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超維術士-第2589節 黑伯爵的異常閲讀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在一堆碎石堆里寻找真名迹号,对他们而言,并不算难。精神力直接一探,就能分辨个大半。
唯一的难点,在于判断是魔纹,还是真名迹号。
这对多克斯、卡艾尔、瓦伊是一个耗时间的活,可对安格尔与黑伯爵而言,也依旧没有难度。
不到两分钟后,一大堆祭坛的碎石就已经被安格尔与黑伯爵全部翻完了。
结果是……没有!
除了破碎到无法辨认的魔纹,没有任何其他痕迹。
“这就有意思了,这个镜之魔神难道还是大魔神,或者未被巫师界探明的绝世大魔神?”多克斯听到结果后,挑眉道。
多克斯的疑问,同样也是其他人的疑问,包括安格尔。
安格尔转头看向黑伯爵,如果这个问题真的有答案,那在场能回答的也就黑伯爵了。
黑伯爵沉思了几秒后,依旧摇摇头:“没有,至少在我的记忆里,从未出现过什么镜之魔神。”
“从看到乌伊苏语上记载的镜之魔神,到现在,一路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黑伯爵大人该想的应该都想透了吧。为什么还需要沉思几秒才回答,是在端架子,还是知道什么不想说呢?”敢如此不给面子怼黑伯爵的,只有多克斯。
虽然多克斯的话,听上去有些过于挑刺,但细想一下,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以上,是卡艾尔和瓦伊的想法。
安格尔的想法没有那么多,黑伯爵之前在契约光罩里明确说不知道镜之魔神,那他就相信黑伯爵的话。至于多克斯所说的,会不会路上黑伯爵又想起来了,这其实更不可能了。以黑伯爵如今的位格,忘记某件事,然后不一会儿就想起来,这能是三级顶尖巫师的作为?除非有比黑伯爵更强大的存在,影响了他的记忆。
对于多克斯明显有些挑刺的话,黑伯爵冷哼一声:“诡辩。”
黑伯爵只说了这一句,就摆出一副根本不屑理多克斯的态度。
“就没了?没有惩罚多克斯?也没有动怒?”这是在场众人的心思。
原本安格尔还觉得黑伯爵没什么问题,但黑伯爵的这个态度,实在有些奇怪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安格尔奇怪的不是黑伯爵为何没对多克斯的挑衅动怒,而是,黑伯爵的情绪起伏相当的晦涩。
哪怕在反驳多克斯时,情绪依旧处于晦涩状。
没有起伏,也没有波澜。这种情绪,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的,且思索的内容比外界的事情更重要,所以他连多克斯的挑衅都懒得理会。
安格尔思考了几秒,开口道:“会不会是镜之魔神是万年前的名字,现在它改名了?或者陨落了?”
“不可能,魔神的真名岂是随意能更改的。至于陨落,我也没有听说过有这个真名的魔神陨落。”黑伯爵这回的回答没有迟疑了。
安格尔点点头,低声喃喃:“那就奇怪了,为何没有真名迹号呢?”
安格尔看似在疑惑深思,其实内心想的还是黑伯爵的反应。他刚才问的问题,黑伯爵很快就回答了,这气死表明了一个信号:黑伯爵的确在深思着某件事,但与镜之魔神应该无关。
安格尔瞄了一眼多克斯,多克斯恰好扫视过来,与安格尔有了一瞬的对视。
眼神的交汇很短,但安格尔还是从多克斯的眼神里读出了他想说的话:黑伯爵有问题。
黑伯爵有问题,这其实是个可容度很宽泛的话。说起来,只要在遗迹探索上怀有别的心思,都能说是有问题,就像安格尔自己,也可以说是有问题。
只是,这个问题的程度,是大还是小,才是关键点。
安格尔想了想,转头看向黑伯爵:“大人有什么看法吗?”
“你想知道什么看法?”
按理说,安格尔此时开问,问的自然是真名迹号的事,但黑伯爵的回答却是直接反问。仿佛知道安格尔最关注的,其实不是真名迹号的事。
“什么看法都可以,譬如镜之魔神,又譬如为何真名迹号,以及……大人来到地下迷宫,会不会有什么熟悉感,或者感召?”
