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9b0a熱門玄幻小說 《夏逆》-第二百零八章、一刀閲讀-yrr19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面对来势汹汹的潘龙,那些正在受训的暗卫们微微一愣,便随即从四面八方向他扑了过来。
这些人实力不强,最厉害的一个,大概也就跟当年初出茅庐的潘龙打得有来有回——多半还打不过他。
虽然实力不行,但他们起码不是瞎子或者傻子,当然看得出来潘龙有多强。
别的不说,敢冲到这里来捣乱的,可能是弱者吗?
稍稍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想到这么弱智的事情。
但他们还是冲上来了,没有半点犹豫。
虽然不强,可他们终究是战士。
战士,不畏惧战斗,也不畏惧死亡。
何况这些预备暗卫们早就经过了专门的“教育”,在他们的观念里面,忠君报国、奋战牺牲,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需要有半点的犹豫。
至于这想法,究竟是他们原本的念头,还是鸠占鹊巢的外来者,那就很难说了。
潘龙看着他们冲上来,皱了皱眉,却没有挥刀。
冤有头债有主,赵贤达得罪了他,跟这些预备暗卫们无关。
于是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对着冲过来的预备暗卫们大吼了一声。
“滚!”
伴随这声大吼,狂风激荡。
他脚下原本就已经摔裂的石板破碎成了无数的石块,而夯土更是直接化为灰尘,伴随着猛烈的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轰散。
远远看去,就像是以他为中心,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烟花。
那些冲上来的预备暗卫们还没能靠近,就犹如被狂奔的骏马迎面撞了一样倒飞出去,砰砰砰摔了一地。
对付他们,潘龙甚至都不需要动手。
相反,他还要收着力,免得发力太猛,一声怒吼就把这些多少也算是“无辜”的预备暗卫们,全给当场震死。
吼声散去,烟尘慢慢落下。
地下的训练场里面,一片安静。
预备暗卫们忍耐着痛苦,不发出半点声音。
潘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安心等待着。
巫法无天
他相信赵贤达不会就这么跑了,一定会来见一见他。
毕竟……人家也是堂堂的陈国公,诸赵之中的大佬,是这一大群预备暗卫们的教头。
这样的大人物,多少也是要面子的吧?
一念情深,总裁大人好眼熟!
于是他站在那里等待,看着预备暗卫们络绎不绝地赶来,将自己团团围住,却没有人贸贸然冲上来。
不怕死不代表愿意毫无价值地牺牲,只有神经病才会让勇士白白死去。
暗卫的思想教育又不是弱智教育,相反,作为注定要执行秘密和危险工作的一群人,他们需要冷静的头脑和清晰的思维。
判断什么时候该战斗?什么时候该忍耐?是他们的基本功之一。
又过了一会儿,赵贤达终于出现了。
他穿着和别的预备暗卫没什么区别的黑色劲装,在几个先天高手的簇拥下,走进了这间训练场。
“潘龙……你终究还是来了。”看着气势汹汹的潘龙,他叹了口气,说,“我都躲到这里了,想不到还是没能躲过。”
“潘某是个小气的人,对于找我麻烦的人,我是一定要想办法报复回去的。”潘龙冷笑。
赵贤达点头:“我也知道……不过我很好奇,你怎么会知道这里的?”
潘龙冷哼一声,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道理你都不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可这里……按说不该有外人知道。”
“一千多个巡风使同时吃了官司,被人挖出陈年旧账来,这么大的事情都发生了,你觉得区区一个训练营,还能是秘密吗?”潘龙反问,“赵贤达,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暗卫,太看不起我们巡风使了?”
赵贤达想了想,点头说:“你说得对。巡风司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当然是什么手段都不顾了。以你们的能量,只要改变一下态度,这天底下大概也没什么事情可以称得上秘密……”
他那平淡得犹如路人甲一般毫无特征的脸上,露出几分遗憾之色:“我一直就觉得,大夏真的不需要什么巡风使。那些人力物力要是都投入我们暗卫中来,办事效率一定更高。”
潘龙瞪起了眼睛:“你还真敢说!当年大夏草创的时候,哪里有什么暗卫!我们巡风使才是根正苗红的大夏嫡系!你觉得自己比文相武帝都更有眼光吗?”
