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我不可能是劍神 愛下-第七十七章 原來你也七十一級了啊讀書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找不到……”
李楚缓缓睁开眼,摇头道。
“那魔头藏得极深,根本找不到踪迹。再说……就算找到他的行迹,我也不一定能够将其战胜。”
极光菩萨已经是成名多年的人间绝顶,可以说是人世间最顶尖的战力之一,如果只看明面上的绝顶,他甚至可以排进人族前二。
就算是第二名,也是古往今来数得上的存在。
而羽化生如今已经超过了第二名,那他是第几名?
等等。
是不是有点想歪了。。
“就算是他魔功大成,也根本没有必要立即来挑战极光菩萨这样的存在,就算是为了魔门崛起,道佛魔三方制衡也是于他更有利的情况。除非他有信心战胜极光菩萨之后,就可以直面童无敌,亦或……有什么他非拿不可的东西……”
余七安此时也想了想前因后果,道:“我怀疑此事还是与星珠有关。”
“那珠子……”王龙七讶然:“有这么厉害?”
“人人都知道星珠有无上神力,只是不会用罢了。他只需要能掌握其中浅显的一丝威能,就足以横行世间。”余七安白了他一眼,道。
老杜听了这话,顿觉自己肩上的小背包变得沉甸甸的。毕竟,这种能让两个人间绝顶打生打死的宝贝,他包里有四个。
“罢了,也没所谓多想。”王龙七拍拍李楚的肩膀,“反正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呢,咱们兄弟就在这吃好喝好就行了。”
“七少,你有没有想过那么可能,师傅就是那个最高的……”杜兰客在旁边悄悄道。
“不是还有童无敌呢嘛。”王龙七道。
众人正在这七嘴八舌的说着,忽觉一阵炽热从天而降。
就见一金色大鸟从天落下,双翼缭绕火焰,头生三目,神威凛然!
“金乌?”余七安一眼认出这神鸟的身份。
就见金乌落地忽的一转,火焰纷飞,居然化作一个熟悉人影,正是先前见过的童无敌!
“童前辈?”
李楚有些诧异, 这个时候他来这里做什么?莫非也是来追查羽化生的踪迹?
不过有这个天下第一在, 确实是会让人安心一点。
“小李道长……”童无敌的身影落地,来到面前,看着李楚,出声道:“我需要你的帮助。”
“嗯?”众人都怔了一下。
是不是剧情走向有些不对。
现在是谁找谁帮忙?
“我只是一道阳火分身, 现如今我的真身正在炼化星珠, 想要寻求突破绝顶的契机。”童无敌沉声道:“而那魔头羽化生现今也得到了一颗星珠,正在炼化, 他也有突破绝顶的方法, 而且更快我一步……”
“我方才得到消息,那魔头极可能就在我昆仑山下, 意图出关之后直接吞噬昆仑山……我此时不敢疏散白玉京修者,怕那魔头惊觉, 反而打草惊蛇。若是那魔头出世, 定然要以魔胎化生诀危害苍生, 让我白玉京门下先抵挡一阵,也是应有之义……”
“只怕那魔头突破绝顶之后, 人间已无人能挡。思来想去, 若是有人能与他抗衡, 我只能想到你……因为我一直看不透你的修为……”童无敌看着李楚,恳切说道。
“所以我希望, 若是那魔头先我一步突破,希望小李道长能前往昆仑山阻他一阵。只要能等到我也突破绝顶, 届时与他交战,我自信绝不会输!”
“小李道长……”
“可否?”
看着这天下第一真诚的眼神,李楚微微动容。
童无敌的高傲举世闻名,能让他开口求人, 定然是已经到了凶险的时刻。如他所言, 确实是为了天下苍生……
那自己又如何能拒绝?
纵使这一战不知深浅,也只能义无反顾罢了。
“只是阻他一阵的话, 我可以尽力一试。”李楚坚定地颔首道。
……
力量……力量……力量……
是无穷无尽的力量,海量的真气凝聚到一处,最终压缩成一颗黑色球体,再嘭然散开, 只剩一个淡淡的人形。
那人形又渐渐凝实, 显露出一个白衣身影。
正是羽化生。
他抬头看了看周围,群山环伺间云雾霭霭的天空。
“原来这就是绝顶之后的境界吗?现在的我就是……”
“仙!”
