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王强安的死亡,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
剩下的十七位修士都选择了沉默,当然也包括了两名王家的奴仆。
这十七人——算上王强安和他两名死去的奴仆,则是二十人——来自七个不同的宗门势力。
江小白、申云等六人,来自于三十六上宗最末的云江帮。其中江小白只有本命境巅峰的实力,剩下五人里有四人都是凝魂境聚魂期的修为,而申云原本是凝魂境镇域期的强者,但因伤势问题再加上断了一臂,如今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可能还不如江小白,只不过他的实战经验极其丰富,所以吊锤江小白还是没问题的。
两名本命境巅峰的王家奴仆自不用说,来自三十六上宗里排名第四的中州王家。
三十六上宗里排名第十的龙虎山庄有四人,修为最弱的是已经凝聚第二神魂的凝魂境聚魂期,修为最强的则是已经半步跨入镇域期的赵飞,也是在苏安然出现前这支拼凑小队的主要负责人。
剩下的五人里,天机阁有两名弟子,鬼云宗、白石塔、无相门各有一名弟子。
这几个宗门,都是隶属于七十二上门序列的宗门。
其中无相门是从七十二门之首的阴阳无相宗里分裂出来的宗门,排名第八;天机阁是上十门之末;鬼云宗则是七十二上门里排名第七十一的弟中弟,并不见得就比三流门派好多少;剩下的白石塔则是位于中流水准,不上不下、不好不坏。
而除了无相门的那名弟子也有凝魂境化相期的实力外,其他人的修为都只有本命境巅峰或是凝魂境聚魂期的修为。
这么一支队伍,丢到玄界里,也不能算弱,至少足以应对很多的危机,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比较豪华的阵容。
但在眼下这么一个奇怪的环境里,从这些人的狼狈模样,就能够看得出来,他们也就只能勉强自保而已。
“苏……”
赵飞面色尴尬的站在苏安然面前,实在有些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苏安然。
他很是为难。
你说叫苏安然吧……
可双方关系也没熟络到可以直呼其名。
要是万一吧,让苏安然觉得自己对他不礼貌,那他是不是要步了王强安的后脚,直接芜湖起飞了?
你说叫苏公子吧……
可玄界有不少修士都很讨厌“公子”这二字的称呼——当然,如果换一个娇滴滴的妹子,那应该是不讨厌的。
可赵飞?
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他又不了解苏安然,万一苏安然也不喜欢被他喊“公子”二字,那岂不是也要芜湖起飞?
你说叫苏师兄吧……
可苏安然这修为实在没有自己强啊。
就算他不介意脸面问题,但这事传出去,他也终归不是什么好事啊,搞不好连带着整个龙虎山庄都要跟着丢人。他赵飞没脸没皮丢面子不要紧,但要是宗门的脸面过不去,那他的日子也就到头了。
你说叫苏师弟吧……
那万一要是苏安然觉得自己是在羞辱或者嫌弃他修为低下,那他岂不是还得芜湖起飞?
你说叫苏兄吧……
那还是回到了原点,双方不熟啊。
至于苏贤弟……
那还是关系不熟啊。
赵飞觉得自己好难。
所以他一直以来都不喜欢和大门大派的弟子打交道,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赵师兄,有事吗?”
苏安然有些奇怪的看着赵飞,弄不清楚这位龙虎山庄的领头人怎么来到自己面前后,就突然发起呆来。
难道是因为此前的神魂受创?
他刚才已经和江小白有过一阵交流,知道他们在进入这个特殊空间后遭遇了什么。
除了遇到那种背上长着类似于触手一样的山猪,他们还遇到过两次危险,其中一次是在穿越一片阴森的树林时,遇到了一种飞蝇生物。它们成片成片的出没,通过江小白等人所无法理解的某种特殊共鸣能力,可以引发修士产生幻觉,并导致神魂衰弱、神海震荡等等问题。
虽说这些飞蝇的实际杀伤力并不大,可被它们这样干扰之下,神魂不断衰弱就会引发很多非常严重和棘手的问题。
要知道,玄界里最难救治的伤势就是神魂受创。
后来还是赵飞发现得早,配合无相门的弟子强行出手,直接厮开一条血路,才能够带领众人逃出那片区域。
但作为突破阵势的人,赵飞自然不可避免的承受了最多的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他明明已经能够通过自身法相撬动部分法则力量,形成领域雏形并且借用其中的力量,可在面对那群山猪时,他却是完全无法发挥自身境界优势的原因。
修士的领域能力,实际上就是神魂力量的一种延伸运用,这也是为什么修士要先凝练第二神魂,将神魂转化为法相后,才能凭借掌握的领域雏形彻底转化为自身的领域。
凝魂境,说白了就是关于神魂的升华、解放所代表的力量掌控和运用。
想了一下,苏安然拿一个小瓷瓶,然后倒出一颗滴溜溜的金色灵丹:“之前听小白说过,你为了这支队伍,似乎神魂受创,我这还有一颗小安魂丹,你且先服用了吧。”
小安魂丹?!
