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第一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神
燃灵宫清晨的辉光照耀,风雪彻底停息,仿佛经历了一场战争的庭院雪地陷入了静谧之中。
这种安静,格外惬意。
李天命那雪白的长发散开,他仰躺在雪地上,眯着眼睛看着天上的骄阳,整个人呈‘大’字形敞开,而姜妃棂枕在了她的胳膊上,将脸埋在他的咯吱窝,还拿双手捂着脸,整个人完全缩了起来。
“喂,你凑这么近,难道我没狐臭吗?”
李天命哭笑不得道,这姑娘都快把整张脸,都埋进自己怀里了。
“哎呀,别说话了!丢人……”
她放开一只手,掐了一下李天命的胳膊,声音细得更微风似的。
手掌稍微移开一点,都能看到她脸蛋的醉红,连眼神都还是迷离的,似乎到现在,都还飞在云端上呢。
“咋丢人了?一开始你可霸气了。还揽你星辰入我心怀呢!”
李天命想起她当时的样子,心里还是赞叹的,当时完全没想到她还能这么辣啊。
“闭嘴,闭嘴。”
她更着急了,连忙捂着李天命的嘴巴,脸还是凑在他咯吱窝上,一刻都不舍得出来。
“哈哈,我明白了,懂的都懂。”
李天命咳嗽一声,有些哭笑不得,果然她之前那‘霸气’,都是脑子发热。
现在事后回想起自己当时的豪放,简直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当然,心里的甜蜜,早就被填满了。
結發為夫妻 茗荷兒
现在的羞,不过是事后挽回形象罢了。
“棂儿,别害羞啊,那时候的你,才叫魅力无限呢。”
李天命安慰道。
一品賤妃:奴家要逆天
“哼,你这样说,无非是想又引诱我再来一次,不要,坏人。”
她那小拳拳捶打着李天命胸口,捶得砰砰作响。
“……!”
不管怎么说,现在确实神清气爽。
陰陽鬼算
“他喵的,这是幻天之境?我们就只是天魂在这瞎弄?这感觉和真实的有区别吗?在幻天之境死亡,都没这么真实……”
李天命自己都错乱了。
他现在都搞不懂,他和姜妃棂,算有了夫妻之实了吗?
天魂、肉身……
潛夢之境 佐指尖
区别在哪里?
他有点搞不懂了。
“虽然搞不懂,但可以断定一点,有人天魂出轨,那就是跟真的出轨差不多了。”
不过,他还是认为,最美的,最正式的,应该还是在现实人间双修一次吧!
只可惜现实世界被‘冰冻术’阻碍,他们这俩小年轻,只能退而求其次,在幻天之境以天魂相爱。
“棂儿,你觉得真吗?”李天命问。
“真吧……反正我不知道,外面会是怎样……”
她幽幽道。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把你身体的情况搞明白,你现在有眉目吗?”李天命问。
“没有……哥哥,先不说这个,我累了,想睡一睡。”
姜妃棂呢喃道。
“在梦境里睡觉,你可真是个人才。”
李天命乐道。
“唔……”
姜妃棂缓缓闭上眼睛,还真是疲惫了,在李天命怀里悠然入睡。
她如八爪鱼一样挂在他的身上,显得无比自然,十分有安全感。
“真的能睡着?”
李天命感觉很神奇。
在现实人间做梦,会到异度记忆空间,那在幻天之境做梦呢?
李天命没去想这些,而是用‘慈父’般的笑容,看着怀中的美人出神,看了许久许久。
“棂儿,忘记和你说了——”
“我也爱你。”
幻雲之翼 雪鳶曲
……
燃灵宫确实是一个美妙的地方。
幻天之境,什么都能变化出来。
超級進修班系統 諸君與我
她睡了许久,才悠悠醒来,迷糊之际,李天命捏了捏她的嘴角,让她嘴巴嘟了起来,然后在上面重重一吻,道:“小懒猪,太阳晒屁屁了,醒醒。”
“呜……”
她还是一副半睡不醒的样子。
“起床!”
