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隋末之大夏龍雀 ptt-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誰都想長生不老推薦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罗浮山,终年云雾缭绕,仙气飘飘,世人曾认为这里面肯定有神仙隐匿其中,他们长生不老,吞吐天地灵气,能够腾云驾雾。
一路向东 小说
在以前,这一切或许只是传说而已,但最近不一样,罗浮山出了一个罗真人,传闻其活了两百岁,鹤发童颜,行走在山林之间,宛若是平地一样。
青莲道人来到罗浮山,霍先生早就在罗浮山中等待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罗真人,的确是鹤发童颜,的确是身体康健,在山间行走,宛若年轻人一样,青莲道人感到很惊讶,让他更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罗真人对道家经典的理解更是让他感到惭愧。
他看着一边的霍先生,心中十分很好奇,眼前这个人是怎么找到的。难道这个世上还真的有活了两百年的人物不成?
感受到罗真人的仙风道骨,青莲道人认为自己的这个便宜师父不简单,最起码,没有辱没自己的身份,拜师也显得心甘情愿。
“师尊,朝廷让师尊前往燕京,不知道师尊怎么看?”青莲道人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去,自然是要去的,能觐见天子,古往今来,能做到贫道这个份上的,恐怕也没几个了。”罗真人面带笑容,不在意的说道,丝毫不担心这是一场鸿门宴,也不担心自己的一切会被人戳穿一样。
悬崖边上,他盘坐在一个大石上,面对清风浮云,仙气飘飘,好像是要羽化成仙一样。
“皇帝陛下英明神武,正因为有皇帝陛下在,我中原才恢复了天下一统,百姓才能安居乐业,贫道这才将药方献给了皇帝,当年杨广也在位,可是贫道将药方送给对方了吗?杨坚也是如此,陛下才是五百年难得一见的真主。”
“去吧,你去准备一番,等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
罗真人手中的拂尘挥出,让青莲道人退了下去。
青莲道人见状,十分感动,连忙退了下去,亲自安排罗真人入京的事情不提。
“你已经做好了准备?”霍先生面色阴沉,望着青莲道人离去的吧背影,还是有些担心。
“古往今来,任何一个帝王,都不能拒绝长寿的诱惑,当今天子更是如此。”罗真人得意洋洋的说道:“药方此刻肯定已经在京师传扬开了,也必定会有大量的人服用,这些人服用之后,都没有出任何事情,世人就更加不会怀疑这个药方了。”
“不错,紫微皇帝生性狡诈,怀疑心特别的强,否则的话,不会有凤卫出现了,他对臣子是不信任的,更加不会信任我们,他只是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燕京城中那么多的权贵都在服用,他也就不会怀疑我们了。”霍先生叹息道:“我们耗费了这么大的力气,下了一盘棋,现在也快要到收尾的阶段了。”
“秦王所在的地方找到了吗?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太庙之中所放的圣旨里面,应该还是册立李景睿为太子的诏书。只有找到李景睿,杀了他,才能让李煜膝下的儿子们争夺皇位,中原才能乱起来。”罗真人双目中有狠毒之色,哪里还有什么仙风道骨,分明就是凶人。
霍先生摇摇头,说道:“大夏对那些历练的皇子们保护的很严格,除掉吏部尚书能找到一点踪迹之外,其余的人想要找到十分困难,而且在这些皇子周围都是有兵马保护,尤其是秦王,他的情况很特殊,我们怀疑,他可以调动当地驻军,这可是一个不好的消息。”
罗真人点点头,他也知道这里面的问题,只是他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只能是等待着天下的变化。不过,从眼前来看,一切都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等到了第三天的时候,青莲道人终于准备妥当,带领青莲道观的弟子们,护送罗真人北上,而当地的官府也知道罗真人是要北上入燕京的,也纷纷派出人手护送罗真人入京。
天使的three pieces!
