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至尊巫師
小說推薦無限之至尊巫師
光明神孽就栖身于那奇特的巨大光明巨坑的底部。
为何会如此,凯恩是心知肚明的。
光明神孽虽然是人造的,但诞生的要素却决定了其属于原始神灵。
原始神灵有一些得天独厚的天赋,其特征在某些方面跟术士很像,天生就拥有伟力,又或其他一些让信仰封神类神祗羡慕的能力或事物。
而眼前的光明神孽,由于其‘战锤40K宇宙毒素’特性,更是有着近乎BUG的天生神物,那就是光明神国,没错,就是那个坑。
光明神孽自光坑中诞生,也代表了光坑的特性,两者联系及其紧密。
生而有自己的巢穴,这也是凯恩不愿意灭除对方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消耗太大,倾尽全力,最终为他人做嫁衣,何苦来哉?
因此,哪怕明知情况有些失控(因战锤40K宇宙在吸收宇宙卵精华时,极端的选择了将部分精华排斥,成为对立面,而有了重大漏洞,却被不明就里的凯恩用作了神孽诞生的要素,使之天生就很克战锤40K宇宙),仍旧是选择了听之任之。
伯丁顿号载着凯恩继续远离现场,以星门部件为代表的第一秩序单位也在迅速撤离中。
不过有些单位却是走不掉,比如说球形要塞。
这种兵器由于有着全方位的姿势推进引擎而非常灵活,但却并不擅长定向高速飞行,更没有跃迁引擎。
因此,在凯恩的授意下,米兰达远程操控,果断启动了‘死手程序’。
随着这一程序的运行,球形要塞内部最为重要的邪神细胞,就像癌变一般迅速丧失原本功能,进而瓦解了原本机制的核心部分,留下中高端的科技部分,以及一团种子化的邪神血肉细胞。
果然,像凯恩预想的那样,光明神孽在诞生后,便不分敌我的对周遭的一切动手了。
或许是因为在其眼中,这个宇宙中的一切都是污秽的,都需要净化。
又或者是因为诞生之初的饥饿,以及‘卧榻之侧其容他人酣睡’的心思,总之光明神孽的神力侵蚀操作,相当的干错利落,且早于对恶魔亲王出手,只不过其手段相对隐晦,是由内而外,因此表面不显罢了。
借着光明神孽的这次出手,凯恩也算是看清了其神力的特质。
宇宙万物,皆含有光暗,用仙道的说法,阴阳。
这也就意味着,掌握光暗法则的存在,可以引动目标体内的光或暗,从而达成施法效果。
凯恩就能做到这一点,他甚至不仅能引动目标躯壳中的黑暗之力,连灵魂中的阴暗面都能引动、使之爆发。
只不过凯恩一直穷,攒点‘钱’也都填了他认为非常有必要的大项目的坑。再加上勤俭节约成了习惯,对自家的‘废物利用’能力又有点小自得,因此总是用些小手段,仗着高端的技术逼格,令其效力不凡,而符合造物主级的手段,消耗大、可控性差,很少使。
新诞生的这位光明神孽,却颇有几分‘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豪爽,出手便不凡,光坑周边半径千万公里之内,所有的球形要塞,都被祂从内部激发光之力,而侵染点亮。
于是一颗颗高亮的光星出现在光坑周遭,这些光星并没有丧失武器功能,只不过已不再归第一秩序掌控,而成了光明神孽肢体的延伸。并且,它们发射的也不再是弹丸,而是光能流束。
这些光球要塞,第一时间便接手了之前的工作,继续对打击范围内的恶魔引擎痛下杀手。
只不过随着第一秩序的撤出,这些光球要塞明显不及原来的球形要塞命中高,灵活性也下了至少两个档次。
这意味着光明神孽‘远程操控,一心多用’的本事,还有待磨砺。不过其神力侵染性倒是比凯恩预估的更高。
