的妻子瞿蓉既担心他和祝孟尝的现状,也因为吟儿受辱、盟军受累而忿忿,“众人死守着‘秋毫不犯’,谁知竟成了软肋……”委屈的泪水不免在她眼眶打转。
“软肋就软肋吧,再怎么软,也是骨头。”吟儿摇头,咬紧牙关,还是决定不改军令。开玩笑,这是原则,如何能动。遂代入林阡,云淡风轻地付之一笑,“任他们闹,小闹怡情。”
“主母?那接下来该怎么办?”瞿蓉瞪大了眼,“这些民众可不是小闹,他们会将咱们的人,抓到的全都扭送给金军,包括萧老将军……一旦深入毒境,恐怕性命难保!”连萧溪睿也被擒,辜听弦和杨致信暂时还不得靠近,盟军无疑再次沦落到逆境。
这种“明明战胜却憋屈”的感觉,完美地从林阡转给林陌又转给凤箫吟……
吟儿继续学林阡、“冷静”摊开地图看:“离此地最近的是归云镇,民众能来打砸,说明尚未中毒、环境甚好,那么金军主力定然会到那里避世。所以俘虏们不会被押到乌烟瘴气里,而是会循着战狼和林陌,被直接关进归云镇的大牢……”
“主母,我们要去劫狱吗?”瞿蓉眼前一亮,原来主母运筹帷幄,就算与世半隔绝,还是精准捕捉到了移动中的金军中军帐!
“嗯!”吟儿虽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妥,但看着瞿蓉摩拳擦掌,还是不忍她失望。
“下下策。”这时金陵出现在帐边,一边肯定了吟儿的判断,一边否决了吟儿的谋划。
“陵儿,怎么来了!”吟儿先是一喜相迎,忽然想起樊井派敢死队送来的治标药只有一成抵御效果,大惊连连作排斥状,“听弦没仔细告诉你吗!我们中毒了!”
“倒是记得你们可能中毒了,那去劫狱不怕殃及无辜?”金陵不退反进,吟儿和瞿蓉马上后退,同时明白劫狱梦碎,苦从中来。
“你忘了?我也是半个唐门啊。”金陵笑叹一声,道出原委,并给瞿蓉和守卫的十三翼每人发了一粒新药丸,“在我表姐来环庆之前,先帮樊井撑着。”
“意思是说……可以回本营去了?”吟儿这才止步,心忖这药可能有三四成效力,大喜。
“厉夫人早来片刻,逆境就迎刃而解了。”瞿蓉想到适才萧溪睿就是因为怕感染民众而束手束脚,如果金陵能早一步来或许就能化解戾气。
“未必。”金陵摇头,“我只能带你们回去和主力会师,却没法治民众之心疾。”
“对了,适才话题被你岔开了,你说我是下下策,那你的上上策是?”吟儿好奇问。
“你手头有一群从短刀谷带来的俘虏,拿去交换便好,省得节外生枝。”金陵说。
“……”吟儿一愣,“斡烈吗……我剑法还没传完呢……”
神话世界大冒险
“收徒弟,哪儿不行。”金陵梨涡浅笑。
“也罢,下次再掳来便是。”吟儿想想也是,拍了自己脑袋一掌,都什么时候了还犹豫!
珠光 寶 鑑
“交换俘虏,务必排场要大,要让民众看清楚,两边各自的俘虏数不胜数。一交换完,立即向民众宣扬‘大兵之后,必遭凶年’。”金陵用舆论还击,传达的意思很清楚,民众的怨气始于寒火毒,金军休想找盟军背锅,既然盟军暂时因为吟儿不怕毒的巧合而甩不掉,那就双方一起背!是的,第二代毒是双方的常年战乱导致天谴!
“大兵之后,必遭凶年。”吟儿嗟叹,“陵儿虽是找的借口,可又哪里不是真相?这寒火毒之所以变种,兴许真是因为周围不是青山绿水,而全是刀兵戾气环伺吧。”吟儿庆幸,还好有金陵在,才把自己强行劫狱引发的又一场刀兵扼杀在萌芽。

便这般挣得了数日休战,双方总算将毒势压了下来,也万幸没有向周边的城镇继续波及。
然而樊井却因为辨药尝草的关系,不幸中了奇毒而卧床不起,加之先前过度操劳、抱病还给别人医伤,此番发病、来势汹汹,竟数度昏迷,终至于药石无灵。
“怎可如此!”吟儿闻讯,急得方寸大乱,险些哭喊失态,“谁能救他!”
然而真应了那句“能医不自医”,叶阑珊匆匆赶到环庆,放下樊井手腕之后,沉默,黯然对吟儿摇了摇头。
“什么……”吟儿难以置信。她从未想过樊井会死,对于她而言,甚至对于盟军而言,如果樊井死了,那可真是天塌下来!
“樊大夫怕是……熬不过今夜了……”叶阑珊噙泪说,“接下来,就由我助厉夫人一臂之力。”
吟儿脑袋轰一下全白,后面阑珊说得再鼓舞,可前面那句算什么!虽后继,却前仆……
甜妻,诱你入局
泪水禁不住簌簌流下,扑到樊井榻旁泣不成声:“樊大夫不能死,盟军欠您太多,还没让您过上几天安稳日子……”眼看根本没起色,想了想还得激将,于是又哭着骂,“樊井你不能死,医术还有待提高,忆舟是一个还是两个,你都瞧不出……”
“凤箫吟,你,你记着,除非……身边都是自己人……否则,你走到哪儿,都别嫌麻烦……不管动不动武,护甲一定要戴,一定……”樊井强撑着一口气,居然还在语重心长交待她。医者仁心,莫过于此。
“知道了!知道了!还有林阡呢?林阡你要啰嗦什么,还有徐呆子,徐呆子你又要啰嗦什么……”吟儿泪流满面,只盼他能交待更多不听话的病人,她天真地想,多啰嗦几句,就能熬过今夜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