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貼身家丁
小說推薦極品貼身家丁
夜玫瑰看着略有尴尬的夜格:“父王这是要我和所有部下,全部撤离松城吗?”
“啊,这个,哈哈哈……”
夜格笑得无比尴尬:“不是让你们撤离,而是你们攻城多日,太辛苦了,你是本王的爱女,甲尔巴、库里查、结班是本王的爱将,你们若是有了一些闪失,本王岂不是肝肠寸断?”
“所以,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本王建议,你们立刻撤离松城,换上生力军,一鼓作气,击退燕七。”
夜玫瑰就知道夜格会如此放屁。
这些事情,燕七早就算到了。
前几天,夜玫瑰还曾经质疑过燕七,不相信燕七能把事情看得这么透。
可是,如今看来,燕七字字珠玑,招招中的。
一切,都是按照燕大人规划好的路线在进行。
燕大人果然是神算子。
此时此刻,夜玫瑰对夜格不仅是失望,更是愤懑、恼火、鄙夷。
快樂星貓之十二星座穿越
我的馬子是仙女兒
全能武俠系統
夜格能在如此关键时刻,做出这种事,足以说明,一,他没有当我是他的女儿,只是在利用我而已。
二,他在提防我。
三,用了我,还不给我任何好处。
夜格啊夜格,你算是完了。
所有人都看向夜玫瑰。
虽然大家不说话,但心里都为夜玫瑰感到不公。
若是夜玫瑰强行不撤,谁能有办法?
恐怕夜格也没办法强迫夜玫瑰吧?
夜格也盯着夜玫瑰。
他生怕夜玫瑰不服从他的命令。
因为,夜玫瑰的翅膀硬了。
而且很硬,硬爆了的那种。
她要是强行攻城,夜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难道,还能对夜玫瑰动手?
就算是内斗,一时半刻,也拿不下她。
夜玫瑰的战力都太强了,连燕七都被击退了,那可不是渣渣。
夜格有些心虚,又陪着笑脸:“玫瑰,你可是本王的好女儿啊,本王爱你,如爱自己的生命,你要是有一星半点的闪失,本王哪里会承受得住?”
“哦,玫瑰放心,你的功劳,会被所有人铭记,你的付出,足以感动突厥王庭。先撤吧,好不好?先撤下来……”
夜玫瑰听了,真心控制不住想笑。
我的功劳被所有人铭记?
骗三岁小孩呢?
若你的想让我的功劳被铭记,还会撤换我吗?
夜玫瑰盯着脸色发窘的夜格,会心一笑:“谢谢父王如此关心我,我是为了父王打天下,可不是为了让别人铭记功劳。既然父王心疼玫瑰,那玫瑰立刻就撤下来。”
夜格大喜过望:“好好好,玫瑰快撤,父王担心你的安危,快吹号撤军。”
众将既欣赏夜玫瑰的大气,又为夜玫瑰鸣不平。
都觉得夜玫瑰太委屈了。
夜玫瑰吹号,收兵。
呼啦啦啦!
数万大军如蝗虫一般,迅速撤出松城。
甲尔巴、库里查、结班飞驰到夜玫瑰身边。
甲尔巴问:“玫瑰郡主,瓮城马上就要破掉,为何收兵?”
库里查问:“难道玫瑰郡主有什么迅速破城的计划?”
结班道:“玫瑰郡主马上要立下旷世奇功了。”
……
三人十分激动。
夜玫瑰道:“王爷对我们另有安排。”
“什么安排?”三人问。
夜玫瑰道:“王爷担心我的安全,特让我们先撤兵休息,令换将领,攻打松城。”
“什么?”
甲尔巴立刻炸了,什么尊卑,全都望在了脑后:“马上要破城了,王爷却让我们撤退,换上新人,这是什么意思?要把我们的功劳生生抢走吗?”
賴上契約妻
“王爷这这么做,真让我等寒心,在王爷为了松城一筹莫展之时,是玫瑰郡主请缨出战。现在呢,战事快打玩了,玫瑰郡主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王爷却把玫瑰郡主丢在一边,换成别人来捡便宜,这简直是……简直是人神共愤之举。”
结班横眉立目,挥舞弯刀:“我就不撤,谁敢逼着我撤,我和他亮刀子。”
……
这三个都尉异常强硬。
夜格震怒。
寵愛百分百:王子的億萬灰姑娘 愛吃肉的兔子
这三个刺头,眼中还有我吗?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但是,此时真不宜和他们来硬的。
一不小心嫁了總裁
因为,夜格理亏,而且亏得很大。
再者,现在闹了内讧,还如何攻城?
夜格硬着头皮道:“本王是为了你们的安危着想,你们也很辛苦……”
“呸!”
“呸!”
“呸!”
甲尔巴、库里查、结班三人,异口同声,冲着夜格呲牙。
“大胆!”
夜格火冒三丈:“敢对本王大不敬,活腻歪了吗?”
甲尔巴、库里查、结班梗着脖子,凶巴巴的,眼睛都红了。
这口窝囊气,他们忍不下。
这局面,剑拔弩张,马上就要爆发。
众将没办法劝解。
本来就是夜格无礼,夜格还要强按下牛头。
换句话说,甲尔巴、库里查、结班三人是受害者,你还如何开导受害者?
久久未说话的夜玫瑰终于发话了:“甲尔巴、库里查、结班,率军撤离战场,扎营休息。”
“这……玫瑰郡主……”
“我说的话没听到吗?速速撤军!”
“是!”
甲尔巴、库里查、结班狠狠瞪了夜格一眼,眸光带着火气,率领大军,撤离了战场,远离城前十里,安营扎寨。
夜格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感到震惊。
甲尔巴、库里查、结班三人,不听自己的,甚至于要蹬鼻子上脸硬抗,没想到却对夜玫瑰言听计从。
夜玫瑰让他们撤,他们就撤了。
这就是实力。
夜玫瑰的硬实力,果然厉害。
威胁,夜玫瑰对自己绝对是个威胁。
众将也被夜玫瑰的权威佩服无比。
在夜玫瑰面前,凶悍的甲尔巴、库里查、结班,乖巧的像是小猫咪。
絕世劍道
说撤就撤!
好强大的气场。
夜玫瑰问夜格:“父王要派谁攻城呢?”
夜格故意问众将:“谁愿意攻城?”
众将一听,齐声大喝:“我来攻城。”
谁不想攻城啊?
燕七已经被夜玫瑰打的龟缩瓮城了,这代表着燕七已经没有任何反击的可能了,只能苦守。
现在去攻打燕七,就是摘桃子。
摘了桃子,就立下大功。
未来封王,不在话下。
这种肥得流油的差事,谁不想干啊。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争取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