安格尔的这番话,前面还很正常,后面就奇怪了。卡艾尔与瓦伊此时都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一个劲儿的往后退,靠着门边站。只有多克斯没动,而是蹲在一堆碎石上,看着安格尔与黑伯爵之间怪异的气氛,眼睛熠熠发光。
黑伯爵久久不语,气氛越发的凝重,但安格尔依旧没有后退,与黑伯爵对视着——如果盯着鼻孔算对视的话。
好半晌之后,黑伯爵突然“嗤”了一声,紧接着就是一阵笑声。僵硬的气氛,像是被戳爆的气球,瞬间消失于无:“这次遗迹探索里应该有我们诺亚一族的东西吧,不要反驳,你肯定知道,否则,你不会在之前要那个承诺,也不会现在问出‘感召’。”
安格尔听着空气中的笑声,突然觉得,自己该不会是中计了吧?
黑伯爵故意装作沉思,其实就是想要诈他。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在之前他向黑伯爵要出那个承诺时,黑伯爵估计就起疑心了;但他当时没有询问,而是等待着安格尔主动上钩,这不,黑伯爵只是表现古怪了点,他就主动开口,说出“熟悉感”、“感召”这一类似乎深度了解遗迹真相的话。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老奸巨猾啊!
安格尔在心里一阵腹诽,但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我一开始就说过,我对遗迹有所了解。”安格尔斟酌了一下,说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黑伯爵却是淡淡道:“让我猜猜你现在想什么……你现在应该是在想,他怎么进入迷宫后表现的这么古怪,是不是故意的,是想诈你?”
安格尔抿着嘴唇不吭声。不承认,就表示他没有这么想——这是安格尔的倔强。
“我可以回答你,我没有诈你。当你要出我的承诺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对遗迹里的真相有所了解,所以根本没必要演戏诈你。”黑伯爵:“我知道你以及那个红毛臭小子想要知道什么,我也可以告诉你们。但我有一个条件。”
安格尔没说话,另一边的“红毛臭小子”开口了:“什么条件?”
黑伯爵:“与你无关。”
话毕,黑伯爵看向安格尔:“我不会直接问你答案,我只需要你说出一句话。”
“什么话?”
“这次遗迹的目的地,是与诺亚一族有关。”
简而言之,黑伯爵这是在向安格尔要一个准信。
鬼王腹黑:独宠爆萌小狂妃
听到黑伯爵的话,安格尔却是翘起了嘴角:“只是这一句话吗?大人不开启真言术吗,不怕我说谎吗?”
黑伯爵还没说话,一道幽幽红光就从旁边逸出,真言术被开启了,开启人是……多克斯。
黑伯爵如果此时有身体,估计早已捏紧拳头了。他本身是完全没打算开启任何真言术的,因为没必要,他完全有自信,直接判断安格尔说的是真是假。之前在外面开启契约光罩,纯粹是为了打消这群疑窦心重的小家伙疑虑,而不是需要契约光罩探看他们说话的真假。
此时,多克斯开启了真言术,黑伯爵只觉得有点憋,但又不好说什么。
安格尔也看到真言术开启了,他不在乎是黑伯爵做的,还是多克斯做的,直接说道:“很遗憾的告诉大人,这句话我无法说出口。因为,我并不能确定遗迹的目的地,是不是与诺亚一族有关。”
真言术没有任何反应,说明安格尔说的是真话。
黑伯爵看到这个结果,大概已经明白,安格尔可能只是侧面了解了遗迹一些情况,但并不知道真正的状况。
他想了想道:“那你觉得,是否大概率与诺亚一族有关。”
安格尔这回点点头:“是的。大概率与诺亚一族有关,但也只是大概率,而非肯定。”
真言术依旧没有反应。
黑伯爵点点头:“我明白了。”
安格尔:“那大人可以说说,我和多克斯心中的疑惑了吗?”
黑伯爵:“你们的疑惑,是我为何进入地下迷宫后表现有些异常?我可以告诉你们,你刚才其实说对了一半,的确有感召,但这种感召是我主动发出去的。”
“或者说,是预兆与灵感交汇出来的一种幻想感召。”
感召,就是某位存在用某种形式呼唤你;而所谓的幻想感召,就是自己鼓捣的起劲,主动去寻觅某位存在。但其实,有没有某位存在,都是个疑问,纯属幻想。
这就有点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在得到几页完全不详尽的资料后,就摆出仪式,向某位不知名存在发出信号,期望得到回馈。
这听上去有点魔幻,正常人只会觉得这是疯子的想法。但这从黑伯爵口中说出来,就不一样了。
安格尔:“大人是因为我之前索要的那个承诺,确定与诺亚一族有关。所以一进入地下迷宫,就开始主动感召?”
