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9oi0優秀言情小說 明尊 辰一十一-第二百二十六章反手之間破四陣,大局已定屠諸魔閲讀-bxk7x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钱晨心里明澈,根本不会有什么大道化身自毁灭之中诞生,唯有太上天魔自红莲中降世。
但不死道人一生所求,穷尽一切的道路便是如此,根本不需要钱晨欺骗,他便会认为那尊太上天魔就是大道化身。
那便是钱晨昔日设想的——
以长安为炉,众生为药……以自己的魔性为君,九幽裂隙涌出的无尽魔头为臣。
城中百姓临死前都在魂魄的深处不甘心呐喊的愤怒、憎恨、怨毒等极端情绪为药,以魔道的疯狂和魔性,正道的舍生和绝望为辅佐……
所炼的魔丹!
如此魔丹最为危险的一步——便是九幽魔君降世来夺。
此丹须得在临近九幽之处,借助九幽无穷魔气才能炼制,而炼制功成的那一刻,便会有九幽大能感应此丹的诞生,降临来夺,故而就连元神真仙也轻易炼不得。
但钱晨今日敢炼制此丹,便是仗着金陵洞天之中有烛九阴守护,若有魔君降世,只怕多半会被烛九阴暗算炼化。
纵使烛九阴贸然动用了罗天仙器的本体,要沉睡千年,但换来一尊魔君的本源滋补,也是烛九阴大赚了。
所以此次烛九阴不会正面出手,正在暗悄悄的一旁埋伏,等着打魔君的闷棍呢!
第三转的天魔丹用的并非是钱晨自身的魔性,而是他诳骗了的不死道人所化,故而会被钱晨克制。
届时那尊‘伪太上天魔’会被钱晨引诱进入道尘珠中,斩除魔性,化为太上道尊。
然后再将第四转的主药——冲击元神的司马炎,以七星灯祭送入丹炉,将他刚刚诞生的元神炼化。
如此,天帝御龙丹,就算成了!
剩下的两转,便是炼成的初生真龙神祇,借助南晋残余龙气孕育,然后将第六转的主药——刘裕送入丹炉,净化仙汉余气,诞生一道新生的纯净龙气、未来刘宋的国运。
最后由这一道国运代替南晋的龙气,镇压中土,保护南晋不受气运反噬,让百姓受苦,等待刘裕代晋便可。
如此一来,钱晨借助此劫,实则炼成了两种丹药。
一枚是化为南晋国运的天帝御龙丹,另一枚却是留在道尘珠之中的太上道尊,或可称为太上道尊丹,也是钱晨为自己准备,金丹九转的第三转丹头。
原本钱晨算计,夺去一切机缘,炼成的太上道尊丹并不残缺,非但有一条元神境界的真龙神祇作为护法,完整无缺的太上道尊丹更是可以助钱晨直入六转,成就元神。
奈何要炼成此丹,便需要魔道真正的毁灭建康,以钱晨魔性为主药,以一城为祭,让业火红莲花开!
钱晨算尽了一切,却终究没能迈过自己的本心,最终选择了请武侯出手,保住建康,转而以不死道人为主药,炼制一尊伪太上道尊。
此刻,太上八景炉只是一面镜子,映照着周围的气机,真正的丹炉乃是星斗天悬山结成的天地烘炉大阵。
那深渊之中九条火龙环绕盘旋,倾天而下的九天罡气和此地的九阴煞气,早已经感应了太上八景炉中的无穷阴魔,化为了一道道魔头。
在钱晨的操控之下,这些魔头冲出了深渊,朝着四座魔阵而去。
呼啸的魔影穿过了钱晨的身侧,一众正道修士看到那浩浩荡荡的无数魔头朝着自己而来,具都心神剧颤。
如今场上的形势大好,四尊阳神老魔都龟缩在魔阵之中,这些魔头又是哪来的?
半空中的三分球 七日序曲
但他们刚刚祭起各色的法宝,法器护住自己,就看见那些魔头都往魔阵而去,在钱晨的感应之中,丝丝缕缕诡异的魔气,随着那些魔头,一点点渗入了魔阵之内。
傅老魔双臂缠绕着一道道残破的魔火锁链,身上剑痕凌乱,甚至有几道已经逼近了要害。
看到此时群魔汇聚,他忍不住道:“谢安石!你在这里苦苦逼我又有何用?司马炎已经将要成就元神,你在这里与我纠缠,就算杀了我,正道也都输了!”
谢安驾驱一道幻灭不定,若虚若实的剑光,一剑斩断了傅老魔的右臂。
他只是一瞥七星灯的所在,便笑道:“傅老魔!我若不先除了你,待到对上司马炎之际,你们魔道难道不会在后面下手?司马炎冲击元神未必能成,此刻他自顾不暇,当然是先剪除了你们这些魔头,再设法杀他!”
这时候,一只双头狒狒,带着魔神二首的神猿跃出虚空。
傅老魔眼睛一亮,当即叫道:“道友助我!”
神猿看了他一眼,径直往寒冰魔柩大阵而去,段琊的仙人之尸躺在破破烂烂的灵柩之中,见状笑道:“如此甚好!上驷对下驷,才是取胜之道,傅老魔你原本就不是谢安石的对手,加上猿魔也不过平手,若是助我,不过三招定能拿下那女娃娃!”