罗真人的入京,不仅仅是一个罗真人单独个人的事情,更是整个道门的事情,一些道门中人,纷纷出山,呼朋唤友,他们认为此举是朝廷开始重视道门的表现。
谁都知道道门最擅长的就是炼制丹药,擅长的是长生不老的方术。皇帝陛下虽然年纪轻轻,但掌控万里江山,更需要长寿。这个时候吃斋念佛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唯有炼制仙丹,才能让皇帝活的更久一些,。历朝历代,不乏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每次到了这个时候,都是道门发展的最佳时机。现在更是如此。
而在民间,各大道观中香火也变的鼎盛起来,这些道门占据名山大川,出入权贵之家,丝毫不下于当年的楼观道。
拜托了、脫下來吧。
逻些城,这里和以前截然不同,虽然不能与中原的城池相提并论,但也透着一丝繁华,大量的府邸出现在城内,看上去十分精美、奢华,和中原有着截然不同的一面。
但不管怎么样,在吐蕃贫富差距还是很大的,城内居住着的都是贵人,城外居住的都是贫苦百姓,松赞干布在苏勖等汉人官员的建议下,废除了农奴,解放了大量的人力。他鼓励商业,使得市井比较繁华,无论是本地的商人,还是中原的商旅都有不少,甚至还有西域的商人。
苏勖的举措虽然让吐蕃变的更加强大,更加的富裕,可是对于吐蕃本地的权贵来说,利益是受到了损害,首先是大量的汉人占据着重要的位置,文臣有苏勖,武将有李勣、柴绍等人,牢牢的把握住了吐蕃的军政大权。
吐蕃本土人诸如禄东赞等人也是有权力的,而且权力还不小,可是和苏勖等人相比较,那就差了许多,若不是松赞干布重视军事,手中掌握着军队的权力,恐怕吐蕃本土权贵早就开始闹事了。
饶是如此,双方的矛盾也越来越多,也就是因为外面有一个大夏兵马四处围困,随时会对吐蕃发起进攻,这才将吐蕃内部的矛盾暂时遮掩起来。
“相父。”松赞干布对苏勖还是很尊敬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苏勖的作用,自己征战在外,就是因为苏勖的存在,才能保住自己的后勤,才让自己没有粮草方面的担忧。也因为苏勖的存在,吐蕃才会变的富饶起来。
“赞普。”苏勖脸色现出一丝苍老之色,双目中充斥着疲惫。吐蕃草创,加上面对大夏的压力,使得苏勖不得不将自己的全部心血放在政事方面,精力方面难免跟不上。
“可是中原的消息传来了?”松赞干布见苏勖脸上难掩笑容,顿时知道自己关心的事情或许已经有了进展。
“倒是有些进展,但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我们暂时还不知道。”苏勖脸上露出一丝谦和的笑容,说道:“这是从中原传来的消息,我们的人即将入京。”
“相父,中原地大物博,能人异士也不知道有多少,万一有人怀疑,那该如何是好?岂不是瞬间就被人看穿了吗?”松赞干布看着苏勖递上来的情报,有些担心。
“赞普放心,在中原,古往今来,任何一个杰出的帝王,在他们的心里面,最想得到的东西就是寿命,他们渴望长寿,甚至长生不老,这样一来,他们就能得到更多的时间,牢牢的将江山掌握在手中,李煜这个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掌握了万里江山,他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会比任何人都想活得更长。”苏勖很有把握的说道。
“相父,那真的能长生吗?那个罗真人活了两百岁,真的这么厉害?”松赞干布迟疑道:“若是能活两百岁,我们就算是暂时的失败也不算什么,因为胜利最后肯定是属于我们的。”
苏勖听了心中一阵苦笑,这个问题,他还真的不好回答,祈求长生历朝历代都有,在民间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隐居山林之中,这种隐士也不知道有多少,甚至他自己当年也是做了隐士的。
你要不是公主我早揍你了
“赞普,这长生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古往今来,求长生者也不知道有多少,但真正长生者又有多少呢?中原彭祖寿八百,大概就是唯一的记载了。”苏勖苦笑道。他也想着长生,但也仅仅只是想想,历史上那么多人都想长生,可是最后成功者又有几个呢?