“魔仙?”
“算了,还是叫魔神吧!”
他站起身,目光如炬, 忽然间发出一声暴喝,群山雷震!
“魔神临世,不臣者死!”
轰——
这一声如浩荡涟漪,瞬间扩散到四海八荒的每一个角落!
每一个平民百姓都听到了这一声喊,完全不明所以;每一个修者也都听到了这一声喊,不由得为之胆寒;每一个人间绝顶,也都听到了这一声呐喊……
就在昆仑前方的不远处,一片汪洋般的青色湖泊中,一颗硕大的龙头缓缓伸出,但只伸出一半,露出金色的一双火瞳,便不敢再多显露。
網遊之海島戰爭
在万法山上,一头身上布满金色条纹的沉睡白虎睁开了眼……
火云洞中,一只火焰流转的大鸟心生惊恐,感受着这有些熟悉的气息,开始思考着如何跑路……
某处阴暗的秘境内,一只名为玄武的小乌龟,迅速地缩起了自己的大头……
海外有天龙徘徊,凤凰惊惧……
断碑谷的麒麟瞪大了眼睛……
朝歌城内,三道沉睡已久的气息重新苏醒。河洛王朝之所以能得到十二仙门的认可,人族之所以能凌驾于诸般邪祟之上,就是因为这代代相传的镇守者。但此时,他们竟也不敢出声……
因为他们都能感受到,这是已然是一股超脱了他们当前的境界的力量。
包括在远处的一个秘境中,童无敌也感受到了这股气息,他也只能默默加快自己的炼化速度。虽然自己找了小道士帮忙,但也只是情急之下的无奈之举,不知道他究竟能挡羽化生多久。自己不突破,这人间就必定会沦为魔土……
黑暗降临。
天地沉默。
无人应答。
威凌天下!
人间绝顶,竟无一敢言!
感受着他们的沉默,感受着普天之下对自己的惊惧与臣服,羽化生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恋爱屁话
终于等到了这一日。
他不由得自信爆棚,想要做一件自己很久以来就想做,却一直不敢的事情。
“普天之下,为我独尊!”就听羽化生鼓足勇气,嘴角一歪,发出了猖狂的笑声:“桀桀桀桀桀桀桀……”
嫡女鋒芒之醫品毒妃 小說
……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着道袍、背着剑的靓仔刚好降落在了昆仑山上。
看着山下的羽化生,听着他嚣张的桀桀笑声,感受着他刚才主动向全人间释放出的恐怖气息。
李楚只觉熟悉又陌生。
那股力量……
“原来是这样。”
他看着羽化生的身影,目光中说不好是什么情绪。
“原来……你也七十一级了啊。”

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三十八章 我是來找雞的展示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别打了,别打了,奶奶……啊!”
嘭!嘭!嘭!轰……
在火氏族人的村寨里,塔楼上传出了火诸葛凄惨的叫声。周围的守卫扭头看过去,但又马上将目光扭走,不敢多瞧。
不用想也知道,多半是烈火奶奶又修理人了。
殿内。
火诸葛呈虾米状躺在地上,弓着身子缩着腹。一根重重的火焰拐杖正一下接一下地捣在他肚子上,发出嘭嘭的声响。
羽化生站在旁边面色平静,没有阻止,而是在烈火奶奶停手后还幽幽问了一句:“是我久不来西域了,这边的养殖业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吗……”
听到这话,烈火奶奶怒气又涌了上来,抬脚又是一下,将火诸葛直接凌空踢飞,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上。
“奶奶……”
限時婚約:陸總的天價寶貝
火诸葛艰难爬起来,口吐鲜血,泪眼婆娑,“到底是因为啥啊?”
“你可知那颗星珠,对我偃月教意义何等重大?”烈火奶奶顿声问道。
“奶奶,我都查过了。”火诸葛道:“那星珠虽说是天上少有地上难得,可完全没有人知道怎么用它。那没有用的东西,拿来……拿来……”
这孙子说着说着,就看见自己的奶奶面色又越来越阴沉,说不定再说两个字就又是一场胖揍,便又意识到了情形不对,口气也弱了下来。
“莫非……教中已知道了那星珠的用法?”火诸葛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只要再拿到一颗星珠,就能让羽帝大人突破现有的境界,成为古往今来第一个绝顶之上!”烈火奶奶道。
“啊?”
