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vzv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定河山》-第四百三十五章 德妃教子閲讀-310f5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
两个兄长迟迟得不到提拔,甚至有被放到冷板凳上的危险。这几年无论自己使了多大的力气,两个兄长却始终都在原职上调来调去。甚至长兄连一个实权都没有混到,即便不是冷板凳也差不多。这些情况无一不在说明,在皇帝面前自己家族已经开始受到冷落。
德妃现在都不知道,自己那位眼下只是在苟延残喘的父亲,一旦咽气之后,自己家族将会面临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尤其是眼下得势的是那个贱种。难道真的像是长兄说的那般,这些年家族过于盛,在文官之中的影响已经引起皇帝的忌讳?
现在最让德妃担心的是,自己在郑州搞的那些事情,有没有被黄琼调查出来。她担心的是,一旦那些事情被查出来,黄琼会如何针对自己的家族。德妃很清楚,自己能在宫中走到今儿的地步,与自己家族全力维持有很大的关系。
没有了家族的支持,她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走到今儿。所以不单单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自己的娘家,这个皇位她一定要为自己儿子争到底。想到这里,德妃对着宋王摆了摆手道:“今儿我说的话,你回去好好的琢磨、琢磨。遇事,多找你舅父商议,多听听他的意见。”
“他就你这么一个外甥,砸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他不帮着你,还能去帮着谁?再说,你外公现在这个情况,谁知道那天就。今后他们一家子的前程都还指望着你,与你是一损皆损、一荣皆荣的。你倒了,他们还能有个好?”
“你外公在,你父皇还能念着旧情。一旦你外公不在了,他除了指望你,还能指望别人?如果有的话,他也不会坐了这么多年的冷板凳了啦。盛极必衰的道理,你几个舅父难道就不明白?所以你要记住,你舅父的话多听听是没有错的。”
看着被自己这番话说得发愣的宋王,德妃摇了摇头停下了训斥的话。自己肚子里面爬出来的儿子,什么样的德性自己又岂会不清楚?这些年被自己娇惯的,早已经养成了心高气傲的毛病。除了他自己之外,其余的兄弟都不看在眼里。
别说其余与他同为庶出,但母妃地位比自己低下的诸王。便是中宫所出的嫡出四子,实则内心也是瞧不起的。这些年虽说在自己强压之下,但只是表面上的恭顺,实则心中是一百个看不起。而那个贱种出冷宫后,更是不被他放在眼里。
当然,他养成这个性格,自己也要占主要原因。自己这些年来,又真的将那个小门小户出身的皇后看在眼里?只是现在性格已经养成,再想改变的话也没有什么可能。让他落在原本一直被他看不起的那个贱种身后,这心气恐怕很难平静下来。
德妃更清楚的是,那个贱种被自己这个儿子,眼下恐怕恨之入骨的原因,不仅仅是新储君争夺战之中,还没有开始便已经落了下风。一向被他瞧不起的那个贱种,眼下日益得到皇帝的重用,而他却被晾在一边。更多的原因,还有桂林郡王府的那位郡主。
武道鼎 三笑三木
自己这个儿子,之前偶然见到那位郡主后,便一向惊为天人。在得知自己托长兄,私下向桂林郡王提亲之后,便将那位郡主视为自己的禁脔。哪怕是温德殿上,受到言语上的侮辱,也从来都没有想过放弃。眼下那个对他看不起的郡主,却与被他看不起的人如此亲热。
都市之仙婿歸來
想必,他心中眼下都要嫉妒的发疯了。在皇帝面前争宠失败,心爱的女人又被许配给自己的仇敌?自己这个目空一切的儿子,又那里会平静下来?想必自己长兄,也正是看到这一点,才有意的如此说。德妃不相信,自己那个在家族之中号称智多星的长兄,真的束手无策?
想到这里,德妃道:“你舅父说,年后若是那个贱种真的入宫理政,让你去他的手下某一个差事,这才是老成谋国之言。你不是总抱怨,你父皇不给你表现机会吗?这次他既然让那个贱种入宫理政,至少表面上得一碗水端平。就按照你舅父说的办,你父皇那里我去说。”
霸寵狂妃
“现在你最需要的,便是做出成绩来。不仅给你父皇看,更要给天下的臣民看。你在趁着这个机会,与朝中那些重臣拉上关系。今时不同往日,你那个性子要改一改,该低头的时候要低头。大丈夫能屈能伸,更何况我与你外公都还没有死,那个贱种又岂敢真的辱你?”
德妃的这番话说罢,宋王却是有几分不情愿的道:“话是这个理,可让儿子去听那个贱种支使,儿子是在有些不甘心。真不知道,那个贱种究竟那里好,父皇为何眼中只有他一个?不管儿子如何表现,都入不了父皇的眼中。父皇如此厚此薄彼,去不去又有何意义?”