赵飞一脸震撼的看着苏安然手中的这颗金丹:“给我的?”
“对。”苏安然点头。
“谢……谢谢。”赵飞双手有些颤抖的接过这颗小安魂丹,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激动。
在玄界,因为神魂的伤势极难治愈,也因此任何关于能够治疗神魂的灵丹都极为昂贵。
大致上由浅到深,是先神魂衰弱,继而虚弱,然后无力镇压神海导致神海动荡、倾覆,然后又反过来对神魂造成更大的影响从而使得神识萎靡、混乱,最终导致神魂残缺、神海破败、神识断裂,然后就彻底成为绝了修仙之路。
修士和凡尘武者的最大区别,就在于神海的存在,神魂的壮大以及神识的运用。
若是三神没了,那么和武者又有什么区别?
而小安魂丹,已是六品灵丹了,丹成三纹,能够治愈神魂衰弱的伤势,是玄界最为常见,也是需求量最大的神魂治愈灵丹。
但能够炼制这种灵丹的丹师并不多,除了药王谷、十九宗外,也就只有仙女宫、行云宗、仙岛宗等三家三十六上宗之一的道家宗门掌握了丹方而已。
赵飞神魂衰弱,虽不算严重,但也起码需要经过一年半载以上的静养,才有可能恢复。
但眼下这处特殊空间内的情况如此危险和复杂,哪有可能让赵飞休养神魂。而且作为算是掌握了领域雏形的半步镇域期凝魂境修士,赵飞想要发挥真正的实力,就必须得让他的神魂恢复才行,否则就算危急关头,他能够强行催运领域雏形,且不说能够坚持多久,只要动用两、三次,他的神魂就会彻底虚弱,更是得不偿失。
因此,苏安然才会给赵飞一颗小安魂丹。
这是显然要将己方人员的战力最大限度发挥了。
或许赵飞也知道这一点。
但那又如何?
此时此刻,他最需要的便是这一颗小安魂丹,所以不管苏安然是打算收买人心也好,又或者有其他什么打算也好,赵飞都已经完全不在乎了,甚至他还必须要念苏安然的这个恩情。
“其实我过来,是想要问问苏师弟,对于此行接下来有什么想法。”赵飞回过神后,就开始借坡下驴。
反正苏安然称他一声赵师兄,那么他喊苏安然为师弟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
“打算?”
苏安然一脸茫然的指着自己。
对于自己有几斤几两,苏安然还是相当清楚。
他大局观不如四师姐叶瑾萱,谋略不如五师姐王元姬,除了有点急智小聪明外,他可不觉得自己有多么的厉害。
所以赵飞问他接下来有打算,他自然是明白赵飞此话的意思:那是要他来领队啊!
苏安然很干脆的摇头:“我哪懂这些啊,还是赵师兄继续担任这个领队吧,你毕竟经验更加丰富。”
赵飞神色有些古怪的望着苏安然。
他是真的猜不透这个太一谷的小师弟到底在想什么。
你苏安然一出现,就给江小白撑腰,强势斩杀了王强安,不仅给所有人一个大大的下马威,甚至还给太一谷树立更高的威信;然后反手就又给了自己一颗小安魂丹,明显是想让自己以全盛之姿来担任打手的职位,对于这一点赵飞倒是觉得无所谓,毕竟那些名门大宗的天之骄子素来就喜欢耍威风,由自己担任那领头人,所以把领头之位让给苏安然,以此成全苏安然的名声、太一谷的名声,他赵飞都觉得无所谓。
可为什么到头来,你都不按理出牌呢?