火诸葛听了这话,双腿不由得一软。
绝顶之上!
这意味着什么,他自然是清楚的。人间绝顶再向上,那不就是仙了吗?
“孽畜,星珠已经到了手中,你居然那般随意处理。”烈火奶奶又骂了两句,便道:“你将那星珠喂给了什么鸡?”
“就是你养的那几只金鸡……”火诸葛弱弱的说道。
“鸡呢?”烈火奶奶顿喝。
“那几只金鸡都被我……都被我丢进火云洞里的朱雀秘境了。”火诸葛又道。
“……”
沉默。
一阵长长的沉默。
羽化生的面色终于变得难看起来。
本来想着可能只是多花一点周折,还是能将星珠拿回来的,可是星珠被装在鸡肚子里丢进了朱雀秘境……
他不禁都瞪了火诸葛一眼,这厮是在搞什么行为艺术?
火诸葛眼看情势不对,赶紧自己又跪下了,道:“是那小道士李楚来到了西域,而且他们师徒也正在收集星珠。我这才利用他对星珠的渴望,将他引入朱雀秘境。有金鸡为引,他一定会激怒朱雀。这样一来,就可以除掉强敌了呀……”
烈火奶奶看着这个孙子,也是一阵无奈。
她之所以那么抢着动手打火诸葛,也是当着羽帝的面,想要给羽帝一个说法。
要知道,魔门中人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之徒,而能从那种环境中混到魔门称帝者,又怎么可能是良善之辈?羽化生若是稍微动一动肝火,火诸葛恐怕性命难留。
烈火奶奶这才抢先打了火诸葛一顿,这样一来,羽化生想再发作也得顾及她的面子。
可是火诸葛这番操作,属实是有些气人,这大聪明若不是她亲孙子,恐怕她自己就要第一个将他弄死了。
现在该怎么办?
老人家一时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但令她有些讶异的是,羽化生并没有和火诸葛计较,而是看向了远处。
“火云洞,朱雀秘境……”
羽化生眸光泛冷。
面对着近在咫尺的星珠,他也不得不想着搏一次了。
重生勇者面露冷笑 步上復仇之路
赢了真仙大罗,输了不知死活……
但也要去。
心中这样想着,羽化生反而一笑:“我去看看再说。”
趁着时候还早,说不定现在还能去将星珠拿回来,这才是最好的情况。
“羽帝大人要去朱雀秘境?”烈火奶奶忙道:“我火家与朱雀争斗多年,深知其脾性。不如……老身率部前去助阵……”
“不用。”羽化生一摆手,制止了烈火奶奶。
随着一步踏出,他身上的战意陡然昂扬。
“当年陈扶荒可以用绝顶之姿镇压宇内八荒,四象俯首。那我……未尝不可以一试。”
当第二步踏出的时候,他的声音仍旧留在原地,身形却已然在不知多远之外的云霄顶上了。
仅仅就是这一句话的功夫,火诸葛已然瘫软在地,险些晕厥过去。
先前烈火奶奶的那一顿痛殴,竟都不如羽化生这一瞬间的战意威压让他难受。
别说他,就连烈火奶奶这般修为都感到一阵窒息。
呼——
一纵身,云山万里。
对于人间绝顶的强者来说,这个世界,已然太小了。
羽化生话虽说得好听,但其实不让烈火奶奶来助阵,最主要的原因根本不是什么他想单挑朱雀。
而是他对烈火奶奶不放心。
五尊法王中,他最亲信的是沧海君,是他亲手提拔的新贵。
只可惜被人杀了。
第二亲信的是木人王,因为此人是一路扶持他登上魔门帝位的多年元老。
只可惜也被人杀了。
第三亲信的是金菩萨,因为此人是五尊法王里最靠谱的,所以羽化生上任以后一直对金菩萨颇为倚重,培养了不少默契。
只可惜又被人杀了。
第四亲信的是白石公,属于那种一直不太熟的元老级人物,但是他深知此人没什么野心,所以有事也敢用一下。
第五……可以说最不信任的就是烈火奶奶。
因为火家世代久居西域,培养了极大势力。烈火奶奶又位高权重,偏偏又不曾主动向他靠拢。
如果平时他自然不怕,但是在和朱雀巅峰对决的时候,难免有些意外。这时候若是火家势力在场,究竟是帮他还是害他,犹未可知。
索性,他不如独自前往朱雀秘境。
第三步。
他已经将身探入火云洞。
这一片茫茫无尽的火焰世界,随着他的进入又再度沸腾起来。
朱雀不在?