“再说了,朝中那些重臣见到父皇,便犹如老鼠见到猫一般,连大气都不敢出。您把希望放在他们的身上,岂不是缘木求鱼?自儿子出宫以来,这帮家伙前前后后收了您多少好处?可等让他们出头的时候,却是一个缩的比一个快。”
“那个贱种,在郑州大肆杀戮那些所谓附逆官员的时候。您费了多少心血,可三省六部那些老混球除了两个涉及的人,又那个出头了?父皇一个留中不发,便一个个都没有了声息。我想法子看了一些他们折子,一个个写的不疼不痒的,还没有国子监那些太学生写的重。”
“别的不说,今年上秋尚书右丞父亲过八十大寿。仅仅和田玉雕成的寿星和如意,您就各赏给他一尊。那一盒子龙眼大的东珠,更是价值连城,堪称稀世奇珍。更别说,儿子随后还送的十两重金银各一百锭。可弹劾那个贱种的时候,他却连一个屁都没有放。”
“这样的人,你还拉拢他们做什么?如今儿子尚未就藩,在父皇眼皮子底下搞不出什么来。财力远远无法与几个就藩的哥哥相比,大部分的进项只靠着父皇赏赐的那几个庄子,还有依托几个表弟名义开的铺子。眼下儿子府中人口日增,那点进项一年根本就剩不下几个子。”
“那二百锭金银已经欠下亏空,若不是表哥从密州搞到一部分钱帛,儿子到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现在表哥不仅丢了官,还被那个贱种锁拿进京。二舅父家的三表哥,一直想要谋外放,父皇到现在也不吐口,儿子便是想走老路都不成。”
“那些龌蹉官收不到钱,看不到实实在在的好处,又有那个给你办事?吏部咱们又始终插不进去手,便是想要放几个肥缺弄点钱都做不到。眼下那个贱种正出风头的时候,那些官就更不会出头了。真不知道他们,一个个都怕什么?”
“那个贱种能在郑州,杀掉一百多个官员、吏员、读书人。难道他还能将这满天下的官员、读书人,都给杀得干干净净?就看他们的那个样子,别说父皇还在,就算父皇真的不在了,以儿子只见那群混账官,也未必会出头替咱们说话。”
年轻无限飞 摧花王子
宋王这番抱怨的话,德妃显得很是有些不耐烦。她有些搞不明白,自己在这里掰扯得已经够明白了,这个儿子怎么就听不进去人话。很是有些烦躁的德妃,失去了在谈下去的兴趣,他摆了摆手道:“你说的这些,我何尝又不知道?但有些事情明知道没有结果,一样要去做。”
“你父皇最恨的便是,皇子与朝臣勾结。他们拿了咱们的好处,便是相当于有把柄在咱们手中。到了关键的时候,有些话说不说可就由不得他们了。至于你比那个贱种差哪儿,难道你自己还不知道吗?不说别的,单单一个狠字你就远远不如。”
“不说别的,他在郑州一口气杀了一百多官员、吏员、读书人。同样的事情,换了你能做得出来?为了获取你父皇的欢心,他在虎牢关敢亲冒箭矢上阵杀敌,刚去孤身见景王,并亲手斩杀了两个武官,换了你有这个胆子吗?别的不说,就这一个狠字上,你就相差太远了。”
“那个贱种,之所以能崛起如此之快,你也不想想是什么原因?你父皇是什么样的人?做了这么多年夫妻,我至少还是知道的。他绝对不是那种,靠着玩花活便能糊弄过去的人。咱们娘俩,以前都对那个贱种有些过于轻视了,才让他走到今儿的地步。”
“今后,你就按照你舅父说的去做。至于钱的事情,我与你几个舅父会想办法的,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也少买点歌姬、舞姬,那钱也就都省下来了不是?看看你的府中眼下多少歌姬了?你才多大年纪,身边就弄了这么多的女人?”
“这么多女人,先不说你花了多少钱买的,单是养活他们每年需要多少钱?多把钱花在该花的地方,将心思放在好好琢磨你该做的事情。你若还想着皇位,就听我与你舅父的。今儿与你说这么多,我也有些乏了,有些事情我还要再想想,你先回去罢。”
“还有,这段时日你进宫太频了,这段时日没有什么事情,你也不要在进宫了,省的让人说闲话。有些人没事眼睛盯着这儿那,该提防的还是要提防的。你想要做太子、做皇帝,可有的人还想着做皇后。眼下后位虚悬,只要一天没有定下来,就有人一天不会死心。”
亡魂索靈:壹個都不放過 書冰兒
“这段时日,你也不许出去胡搞。就老实的待在府里面,好好琢磨一下那个贱种,自出宫以来的表现。他能在出宫一年不到的时日,便得到你父皇如此的重视和欢心,还是有过人之处的。常言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你连你的对手是什么人都不了解,还怎么战胜他?”
对于德妃接下来的日子,让自己少进宫的话,宋王却是有些不以为然道:“那个病秧子重病这几年,您一直是权掌六宫事。虽说还不是皇后,可这权势比皇后还差什么?不过就差了一个皇后名罢了。谁敢惦记你,找个借口打杀了便是,何必如此束手束脚的自找不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