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第925章 你這是幹什麼?熱推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陈大队立刻说道:“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这应该就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死者是外卖骑手,肇事者是一位女司机,已经被押在警车上了。经过初步审讯,她已经交代了刚才车祸发生的过程。她从那边直行过来,这电瓶车是从这边转弯进入主道的,结果那位驾驶员把油门当刹车了,直接就撞了上去。”
慕远对女司机没有偏见,毕竟将油门当刹车用也不是女司机的专利,这与当年自己第一次开车,将车开到别人房顶上是一个道理。
不过对于眼前这个情况,慕远却是一脸慎重。
“死者身份核实了吗?”慕远问道。
陈大队立即道:“还没有,他身上没有身份证,也没有其他能证明身份的证件。我们已经联系了外卖平台公司在这边的办事处,他们的负责人正往这边赶,应该快要到了。”
慕远点了点头,走到那尸体旁,蹲下身子——已经经过医务人员现场确定,这骑手已经可以称之为尸体了。
此刻尸体头部已经用一块白布盖住。
这也是常规操作,哪怕周围没有围观的吃瓜群众,但大半夜的,被一双死不瞑目地眼睛盯着,还是慎得慌。
当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对死者的一种尊重。
慕远没去捯饬那白布,而是轻轻拉扯了一下死者身上的那件黄色冲锋衣。
那冲锋衣的材料很厚实,保暖效果应该不错。
可是慕远关注的点根本没在这方面。
异界特工
冲锋衣是拉链结构的,不过此刻却是敞开着的。
很奇怪!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这也是慕远之所以会停下来查看情况的主要原因。
虽然骑手被撞飞出去,但肯定不可能将拉链撞开不是?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骑手本来就没有拉上拉链。
这大冬天的,又是凌晨,寒风刺骨,谁没事儿干敞开外套骑电瓶车呢?
更何况,就慕远平常所看到的情况,那些外卖平台的骑手,冬天的时候恨不得将自己包得跟粽子一样,怎么可能敞开外套送外卖?
不专业啊!
虽然这位骑手专不专业与这起车祸看起来也没什么关系,不专业的骑手被车撞了同样会死,但这毕竟是一个小小的疑点不是?
任何一个案件,哪怕是交通事故,只要有疑点,都不能放过。
就算最终证明这个疑点纯粹是一个意外,该调查的一样不能少。
忽然,慕远眉头一皱,他拉起冲锋衣的下摆两端,往中间一扯,试图将拉链的锁扣合上……
结果失败了。
这拉链根本就拉不上。
“小腹出血?将肚子撑起来了?”
慕远仔细瞅了一眼这位死者的体型,腹部大小很正常,没有鼓胀的痕迹。
唯一的解释,便是这冲锋衣不合身。
正在这时,一辆车嘎吱一声停在了旁边,从车上下来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一脸的着急上火。
这人叫江云,是公司驻西华市办事处的人事组组长。
不得不说这个人事组组长管的人挺多的,不过与其他公司的人事部不一样,这个外卖平台的人事组不负责办事处内的人事招聘,只负责招募骑手。
而对于骑手的管理,公司方面基本上是采取“散养”的方式。
这也是公司的业务模式决定了的。
一般来说,人事组不会去管骑手是否认真工作,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总公司那边通过平台实现远程监督、处理。
再加上一定的奖励考核机制,就能让每一位骑手心甘情愿地拼了命接单、送单。
不过一旦出现了问题,类似于交通事故这种需要线下处理的问题,就需要办事处这边出面了。
比如现在,这个骑手遭遇车祸死亡,就需要人事组赶过来核实身份,并处理后续事宜。
江云现在也挺着急的。
死人了,那可不是小事。
也幸好是晚上,要是白天,现在网上说不定就已经炒得沸沸扬扬了。
一件交通事故不算什么大事,但就怕贴标签。
现在不管是自媒体,还是传统媒体,都喜欢这样干。
到时候一句“外卖骑手违规驾驶,下一秒……”
妥妥的又是一条热搜。
这对公司来说是非常负面的影响,所以需要办事处这边尽快介入处理。
江云赶过来后,第一时间表明了自己身份。
没等陈大队率先发问,蹲在地上的慕远抬头问道:“江组长,你确认一下,这人是你们的骑手吗?”
江云连忙点头,蹲下身子,揭开半面白布,畏畏缩缩地瞄了一眼。
“呀,是他……”江云一声惊呼。
所有人皆是一愣。
“怎么了?你认识?”陈大队忍不住问道。
慕远也挺好奇。
虽然这江云是人事组组长,但全西华市有多少外卖骑手?他能认识几个?之所以通知江云过来,是因为平台方肯定有骑手的资料,可以尽快锁定死者身份。
可现在这江云竟然一眼就认出了对方,这就有些巧合了。
江云抬头,表情些微有些尴尬,道:“确实认识!不过……他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公司的骑手了。”
“哦?为什么?”陈大队很好奇地问道。
慕远也静静地站在一旁,等着江云的答案。
江云立刻说道:“这人叫苗成化。两年多前,应聘成为我们公司的骑手。可去年……呃,应该是前年年底的时候,他因为犯了事,被警察给抓了,然后我们公司便把他开除了。当时也是我处理的那件事情,所以才记得他这个人。”
慕远听了这话,眉头微皱。
这……真是一次巧合的车祸?
