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 txt-第613章 玩夜襲?耶耶是祖宗分享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武阳侯何在?”
王宫中,诺曷钵的身边站满了全副武装的侍卫。
“可汗,还是没出现。”
銀 小 寶
“可汗!”
有人来了,神色惶急的道:“吐蕃人发动了总攻!”
诺曷钵摊开双手,无助的喊道:“公主!”
“吐蕃人要来了!”
他焦急的转圈。
“我们能不能杀出去?”
诺曷钵满怀期冀的看着这些心腹侍卫。
所有人都低下了头。
外面的动静越发的大了,数万人奔跑,大地仿佛在颤抖。
“公主!”
诺曷钵的情绪要崩溃了,“我早说该走,越早越好,可武阳侯却说能守住,如今吐蕃总攻,怎么守?”
“让公主来!”
诺曷钵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公主来了。”
弘化来了,看了诺曷钵一眼,冷冷的道“我们该走了。”
瞬间诺曷钵就浑身发软,“公主……”
“去城头!”
弘化觉得自己的婚姻就是个悲剧。
但对比嫁给吐蕃赞普的文成,她又觉得自己很幸运。
诺曷钵不是那等野心勃勃的雄主,他胆小的让人无语,给了弘化颇为宽松的环境。
“走!”
弘化带着他走在通往城门的大道上。
巨大的欢呼声突然传来。
“退兵了!”
什么?
诺曷钵抬头,“达赛不是总攻吗?怎地退兵了?”
“快!”诺曷钵兴奋的策马疾驰,“我们去看看。”
到了城下,诺曷钵下马就跑,一边跑一边回头,“公主,快些!”
弘化摇摇头,随后上了城头。
数万人一起撤退的场景震撼人心。
无数人在奔跑,那些木梯被拖着,无数烟尘生起。
“放箭!”
城头不断在放箭。
那些敌军中箭倒下,旋即被人抬走。
“训练有素!”
弘化暗自为对手赞叹。
“为何退兵?”
诺曷钵问道:“可是大唐的援军到了吗?”
“起火了!”
有人指着远方喊道。
诺曷钵抬头,就见到了烟柱。
烟柱渺渺升起!
还有隐约的火头!
赞美这一切!
诺曷钵虔诚的祈祷,随后欢呼,“那是吐蕃大军的辎重!”
“有人突袭了他们的辎重!”
“万胜!”
有人在喊着。
却是公主的侍女!
“定然是武阳侯!”
雷洪激动的道:“武阳侯在到达树墩城之前就令人去了鄯州,说是要些火油。”
“武阳侯!”诺曷钵大笑,“是他!我就说一定是他!杀将,吐蕃人称呼他为杀将,哈哈哈哈!”
“万胜!”
城头一阵欢呼。
“快!”
雷洪说道:“快把堵住城门的东西搬开!”
弘化回身,“什么意思?”
打开城门……
难道出击?
弘化摇头,“吐谷浑的将士……”
看看诺曷钵的模样,再看看吐蕃人撤退时的井井有条,怎么追杀?
怕不是被反杀!
雷洪兴奋的道:“只管打开,武阳侯要进城。”
啥?
诺曷钵懵了,“他要进城?”
“对!”
诺曷钵狂喜,“快,把城门后的东西都腾空,快去,都去!”
“杀将要来了!”
众人冲下了城头,争先恐后的去搬运那些封堵城门的杂物。
但凡决定要死守的城池,都会把城门给堵住,敌军唯一的突破路径就是城头。
这样难度会大许多。
“快些!”
诺曷钵欢喜的跺脚。
弘化站在城头,喃喃的道:“那些老帅在渐渐老去,但新的名将正在不断涌现,大唐啊!”
她觉得鼻子发酸,眨着眼睛说道:“快看看左边……”
左侧突然烟尘大作。
“是……”侍女在努力看着,“好像是……”。
她突然尖叫起来,“是武阳侯!”
皇的暗夜女仆 暗夜之猫
正在撤退的敌军遭遇了一次突袭。
“别管别的,杀过去!”
