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张玄的话,将众人惊醒,没想到刚刚回来的第一天张玄竟然是要办正事。
“好好好,张公子有心了。”
李老当即叫好,鼓起掌来,其余人也是纷纷迎合,张玄这般做法,倒是真有几分九叔的模样了。
“张公子,随我来。”
李老出了桌位,便开始领着众人前往那风水树那边,两年下来,不少人都因为风水树保平安,都念着风水树的好,倒是一直香火不断。
李老一边走,一边与张玄介绍道:“张公子,你这两年不在,可是不知道这风水树张的可是快极了,如今已经是三十多米高了。”
俗话说得好,十年树木。
这树木长势本就不快,想要长成大树没有十年功夫那是极为困难的,更不要说五阴木这样的树种了。
而想要长成三十多米高的大树,那更是没有几十年功夫做不到了。
所以这风水树的长势,在李老看来的确是神奇无比。
张玄也只是听了点头,但是眉头却皱了起来,三十多米虽然很高,但是与这风水树可未必如此。
要知道这五阴木中槐树种可是槐百柳自那棵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槐树下取来了的。
虽然还未成妖,但是也相差不远了,如今得到风水加持,香火供养,这么点速度可不大对劲。
“偌,张公子你看。”
正思索间,张玄几人就到了地方,顺着李老一指的方向,张玄抬头一看,就看到了五棵高大的树木立在身前。
树干粗大,三人合抱尚不足以抱拢,树枝虬健如龙,交错一处,然后延伸出去,如同巨木伞盖,只不过这树叶却不是十分的繁茂。
每一棵树木面前都立着一个大鼎,鼎里是厚厚的一层香灰,上面插满了香火焚尽之后留下的红柄,满满当当香火充足。
就连这会儿,也还有不少燃着的香插在鼎里。
张玄凝目而看,这遮天大树在他眼里顿时颜色大变,树冠分为三层,底层是白烟萦绕,一缕接着一缕的白烟不适飞进树木当中,不断滋补着树干。
白烟便是香火之力,它的源头大半是眼前的五个大鼎,零零星星还有些许的白烟从任家镇其他地方汇聚过来,定是有人在家中给这风水树立了位。
往上再看,便是微薄的淡黄色烟气,那是任家镇的风水气,眼下是淡而不散,全靠风水树在这里凝聚起来。
然而在往上却是阴暗一片,死死将这风水树压住,出就像是无边的阴云一般,厚重凝实,让这风水树出不了头。
张玄看完,摇了摇头。
一旁的众人见到张玄摇头,面色忽然一紧,连忙出声问道:“张公子可是这风水出了大问题?”
张玄道:“风水没出问题,是大局出了问题。”
张玄的话,与九叔如出一辙,任家镇的众人,不知如何接话。
王老却是忽然试探着问道:“张公子,难道不能再布置一番?”
张玄道:“风水讲的是理风顺水,这番格局,已经是我和师叔将这任家镇的风水理顺,聚拢一处,如今既然不是风水问题,自然不好修改。”
风水一说,不是越多越好,如今是世道出了问题,那便是大势难改,若不将这源头处理好,再怎么改效果也是不大。
“那…..那这怎么办?”
李老面露忧色,昨晚行尸出现在任家镇外的事情他今天是知道的,若是风水树都庇护不了他们,保不定张玄也和九叔一样不在,那就麻烦了。
张玄却是看出了他的忧虑,便道:“这几日,我教大家一些避鬼驱邪的法子,在与大家一点驱邪符贴在家里,做个过渡。”
张玄说的驱鬼法子,倒也不是什么道法,不过是一些小伎俩,常人就能做到的,诸如柳枝打鬼之类的东西,虽然难以应对老鬼,但是一些小鬼已经能够应对一二了。
“走吧,去墓地看看,那边还需要做些布置。”
眼下的破军星起,天下大乱,煞气、杀气以及阴气横行,隐隐还有小人在这背后生乱,若是不做些准备。
那任家镇的墓地,迟早会像昨晚那样,尸骸尸变,被人用来作恶,那时候可就不好办了。
众人一路直奔任家镇外的坟地,王伯早就与下人在这边等着了。
方才张玄与王伯的耳语,就是让王伯去准备了一些材料,应对这墓地的变化。
从昨夜张玄发现发现着尸变开始,就知道这墓地必须要处理了,至少得做些布置,防止尸变害人。
要知道,先人尸变那可不只是害人,影响风水也说不定。
而这任家镇能够在这乱世之下扰而无殇,全赖这风水相保,若是坏了风水,虽然只是一家一户,但是不亚于蚂穴之溃,对这整体的风水可是影响不少。
“姑爷,你要的东西准备齐了。”
王伯走到张玄的身前,低声说道。
“辛苦你了,王伯。”
张玄目光落到了那堆东西上面,顶红冠的公鸡,赤红色的朱砂,各式的黄纸还有几块大石碑,此外还有很多细碎的材料,都是一些布阵常用的材料。
张玄看过这些材料,目光便落到了这墓地之上。
虽然说,任家镇的墓地不一定落到这一出处,但是眼前的墓地已经是任家镇最大的墓地了,除了几户大富人家,几乎都聚在了这里。
张玄一眼看去,虽然是正午,但还是看出了几分不对劲。
“张公子,这墓地有什么问题吗?”
李老在一旁看着张玄的脸色,不由得出声问道。
张玄道:“风水没什么问题,但是这世道乱了,阴煞之气在世间盘踞,墓地之流更是容易汇聚阴煞之气,因此有风险。”
宝地也是养尸地,这说法虽然也有几分道理,毕竟宝地出现的异变更为厉害,但是同样的,面对着这样的大势异变,也更有抗拒力,不容易产生异变。
但是这些普通的墓地不一样,受到这些天地之间的煞气影响,就更加简单,随着煞气的不断增加,迟早会产生尸变得风险。
任家镇面对这样的墓地,自然也是这样的情况,昨晚出现的那几具尸体就是这样。
只怕是因为家里人没有善待,心中有怨气,这才外一声行尸尸吼之下变成了行尸,出来害人,
张玄眼下,最为担心的便是有那些通晓邪术的人借着这样的大势借用这些墓地笼罩的煞气,搅动局势,害了任家镇人。
李老听出了张玄话里的意思,问道:“既然有风险,那不知该怎么办?”
张玄看了一眼材料,便道:“布阵,镇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