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vazf玄幻小說 劍宗旁門 txt-第五百一十五章 大磨盤-2bdpb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不管北光怎么看待自己,但是他做到的事情却是足以证明他是一位悟性非凡的天才了。
甚至月剑都觉得让自己的弟子持有大衍学令都是一种浪费,相比起来北光才应该是苏礼之外的那个人选。
类似的心情初荷也有,她不由得露出了自卑的神色道:“北光师侄,这枚‘大衍学令’应该归你所有才对。”
北光却是摇摇头说道:“给我就浪费啦……我的天赋太差了,学不到多少东西的,能够学好师父教的东西就已经是万幸了。”
他这么一说,初荷就更自卑了。
她扯着自己鹅黄的纱衣转着衣角,带着些哭腔地问:“可是我觉得自己连你都不如,我是不是真的很笨?”
苏礼有些没眼看了,他半捂着脸看向月剑,心说你这弟子年龄比我们师徒两个加起来都要大啊!
月剑也是有些无奈与丢脸的感觉,她只能无奈地说道:“她被保护得太好了一点,因为天赋出众,所以人生大半时间都是在闭关修炼中……直到家师觉得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才将她从闭关中唤醒。”
苏礼觉得月剑若果没说谎的话,那么这初荷也真的是个怪才……至少这种能够一口气直接闭关到金丹期而不用外出历练的能力,就绝对称得上是‘天赋异禀’了。
北光被初荷哭得手忙脚乱,连忙开始安慰起来。
“唉~”苏礼叹气一声,然后觉得就让初荷来磨砺一下自家弟子,让他成长得更快速一点也不错。
于是苏礼没去管北光和初荷两个在说些什么悄悄话,他只是一路往南出了天裂山,然后开始往西域百国的方向而去。
苏礼的路线选择让人很迷,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会小小地一下兜圈子。但是其他人却都不会多说什么,他们相信苏礼这么做总有自己的用意。
……毕竟苏礼的感知区域有限,哪怕在心灵境界提升之后这感知区域已经不逊于元婴,但要想完成金丹绘图还是要多废一番功夫。
反正月剑是不着急了,现在每天晚上用过晚餐之后的‘以剑论道’便是她最期待的事情,她觉得和景晨的对练令她的剑道修为突飞猛进。
而初荷在短暂的伤心之后大概也接受了自己天赋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的设定,一路上反而是跟着北光一起认真地倾听苏礼的授课,也是兴致勃勃没有一丁点无聊。
在其他俗物都有厨娘持穗以及跑腿的常福操心之下,这一路走来众人在适应了这个节奏之后反而觉得分外闲适。
只不过在进入西域百国境内之后,众人眼前却看到了一片萧条凄凉的景象。
一个个好好的绿洲都没人了。
这里到处都是凋零与残破……
“这里的人都到哪里去了?”初荷疑惑地问。
北光说道:“或许我知道原因……先前西域人被青魔门驱使,总计四十万人攻伐秦关。”
“原来是青魔门在此肆虐过,这就难怪了。”月剑神色凝重地说道。
“长老知道这个魔门?”苏礼好奇地问道。
一日为师,终生为夫 小懒龟
月剑慎重地点点头答道:“青魔门在我中洲诸多魔道传承中虽然不是最强,但绝对是最疯狂残酷的一支。只是它们平时藏得太好了,让许多想要去讨伐的正道宗门都无法追踪踪迹,甚至还会被他们以埋伏的方式残杀弟子。”
清醒纪
“而且据说青魔君修为惊人,乃是一尊十分古老的魔君,让许多正道高人都感到忌惮。所以渐渐的他们只要不在正道眼皮子底下作乱,也就没人去理会了。”
苏礼听到这里不由得想起了那位谨慎的青魔君,以及他最终在五老剑极其不要脸的联手封锁之下,最终引动天劫自毁的画面。
“那的确是个很难弄的家伙。”苏礼言不由衷地附和了一句,因为他还没感受到这个青魔君有多难搞呢,人就已经自己祭天了。
月剑听出了苏礼似乎不以为然,于是她联系了一下之前北光和苏礼的话,眉毛一挑问:“你们已经见过那位青魔君了?”
苏礼有种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才好的感觉,然后带着一丝丝对那位青魔君的默哀与怜悯说道:“以后应该再没有什么青魔君了。”
月剑一下子瞪圆了眼睛。
景晨见状露出了一个充满了暖意的笑容道:“那应该是前一阵子的事情吧,因为那青魔门竟然敢攻略秦关,尤其是他竟然敢针对我剑崖弟子下手。”
“所以我剑崖教五老剑齐出,没有给他任何机会。”
月剑的表情依然没有恢复,但是这一次却是换成震惊于剑崖教的剑仙们竟然可以这么不要脸……五名剑仙围攻一人啊,而且还是一个未成真仙果的……剑崖教的剑仙都不要面皮的吗?
