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檔少年時
小說推薦回檔少年時
从94年6月末梢至7月中旬,市一中和其他学校一样,来到了这一整年最为关键的时刻,不仅仅是寻常的期末考试,中考高考这两个决定无数少年人命运的战役也轮番来袭,然而,因为初见的事情,在那段时日里,市一中校园内的上空多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
愛淡婚涼,首席情非得已
億萬總裁寵妻無度 夏晴曖
初见出事那天,罗大海极早收到了消息。
这得益于王小凯反应快,第一时间找到156班班主任王明榛,王明榛立马给罗大海打了个电话,当时罗大海差点一口气没回上来直接栽倒下去,反应过来后,他立即向上面的校领导汇报情况,召集班主任开会,让各班教师稳住每个班的学生。
初见住院的当天,暗涌就起来了。
林子昊已经被带走,他家里就剩下一个还在为自己的丈夫林永强而心力交瘁的母亲,当林子昊的班主任跑到他家里把这个事情告知她时,她当场就栽倒在了地上。
当晚,这个女人跟着林子昊的班主任跑到市一医院,她在还没醒过来的初见的病房门口求了一夜,哭了一夜,跪了一夜。
一中方面反应迅速,开过会后,总的调调只有一个,现在人平安了,那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为这件事情不低调妥善处理好,某些人屁股下面的位置大概率是保不住的。他们不得不想办法进行民事调解,尽可能降低事件的性质,但眼下林子昊家里已经这个样子了,用一句“濒临绝境”来形容都不为过,想要民事调解也不可能拿的出钱来,罗大海提出给初见家里补偿2万块钱。
初见家里倒好处理,她妈妈蒋凤一个没有太多见识的妇道人家,又是为人父母的,耳根子软,实在受不住林子昊妈妈跪在她面前磕头道歉。说来说去,都是苦命人呀。她眼瞧着自己女儿初见度过难关一天天好了起来,心里的怨气也就慢慢淡了。
然而,有一个人十分难搞。
张云起。
黑暗天使 倪匡
罗大海那一杆子人心里都很清楚,想要用钱来安抚住这小子,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张云起是个什么样的人,罗大海是最清楚的,这家伙根本就不像是个学生,事实上,凭他现在办的那些事业,也完全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学生,以他现在的身家,别说两万,两百万也未必就放在眼里,当然,或许他的一些事情在学校里没多少风闻,但罗大海是知道的,校长王道忠也心知肚明,王道忠对市一中能培养出这样一个特殊的人才,还是非常自得的,他私下里就没少夸奖张云起,说他是他们市一中的骄傲,未来的前程不可限量。
只是这个骄傲在罗大海眼里,可真是个大祸害,虽然平时在学校里从不招惹是非,和那些问题学生有着天壤之别,除了偶尔旷课,差不多属于那一波完全挑不出毛病的好学生,但是这小子办起事儿来心硬手黑,得罪他的人从来就没有好果子吃。他打交道几次了,次次遭殃。每每想起这尊大佛还是他亲自跑到穷乡僻野的龙湾镇请来的,就恨不得找一块豆腐直接撞死去。
就眼下的这桩事情,罗大海甚至连找张云起谈的勇气都没有,迫于无奈,他找到了156班班主任王明榛,希望他能够出面找张云起谈一下,尽可能地把这桩事情低调处理掉。
王明榛德高望重,又深受学生们的爱戴,说话是很有分量的,但这个老头子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懂得顾全大局,他对罗大海说:“学生要一个公平有那么难吗?让我劝,我开不了这个口。”
这话把罗大海气得够呛。
最后,找张云起谈的是校长王道忠。
馭妖
那是一个阴雨绵延的午后,张云起和往常一样提着煲好的榴莲鸡汤去市一医院,在病房门口看见了房内的王道忠。
王道忠应该来了有一段时间了,奇怪的是,没有其他人陪同,他是一个人来的,当时正在床边和初见说话,语气和蔼,但张云起只听到了一句:“林子昊做错了事,而且是大错特错,但他毕竟还是一个学生,也还年轻,直接一棍子打死,可能不太合适,是不是能够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张云起转身来到走廊上。
他倚在茶水间门口,点了一根烟。
并没有过多久,王道忠就出来了,国字脸瘦高个,五十岁出头,穿着白衬衣,有一些气度,他去电梯口的路上经过茶水间,看见张云起,怔了怔。
其实对于很多知道张云起的一些情况的学校领导来说,和这个学生的交谈都会显得尴尬,因为在他面前没有办法再像对待其他学生那样以师长自居,有时候想说他点什么,耍一耍领导范儿吧,脑子里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人家在外边混得风生水起,一天挣的钱,够自己一个破老师不知道要上多少年课的了,那还有什么资格对他指指点点的呢?