执行了‘死手程序’的球形要塞中的邪神细胞,既是能暗中吸收能量,等待异变的种子,也兼着‘测试装置’的功效,无需凯恩亲自撸袖子下场,就可以获知光明神孽的神力信息。
至于‘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可能,凯恩倒是完全不担心。毕竟邪神细胞一如旧日支配者的细胞,带有无法破解的独属信息。
他当年若非几经辗转、种种机缘,从而成为了旧日支配者的一员,还摸不清其中的厉害与隐患的要点。
如今用来坑一位新神,还是有把握的。
当球形要塞开始像小太阳般光芒大亮时,也是恐虐出手之时。这也算是祂时机选的好的另一个体现。
然而恶魔亲王与光明神孽的羁绊之深,超乎想象,两者之间的这种联系,像是血脉般互相锁定,光明神孽不允许恶魔亲王被夺走,并且也因这种羁绊有着特殊的优先权。
就见恐虐的投影,以雷霆万钧之势挥拳砸向恶魔亲王所容身的奇型舰船时,舰船突然燃烧起亮白色的光焰。
这能量光焰仿佛令舰船成为了一块儿炙热的红铁,恐虐的巨手拍击在上面,立刻形成宛如汽化蒸腾的效果。
而与之相对应的,舰船上的光焰也黯淡了,神力的主要角逐点既不是猩红,也不是亮白,而是一片焦黑。
这时的凯恩,则控制了自己手痒难耐、想要掺和一手的欲望。
主要是在他眼中,这二位的打法着实是奢侈,光是四溢流散的超凡能量,都能赶得上目前第一秩序正常向近一个月的收成。
如果将这些能量收聚吸纳,哪怕不额外添加神秘要素,也足以打造一支百人规模的秩序巫师战队。
这样的诱惑,对于关键资源上向来精打细算的他而言,还是很足的。
但最终,他还是以‘今天自己的风头已经够多,再登台过犹不及’为由,没有趁机捡漏。
伯丁顿继续远离战场,这艘探索舰是特造舰船,性能非常先进,便是这短短的一小会儿时间,已经进入了格雷迪厄斯星的引力圈。
第一秩序对于这片宙域的掌控度极高,大量的艇级单位游弋巡逻,这些连名字都没有而只有型号和编号的快艇,在恶魔中间却鼎鼎大名,被称作‘死亡刺’,奸奇恶魔的好些大型舰船又或恶魔引擎,都死在这些秋刀鱼般细长的舰艇手中。
伯丁顿号没有急着减速,而是稍微调整了下方向,进入了环球轨道,通过弹弓原理,行星可以成为舰船的加速器,反过来也能用于减速。
凯恩特意让伯丁顿号环球航行,主要不是为了节省能源,而是以他的神灵视角,对现在的格雷迪厄斯星进行观察,然后选择降落点。他没准备去第一秩序在格雷迪厄斯星的据点,而是直接去战场。
毕竟他给自己的安排的下一步行动,并不需要太多的寻常战力。
更何况伯丁顿号上,也是有战虫的,虽然主要作用是为他站台,当个活道具,但战斗力也还是可以的。打杂够用了。
与此同时,恐虐的第二击落下。
同样是巨大的投影以拳击挥砸的方式,轰击那艘舰船,但拳头完全被猩红的光包裹,就像是超级巨大的火锤。即便战场距离伯丁顿号数千万公里,仍旧能感受到那份恢弘和壮观,颇有几分蝼蚁远远的在草梗上看成年人打架的味道。
而光明神孽的应对,跟上次一样,仍旧是令舰船表面燃起了亮白光焰。
这次的较量,明显就是恐虐略胜一筹,亮白光焰,像是被大号平底锅拍散的营火,四下飞溅,还爆起超多的火灰火星般的光星。
凯恩知道,这还是远观,若是拉近,就会发现哪怕是随便一点光星,其直径都相当于十万吨以上的战术核弹爆炸时的等离子火球,且威能更胜一筹。
“真是浪费!”凯恩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光明神孽释放的神力被拍散,那舰船自然也好不到哪里,直接被凌空轰爆。
恐虐的打击,可不比那些恶魔引擎的挥臂打击,恐虐的打击本质上神力轰击,就像伽马射线炮那样。
