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主人主人~你的天职是什么啊?”在莱尔觉醒之后,比往常粘人三倍的汝昂好奇道。
在意这个问题的人不止她一个,其他人只是被【世界眼】的效果和象征意义吸引走注意力,此刻闻言也纷纷投来关注的神色。
正准备绘制魔法阵的材料的莱尔头也不抬道:“会是什么呢?我完全不知道。”
“骗人!”太阴下意识喊道。
精灵觉醒可谓本世界最高规格的仪式,比泰山府君祭都要高几个档位,莱尔的觉醒过程不受干扰且流程完整,怎么可能无缘无故闹这种幺蛾子。
“善意的谎言,所以你们就不要打听了。”莱尔也没觉得这个谎言能骗过在场的精灵们,但这不意味着他就得公开真相,“唯一可以告诉你们的是,我这不是要偷偷履行天职,而是要拒绝履行天职……当然,仅限于我目前已知的部分。”
若是出现别的天职,又符合自己的三观和利益,莱尔并不会拒绝。
“也就是说,再差的情况也只是一成不变。”长有正太之姿,却拥有与正太不相符的沉稳的玄武轻声道。
事实上,十二神将并不满意世界的现状,主要是环保这一块,但‘不满意’与‘不接受’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他们能容忍世界按照着如今的步调走下去。
性格固执的天后,对拒绝履行自身职责的莱尔皱起眉头:“明明不打算履行,却还是不能告知我们内容?”
“没错。”莱尔不作更多解释,以最精简的语句回应。
他的第一道天职是【炸毁月球】,原本也没什么,他对‘使用全输出黑洞炮炸掉月球’这事儿还是满怀兴趣的,估计那会是一副炫酷到极致的画面。
问题是小璘的名号为‘守护月天’,月球没了小璘说不准就永远消失了,他怎么下得了手?一旦小璘知晓这件事,以她那死心眼的性格,铁定会认为精灵不该成为星球意志的实施障碍,含泪走上自我牺牲这条路,这是他闭口不谈的理由。
“主人,织女已经准备好丝绸了。”对此一无所知的小璘,将一段由星神-织女编织的白色丝绸放到莱尔面前的以魔法生成的临时工作台上。
“替我向织女道谢,小璘~”莱尔轻笑道,脑袋仍然低垂着。
十二神将其实还想再讨论‘天职’的话题,可看着莱尔手上有一道工序,暂时闭上嘴巴,给予他调整心情的安宁。
“……”莱尔缓缓张开双眼。
左眼瞳孔呈现的西半球地图已消失,变回原来的模样,右眼瞳孔的东半球地图则只是黯淡了许多,显然未能完全抑制下去。
这正是他不敢抬头东瞧西瞧的原因,尽管这双眼睛的战斗力仍不如他所持有的重力魔法,然而还是霸道得过分,他生怕一不小心便伤害到自己最珍爱的人。
“有左眼就足够了。”莱尔闭上右眼,单着左眼拿起毛笔,沾上特制的便于传导魔力的墨水,在以灵界特有的素材编织而成的丝绸布上绘制术式。
朝内的一面的术式异常繁琐,有R国阴阳术的影子,有西方魔法的痕迹,还有一些在场所有人都不认识的符号;朝外的一面就简洁许多,只有一个中间部分类似眼睛的简画的魔法阵。
“小璘,麻烦你了。”莱尔放下笔,重新闭上眼睛。
不是不会自行绑蒙眼布,可就是要女仆帮忙,废人的典型,数年前还被外公逼着做家务的少年早已一去不复返。
见莱尔手上的工作结束,太阴飘到莱尔面前,看着蒙眼布羡慕道:“……你还真是什么类型的术式都会啊。”
“一学习,二思考,三灵感。”灵感这玩意玄之又玄,有人一辈子都碰不上一遭,也就莱尔能将之当成成功三部曲的一环,“反正你们在灵界闲着也是闲着,多学点招数防身不是坏事。”
“我学了啊……就是除了风系术式外都学不好而已。”太阴鼓鼓脸,学霸说得越轻松,学渣就越郁闷。
莱尔笑道:“肯定都是一群摸鱼界的王者,等我哪天闲着无聊想去灵界旅游,我就在那边开设学堂。”
“那你一定会被当成瘟神~!”太阴吐吐舌头,飘回到白虎身旁。
在两人对话期间,小璘已替莱尔绑上蒙眼布,动作很轻柔:“主人,如果觉得哪里不舒服,还可以修改的。”
“没有修改的需要,真不愧是灵界的丝绸布,丝滑的触感、优秀的透气性、自带舒适的温度调节效果,我都后悔至今没有让织女给我来一整套内外衣物了。”输入灵力,蒙眼布上的魔法阵发出红光,数秒后红光消散,如同从未发生过似的。
站起身来,环顾四周:“……果然还是跟平常不太一样,勉强也算作视力正常吧?”
“主人以后都要这样生活吗?”安琪拉很是担心道。
莱尔耸耸肩,无奈道:“大概吧,施展复杂的术式封印眼睛的能力、战斗时不先解除封印就用不出来,这种事我做不出来,而要想百分百控制住这双眼睛,估计的花不少时间。”
闭上眼睛,以其他手段获取视力,是目前最佳的选项。
“算了,小插曲到此为止。”尽管这‘小插曲’十分重要,可暂时也没有引发什么关键的变化,“那么,继续旅游吧~安琪拉,赔偿花农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
在特级诅咒集团袭击事件中,R国阴阳师界东京派系遭到重创,实力跟不上地位的老家伙们伤亡惨重,迎来一次换汤不换药的大洗牌。
在国外肆意妄为、引发重大外交问题的五条悟免不得遭到责难,但新上位的大佬们如今慌得要死,还得倚赖特级阴阳师处理被解放的古代敌人,根本不敢下达像样的惩罚命令,只能捏着鼻子处理五条悟引起的外交风波。
“才不要,我可不想被上面的人视作刺头。”硝子从口袋摸出香烟和打火机,在跟着五条悟一边旅游一边遭到袭击的路上,她染上了这个恶习,“话说回来,你不趁着这段时间降服古代的特级诅咒,反而跑去书库查阅那些最高权限的典籍,这是要干什么?”
“增长见闻,扩充知识面,这是实话。”夏油杰提着咖啡离开,留下一句,“不过由硝子你提问的话,我可以多说一句,这是为了探查那两个人的交战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