王道忠和张云起鲜有交集,有没有这样的情绪就不得而知了,至少那时他那张慈祥而大众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问:“张云起,来看初见呀?”
张云起点头:“是的,王校长。”
王道忠笑呵呵地走到他身边:“正好,我也想和你谈谈。”
张云起礼貌道:“你请讲。”
王道忠道:“林子昊做的事情,对你对初见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感到很痛心,幸好,现在初见平安了,要不然这个后果谁都承受不了,这几天里,我一直在反思,在了解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客观地讲,以前的林子昊是一个好学生,德育体美样样突出,我想,是他爸爸的问题导致了他的性情大变,犯下了如此愚蠢的错误,这个错误已经没有办法弥补了,他也应该为此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如果可以,能够给这个孩子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我想他经历了这些事情,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
张云起猜到了王道忠要说的这番话,这番话即便不算虚伪,是真心实意为了林子昊这个有着大好前途的学生考虑,但他这个德高望重的老校长也远谈不上坦诚直率,根本就没有提及他今天来找他的核心目的。
当然,退一步讲,或许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王道忠还真就有这么高风亮节,但是他对待这桩事情的想法从来没有改变过,王道忠找不找他谈,结果都只有一个。张云起说道:“王校长,你知道吗?我认识初见挺长时间了,初见这个女孩什么都好,就是不懂得怎么拒绝,她这辈子遭遇的很多不幸,恰恰在于她缺乏这种拒绝的能力。很多时候,她害怕一旦拒绝别人,就会在双方心里留下永远无法愈合的裂痕。”
说到这里,张云起打住了,其实他没把话说完说绝,他最恨别人利用初见的善良搞事情。
当然,以王道忠的境界未必就不能领会他的意思,王道忠问:“这么说,你是要替初见拒绝我的提议了?”
张云起道:“我不能,我替我自己,初见想怎么做,那是她的事,我没有权力干预,但我也是受害者,那一刀是对着我来的,不是什么无意,林子昊就是要我的命。”
王道忠沉默了一下,他早知道眼前这个少年人性格成熟,思维缜密,眼界和见识远非同龄人能相提并论,然而他的果决和心硬是王道忠没预料到的,这桩事情目前还没有定性,但他一口咬定是蓄意谋杀。
林子昊,算是完了。
王道忠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顿一顿,他又打起精神笑着说:“你年纪还小,还是少抽点烟好,能戒就戒了吧。像你这样出彩的学生,学校是管不住的,估计一些老师也不敢管,但希望你能给同学们做个好榜样。”
张云起道:“谢谢王校长教诲。”
王道忠摆摆手,踱着步消失在楼道口。
张云起提着保温盒转身去了病房。
初见正躺在床上看书,房间里很安静,处处是白,见他进来,初见清澈的眼眸里反射着窗外的阳光,小脸带笑:“云起你来了,王校长刚走不久,你遇到他了么?”
张云起点头:“遇到了。”
初见问:“说了些什么?”
张云起坐在床边,凑到初见面前,表情一本正经:“他说像我这么出彩的学生,万中无一,是市一中的楷模,全校学生的榜样。”
初见抿嘴笑:“我们要谦虚一点。”
张云起打开保温盒:“我也想谦虚呀,但是毕竟已经混的这么优秀了,一谦虚吧,别人就说我虚伪,诶,你不懂我这个境界,很难做人的。来,吃午饭了。”
初见说:“你又煮了什么好吃的?好香的味道。”
“榴莲炖老母鸡。”
神醫傻妃:腹黑鬼王爆萌妃 慕芙蓉
“这么营养。”
“还不是为了把你养胖点,早点出院不要这么麻烦我。”
初见就红了脸,她看着张云起,细声细气地说:“可是,如果以后我一直想要麻烦你怎么办?”
穿越獸世:獸夫求放過
“那你就等着变成一百八十斤的大胖子吧。”张云起打了一碗榴莲鸡汤,一口一口耐心地吹散了热气,然后端到初见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