贾平安带着麾下一路冲杀,敌军一时间猝不及防,乱作一团。
“集结!”
但吐蕃毕竟是强军,后续迅速开始集结,并向前逼近。
“看看!”
弘化看着旗帜前方的贾平安,赞道:“看看我大唐的好儿郎,威风凛凛!”
“是杀将!”
敌军中有人惊呼。
“列阵!”
敌将大声喊道:“列阵,别乱,准备长枪……”
长枪手在集结。
前方的溃兵不断涌来,被抽打着往边上退去。
“别慌!”
敌将面色铁青,“大玛本得了消息就会回援,稳住!”
“稳住!”
这一波成功的稳住了士气。
旋即溃兵不断从两侧绕过。
“准备……”
敌将面色凝重的嘶吼!
前方的溃兵退完了,视线骤然一清。
城门打开,唐军正在进城。
他们慢条斯理的,甚至还有心情冲着里面的吐谷浑人喝骂。
“看看耶耶们是如何杀敌的!”
“学着些!”
领军将领能有一面绣着自己名字的大旗,作为辨识。
贾字旗下,贾平安勒马。
吐蕃人果然是强兵,刚才若是溃败之势再大一些,他就敢直接冲杀进去,一路卷杀,直至把达赛的大军卷在一起。
但他们的反应太快了,而且命令很坚决,迅速形成了防御的态势。
难怪后续大唐败了几次。
禄东赞家族堪称是吐蕃的柱石,禄东赞去后,他的儿子钦陵继续掌控朝政,成为家族的第二位权臣。
随后这位权臣大放异彩,数度击败大唐。
我若是遇到他……
贾平安微微一笑。
那就击败他!
贾平安不动,敌军愕然不动。
城头的弘化说道:“一人挡在城门前,敌军不敢动弹,果然威武!”
贾平安回头,见麾下都进城了,心中一松。
他回身,刀指前方,喝道:“一千骑令十万大军慌不择路,令达赛恼羞成怒,什么名将?狗屎!”
他策马而去。
身后的旗手心情激荡,“能为武阳侯执旗,我之幸也!”
战马冲进了城门中,两侧的吐谷浑人单膝跪地,为这个解救了树敦城的大唐武阳侯献上了自己的崇敬之情!
“杀将!”
“杀将!”
城门缓缓关闭,挡住了敌军窥探的目光。
“万胜!”
有人在欢呼。
整条道上都是人。
当吐蕃人的脚步声震动天地时,他们知晓最后的时刻到来了,于是呼儿唤女,拿着家中各种纷杂的兵器,准备看情况行事。
但按照传统来说,这等经历了长久攻打的城池多半会倒霉。破城之后,为了发泄压抑许久的戾气,领军将领甚至会睁只眼闭只眼的允许一些事儿发生。
那么,当吐蕃人文明友好时,他们愿意服从,并愿意听从吐蕃的命令。
但当吐蕃人决定要拿城中的百姓开刀时,吐谷浑人残余的勇气将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大唐援兵进城了!”
“那个杀将,杀的吐蕃人闻风丧胆!”
“他进城了!”
那些吐谷浑人兴奋不已,纷纷涌向城门,想看看那位传闻中的杀将是谁。
“退后!”
他们的行为被拦截,有人问道:“那个杀将是谁?”
一双双期待的目光看着将领。
他们需要一个让自己能安心的答案。
冷情首长宠妻无度 琉璃十三
将领说道:“是武阳侯!”
“是他?”
有人惊呼,“记得他上次来到了豆树敦城,那一夜整个树敦城都是喊杀声,第二日街上还有个人头堆积的东西,叫做什么京观……”
“此事我记得!他还当场斩杀了叛贼!”
贾平安并不知道自己在树敦城已经成了名人,上了城头后,诺曷钵欢喜的道:“我看到了你的英勇,果然是大唐无敌的勇士……接下来我们该如何?”
你的主见呢?
诺曷钵的无能贾平安上次就深有体会,这次就更加的印象深刻了。
不过他的无能就是大唐的机会。
贾平安说道:“固守!”