啪的一声,她才跳了起来,又羞又怒的看着李天命,道:“你好粗鲁。”
“昨儿你不是说喜欢粗鲁点吗?”
“……!”
姜妃棂面色涨红,说不出话来。
那时候就跟喝醉似的,要多疯就有多疯……
“走,回去吧。”李天命微笑道。
“嗯嗯。”她想了一下,忽然道:“哥哥,天魂回归,会和命魂有一次交融,不知道有没问题?”
“应该没吧?”李天命道。
“嗯。”
他牵着姜妃棂的手,两人一起从幻天之境醒来,一时间天魂回归,重回人间。
嗡!
李天命在幻天之境醒来。
他舒展了一下身体,站了起来,第一时间看向了姜妃棂。
这时候,姜妃棂亦幽幽的睁开双眼,第一眼的时候,她的双眼是黑亮的,这让李天命稍微松了一口气。
“哥哥。”
她站起身来,看着自己的身体,好像没什么大碍。
“没事——”
就在李天命刚刚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姜妃棂的身体、气息,陡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冰冷色瞬间涌上她的双眼,让她瞬间变得冷漠、暴怒。
李天命如同坠入冰窟,在她那愤怒的眼神之下,他脊背都有些发凉。
“你!你!”
这个表情,简直相当于李天命强行占据了她,一时间逆血上涌,从嘴角流了下来。
“我要杀了你!”
她陡然冲来,双手掐住了李天命的脖子,那冰蓝色的双眼死死盯着李天命,尖锐的手指刺进了李天命脖子的血肉上,寒冰从她的身上往李天命身体里涌来。
这样的变化,出乎李天命的预料。
他握住了这一双手,幸好姜妃棂这时候的力量不足以杀死他。
“棂儿!”
他低吼了一声,然后拉开了她的手,再将她那冰冷的肉身拥入怀中,果然幻天之境的肢体接触和现实人间不同,人间反而更冰冷,完全体会不到爱。
“你破了我的……”
只有鬼知道的世界 千年老三
“棂儿,清醒一点!”
李天命打断了她的话,他也顾不上寒冰了,这时候,他只能用尽一切力气拥抱,哪怕寒冰封住了他们。
“哥哥,我喘不过气了……”
良久,耳边才传来了属于她的声音,李天命这才松手,可见她有一只眼睛恢复了黑色,另一只眼还是很冷漠。
“怎么了?”李天命问。
“不知道,忽然很生气,很怨恨你,我不是故意的……”她委屈的说。
“是否有另一个命魂,在你识海里?”李天命问。
姜妃棂摇头,如果这么简单,她就不头疼了。
她道:“只有一个命魂,可关键是,我感觉好像有两个我,一个我,是你熟悉的那个,另一个我,她对你感到陌生,她厌恶你,憎恨你,尤其是这一次后……”
两个她?
这种话听起来是匪夷所思的,就像是两个人格那样,这并不是灵魂侵占身体的问题。
所以她的身体,本身没有危险。
而那个抗拒的部分,或许就是永生世界城的主人,遗留下来的那部分吧。
这一次后,她甚至想杀了李天命。
“哥哥,怎么办?”
她左眼上的蓝色,一直都没消退,时而怨恨,时而柔情。
“或许我只能努力,让另一个你也接受我,让你们融为一体?”李天命道。
这等于得到了心,得到了魂,却受到了她一半肉身的抗拒。
两个姜妃棂,最后谁吞了谁,谁同化了谁,都是不好说的。
至尊吸血鬼:我本張狂
对此他们两个人,都是一头雾水。
最起码,就算只是天魂的纠缠,对另一个姜妃棂来说,她都被李天命侵犯了。
那一只冰蓝的眼睛,她看着李天命,充满了无尽的冷漠,还有隐藏至深的杀机!
……
儒術
7章!
兄弟们。
又是新的一周,推荐票上新了。
千言万语,汇聚成感人肺腑的三个字。
俅蓷鞯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