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漢世祖笔趣-第78章 滄州府看書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汉世祖
乾祐九年三月二十日,季春,自东京发,一路走走停停,前后耗费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汉帝刘承祐的北巡之路,终于走到了沧州。
这一路走来,察政、亲民、奖善、惩奸,看的、听的、办的事情,是一点不加少。别看刘承祐有甲士相护,美人相伴,子嗣相随,可一点都不轻松。而游山玩水的初衷,早被他抛诸脑后。
就一月的巡看结果来看,虽然地方的治理上,仍旧不乏问题,但总体而言,经过开国十年的沉淀,河北的元气已然恢复不少。尤其在乾祐五年,汉辽之间达成和议之后,州县渐安,河北已再度成为大汉比较稳固的基地,人、粮、财、物多取于此。
“沧州知府臣楚昭辅,携职掌官吏,恭迎陛下!”銮驾停在州城清池城郭下,知府楚昭辅带着一干人等,摆出一个不小的阵仗,迎接刘承祐。
“陛下有谕,众卿免礼平身!”刘承祐并没有下车驾,只是挥了下手,由张德钧在前,朗声道。
张德钧这太监,端正的面容间,隐隐带着点傲意,声音中气十足。随驾出巡的这段时间,于张德钧而言,可谓风光无比,作为天子身边的内侍行首,虽然不甚自由,但在有限的时间,也享受到了来自地方官吏的尊崇。
虽然皇帝没下车驾,一干官吏,还恭恭敬敬地谢恩起身。
长生劫大唐双龙 微云烟波
很快,得到授意,张德钧又道:“陛下口谕,着知沧州府楚昭辅,登銮驾谒见!”
闻命的楚昭辅,原本有些沉抑的表情,顿时露出喜色,谢恩的同时,赶忙小心翼翼地登上銮驾。皇帝这一路走来,可还没传出有什么官员能御驾而面君。
对于楚昭辅而言,他既非皇帝幸臣,也没什么名望,资历也不深厚,至于州府的治理,虽然自认有些建树,却也不觉得足以登銮近身面君。是故,感到荣幸的同时,也不由生出些疑惑与忐忑。
“楚卿,坐!”看着一脸郑重,小心翼翼登上车驾的楚昭辅,刘承祐放下手中的书卷,伸手示意了下。
“谢陛下!”见皇帝一副温和礼下之态,楚昭辅也恢复往日的从容,坐下,嘴里则谦逊地说道:“臣身无尺寸之功,登銮驾而谒君,实在有愧!”
“谦虚了!”刘承祐淡淡一笑,看着楚昭辅,说道:“两年未见,风采依旧啊!”
“陛下却是天威日盛!”楚昭辅应和着。
皇后难为
扫了眼外边,刘承祐手朝外一指,说:“城前这么多职吏,得有三四十人吧!”
楚昭辅解释道:“回陛下,闻御驾至,沧州府下五县七品以上诸职官、军吏,今日特齐聚于此,觐拜陛下。群僚尽心王事,未闻天音,今若能得见天颜,此生无憾!”
都市丹王 红烧菠萝
“朕此番出巡,目的之一,便是让你们见见朕。常闻臣下言尽忠王事,但如若你们连忠的是谁,长相如何都不知道,那只怕也仅是挂在嘴上罢了……”刘承祐轻笑道。
“忠诚陛下,效命大汉,乃是臣节,岂在于是否得见天颜。陛下此言,只怕让僚属们惶恐啊!”替你皇帝这么说,楚昭辅一板一眼,严肃道。
闻之,刘承祐微讷,旋即洒然道:“倒是朕,言语有些不妥了。不过,天下臣工僚吏,何止万千,能有楚卿这等觉悟的,又有几人?”
“陛下所言甚是,不过,如今驾幸沧州,上下职吏幸见御容,乃阖州上下之福,异日将更加用心于王事,不敢懈怠!”楚昭辅说。
“但愿如此,朕也盼望,出京走一走,能起到些激励效果!”刘承祐淡淡然的。
“陛下是否先见见沧州府吏?”见刘承祐的目光还落在外边,楚昭辅请示道。
暴龙撞上小甜妻
“不必了,朕一路北来,也乏了,让他们都回去,明日再行接见!”刘承祐摆了摆手。
“臣考虑欠妥了,竟未顾及陛下之劳顿!”楚昭辅当即应道:“行在下榻之所,已然安排好,请陛下入城!”