而且光是看那拍击落下的效果,就知道在现场,这是超光速的一击。否则从伯丁顿号的角度看,打击效果会显得慢吞吞,很笨拙。
“不过,赢的却是光明神孽。”
事实果然应了凯恩的判断,恐虐的第二击,虽然将舰船打的分崩瓦解,甚至灰飞烟灭,可十一名恶魔亲王,却像是果核般,被光茧包裹,巍然不动,并随着崩散的舰体,而暴露在宇宙中。
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恶魔亲王们明显在进行着某种转化,大量以猩红色泽为主的光雾不断的自光茧中溢出,然后融入光茧周遭扭曲的空间中消失不见。
光明救赎。这是光明神孽以己力,化解缠在恶魔亲王身上的怨力。
又或者说,光明神孽在以之为食,摄取恶魔亲王的核心力量——负面情绪之力,同时以自己的神力注入侵蚀,其过程跟蚊子吸血时,注入毒素稀释血液、方便吸取差不多。
眼瞅着十一名恶魔亲王就要‘皈依’,被度化成光明圣灵,恐虐急了,整个投影的形态瓦解,化作一股猩红光,轰然而下。
第三击,也是最强的一击,可以说倾尽了恐虐匆忙间调集的所有神力。
并且不光是恐***奇和色孽也适时出手了。
突然破开物质宇宙的屏障,一道宝蓝色的光,和一道桃粉色的光出现在这个宇宙,同样声势浩荡,并且自然而然的与恐虐的猩红光芒纠缠在一起,形成三彩的螺旋态,其最尖端,呈现出黄金的色泽。
看到这样的一击,凯恩也不免变色,神魂立刻给米兰达下达指令,让她对第一秩序的相关舰船,启动紧急止损方案。
这个方案比之死手方案更加极短,其核心理论,就是通过自毁式的爆发,形成高强度的能量,用以抵消外来能量的打击,从而为需要保护的有价值单位分担压力。
至于能分担多少,分担之后有价值单位能不能幸存,这些都无法事先预估,只能是等结果出来才能揭晓。
就在凯恩下令后的下一刻,奇异的波动瞬间传遍了整个格雷迪厄斯恒星系。
这个波动,无视空间距离,同时送达每一个角落的。而它的性质,则可以理解为光明神孽的嚎叫。
没错,它的本质其实是神魂之力爆发。可以理解为凡人肾上腺素飙升刺激大脑,进入超活跃状态的超凡神灵版。
并且,能这般给力,也跟光明神孽坐拥光坑有关,祂相当于御敌于国门前,因此有相当高的主场优势。
这‘神孽之嚎’可不好承受,格雷迪厄斯恒星系的所有生命,都得进行一次非常严格的意志检验,若是没能通过,就会根据具体情况,造成从永久损害、埋下被转化的种子,到当场意识崩溃等不同程度的心灵伤害。
而这,不过是光明神孽发飙的附带效果,祂这一嚎的主要目的,是爆发神魂之力,驾驭更加庞大的光明之力,并且也是从整个格雷迪厄斯恒星系范围内抽取力量的一种表现。
光明神孽并没有以一己之力跟三邪神的合计硬碰硬,而是拿祂的光坑神国当法器用,将汹涌的神力通过光坑,形成更加强横的一击。
光坑的本质,就是介于物质宇宙与亚空间之间的特殊伤疤,溃烂点。它不断的摄取亚空间的能量,以及实体宇宙的物质,并将之转换,壮大自己。
这块可以称作‘宇宙之癌’的东东,由于初始的体量就极其庞大,因此其转化效率非常的高。
可以说,瞬间诞生的这个光坑,是向来以高效率种田自傲的第一秩序、在格雷迪厄斯恒星系数年来种田所达成的能量转化量的数倍之多。
这样的功率,哪怕是三位邪神加在一起,其紧急抽调的能量总和,也比之不过。
当然,光明神孽并不能将光坑单位时间内转化的所有能量都用于作战,可即便如此,祂坐拥这样的一个神国,也确实具备了跟任何一位邪神叫板的资格。
邪神要想在这方面胜过祂,只能是在物质宇宙进行一段时间的力量囤积,然后砸过来。
可问题是光坑乃至光明神孽,表现出的、最被邪神们忌惮的地方,在于其BUG式的成长速率。