他之前怀疑这拉开的冲锋衣有问题,因为衣服不合身,很可能这制式的外卖骑手冲锋衣不是死者本人的,那这里面就值得推敲了。
可现在听了江云这话,这似乎也能解释得通。
毕竟死者都被开除了一年多了,如果死者在这一年多里身材走样比较严重,不合身也是可以理解的。
随后,慕远又仔细看了一眼现场的情况,没有发现地上有散落的外卖,而且那散落在地上的电动摩托车碎片中,并没有发现外卖员所专属的箱子。
不出意外的话,这辆电动摩托车应该不是用来送外卖的,这倒也与刚才江云所说的这人已经被外卖公司开出这一情况相符。
若要说这里面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估计就是这人为何会大晚上得穿着一件已经不合身的外卖员制式冲锋衣、骑着电瓶车在路上飞驰了。
难道……就为了吹吹冷风?冷静冷静?
这倒是真冷静了。
现在是既冷、又安静。
“慕支队,你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陈大队见慕远一直皱着眉头,不由得问道。
站在一旁刚刚送了口气的江云再次心头一紧。
眼看着这起出了人命的交通事故与自家外卖公司无关呢,可千万别有什么问题!
慕远却没有立即回答,再次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尸体,认真地说道:“陈大队,我想见见肇事者。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她现在正在那边的警车上。我这就带你过去。”
慕远点头应了一声,便在陈大队的带领下走了过去。
打开那警车门,慕远坐进了副驾驶,那肇事司机坐在最后排,有一名男民警和一名女民警共同看守着。
慕远瞅了一眼这个女人,年龄大约在四十岁上下,一身穿着非常得体,妆化得也不错,那份气质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女人。
当然,能开这种奔驰S级轿车的人,家里肯定还是比较富裕,这倒也与身份相符。
只是此刻这个女人双手有些颤抖,一脸仓皇,一看就是被吓得不浅。
这也正常,换任何人突然遇到这么一起车祸,都会被吓得六神无主。
“这位女士,你还记得当时的情况吗?就是车祸发生之前和发生那瞬间的事情。”慕远目光灼灼地看着对方,问道。
那女人抬头看了一眼慕远,眼中颇有几分紧张,道:“我……我记得!当时我正从那路口直行过来,车速虽不是很快,但也有六十公里左右,结果那外卖员刚好从旁边转弯过来,他骑车速度很快,直接就绕到了中间我所走的那条道上。我也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出啊,眼看着就要撞上了,我一晃神,下意识地踩了刹车,哪知道车子一下子就冲了出去,直接就……就把人带车撞飞了。”
一旁倚在窗户上的陈大队说道:“慕支队,我们刚刚已经调取了这个路口的监控,从视频画面分析,可以确定她当时是踩了油门。”
那女人脸色更紧张了,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真不知道,当时慌了神。”
由不得她不紧张啊,哪怕她现在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也知道自己在那一刻故意踩油门与错把油门当刹车踩了,那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两码事。
前者是故意杀人,后者是交通肇事致人死亡。
“具体是不是故意的,我们会做进一步的调查,目前只是向你了解一些情况。”慕远平静地说了一句。
随后,慕远拉开车门下了车,陈大队紧跟几步。
虽然陈大队年龄比慕远大了十多岁,但此刻却也像足了一个小跟班。
“慕支队,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陈大队心情复杂地问道。
他现在既希望这就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但又希望能亲眼见证慕支队在侦查办案方面的神奇表现。
慕远表情有些严肃,此刻他内心也挺纠结的。
大话红楼梦
通过刚才与那肇事女司机的交谈,他能确定对方没说谎,所讲述的都是事实,甚至……她应该确实不是故意将油门当刹车踩了。
可抛开这一点,慕远还是觉得这位女司机的表现有问题。
她太紧张了!
如果是一普通女人,突然遇到这样的事情表现得特别紧张也说得过去,但以她的身家,不至于被一起交通事故吓成这样子。
说到底,一起正常的交通事故,只要不存在什么严重违章什么的,最终也就是赔偿的问题。
先且不说这里面还有保险公司兜着,哪怕是让她自己赔,问题应该也不会太大。
而且,按理说有这种身家的人,经历的大大小小事情不会少,更不应该被吓成这样。
慕远觉得,她可能隐瞒了什么。
但这种话不能随便问,就算要怀疑,也得先有点证据不是?
他犹豫了片刻,没有直接回答陈大队的问题,而是说道:“陈大队,你们尽快将这人的身份给核实清楚,然后联系他的家人,我想再了解一些情况。”
陈大队有些糊涂,慕支队究竟发现什么可疑情况没有呢?
如果发现了,直接说嘛,如果没有,那究竟又在怀疑什么?
可惜他没勇气去质疑慕远,整个西华市公安部门中,都没人有这样的勇气,哪怕受慕远影响较小的交警部门也不例外。
没办法,这是属于大魔王独有的气场!
所以,在听了慕远这番话之后,陈大队二话没说,便去照办了。
其实就算没有慕远的吩咐,交警这边也是要尽快核实死者身份,并通知其家属的。
趁着这空档,慕远又回到了尸体前。
此刻殡仪馆的车还没到,尸体还摆在原地。
慕远又一次蹲下身子,仔细地观察着那不合身的冲锋衣,然后又用手扯了扯,还是扣不上。
然后,慕远皱着眉头,伸出手指,朝着死者两侧的髋骨戳了戳……
也幸好此刻是凌晨,周围没有吃瓜群众,不然这一幕被拍下来放网上,说不定会被键盘侠扣上一个不尊重死者的帽子。
他戳的这两下还算比较用力,虽然冬日里穿的比较厚,但慕远还是能感受到皮肤下那坚硬的骨骼。
如此往复地戳了几下,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不知什么时候陈大队又站在了慕远身边,他看着慕远那傻乎乎的动作,有些发蒙。
“慕支队,您……这是干什么?”
慕远没理他,继续戳了几下,还换了一下位置。
突然,慕远说道:“不对!”
他的声音稍稍有点大,这深根半夜的,陈大队的心忍不住一突。
“咋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