他以前听闻太一谷弟子的心思与玄界寻常修士回异、永远都搞不懂他们在想什么时,赵飞还觉得只是一句笑话,无非就是太一谷弟子太过强势,所以不在乎世俗眼光的看待,有着他们自己的准则而已。
但现在。
赵飞相信那句话了。
他觉得他去跪舔那些名门大宗的弟子,都要比伺候苏安然舒服得多,至少那些天之骄子的心思他还能揣摩一二。
可苏安然?
你猜不透啊!
在反复确定了苏安然的确没有打算成为队伍的指挥者后,赵飞还是继续担任他的指挥者角色。
然后,赵飞就立即下达了苏安然加入后的第一个队伍命令:原地休息。
之前他们不知道为什么那群山猪会突然逃跑,但在看到苏安然那只小狗一吼之后,王强安直接魂飞魄散,他们就能够猜到一二了,所以此时有了喘息休息的机会,在场的人自然不会放过。
不过这里面,倒是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苏安然拿出了一缸的灵丹。
等阶不高,但品相却相当的好,全是极品回源丹,是修士在探险历练时最不可或缺的灵丹,只需要一刻钟的盘膝打坐,就足以让真气消耗殆尽的修士完全恢复。
不过这种灵丹只能恢复真气,对于其他伤势则没有任何效用。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苏安然又拿出了一缸的极品游龙丹。
这种灵丹入口后,药效化龙,会在修士的经脉脏腑内游走盘旋,极快的修复修士的脏腑、经脉损伤,是地仙境以下修士最好的内伤调理灵丹。
至于外伤,苏安然还有一缸的天地灵源膏。
这种灵药必须得先炼制成灵丹,再以特殊手法催发药效,将灵丹化为药膏,以特制的布料包裹封存起来。一旦开封,药效就会开始流失,是属于一次性的消耗品,不像灵丹那样只要没被服用就可以保存放置很长时间。
但它却是最好的治疗外伤的丹药,哪怕就算是地仙境也能够使用,珍贵异常。
前两者,七十二上门还会有些保存,但通常也只会给核心弟子外出历练时准备,而且往往也只有那么三、五颗,基本都是当作保命手段或者逆风翻盘的手段来用。
至于天地灵源膏,那是只有三十六上宗才有能力储备的物资,毕竟这东西对地仙境修士同样有效。
而在场的人里,出身三十六上宗的也只有江小白的云江帮和赵飞的龙虎山庄。
但云江帮的境况,显然是不可能有这种储备的。
龙虎山庄倒是有能力储备,可他赵飞也不是什么重点培养的核心弟子,哪用得起这些东西。
其他七十二上门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所有人,看着苏安然的三缸丹药,眼睛都直了。
苏安然拿了个铲子,往回源丹的缸里一铲,道:“来来来,都排好队了,每人每种都来一铲,这地方那么危险,大家多做点准备,有备无患啊。”
众人:……
“苏兄,你这么一分,一缸怕不是最后就没剩多少了?”江小白劝慰道,“我看,你分我们每人一种十颗就行了。”
不管是回源丹还是游龙丹、天地灵源膏,都是属于非常珍稀的丹药物资,在场的修士也就三十六上宗出身的人曾经见过,七十二上门恐怕就只是听说过而已。
能够分到一种十颗,都已经算是相当荣幸,甚至让我们觉得此行不亏了。
“是啊是啊,一种十颗,都是我们占了大便宜了。”
就连赵飞,也开口劝阻道。
实在是苏安然这个太一谷的弟子,太奇怪了,怎么跟那些名门大宗出身的弟子不一样呢?
这让他们完全没有一种占便宜的感觉。
“哦,你们担心我不够用啊?那不用担心,这些丹药,我出行的时候,大师姐给了我一种好几缸呢。”苏安然随口说道,“但我又很少受伤,所以这东西在我这里能够发挥的效用真的不大,还不如给你们多分点,让你们恢复实力,这对于我们之后的行动也更有帮助。毕竟凡俗不是有句话,叫‘好钢用在刀刃上’嘛。”
好几缸?!
众人一阵无语。
江小白这人就跟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了,她没那么多讲究,也不会惺惺作态。
所以她开口了:“你们太一谷还收弟子吗?如果黄谷主不收也没事,我当你徒弟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