“此一时、彼一时,法令和政策,总归是要跟着形势改变的。”
“说得真好听,可为什么我们现在变法,你要来妨碍?”
“所以我才说‘此一时、彼一时’。”赵贤达毫无半点愧疚和尴尬之色,“当初变法有助于巩固国家权力,是好事。但现在……差不多也该见好就收了。”
“变法规划可不是这样的!”
“形势比人强。”
守山匠
潘龙大笑,拔刀:“形势比人强?你看着我的刀,然后再说一遍?”
赵贤达沉默了一会儿,问:“你觉得吃定我了?”
“不服的话,尽管动手。”潘龙笑得有些嚣张,“我尽量不打脸,让你就算去医馆也不至于被当成猪妖。”
赵贤达叹了口气,噌的一声,一柄软剑如蛇,已经到了潘龙的面前。
这一剑来得突然,不仅没有半点征兆,甚至于连杀气都没有分毫。
如果他对面的是一个实力跟他差不多的高手,必定被一剑穿喉,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
但潘龙却抬起左手,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剑尖。
天底下没有人能够暗算修炼“绳律天下”的人,就算武功更高都没用。
何况,赵贤达的武功还不如他!
被他手指捏住,那毒蛇一般的剑锋陡然停了下来,只有剑鸣之声在空中回响。
直到这时,在场的其他人才发觉,自家教头已经出剑,并且……被对方给接住了。
一剑没有奏效,赵贤达并没有气馁,右手送开软件,人却已经到了潘龙的背后。
他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身法和招式更是诡异,每一个动作都完全没有前兆,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把一个画面和另一个画面直接连接起来,没有中间过程。
犹如跳帧一般。
可潘龙却依然能够反应得过来。
赵贤达才到他的背后,还没来得及出手,一脚已经踢到了这位陈国公的小腹上。也亏得他反应够快,转瞬间用手垫在脚前,才只是被踢退了好几步,没有受伤。
诡异的是,他刚刚还在踉踉跄跄后退,但下一瞬间却又到了潘龙的侧面,手上又多了一把短剑,刺向潘龙的脖子。
这次,迎接他的是犹如挥舞扫帚一般的一巴掌,重重拍在他的手臂上。
短剑脱手飞出,被拍得扬起来的手臂里面,分明传出了骨骼断裂的声音。
但赵贤达的身影却又到了潘龙的面前,立掌如刀,朝着他的脖子砍了下去。
潘龙一口气吹出,明明只是呼吸,力量却甚至比赵贤达的掌刀更强。掌刀斩在吹出的气流上,发出犹如撕破绢帛的声音,只前进了极短的距离就不得不后退,带着他的整个人踉踉跄跄退向后面。
这次,他终于没有能够再施展出那神出鬼没一般的身法,像是普通人一样后退。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刚才被拍中的左臂软绵绵垂了下去,右手也肿了起来。
“你也算是有点本事!”潘龙赞道,“刚刚那功夫……是用什么独门手段混淆了周围所有人的感官,制造出仿佛挪移空间一样的错觉,对吧?”
赵贤达没有回答。
“大自在天王咒果然有独到之处,我这一趟没白来!”潘龙笑得有些开心。
能见识到如此奇妙的手段,着实让他大开眼界。
刚刚赵贤达连续几招,看上去就像是直接穿梭了空间,省略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从一个位置挪移到另外一个位置。
但如果真是那样,潘龙按说应该来不及反应才对。
爱的能力你有吗 秋水天樱
可实际上,潘龙不仅来得及反应,甚至他的动作还比赵贤达更快。
这说明赵贤达其实没有能够空间挪移,而是用独特的手段,让所有人——包括潘龙,都没有能够注意到他出手的过程,只看到了最后的结果。
天下武功讲究见招拆招,如果看不清对手出招的动作,等到攻击到了面前再抵挡,多半是来不及的。
这大概就是“大自在天王咒”的独门手段。
那功法能够影响人的心神,甚至于控制人的思想。连这么厉害的事情都能做得到,稍稍影响感官,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潘龙修炼“绳律天下”略有成果,周身数丈范围内,任何的风吹草动他都能觉察到。就算赵贤达能够骗过他的眼睛和耳朵,也骗不过心法的自然感应。
所以潘龙不仅接住了他的攻击,还反过来借机反击,把他给打伤了。
这原理,潘龙却不会跟赵贤达解释了。
眼看自己最得意的绝学没有能够奏效,赵贤达脸色微微发白,不等潘龙再说话,便手一挥,喊了一声“上”。
一声令下,周围所有的暗卫们,也不分是正式暗卫还是预备暗卫,全都朝着潘龙扑了过去,各自施展出最强的手段,四面八方朝着他展开了攻击。
这次,他们的攻击已经竭尽全力,无数的兵器暗器如同雨点一般打过来,完全没考虑可能会误伤战友的情况。
尤其是那几个先天高手,脸色变得通红,红到似乎要滴出血来,身上的气息也骤然加强,强大到远超寻常先天层次——只以气息的“量”来说,只怕不少初入归真境界的真人,也未必能够有如此水平。
面对这样的围攻,潘龙只是摇头。
“何苦呢!”
