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
尽管很多人都觉得他与众不同,但陆山民自己从不这么认为。
他也有软弱的时候,当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在他面前黯淡的时候,他也有过放弃的想法。
他也有害怕的时候,害怕连累身边的人会落得和唐飞他们落得同样的下场。
那段时间,他也曾纠结万分。
但是,渐渐的,他明白了一个道理.。
如果放弃,死了的人会死不瞑目,活着的人会遗憾终生。
坚持下去,结果会如何,其实不重要。
重要的是,慨然前往!无关成败,无关利害,也无关生死。
不管是对死去的人,还是活着的人,必须得有个交代。
否则,活着的只是躯壳,灵魂早已消亡。
人活一世,总会遇到过不去的坎,有人选择绕道,有人选择死磕。
不知从何时开始,世人大多对绕道的人大加褒扬,对直面死磕的人嗤之以鼻。
不知从何时开始,人人都选择绕道而行,美其名曰识时务、懂变通。
不知从何时开始,“愚公移山”,已成为愚蠢的代名词。
秋风瑟瑟,独自行走在有些萧瑟的校园里,枯黄的树叶在秋风中打着转,不知是树干放弃了叶,还是叶放弃了树干。
陆山民不是叛逆期的幼稚少年,他理解陆晨龙的苦心,罗志轩跳楼的时候,他就隐约明白作为一个父亲的苦心。
但是,这份理解仍然掩盖不了心中浓浓的失望。
每一位父亲都是儿子心目中的英雄。自从来到天京,听到太多关于父亲的评价,在他的心目中勾勒出一副英雄伟岸的形象。
每每听到关于他的消息,心中都是无比的自豪和激荡。
但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远远的,他看见韩瑶正从教学楼二楼教室探出头张望。
陆山民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曾经是想脱身脱不了身,如今,即便能脱身,也绝不逃避。
虽然陆山民的身影早已消失,陆晨龙仍然怔怔的站在原地。
与陆山民的痛苦和失望不同,他的脸上反而带着骄傲的笑容,一双虎目精光迸发,熠熠生辉。
“虎父无犬子”!不知何时,一个带着墨镜的黑衣男子来到了陆晨龙身边。
“他比我强”!陆晨龙脸上带着苦涩,心中却盛满了自豪。
“既自豪又头疼,很纠结吧”。
“跟了我一路,是你信不过我,还是老先生信不过我”?陆晨龙的声音变得低沉,充斥着不悦。
“谁不知道你陆晨龙一诺千金,我只不过是仰慕已久,忍不住想看看你的风采”。
“现在你看到了吧”。
“看到了,不过你这儿子和你一样,都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虽然你的信誉很好,但这件事可不好办”。
“你管得太宽了”。
“我只是替老先生操心,他老人家这辈子信得过的人不多,你算是一个。希望你不要让他失望”。
“那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我自然会给老先生一个交代。”
陆晨龙转过身,目光如炬,“倒是你,有些事情也该给我一个交代”。
“我”?
“赢恬是你杀的”?
从天而降的气势集中于一点,压在墨镜男子的头顶。
墨镜男子眉头微微皱起,推了推脸颊上的墨镜。“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相应的代价”。
“那你想过你要付出的代价吗”?
墨镜男子轻笑了一声,“有时候,我是真不明白你这类人的思维模式”。
“有机会切磋切磋”。陆晨龙淡淡道。
墨镜男子身上腾升起浓浓的战意,“这才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个陆晨龙嘛”。
陆晨龙对墨镜男子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势视而不见,转过身踏步离开。
墨镜男子望着远去的高大背影,嘴角勾起冷冷的笑意,自言自语道:“全盛时期,我倒确实要惧你三分”。
··········
··········
看到陆山民脸上明显的泪痕和勉强挤出的笑容,韩瑶莫名一阵心痛,如此坚强的一个男人,得多么痛苦才会让他流下眼泪。
“遇到一个故人,聊起了以前的事情、、”。陆山民笑着解释道。
话音未落,韩瑶上前一把抱住了他,将头深深的埋入他的胸膛,心脏跳动有力但乱无节奏。
陆山民有些猝不及防,抬手轻轻拍了拍韩瑶的后背。
“没事”。
“没事还哭得像个小姑娘”。韩瑶温柔的说道。
“刚才吹了一阵妖风,沙子进了眼睛”。
“男人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什么痛苦憋在心里”。
陆山民苦笑了一下,“其实,还好”。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其实哭出来会舒服得多”。
怀里传来的温柔,让陆山民的得到些许安慰。内心的痛苦也随之化解了很多。
“真的没事,我已经习惯了,些许挫折对于我来说已经算不得什么”。
“山民,放弃好吗,不要跟他们斗了,赢了又能怎么样,死去的人活不过来了,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
“傻丫头,哪有那么容易”。
“你回东海,回马嘴村,远离他们,远离这个争斗的漩涡”。韩瑶从陆山民怀里出来,眼里含着泪水。
陆山民摇了摇头,“离不开了”。
“我去求我爸,求我大伯,求我哥,让他们居中调停,只要你答应,我相信他们会出面”。
陆山民双手抓住韩瑶的肩膀,淡淡说道:“瑶瑶,有些事情,不是赢或者输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
“是必须去做的问题”。陆山民淡淡的笑了笑。
看着陆山民风轻云淡的表情,韩瑶张了张嘴,没有继续再劝,她知道,陆山民越是表现得平淡,内心的坚定越是牢不可破。
韩瑶挤出一抹温柔的微笑,指了指课桌上的崭新试卷,“今天要检验一下你最近的学习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