羽化生有些疑惑,神识一扫,瞬息千万,在这一片火焰世界滚滚而过。
没有?
正想再仔细搜索一番,忽听得风云之声,轰鸣贯耳。
一股神明般的巨大威压降临此间。
羽化生毫不畏惧,缓缓转过身去。果不其然,此间的主人……朱雀回来了。
巨大的火鸟看着面前的羽化生,怒气难以抑制地迸发出来,爆发出一声嘹亮的朱雀长鸣!
火海崩碎!
这一声鸣叫,同时也传达了它充满威慑的神念。
来者何人?
羽化生瞬间感受到,如果这一句话说不清楚,自己立刻就会面对朱雀的怒火!
但是同为人间绝顶,他也丝毫不怂,只是静静地悬立于空。
昂首挺胸,理直气壮地说了一声:
“我是来找鸡的。”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愛下-第五十八章 我記得咱家原來有座山啊? 窥见一斑 青眼有加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八十三級。”
李楚概念化感想著那真正上佳稱得南京市量的履歷入體,這會兒他還戴著怪豬名具,映象一部分嚴肅,泯一番人過來攪擾。
風煙散去,囫圇雲卷。
單獨空氣中殘留的慌忙脾胃示意著人人,即期之前,腳下再有一群體恤的小妖魔是過。
其由一隻補天浴日、棍兒朝天的獼猴指揮,產物撒泡尿的工夫都近,就被長空不勝豬黨首身的刀槍清場了。
這算喲?二師兄的大逆襲?
比擬萬劍清場這種大局面,如同時下的斷碑山沒了,也訛那麼著令人震驚的生業了。
之類……
斷碑山沒了?
不亮堂是誰性命交關個窺見了這件事,四圍退避的群英們陸相聯續下大叫。
“這……”
“山呢?斷碑山呢?”
“我的天吶……”
“……”
干戈落定從此,簡本一座雄大氣勢磅礴的山峰原址,只剩下接入見而色喜的車馬坑,近似被太空來的隕石雨移玉過。
一做大山,生生被萬劍訣炸沒了!
舛誤,無從乃是萬劍訣。
但是一記萬劍訣墜下的地波,就毀了她們的家。
在方方面面人都搞一無所知氣象的工夫,居然領悟一切的兩個二五仔開始反應回覆。和流竄的人群混在一處的何圖不好過,翹首看著蒼天了不得豬頭,叫道:“王七哥們兒,我叫你動,沒叫你對它弄啊,我是叫你打……”
“嗯?打誰?”
中心的斷碑山眾英雄也反響借屍還魂,一下個帶著火的眼波要把何圖燒個根本。
另一端,曹判隨便修為甚至腦筋都比他好使少量,看樣子二流,旋踵撒腿且開溜。
幹有人心靈,頓然叫道:“曹判也是叛亂者!別讓他跑了!”
霎時,時空全總,都追著曹判而去。
相對而言何圖就背時多了,在人叢重心附近為男,直白就小手小腳。
這才負傷的義務教育習調息少時,重站出牽頭大勢,看審察下的一派暑氣騰達的疆場殘垣斷壁,頓聲道:“眾家小弟毫無妄往來,且先夥同到近旁找個高峰住。留兩個人傑地靈的在目的地候著王七兄弟,其餘……假若大當家返也得叫他打招呼去何處找我們。”說著他又白了一眼何圖,“關於其一奸……先制住了,等大拿權歸來,親審判!”
“是!”
慌亂偏下,有人批示就展示雷打不動多了。斷碑山英雄本就和該署草澤賊寇兩樣,從嚴治政,匕鬯不驚。
此刻國教習擺,便一道帶著何圖找一處容身之地。
關於李楚,這兒懸身於高空如上,甚至於消失人敢昔日跟他說一句話。
誰敢搗亂?