因此邪神才明知吃亏的情况下,仍旧尝试扼杀一下,哪怕杀不了,这个时候若是能伤到对方,也比日后准备好了再攻伐更见成效。毕竟谁也说不好,若是给光明神孽更多的时间,祂会成长到哪个地步。
其实凯恩是大略知晓光明神孽的成长上限的。
这是因为,无论是亚空间,还是物质宇宙,单位宙域内,所能提供的光能,都是有其极限的。
光明神孽再强大,也受限于这个宇宙,而无法突破其极限。
更何况,祂的神魂是祂的短板。
祂竭力保住恶魔亲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恶魔亲王因跟祂有着非同寻常的、类似于血脉关系的因果羁绊,因此算是已经下了印记的合格祭品。这也是为什么凯恩将之比喻成蛋壳的原因。
雏鸟新生,吃了这蛋壳,就能顶一波,下一顿在哪里,合不合吃,营养几何,现在还不好说。
光明神孽虽然是光坑的具象,但祂有自己的意志,这份意志想要长存,是需要给养的,这份给养,光坑提供不了,得靠祂自己。
凯恩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他虽然是黑暗之力的代言人,但黑暗之力不会为他的意识存续埋单,相反,还会本能的同化他,以使他更契合黑暗之力的属性。
光明神孽在跟光明之力的契合度方面,自然是极高的,但意识是一份私产,能量仍旧不会为其埋单。
在这样的背景下,恐虐要动光明神孽出生后的第一餐,光明神孽自然是急眼,不惜拿光坑砸祂。
而奸奇和色孽,在凯恩眼中,都属于在神学高端领域不学无术的蛮子,不明就里,以为光明神孽诞生就这么牛,给其时间成长,岂不更加难治?
并且祂们还不如真文盲,要是真的什么都不懂,直接对光明神孽、乃至光坑动手,都会有不错的效果。偏偏看出些东西,意识到恶魔亲王对光明神孽的重要性。
于是就本着‘敌人想得到什么,我们就阻止他得到什么’的理论,合力对恶魔亲王下手。
“很好,这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本就在能量属性上,有着巨大差异,现在更是有了私仇,从此以后,便进入了对抗模式!”
凯恩忍不住暗松了口气。
毕竟从根源法则角度去分析,光明神孽最大的敌人,天然敌视的,是他。他是黑暗之力的代表,邪神们却不是。
邪神所代表的是灵魂之力,然后像是炼油般,从原油般的亚空间能量中,汲取跟自身代表的神魂之力较为契合的超凡力量。
因此,四邪神其实算是天生的信仰系神灵。
而他和光明神孽,则属于要素系神灵,要素是构成宇宙的基本力,四元素神,也算是要素神灵。
在这样的背景下,光明神孽与四邪神对立,并非绝对。
以为光明神孽,并不等于正义,恰恰相反,任何一种极端都是恶,至少从人的角度看是这样的。神孽的‘孽’也是这么来的。
理论上,光明神孽完全可以跟四邪神合作,就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那种,反正就是智慧生命灵魂能量这锅肉。
当然,光明神孽的‘毒素’特性,意味着让祂肆无忌惮的壮大,最终的结果就是砸锅。但短时间内,真的不用非得成为敌人。
而现在成了仇敌,最满意的,自然是凯恩这个始作俑者。正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他具体也没干啥,只是在适当的时候,让光明神孽出世,然后让出舞台,不明就里的邪神们,就一头栽进来了,不过纳垢没出手,这有点不完美,甚至有可能成为日后的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