“相父说的是。还是管好眼前的好。”松赞干布连连点头,只是他脸上的笑容显得很勉强,目光深处多了一些思索。
“赞普,大夏皇帝已经回师了,估计很快居能到达西北。”苏勖将自己得到的另外一个消息说了一遍。
“天竺不是他的对手,现在他就等于在我们的后面悬挂上了一柄利剑,这柄利剑随时会落下来的。”松赞干布听了脸色顿时有些不好了。
“的确如此,大夏皇帝用兵如同羚羊挂角,我们根本不知道对方下一步想做什么,等到发现的时候,他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苏勖苦笑道。
“是啊,等到现在我们才知道,大夏皇帝早就算计好了,他的兵马杀入天竺,原本认为此人好大喜功,穷兵黩武,就是看不得别人进攻他,现在好了,这个家伙早就算计好了,直接杀入天竺,占据了天竺北部,我们不得不在西方布置兵马,防备敌人从天竺杀出来。”松赞干布苦笑道。
当初他和李勣两人在女国对阵大夏,甚至不惜还和戒日王朝联合起来,想着就是祸水东引,让大夏和戒日王朝厮杀一场,后来,听说大夏已经杀入天竺,他还在笑话李煜此人心眼太小,现在看来,对方不是心眼小,而是对方的眼光太厉害了。很快就发现其中的战机,冒着两面开战的危险,杀入天竺,几场大战下来,击败了天竺土著,成功的占领了戒日王朝,在自己的后方插入一柄利剑。
若不是吐蕃位于高原之上,地形复杂,气候比较恶劣,想要进攻高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也是让松赞干布安心的缘故,否则的话,恐怕他连睡觉都不安宁。
“天竺虽然是在我们的后方,现在也为大夏所得,但他们刚刚攻占天竺,地方上人心不服,想要彻底收为己有,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人生地不熟,语言、风俗习惯等等都和中原不一样,非数年乃至十数年的时间不可,在那个地方,随时都有人兴兵造反,所以臣认为,在短时间内,天竺那边的大夏兵马对我们的威胁很小。”苏勖安慰道。
松赞干布听了之后,也放心了许多,他虽然在西方安置了一些兵马,但这些兵马也只能是一个预警的作用,若是说能抵挡敌人多长时间,那是不可能的,现在他的兵马都是放在东方,在李勣的带领下,四处骚扰大夏,从大夏手中夺取更多的东西,或为钱财,或为人口等等,为的就是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
“实际上,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臣相信,过段时间,我们吐蕃的外部环境将会好上许多,若是这次计划能够成功,吐蕃从此之后再也不用担心外面的敌人了。”苏勖摸着胡须,显得十分得意。
“将希望放在一件事情上,有些不妥当。”松赞干布还有些担心。
“赞普放心,这国与国之间的战争,都是长期斗争,我们不必担心,我们现在占据地利、人和,虽然战争的主动权并不在我们手中,但我们也不怕大夏,臣相信,最后的胜利肯定是我们的。”苏勖很有把握。
“相父说的有道理。”松赞干布连连点头,只是眉宇之间还有一些忧色。
苏勖并没有发现这些,而是和松赞干布商议了一番国事之后,就告辞而出。
“赞普。”禄东赞从偏殿走了出来,君臣两人看着苏勖离去的背影,好半响都没有说话。
“你说相父所说的那个活了两百年的罗真人是真的还是假的?”松赞干布忽然询问道。
“应该是假的吧!老师是不会欺骗我们的、”禄东赞想了想说道。
“我要是能活两百年多好啊!那个时候,我也不用担心大夏了。”松赞干布忽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