若是苏礼知道她心中的疑问,肯定会笑这月剑仙子也就比初荷稍稍好一点……对于剑崖教来说,面子那是什么?
维护自己人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这沙漠之中没什么可停留的,空荡荡的绿洲也无法引起众人的兴趣,所以大家就加快了赶路的速度。
哪怕不是飞行,但是对于众人来说依然能以不错的速度穿过这片沙漠。
但是众人在半途却停了下来,因为他们看到了这沙漠中最大的一片绿洲中竟然是阴风怒号怨气缠绕,仿佛有什么了不得的魔物要出世了一般。
众人互视一眼,纷纷御空疾行。
北光好兴奋,可以与师父一起斩妖除魔去了!
但是苏礼却神色很凝重……见的多了总是有所经验预判,他知道这是这里死过许许多多的人才会有如此氛围。
而且这还不是正常杀伐下死的,战场上死那么多人虽然也有死气积聚,但却绝对不会有这么多的怨气纠缠不散。
只可能这里的人死的时候极其凄惨……
他们来到了绿洲的中心,这里是一座西域有数的大城。
奇怪的是城池中房屋井然而不显一丝凌乱,好像并没有发生任何糟糕的事情。
但是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却就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那怨气最集中的区域就是在城池中心,也是一座王宫所在。
……蓦地,他们闻到了一股难以遮掩的恶臭,仿佛是无数的腐肉堆积在一起。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两块巨大的石质圆盘交叠在一起,周围有四个高台延伸到石头圆盘的上方……恶臭,便是从这两片石头圆盘处散发出来。

北光和初荷好奇地爬上了一个高台往下看去……
酒晕子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阴风在那上空吹过,他们两个竟然同时头脑猛地一下昏沉。
北光是先天境界而初荷已经是金丹期,但是两人的反应却倒了过来。
初荷两眼在挣扎了一下之后就归于迷茫,然后仿佛牵线木偶一般竟然一步往那高台下踏落!
而北光则是捂着额头咬牙硬挺了下,看到初荷的异常连忙将她一下用力拽了回来。
但是因为他也受到了影响以至于用力过猛,人是拽了回来,但自己却是往前踉跄了两步。
他在那高台前方止步,正好往下看去……
却见那那下方的巨大石盘上对应高台下方居然有一个大圆孔,而这大圆孔中此时却是猛地喷出一股饱含恶臭的阴风,一下子冲上了北光的脑门,令他不由自主地翻了个白眼瞬间失去意识。
他一下失神从高台坠落,但是当他猛然头脑一清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提着腰带挂在半空。
他扭头看了下,首先看到的却是那一张熟悉的剑翼……不用多说,肯定是他的师父苏礼救了他。
随后他又看到了自己师父的神色……十分凝重的神色。
秦皇紀 殷揚
“师父,这究竟是……”
苏礼答道:“看起来像是一座大磨……希望不是我猜想的那样。”
这时那巨大磨盘的眼子中又是喷出了一股恶臭的阴风……
苏礼也没硬抗,而是拎着北光先找到了从斜坡上滚下来晕晕乎乎的初荷,然后带着两人一同远远地离开。
其实先前看到北光和初荷两个贸然行动的时候月剑就有心要阻止的,但是景晨却拦住了她说道:“有些事情总是要让他们自己经历一下然后才会知道如何面对,趁现在我们都在,让他们自己去经历看看何妨?”
所以当苏礼带着两个人返回之后,月剑松了一口气之后却是忍不住对还迷迷糊糊的初荷斥责道:“为师一直教导你遇事需冷静不可肆意妄为,这次真是……”
苏礼见状轻笑一声,摆摆手打断了月剑的说教,而是蹲在脸色惨白的北光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子,吃暗亏了吧?”
北光无奈地一笑道:“师父,弟子知道错了,这次真的是太大意了。但是师父,弟子现在头疼的厉害,能不能先给我治一下?”
其实不只是北光难受,好不容易回神的初荷也是瑟瑟发抖,显得很冷的样子……这都是被阴气侵蚀的表现,若是拖得久了的确会有些麻烦。
苏礼顺手就是一道虚空凝符的净明符。霎时便是温和纯净的光芒普照,将北光和初荷身上的阴气都给驱散。
初荷不抖了,但是却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很是惊恐的样子。
她下意识地紧紧抓住了刚才算是舍身救了她的北光的衣角,然后有些哆嗦地说:“刚才我好像看到有许多人和我一起走在那上面,然后一个个排着队往下跳……好可怕!”
听到初荷的话,苏礼的脸色又冷了一下。仿佛有什么堵在胸口,难以释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