闻言,刘承祐转向他,语气中带有些玩味:“你这州城中,不会也提前给朕抢建出了一座行馆吧?”
注意到天子的眼色,楚昭辅赶忙解释道:“只是将城中驿馆,稍作清扫归置,以充行在,简陋之处,还望陛下谅解!”
路过德州的时候,当地官员,调拨钱粮,征召民力,修了一座华丽的楼阁,用以接驾。当然,若仅是如此,刘承祐虽然会责备一句铺张浪费,并告诫一番,警告后人,也就罢了,毕竟是地方的一份心意,他又不是完全不近人情。
然而,邀宠献媚不说,还以奉驾为名,募集钱粮,并邀城中富户大族进献珍奇,以装饰行在。在这个过程中,自然也没能少了贪墨以及权钱交易之事。有的人,脑袋瓜子却是不够灵敏,又或者是天下见见太平,国家不再那么穷困,太多官员已忘记了皇帝早年的节俭。
德州事的结果,狠狠地震慑了一干人。知府被刘承祐责了个“昏官”的评价,被罢官免职,涉事职吏,多有惩处,情节严重者,直接斩首。事实上,德州知府,是有些冤的,只能怪他运气差,受人蛊惑,龙屁没拍对地方,成为了被杀的一只鸡。
德州与沧州中间隔着一个景州,但那里的情况,早早地便传到清池。前车在前,楚昭辅这后车,自然要当心了。
刘承祐收回了目光,似乎很满意,说:“驿馆就别去了,府下官吏齐聚,朕若占了,他们还得另觅宿处。就让他们住吧,也算你这知府替朕对他们扫榻以迎!”
“陛下对臣吏的关怀,真是无微不至!”楚昭辅恭维了一句,脸上露出一抹为难:“那陛下?”
“朕就到你的府衙去吧!”刘承祐摆摆手。
“府衙未及修整,只怕怠慢了陛下。是否让臣,在城中寻一宅邸,暂作迎驾之所?”楚昭辅建议说。
“这城中,还有什么宅邸,能比你的府衙更大、更好,更适合接待朕这一干随众?”刘承祐轻轻一笑:“你们不会认为,朕住惯了皇宫,就难适应地方衙舍了吧?”
“臣岂敢?”见皇帝心意已决,楚昭辅拱手道:“敢请为御驾开道引路!”
“准了!”
“谢陛下!”
天下夫君一般黑 尉迟有琴
很快,在楚昭辅的亲自侍奉下,御驾缓缓进城,龙栖军屯于城外,大内军士则入城,监控城门街道,并提前进驻府衙,以作护卫。
沧州府衙,坐落在城西北,占地规模确实不算小,然而从跨入府门开始,刘承祐便发现,虽然干净整肃,但各处都透着些陈旧、寒酸。地面有凹坑,梁柱未漆全,砖瓦之间有明显的修补痕迹,就像贴着膏药一般,装饰更是极简,至于园圃什么的更没多少树木花草,唯一看起来像样些的,只有神断公务的大堂了。
刘承祐置身于大堂内,四下打量着,把玩着令筹,刘承祐瞟着楚昭辅,轻笑道:“楚卿啊,难怪你不好意思让朕落宿府衙,这沧州府衙,比朕想象中的还要简陋啊!”
“让陛下见笑了!”楚昭辅拱手说道:“府衙乃理政断事之所,足用即可!”
“可是朕听闻,有的官员觉得,衙署乃朝廷与官府权威所在,如果不够威严大气,难免使百姓轻视,不知敬畏……”刘承祐悠悠说。
远在洛阳的王晏,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楚昭辅满脸严肃,说:“其身若正,威严肃立,岂在于府衙华丽与否?”
“说句心里话,你楚昭辅的俭朴,朕在东京就有所耳闻,并且,有的时候,不禁思考,你楚昭辅是否真的那般节俭……”刘承祐嘴角带着些笑容。
“臣惶恐!”楚昭辅退后两步,拜道。
“你不必惶恐!”刘承祐当即一摆手:“朕这一路来,也见了不少州县衙门,如论清简,就当属你这沧州府。说实话,朕很欣慰!就进入沧州境后的见闻而言,不得不说,也不得不感谢已故刘广平公给朕推荐了一名干吏啊!”
“陛下此言,让臣汗颜啊!”听皇帝评价,楚昭辅不由道,脸上带着感慨之色。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