就两个字!
诺曷钵本以为能听到一次睿智的分析,其他人也是如此,结果就两个字,不免大失所望。
就这?
当然就这!
贾平安不惯他们毛病。
你要分析,我凭什么给你们分析?
这次吐谷浑方面的表现太糟糕了,竟然一触即溃,否则大唐就能从容的调集军队来援。
若是让他们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以后他们就会得寸进尺!
贾平安漠然。
气氛有些尴尬。
诺曷钵本想那个啥,直接让贾平安分析一番,可看到他的冷脸后,顿时就想到了吐蕃人的传言。
——不要俘虏,全杀了。
还有当年贾平安留在王宫外面的小型京观。
这等杀神惹不起!
但我能曲线救国啊!
“公主。”
弘化看了他一眼,啼笑皆非。
正因为诺曷钵没有什么野心,所以大唐对他格外的放心,他自家也没有什么愁绪,只管享受就好了。
公主外嫁多半不幸福,弘化却好了许多。
但怎么劝说贾平安?
令他说出来?
弘化自己都是嫁出去的公主,泼出去水。
唯一的优势就是贾平安比较尊重她。
只是尊重是相对的,别人尊重你,你也得还以尊重。
弘化为难。
这个女人……
贾平安到了后来才知道,原来在李唐皇室的眼中,公主外嫁用于和亲压根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儿。
都是嫁人,为啥不能去和亲?
这等思维让贾平安不解,但后来看到皇室那奔放的作风后,都理解了。
弘化人不错。
贾平安是典型的你对我好一分,我就对你好两分的那种人。
“敌军回来了。”
这声呼喊给了弘化下台的机会,她指着外面问道:“武阳侯,达赛会不会再度全军进攻?”
聪明的女人!
贾平安自信的道:“大军厮杀首重士气。今日一战烧了达赛的不少辎重,他更是以为大军来援,于是珍而重之的带着人马去了辎重营,可最终却发现只是一千余骑……士气没了。”
他看着诺曷钵,觉得这位可汗真心命好。
“他此刻再令大军出击,一旦不果,我有千余骑兵,顺势出击,就能让他饮恨树敦城下!”
诺曷钵依旧不解,“能如此吗?”
“攻城还得防备对方反击,一旦将士气馁,城中顺势反击,他如何收拾?重新整队?”
贾平安淡淡的道:“贾某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他是禄东赞的大将,奉命主持一方征伐,稳健是必然,所以……令人歇息,修补城头,另外,找人陪我在城中去看看。”
“是!”
一个吐谷浑将领情不自禁的应诺,然后觉得不对。
我是吐谷浑将领……
可汗当面,我怎么能听令呢?
诺曷钵也觉得尴尬。
但城中目前的情况很糟糕,他的麾下将领……说句实话,但凡他麾下的将领能力强大一些,也不至于会被压制。
“武阳侯一番分析让我心悦诚服,如此,后续就交给武阳侯指挥。”
这样也行?
弘化迟疑,“忠烈……”
我历来都尊重你,大唐也尊重你,从未想过让你做傀儡。
你千万别勉强自己啊!
这下就让诺曷钵更加的心情愉悦了,“就这么定了。”
贾平安正有此意,随即就开始发号施令。
“马上修补城头,为何叫军士来修补?城中的百姓……去告诉他们,唇亡齿寒,让将士们歇息,明日才有精力去抵御敌军。”
“饭菜呢?”
看到没有饭菜,贾平安就怒了。
“将士们浴血奋战,都什么时候了?饭菜何在?”
诺曷钵尴尬的道:“还没到吃饭的时候。”
这个棒槌!
贾平安冷冷的道:“都火烧眉毛了,自然是见缝插针安排将士们吃饭。”
蠢!
贾平安下了城头,一路视察。
城中的情况还不错,还有军士在巡逻。
城中的建筑不少,但土屋多,木屋也多。
贾平安看了一圈,随即站在王宫前……
石头太多了吧?