你敢嗎?
更過方才那一幕自此,在那些英雄好漢的眼裡,他,哪怕神。
就算是透頂田地的麟神獸開始,惟恐也雞蟲得失吧?
這人分曉是個哪些崽子?
有意識理涵養差的男人家,走事先竟想對著空疏的李楚法身拜一拜,許個願金槍不倒啥的,不冷暖自知,心明如鏡會不會行。
而是若干拜一拜,總決不會吃啞巴虧。
至於他在長空幹嘛,有史以來沒人敢想。不在一期垠,誰敢想見神的主義和表意?
帝國風雲 小說
這蓋然是虛言,但是灑灑人當真這樣感觸。平素到年深月久今後,北地還傳著一度詭祕戰神的傳言,人人像是耿耿不忘其餘章回小說人那麼樣銘心刻骨他的名字。
穿梭时空的商人 小说
稻神王老七。
……
實在李楚倒沒幹嘛,他空洞張口結舌,惟獨在感覺升到八十三級的作用平地風波。
這並錯一件簡陋的事。
八十級過後,每升甲等用的感受都是天大的量,帶到的靈力提幹也是礙難簡化的,這些腐敗的靈力流下在嘴裡,稍一下按捺鬼,很或許走就再壞一座宗。
別誇大其詞地說,現下的李楚如其想,泥牛入海領域訛誤一件空口說白話。
“呼……”
長長吐出一口氣,李楚才睜開眼,埋沒極地的斷碑山英豪都丟了。興許說,始發地的斷碑山都散失了。
只結餘一兩個畏蝟縮縮的鼻息,躲在沙漠地偷偷看著大團結。
他們怕我?
從他倆的表現李楚經驗到了人心惶惶。
唯獨我無庸贅述在幫她倆啊。
李楚想了想,感覺大體上是自家以前和曹判何圖一行的手腳,呈示黑白難辨。斷碑山的小心謹慎一點,倒也見怪不怪。
更何況別人小完好無恙限度好萬劍訣,併發了這一丁點很小兼及……
還好消退傷及無辜……最少付之東流傷及俎上肉的人。
如此這般想著,李楚沉凝反正此地事了,倒也不要急著跟他們解釋。不及先回吉祥如意府,把身價換趕回,隨王龍七他們回晉中算了。
解決終了碑山的事,不顧一同大石落定,他也多疏朗,慢性御劍飛回了紅府。
打鐵趁熱李楚的身形將近了行棧,主題的琉璃仙樹處女煥發了開頭,霍然噴射出非常規的光華。
旋踵,夥同劍光竄進酒店。將王龍七的身子在床上,李楚的軀幹也鳥槍換炮睜開雙目。
利害攸關眼,就視了正三臉焦躁的杜蘭客和柳疾風,再有……玄雕王?
於是李楚問起:“你奈何來了?”
玄雕王忙道:“小李道長你返回就好了,我就說你會趨吉避凶的嘛!你喻嗎,宇都宮糾合了大半個黃金州的妖王,急風暴雨奔著斷碑山去了!吾輩甫就在揪心你在山頂屢遭提到,正不知該怎樣是好呢。”
“嗯……這我也詳。”李楚搖頭。
隨之他似想開何如,小就吃緊地問道:“你們三王嶺渙然冰釋加入這次逯吧?你大哥二哥呢?”
“我世兄二哥不該決不會去,我去光陰跟他倆約好,萬一我沒回,她倆就說自各兒瀉,不沾手這次活躍。”
“那就好……”李楚鬆了言外之意。
“小李道長你是怕她們也去撲,斷碑山的人會死傷人命關天嗎?”玄雕王問明。
“我天羅地網是怕有傷亡……”李楚輕輕首肯。
……
在李楚回來下處的時段,一輛捏造御火的纜車馳到收碑主峰空,只不過直直地又飛了通往。
會兒過後,再飛趕回。
我的末世領地
被稱呼猴爺的車伕撓了撓中腦袋,煩悶道:“便此處啊,無可非議啊……適才爭飛越頭了……”
“怎麼了?”郭龍雀揪車簾,飛身沁。
“有道是便這裡,可安……”掌鞭塞進一張輿圖,迷離的看了看。
“我牢記餘正本有座山啊?”