黑伯爵:“有没有那个承诺,我都会这么做。只是你的承诺,让我加快了这个进度。”
安格尔沉吟片刻:“那大人的主动感召,可有得到回馈。”
黑伯爵这次沉默了很久:“没有明显的信息回馈,但我隐约察觉到,我的血脉似乎在与某个地方呼应。”
“不过,这是真的,还是我幻想出来的回馈。我现在无法分辨,这是我使用幻想感召的副作用。”
不知多克斯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真言术一直没有撤销。黑伯爵也完全不在意,根本没理会真言术,将这番话说了出来。
真言术没有变化,也没有被刻意防备时的波动,这意味着黑伯爵说的话是真的。
“无论大人说的血脉呼应是真的,还是幻想的。目前可以先当成真的。”
毕竟,地下迷宫太大了,安格尔想找到熟悉的地方,可不是太容易。既然黑伯爵有血脉感召,那就先按照黑伯爵感召的方向去走,无论走的对或者不对,都是在地下迷宫里徘徊,安格尔相信,总会遇到熟悉的地方的。
而且,安格尔推测镜之魔神的教徒,当年可能要进攻的官方机构其实是悬狱之梯。
如果真的是悬狱之梯,那他应该很快能找到熟悉地段才对。
“不管如何,多谢大人为我们释疑。”安格尔向黑伯爵鞠了一礼。
黑伯爵鼻子轻哼:“你们这些小家伙就是多疑,我说过,我不会杀你们,还会保护你们,你们还是防备的死死的。”
安格尔笑笑没有说话,多克斯则是低声嘀咕了一句:“生死和利益可不一样。”
多克斯的意思也很简单,假如在目标地真的发现诺亚一族的宝贝,到时候黑伯爵或许能遵守承诺不杀我们,可东西肯定不会分给他们。
所以,该防备该警惕的还是要死守的。如果他半路下黑手,哪怕他们不死,但利益没了,那这次探索遗迹不也是白来一场。
“现在应该可以回到正题了吧,大人,深渊真的会存在隐匿而不被人探知的魔神吗?”
黑伯爵:“魔神会传播信仰,一般来说,不会存在隐匿而不被探知的魔神。但是,也说不定,深渊深处有一些活的很久的怪物,它们有些甚至比魔神还要强大,它们有自己的称呼,但说它们是魔神也可以……毕竟,都是深渊里的怪物。”
“大人说的是,古老者?”
黑伯爵的石板倏地一顿,然后缓缓转过来,用鼻孔对着安格尔:“你知道的倒是不少,古老者的称呼,怕是你导师都没听过。”
黑伯爵的话,让在场诸人全都竖起了耳朵。
毫无疑问,这绝对是隐秘!
“我只是认识一些深渊的友人,它们告诉我的。”
无限位面游戏
黑伯爵淡淡道:“深渊不比巫师界,在巫师界我可以和你谈论古老者。但在深渊,敢说古老者的可不多。你的友人,看来不简单啊。”
众人将目光看向安格尔,显然是想询问安格尔认识的朋友到底是哪位高端人物。
安格尔此时脑海里有很多人选:奥德克拉斯、巴拉莱卡、法夫纳、夜馆主……但他都不能说。
因为……多克斯的真言术,还忒么没有撤!
真正告诉安格尔古老者的是格瑞伍,无焰之主的后裔。他如果将格瑞伍给说出来,那引出来的麻烦就更大了。
安格尔在心中臭骂了一顿多克斯,但面上却还是装作淡定:“还好,我只是见过一位古老者的手下罢了。”
这句话是真的,他见过嘉尔姆和苦朗多,这两位都是那位掌握了死亡规则的古老者手下。
听到安格尔的话,黑伯爵更诧异了。
一般,古老者的手下都不多,而且都是跟着古老者从至古时期就活下来的,就算不比大魔神,也起码拥有传奇级的实力。
安格尔居然见过对方,还聊过天,甚至对方还没有杀安格尔?
这简直神奇。
要知道,大多数古老者可是比魔神更不讲理的存在。
安格尔看出了黑伯爵似乎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他连忙道:“我的过往不是今日主题,就此打住。”
安格尔话锋一转:“大人的意思是说,镜之魔神有可能是古老者装扮的?”
黑伯爵:“如果镜之魔神确定来自深渊,比起祂是古老者假扮的,我更倾向于……祂是古老者手下假扮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