司倾城见到这一幕,面色转而凝重起来……
无数神道凶灵加持在她头顶庆云之上,也只是勉强和段琊平手,若非有手中的昆仑镜和蛛神罗氏相助,维持均势都有困难。
罗氏所织就的蛛网,围绕着司倾城已经隐隐形成了一个法度严密的神国,将寒冰魔柩困在其中。
看到那无数魔头,双头狒狒朝着自己而来,罗氏的面上也显露出一丝绝然之色。
双头狒狒面露狰狞的笑容,双拳朝着罗氏砸下,狞笑道:“死!”
罗氏也弹出最前方的一对蛛足,犹如长矛一般,插向双头狒狒的心窝,但待到两人交手之际,主攻的方向却同时一变,联手朝着那魔柩打去。
大阵形成的寒冰灵柩在两尊神祇联手之下被打的粉碎,但其中却空无一物。
这时候段琊的天尸之躯才出现在两人身后,无声无息如同毒蛇的寒气印上两尊神祇的后心。
听他沉声道“你们都是镇守葬魔石台的魔神,她既然背叛了。我又怎会不防着你!”
这时候,一点若有若无的呢喃在他耳边响起,他后心传来一股最为纯粹,漠然,凌厉无匹的杀意,灌入他的身躯。
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道:“你既然料到她们背叛了!不知有没有算到我?”
草根二代 海鸥飞处
段琊面色巨变,但那无穷无尽的魔头已经化为巨手,朝着他抓来,前方的蛛腿猿拳,后方的暗算,当头打下的昆仑镜,一并击中了他的身躯。
纵然是天尸之体,也当不得四位境界相当的神祇修士联手一击。
登时段琊被拦腰打成两段,被无穷魔头汇聚而成的大手拽入了黑暗之中。
深渊之中的九条火龙环绕,化为一口巨大的烘炉,断成两截的尸王之躯被那只魔爪打入大阵之中,汹涌的地肺太火灼灼燃烧,不过三刻便将他的不死魔躯彻底炼化……
段琊狰狞的面孔在烘炉表面浮现,张口巨口咆哮道:“不死道人!”
邪王宠妃上天 芒伤
血海之中,与千丈真龙纠缠在一起的无数血影,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镇天的怒吼:“不……死……道……人!
“这是段琊、段老鬼的声音!”
血神子面色一变,亿万血影凝聚的身躯骤然便要散去,这时候,王龙象手持一面残破的大旗,来到血海上空,他手中旗帜一挥,一片遮天蔽日的旗帜覆盖了血海。
远方仙秦意志凝聚的玄鸟俯冲而来,依附在了旗帜之上。
旗帜隐去之际,将血海完全裹在了其中,王龙象再一展大旗,便将血海的阳神真人也送入了天地烘炉大阵之中。
玄鸟身上散发出一股浩荡的意志:“王翦的后人?”
它身上射出一道玄光,没入了铁血大旗之中,一道神念传入王龙象识海里:“既是仙秦王侯之后,这道你先祖留下的烙印,便赠予你吧!”
親臨東周
眼看两大魔阵被破,主阵者转眼被镇压,甚至连不死道人都背叛了!还有灵宝现世!
四面邪佛的八只眼眸突然同时流露狡诈之色,趁着玄鸟抽身,突然挥舞八臂,佛光魔光轮转,爆发出绝强的力量,打破了秦军凶灵的围堵。
身上三面震怒、悲痛、狂喜的面孔突然挣脱而出,化为三尊巨佛,朝着军阵迎去。
三尊佛像之上缠绕着毁灭魔光,显化无穷佛法魔兵,朝着四面八方打去,而那一面平和喜悦的面孔,则挣脱了大佛,裹着无相邪僧朝着远方遁去。
但就在它脱离到了一半之际,天空中一只巨大的五彩神笔落下,封住了他的去路。
谢灵运脸色苍白,显然发动这一击便已经让他法力枯竭,无相邪僧面露绝望之色,最后打出一计佛魔合一的玄妙印法,要将谢灵运毁灭。
这时候,他身上的魔性突然反噬了自己。
那张没有脸的面孔之上,浮现了不死道人的脸!
“邪僧何必挣扎?陪吾一同证道罢!”
谁动了朕的娘亲
“不死,你这个疯子!”无相邪佛自己的面孔终于浮现,仰头不甘的咆哮道。
“无相亦有相,无法为有法。禅师你染了孽障,我来替你除去吧!”
不死道人带着邪佛的身躯,朝着深渊之中恢弘的天地烘炉坠落而去……
谢安看到谢灵运安然无恙,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挥舞九韶定音剑割裂八分虚空,锁死了傅老魔变化挪移的空间,然后带领一众世家真人,十数尊法宝一齐砸了下去,将傅老魔的不死魔躯分尸八段。
最后天音剑气一裹残尸,也将其送入天地烘炉之中!
那密密麻麻的魔头卷起四大魔阵的残留,犹如退潮一般,滚滚向着天地烘炉大阵而去,魔潮卷走了所有黑暗,融入了九种真火所化的巨大烘炉之中。
钱晨也卷起面前的太上八景炉,飞身投向深渊,来到天地烘炉之下。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北斗七星赫然显化,星光如血一般,祭神台上隐藏在重重虚空之中的七星灯祭,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刘裕身上的气运真龙被降下的北斗星光所斩。
九天傲魂 極品水牛
司马炎的狂笑声回荡在四面八方!
“吾!大晋武帝!将于今日证道元神,成就不老不死的仙人之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