说着,他挥起了长刀。
一圈白光骤然亮起,将稍稍有些昏暗的地下训练场映照得犹如晴天的正午一般。
魔道祖師 墨香銅臭
轻微到几乎听不清的破裂声响起,接连一片,转瞬停下,然后便是噼里啪啦掉落的声音。
潘龙收刀而立,看着脸色苍白的赵贤达。
“你……你……你竟然……”赵贤达用还肿着的右手指着他,手指微微颤抖,连声音都有些发颤。
他知道潘龙是来找麻烦的,却没料到潘龙竟然敢做到这个地步!
刚才他让暗卫们一起上,是因为看到潘龙之前出手并未伤人,觉得潘龙身为巡风司的官员,毕竟还要有所顾忌,不敢对同属朝廷官员的暗卫们下狠手。
这是好事,说明潘龙尊重大夏法律,尊重官场规矩。
所以就可以利用。
他的计划是让这些暗卫们冲上去,也不求能够打败潘龙——那显然不可能,只求这些人能够拖住潘龙一段时间,他就可以跑到这个训练营里面的玄机密室,借助密室里面的阵法隔开京畿大阵,将自己传送到安全的地方。
这次逃了,他会索性去神都,躲进皇宫里面,什么时候这场纠纷尘埃落定,他再从皇宫出来。
侠义金粉 倪匡
潘龙本事再大,总不能冲进皇宫,去把他揪出来打吧!
但他做梦也没想到,潘龙居然动了真格。
而且,一动真格,便是酷烈的杀招!
此刻这间地下训练场里面,已经只有潘龙和赵贤达两个人能站着。
其余的人,不分男女老少,全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
……用“横七竖八”来形容可能不合适,或许应该用“身首异处”来形容。
因为他们所有人,都至少断成了两截。
而且,没了气息。
晚清崛起
按说以他们的武功,尤其那几个先天高手,就算被人一刀砍成两段,都不至于立刻死亡——先天高手气息绵长,哪怕是被砍掉脑袋,几个呼吸之内能够凑上去的话,往往就能保住一命。何况许多人其实只是断手短腿而已。
但他们却就这么没了气,赵贤达甚至注意到,有好几个施展暗器的,只是被刀意循着杀机侵入手掌,斩断了几根手指,却也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就此断气。
只一刀,这训练场里面一百多个暗卫和预备暗卫,就全成了死人!
这叫赵贤达如何不惊?如何不怒?
事实上,他现在心里已经慌得不成样子。
所谓“吃过人的猛兽最凶残”,大抵是吃过人之后就对人没了敬畏,只当成是一种方便捕猎的两足兽,甚至会专门捕猎人类。
而江湖人一旦杀了官,也会对朝廷对官场失去敬畏,甚至可能长期被“朝廷律法”压着的杀机完全迸发出来,一口气横行千里,杀人无算。
我的完美嬌妻
这样的情况,他不曾亲眼见过,却不止一次听说过。
潘龙既然敢出手杀暗卫,就不会在乎再杀个陈国公。
甚至于……哪怕是大夏天子在这里,他都敢于毫不犹豫地挥出屠刀。
面对这样的敌人,赵贤达即便是从小修身养性,养气功夫了得,也不由得心中惴惴不安。
天晓得他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的双腿不至于发抖。
他想要努力掩盖自己的恐惧,然而颤抖的手指和话音,却将他的胆怯虚弱,完全展现在了潘龙的面前。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