“把这些石头撬出来,全数搬到城头去。”
“这……”
陪同他的将领一脸纠结。
这是王宫啊!
“树敦城丢了,这里将会成为达赛的住所,可汗将会在此卑躬屈膝!”
一群棒槌,让贾平安想起了后来为了过生日靡费无数,结果海军沦陷的事儿。
“拆!”
贾平安大手一挥。
晚些诺曷钵和弘化心满意足的回来了。
“吐蕃人果然并未进攻,武阳侯年轻有为啊!公主,他可成亲了?”
弘化觉得他想得太多了,“孩子都有了。”
诺曷钵遗憾的道:“要不,给她一个权贵的女儿?”
这感激的太彻底了些,弘化无奈,“他不会要。”
路上看到不少大车,拉的竟然是石块。
“这块怎么有些眼熟呢!”
诺曷钵看了一眼。
到了王宫外,诺曷钵张开嘴……
这是王宫?
台阶上的石板没了。
里面铺设的石板没了。
这……
因为石板没了,所以地面有些坑洼。
两口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进去,就见到了一个工地。
到处都在拆!
木头!
拆!
瓦片!
拆!
一切的一切!
王宫总管迎上来,欲哭无泪,“可汗,武阳侯说这些都有助于守城……”
诺曷钵脸颊颤抖,“给……给他!”
外面有人禀告,“可汗,武阳侯令人去各家各户收集……收集……”
他看了弘化一眼。
“说!”
弘化担心贾平安去把百姓家全给拆了。
“武阳侯令人去各家各户收集……收集粪便。”
……
“都交出来!”
军士们凶神恶煞的进了百姓家。
随即掩着鼻子弄出了些东西。
一个个大罐子被弄到城下,柴火准备就绪……
“武阳侯,明日怕是会很惨烈。”
马英已经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
“吐谷浑人无能,坐拥这些东西却不知利用。”贾平安淡淡的道:“明日我会让达赛感受一番什么叫做兵法。”
贾平安随即去看了王老二。
“如何?”
王老二躺在床上笑道:“郎君,我算是捡回一条命。”
“那就好。”
徐小鱼在照看他,贾平安吩咐道:“但凡差了什么,只管去求公主。”
“是!”
徐小鱼的眼睛红了,“郎君,都是我拖累了二哥。”
“这是教训!”
贾平安淡淡的道:“照看好老二。另外,上了沙场,你不杀人,人便杀你。畏惧这等情绪最是要不得。”
“是!”
徐小鱼低下头。
“低头做什么?”
贾平安拍了他一巴掌,“昂首挺胸,否则老二白为你冒险了!”
王老二嘿嘿的笑。
贾平安骂道:“还笑!若是想教他直面厮杀,我这里有无数法子,你偏生选了最蠢的法子,用自己的命来教他!”
贾平安踹了徐小鱼一脚,“以后不成才,就去和曹二学厨!”
徐小鱼苦着脸,“曹二说我没天赋!”
“那就去伺候阿福!”
贾平安出去,看着夕阳,突然深有感触的道:“老子怎么越来越麻烦了呢?”
随着家大业大,随着妻儿的出现,他的责任也越来越大。
不过,男儿不就该如此吗?
“包东!”
“下官在!”
包东出来。
贾平安吩咐道:“达赛喜欢夜里偷袭,让咱们的兄弟去盯着。”
包东兴奋的领命,“下官定然会让吐蕃人吃不了兜着走。”
贾平安冷笑道:“玩夜袭?耶耶是祖宗!”
他安心回去睡觉,刚上床,就有人来禀告。
“武阳侯,可汗询问吐蕃人夜袭之事。”
“知道了。”
来的是弘化的侍女,她对这个回答有些懵逼,“这段时日城中就没有安生过,一夕三惊。”
“告诉全城的军民,今夜闷着被子大睡,就说是我说的。”
贾平安倒头就睡。
随即这番话在城中被传开。
“睡觉睡觉。”
这一阵子城中的军民累惨了,晚上都得提心吊胆的。
……
求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